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引航
 .智慧為槳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帶一顆開放的心來探索
◎陳柏州
人文篇


「我們的學生畢業後不只要有出路,更重要的是要活得『像人』。」
「像人」,原來是值得大學生大大學習的一門功課!
除了與眾不同的「慈、悲、喜、捨」校訓外,
慈濟大學還有那些獨具的特色?邀您一同來探索!




「教育是希望的工程,學校是社會的搖籃。」慈濟
大學主任祕書洪素貞,堅毅神情下用和緩語調說:
「上人認為教育是守護慧命的磐石,有如黑夜明燈
開啟永恆人生,所以為學生請好老師、提供學生最
好設備與環境;從慈濟技術學院到慈濟大學、中小
學,甚至九二一地震後援建的五十所重建區學校,
證嚴上人向來是『不計教育成本』,只考慮『教育
的根本』。」

不計成本辦學,只求教育理想落實、學生生命品質
能提升,出社會後能善用專業良能,自愛且愛人。

慈濟大學百分之七十以上的經費來自基金會捐助,學雜費不但是私立大學
中最低,也僅佔學校總支出的百分之五到十,在台灣幾乎沒有一所大學成
立快十年了,學生總人數還維持在兩千人左右。但上人卻說,他只要求「
質」的提升,只在乎學校有沒有用心在辦教育。

這也說明了在台灣不乏大學的情況下,慈濟為什麼還要辦大學。洪素貞表
示:「上人說教育是大捨付出無所求,若一定要說有所求,那就是求教育
理想能夠落實、學生成材、生命品質能提升。很多人會問大學畢業後的出
路,但很少人會問大學畢業後的孩子有沒有『像人』?」

她認為,專業分工愈細密,架構出來的社會,雖具功能性,卻缺少一種溫
暖、一種愛,還少了一分關懷;所以慈濟想培育擁有專業知識並具備「愛
的理念」的學生,將來他們可以透過專業去付出愛,那麼這分愛就會落實
在社會各個角落。

「慈濟的教育理念,簡言之就是『自愛與愛人』。懂得自愛,就會把生活
教育做好,讓別人感到舒服;懂得愛人,則將來不論從事那個行業,都會
發自內心付出而無所求。」

洪素貞舉大體模擬手術教學收費的事件,更看出上人的大捨無求精神。

慈濟大學籌設大體模擬手術教學,這在全
台醫院教學中是首創,未來也將開放別家
醫院醫師申請使用。洪素貞記得,那時候
和醫師、老師開會,計算投入人力與物力
,商量要對外院醫師收多少錢。「上人就
坐在那堿搧菃畯怴A然後嘆了口氣說:『
唉──麥收啦!收這錢要做啥?我弟子把
大體捐給我,是無價的,如果我們能夠為

其他醫院栽培出更好的醫師,那不也是病人之福嗎?病人的健康,不就是
慈濟心之所繫?』」

上人一番話,讓討論成員之一的洪素貞震撼不已。因為她深知籌備「大體
模擬手術」的過程與將來運作花費頗大,可是上人的話適時點醒了他們。
慈濟教育的大捨精神,亦在此顯露無遺。

培養學生奉獻服務的精神,是堅持也是理想;校園處處蘊含隱形的生命秩
序,看不到卻可以感受得到。

慈濟人文與生活教育,是慈大與台灣眾多大學中最不一樣的一個發展指標


早在民國七十八年慈濟開辦護專時,不少人存在這樣的疑惑:學生要不要
上早課?要不要穿袈裟?要不要……

事實上,慈濟大學強調的「佛教」,並不是佛教的儀式,而是宗教精神的
延伸。

什麼是宗教精神的延伸?「就是自愛與愛人。」洪素貞提到:「我們曾經
接待過的學術團體,包括美國科羅拉多大學、北京大學、輔仁大學,以及
明道中學等;不同的種族國別與團體,卻對慈大都有一致鮮明具體的人文
感受──灰色的建築、蒼翠的山脈與清澈的天空;遇到的每位師生都笑瞇
瞇的,感覺大方、有氣質;而校舍空間的安排,則予人大器的感覺,有一
種秩序美;尤其來賓參觀了學校的茶花道教室、大體、大捨堂、大喜館時
,感受更深刻。」

