▲大愛引航
 .智慧為槳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廣博頭腦,慈悲心懷──王本榮
◎黃秀花
師資篇


「醫學知識浩瀚無垠,窮一生之力都不可能完全學會。師者所能做的,是
建立學生終身學習的觀念,讓學生超越自己。」慈大醫學系主任王本榮認
為,「廣博頭腦」結合「慈悲心懷」,才是真正的專業。



☉王本榮

學歷/日本國立癲癇醫學中心博士後研究員
   日本東京女子醫學大學醫學博士
   中國醫藥學院醫學系
現職/慈濟大學醫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花蓮慈濟醫院小兒科主治醫師
經歷/日本東京女子醫大小兒科主治醫師
   台大醫學院醫學系副教授
   台大醫院小兒科主治醫師



「醫學並非純粹的『科學 (Science) 』
,還是一門『藝術 ( Art )』,更重要的
是『專業  (Profession) 』。既然國家把
『生命』合法地交到醫師手中,醫者就應
對自己有更多的期許!」慈濟大學醫學系
主任王本榮說。

從台大到慈濟、從慈濟醫院到醫學院,王

本榮總在關鍵時刻做關鍵之事。在台大,他是知名的小兒科主治醫師及副
教授;來到慈濟,先是擔任慈院小兒科主任,將科務帶上了軌道,民國九
十年又銜命承擔起系主任之責。



立下恆志,堅持到底


王本榮在日本東京女子醫大取得醫學博士學位,該校正是以神經學聞名於
世;學成回國後,在台大醫院擔任小兒科主治醫師,專長小兒神經學、小
兒發展學、小兒癲癇、腦代謝疾病研究等,是台大著名的小兒科主治醫師
及副教授,著有醫學論文百餘篇,每天都有小病人從全台各地來求診,月
門診量高達千人。

因太太李六秀是慈濟委員之故,基於幫助
證嚴上人實現提升花東醫療水平的願望,
從民國七十六年開始,王本榮固定每週一
天到花蓮慈濟醫院開設特別門診,長達十
一年。

期間院方多次邀請他到慈院專任,他卻難
捨台北的病人和學生;直到民國八十七年

,慈大第一屆醫學生將到慈院實習,更需要優秀的教授帶領,他終於點頭
,將事業重心移來花蓮,僅維持每週一天在台大的門診與教學。

「坦白說,要來花蓮之前,我內心也曾有過掙扎和徬徨;但看到上人一路
走來,經歷那麼多磨難與挑戰,卻始終未曾改其救人的心志,就令我敬佩
!」王本榮說,他從上人身上得到了「立恆志」的啟示:「一般人都是『
恆立志』,天天在立志,卻沒有恆心;而上人是『立恆志』,立定志向後
,就一定堅持到底,不管遇到任何困難,都無法擊退他的信念。」

基於這分認同與使命感,王本榮決定來慈院從頭開始做起。

「當時小兒科住院醫師不足,我們幾位主治醫師像7-11一樣,全天候應戰
。」不僅如此,王本榮還花了一兩個月的時間,把整個小兒科的教學系統
建立了起來。

現今,慈院小兒科已細分出小兒神經、小兒血液、小兒心臟、小兒腸胃、
小兒遺傳等次專科,王本榮說,與五年前相較,真是不可同日而語。



涵養人文,莫忘行醫抱負


兩年前,王本榮接任慈濟大學醫學系主任,為了加強學生的專業能力與人
文素養,他費了好一番心思做規畫,從一年級到七年級,人文課程一路伴
隨著慈大醫學系學生成長。

何謂  Profession ?王本榮把它音譯成「博腦佛心」,亦即「廣博頭腦」與
「慈悲心懷」的結合,才夠稱得上是「專業」。

王本榮指稱,醫療教育所談的人生涵量,包含長度──醫療和保健,寬度
──人文和倫理,廣度──通識和實踐等三大面向,慈大醫學系都一一落
實進行,務使達成「醫療知識專業化」、「人文教育深度化」、「通識課
程多元化」、「倫理教育實踐化」、「社區服務體驗化」的目標。

例如一年級的「臨床醫學導論」,是醫學
系的必修課,並提供十個名額給醫技系同
學;預先安排八堂的職前訓練,找來各領
域人士,分別從病人、志工的角色談醫療
;引領學生以廣闊胸襟認識整個醫療體系
的相關人員,將來在行醫路上能拋棄主觀
意識,確切扮演好角色;八週的醫院見習
旨在讓同學由病人角度切入,來認識醫療

體系與醫病關係的實相。

二年級的「醫學與生涯」,介紹台灣的醫療楷模、醫學教育的重要性,並
邀請典範人士做專題演講。四年級的「醫學倫理學」,則從對生命的認知
到尊重實踐的系列,包括國際救援、疾病與文化、緩和醫療等,另五、六
年級時,也提出實際個案做臨床倫理的探討,例如有關延命醫學的主題,
除了醫師、學生,也邀請人類學、法學專家及宗教界人士共同討論,以擴
大學生的思維深度。

三年級的「大體解剖」和七年級的「臨床解剖」教學,則把慈大的人文精
神發揮到了極致。「大體解剖學是醫學生窺入醫學堂奧的第一步,然而,
過去這堂課似乎是包括我在內的每位醫學生,最不堪回首的記憶。」王本
榮回想起學生時代晦暗的解剖教室、來路不明的遺體、嗆人的福馬林味道
……

