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引航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面對病人第一守則:關懷、體貼、尊重
◎陳柏州
醫師應該想清楚:病患的問題在那堙A
用什麼方法診斷最容易?而不是病人一進醫院,
就給他吃全套的「滿漢全席」。

──賴明亮



走過紛擾對抗SARS疫情後,不禁令人
好奇地回頭檢視:國內醫護人員養成教育
,是不是欠缺了些什麼?

自稱「老賴」的慈濟大學醫學院院長賴明
亮,就曾經提過他在某家醫院的一次經歷
──

那天,賴明亮人在電梯堙A門一開,後頭一位年輕醫師拿著病歷衝到他前
面,回頭叫著:「出來!」賴明亮嚇了一跳,以為那位醫師是在喊他,心
媟Q:「好歹我也是你的師長輩,怎麼可以用這種態度?」原來那位醫師
不是喊他,而是喊他後面一位纏著紗布、推著點滴架的病人。

病人慢慢走出了電梯門,醫師卻頭也不回地說:「走!」然後大步而去。

看到這一幕,賴明亮心媢磞b很難過,「現在的年輕醫師怎麼變成這樣?
把病人當人看的尊重態度都沒有了!」

「那是很基本的待人接物啊!我們要努力讓老師在教學生、帶學生看病人
的過程中,能潛移默化去影響學生。」賴明亮用充滿自信宏亮的聲音說:
「醫師接觸的是人,不像工程師,只要搞好冷冰冰的機械就可以。」



落實關懷心與尊重心


一九九八年,美國教育部外國醫學教育及評鑑委員會(National
Committee on Foreign Medical Education and Accreditation,簡稱 NCFMEA )
曾表示:「台灣的醫學教育『無法類比 (non- comparable)』」。他們提
出的大小疑點,林林總總有十多項,包括:無獨立而中立之醫學教育評鑑
委員會;只經大學聯考筆試入學,如何確定學生適合從醫;除了基礎與臨
床課程,是否有足夠的倫理、行為及社會人文等課程。其中,又以欠缺人
文課程最為美國教育者所詬病。

賴明亮指出,為了改善國內醫學教育,教育部委託國家衛生研究院籌組醫
學院評鑑委員會(Taiwan Medical Accreditation Council,簡稱 TMAC),即
是一項教育改革,也是與國際醫學教育接軌的重要里程碑,評鑑內容除專
業教育外,人文的涵養也是一大重要指標。

賴明亮表示,證嚴上人曾提到,具有「大醫王」精神的醫師,才能對國家
社會有所幫助;慈濟醫學院成立之初,即是強調人文教育,並朝著培養術
德兼修的醫療人才而努力。

要培養醫師具有慈悲喜捨的問診態度,最好的作法是
透過一位好的臨床醫學老師親自示範給醫學生看,讓
學生知道:看診時應如何問病史、做檢查,並且要在
過程中呈現他們照顧病人的用心。

賴明亮說:「希望將來在慈濟醫學院的努力下,不僅
是教基礎醫學的老師,臨床醫學老師也能成為醫學生
學習的典範,以類似師徒制潛移默化的作法,讓學生
學習對待病人應有的禮貌與態度。」

鑑及臨床醫學老師的重要性,賴明亮期待慈濟醫學院

將來能成立一個教師發展中心,邀請國外專家來指導臨床醫學老師如何帶
領學生看診。「沒有人天生就會當老師的,尤其醫學生畢業後從住院醫師
到主治醫師,雖然看診經驗愈來愈豐富,而有機會在臨床上回頭指導醫學
生,但如何將關懷、體貼與尊重表現在問診上,還是有技巧可學的。」

另外,像慈濟大學的大體解剖課,賴明亮認為,從接受大體、解剖過程到
最後追思火化的尊重與感恩,無非就是希望學生能更深一層尊重生命、用
心體會生命。

「以前在別的醫學院,我也曾參加過慰靈祭等類似的儀式,但沒有像在慈
大參加大體啟用與入殮儀式來得感動,人文教育應將關懷的心實際落實到
日常生活中,讓學生除了感恩大體老師的成就,也能督促自己要更認真學
習,期許自己成為仁心仁術的良醫。」

慈大首創的「臨床解剖學」課程,則打破了台灣醫師進病房後才學開刀的
紀錄,讓學生在畢業進入醫院服務前,即透過大體老師擁有實際的操刀經
驗,有助於提升未來的醫療品質,也對病患提供進一步的醫療保障。



強化倫理素養與社會責任


在人文教育上,賴明亮也一直關注台灣其他醫學院的發展,他發現很多醫
學院在這方面都急起直追,所以慈大好還要更好。

「我們曾透過個人關係向各大醫院了解,發現最受喜愛的醫療人才,是要
具有團隊合作精神與關心病人的人格特質者。」賴明亮表示,為強化學生
人文內涵與專業倫理,並期待慈大醫學院能成為國內醫學教育的楷模,他
訂下五大教育目標:一是加強專業倫理素養,培育大愛慈悲胸懷的醫學人
才;二是加強 PBL(Problem-Based Learning 問題導向教學),具有終身學
習求知能力;三是醫學專業知識技能的強化;四是具有向心力以凝聚團隊
精神;五是無國界限制與無門戶之見的社會責任。

「醫師最可貴的,是他的腦袋。」在慈濟醫院對神經科住院醫師進行臨床
醫學教育的賴明亮,通常這樣語帶戲謔地向學生點出事實,他舉昔日老師
宋瑞樓醫師為例,宋瑞樓是國內肝病研究權威,可以依據所看到的各種肝
臟症狀及血中實驗數值變化,斷定病人罹患的是那一種肝病,準確度通常
八九不離十,可是目前大部分醫師卻反而比較倚賴機器掃瞄。

「醫師當然要看得懂最新的檢查儀器,但如何透過患
者病史、身體與理學檢查,去推斷患者的病症也很重
要;尤其要送病人去檢查前,要先問自己:我要從這
個檢查中看到什麼?」

賴明亮認為,醫學教育絕對不只是教會學生看報告而
已,更不是訓練一位醫檢師,「我很反對一位病人進
來醫院,就給他吃全套的『滿漢全席』,從腦檢查到
腳。」他認為醫師應該想清楚:「這位病患的問題,
用什麼方法診斷最容易?我的推測和檢查結果一樣嗎
?如果不一樣,要檢討自己:是什麼地方想錯了?這

是專業訓練的過程,更是要學生不斷學習的邏輯思考。」

為引導學生建立有終身學習、自我求知的能力,從去年開始,慈大配合全
球潮流,推行 PBL教學,一改過去大班上課的情況,採小組教學,由學生
根據臨床案例自行提出分析、找資料解決問題,老師則在台下旁聽、引導


賴明亮表示,醫療科技不斷進步,醫學教育不能只是在教室媗它悎v授課
,而應該培養學生自主性學習以及分析、解決問題的能力;而 PBL教學,
即能引導學生更有系統、更有效率地自我學習。






上人創辦醫學院時曾強調過:人生在世,病痛最苦,但生命價值無限,所
以醫師要視病猶親,因此要建造一個有愛的醫學教育。賴明亮說,慈大醫
學院一直秉持著「尊重生命」、「人本醫療」理念,除了傳授專業知識與
技術,也給予學生最健全的人格教育發展環境。

「希望醫學生畢業後,人人能夠成為『大醫王』;在照護病人的同時,也
能發揮慈悲喜捨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