像慈大與科羅拉多大學進行交換學生三個月,科大的老師說,美國孩子若
吃苦一定會講出來;可是在慈大這段期間,他們覺得非常 comfortable(舒
適)。「可能是慈大學生帶給他們『家』的感覺吧!學校以愛來教育孩子
,孩子自然也會以愛來對待他人。」

北京大學參訪團來慈大交流時,副校長就
說慈大的人文特質是北大要學習的。「有
一天晚上,我帶他們到志工家用餐,出門
前北大傳播學院副院長蹲在門口排鞋子。
我說:您是客人,怎麼好意思呢!他直說
沒關係、沒關係!因為幾天參訪下來,他
看到無論走到那堙A慈濟人擺放鞋子時皆
朝外。人的心是靈動的,眼睛也是靈動的

,教授眼睛在看、心在感受。」

洪素貞說,這就像是隱形的生命秩序,「看不到卻可以用心感受得到。」

又如輔大教授來訪,他們說整個校園看不到具體的佛教象徵,卻能感受到
其宗教辦學的理念與精神,可說是非常具有宗教的情操。「宗教情操就是
一種真善美的情懷,這是慈大創校至今一直強調,也是用以培養學生成為
『全人』的標的。」

「我們不要求學生信仰佛教,而是在生活中培養自愛與愛人的精神。」洪
素貞強調:「我們辦的是一所有特色的大學,而不是一所不一樣的大學;
在專業與教學上的要求跟其他大學一樣,但還堅持一些理想──具體來說
,就是奉獻服務的精神。」

從畢業生的表現可以印證,在校學習過程對他們的生命有很大影響,能夠
自然地為人付出,職場上也普受肯定。

慈大的人文特色還表現在素食與穿制服兩方面。

「大學是人生最後一階段正規教育,很多大學都讓學生自立自主。但上人
知道,十八到二十二歲的孩子,不見得能夠自理自治,所以慈濟強調食衣
住行育樂的生活教育,而校服的規定,這是精神生活面的一部分。」

穿制服有簡單、整齊、大方、平等的用意,在招生文宣上都寫得很清楚,
學生進來就要遵守這個規定;學校則會不斷改良制服材質與樣式,讓學生
不排斥穿制服。

「學生可以選擇不讀慈大,但不能選擇念慈大而不穿制服。所以在慈大校
園堙A看不到奇裝異服或花紅柳綠,學生心中已形成制約,即使下課後,
穿便服也會儘量講求簡單。」洪素貞說。

至於素食,「是基於眾生平等,希望培養學生的慈悲胸懷。所以雖不勉強
學生吃素,但校內餐廳只供應素食。其實,學生一星期中素食的比例也蠻
高的,因為在校內餐廳用餐方便又價廉,一餐只要二十元。」

愛是從了解開始,了解才會想駐足,因為
駐足便產生了愛。在校時,學生幾乎對每
樣校規都有意見,畢業後才發現,這段學
習過程對他們的生命有很大的影響,在職
場上所表現出來的,就是跟別人很不一樣
,也很受人稱讚。

洪素貞曾問過醫學系畢業生,在職場上有

沒有跟別人不一樣的地方?學生告訴她:「我們到醫院後,別校的學生都
覺得我們很用功,也很主動去關懷一些事。但別人會說:『不必去做這些
啦!』我們很納悶:『做這些事不是很自然的嘛?』」

聽了學生的話,洪素貞幾乎掉淚,因為學生已體會到慈濟給他們的「自愛
和愛人」的特質,能夠很自然地去付出、去關懷。教育的成果不就是如此
嗎?

「『大學』就是要『大大的學』——學生應抱持一顆開放的心,在彼此交
流中激發出知識的火花,學習與人、與環境之間互動,給自己生命省思和
成長機會。」





一位護專第四屆畢業生從美國捎來一封信給洪素貞,信中她寫著,老師可
能不記得她了,可是當年人文課程的筆記她還帶在身邊,當她遭遇到人生
最孤獨與寂寞時,決定投入當地慈濟志工行列;也才深深體認到:「每個
人像一顆石頭,慈濟像大海,石頭離開大海會風化裂痕,當石頭回到大海
中,才能再得到滋潤、包容和愛。」

已讀過無數次信的洪素貞說:「第四屆護專學生畢業已經快十年了,我沒
有想到在教育過程中會有這樣的感動。我們一直在傳達愛與關懷,也就是
為學生埋下一顆善的種子;當種子發芽時,慈濟永遠在身邊,而慈濟也會
成為學生一生中永遠的資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