如今,慈大有生前即發願獻身的大體老師,學生上課前即透過家屬了解大
體老師的生平事蹟。王本榮認為,此舉增長了學生救人的技能和信心,也
豐潤了慈悲濟世的胸懷。不僅如此,「解剖教室與大捨堂的莊嚴設計、遺
體處理與解剖過程的尊重感恩,已非純粹的『醫學』與『科學』教育所能
涵蓋,堪稱是最圓滿的『生死教育』。」

臨畢業前,還有職前的「人文倫理」課程,及安排專家進行全院演講,無
非希望能再次叮嚀即將走上醫學之路的學子們,莫忘行醫的抱負與職責。



PBL教學,快樂學習指數高


「生命是如此渺小脆弱,常飄然而來又隨風而逝。醫療人員逆勢而上、勉
力而為,向病魔宣戰,與生命拔河,本為神聖天職;然浩瀚無量的醫學知
識排山倒海而來,無限上網的醫療責任鋪天蓋地掩至,真是難以承受之重
……」

這是王本榮的感慨;但另方面,他也覺得當醫師很幸福,能見證「諸行無
常」和「諸法無我」的生命實相。

「醫學知識浩瀚無垠,窮一生之力都不可能完全學會。師者所能做的,是
建立學生終身學習的觀念,讓學生超越自己。」接任醫學系主任後,王本
榮建立了「大班系統化建構」與「小班主題性臨床教學」,並推動PBL
(Problem-Based Learning 問題導向教學),帶動學生主動求知的學習精神

以小兒科為例,大班教學即是把所有架構
,如兒童成長、內分泌、新生兒概論、神
經、腸胃、心臟、新生兒學、小兒科學等
做概論說明;小班的主題教學,則每七名
學生一組,需參與血液學抹片檢查、理學
檢查、病史診斷、小兒腸胃的急症探討等
,鼓勵學生腦力激盪,主動找答案。

實際教案設計是先給一個問題,學生對此做出一張邏輯性機制圖,再就問
題點做廣泛思考;在施行上,醫學、人文、倫理等內涵也會納入,藉以訓
練學生的機智、思考模式及解決問題的能力。

「實施PBL教學,剛開始學生會覺得壓力很大,但習慣後回響還不錯,
以最近做的調查顯示──學生的學習快樂指數還蠻高的!」

王本榮很有自信地說,透過慈濟紮實的醫學系統訓練,以及整體人文環境
的涵養,他相信慈大所培養出來的學生,必能成為術德兼修的專業人才。

以前兩屆慈大醫學系畢業生參加國家考試的錄取率為例,或可印證王本榮
的話。

「學生的國考表現,讓人驚喜!第一屆是第五名,第二屆是第二名,而兩
屆的錄取率與第一名的學校差距都不到百分之一。」王本榮說,和全台十
所醫學系相較,慈大醫學系成立時間最短,國考成績卻能領先很多國立大
學,的確不同凡響。

再以醫學系而論,王本榮表示,慈大給予學生的資源,無論基礎或臨床都
相當豐富,從教室、教具,到模擬手術用的手術台,與真正開刀房的設備
完全一樣,可說竭盡所能不計成本在培養學生,期望學生在習得純熟技術
後,將來回饋社會、造福病人。他更感恩所有的醫學系老師很用心地領導
與關懷學生,師生關係之和諧密切是慈大醫學系的一大特色。



溫柔敦厚,用心塑造的學風


「事實證明,慈大地處花蓮,雖偏遠但絕不遙遠!」王本榮強調,當初上
人籌辦慈濟醫學院歷經千辛萬苦,而醫學系的名額更是從各醫學系所共同
釋放出來。全台醫學系每年錄取約一千三百名新生,學生資質並無很大差
異,重點是當他們入學後,學校辦學的能力如何?有無自己的特色?就這
一點而言,王本榮說,慈大絕對夠用心!

每個學校都有各自的學風,慈大也不例外。王本榮覺得,慈大的學風即是
,學生溫柔敦厚又有感恩心,較有群體概念。

他強調,慈濟團體本身就是「德」的典範;智育的表現,學生國考成績即
可證明;體育方面,慈大很重視學生的體適能,十公里賽跑即是一例;群
育方面,有組導師和慈懿會(慈誠爸爸、懿德媽媽)在學習和生活上做諮
詢和輔導,此乃慈大所獨創,透過團體的互動運作,自能培養學生圓融的
處事態度;美育方面,花蓮的好山好水及慈大人文教育的薰陶,皆對學生
有潛移默化的功用。所以說,「慈大是五育兼顧的學校,希望培養出來的
學生,是術德兼修,容止汪洋,醫療新時代的醫療新世代。」





不同的人生階段,有不同的任務與挑戰;王本榮不論人在台北或花蓮,對
醫學與醫學教育的熱情始終不變。做對的事,把事做對,一直是他與學生
共勉的目標。

儘管來花蓮已多年,王本榮卻無暇與山水為伍,仔細算了算,花蓮的旅遊
景點,他大概只去過七星潭和太魯閣。雖說如此,文筆絕佳的他卻能信手
拈來,寫出這樣的詞句:


在七星潭「聽海」,感受「紅塵浪堙A等閒十丈波瀾起」;
在太魯閣「觀山」,體悟「孤峰頂上,一鳥不鳴山更幽」……


每天的日子雖然過得匆忙,王本榮心情卻是開闊的;他說:「開車行駛於
花蓮中央路上,中央山脈就在不遠處相隨,雖未曾近身接觸,卻已感受到
它存在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