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蓮萬蕊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慎行無私•莊慎私
◎葉文鶯
「你捐地有什麼條件嗎?」
「只要師父接受,這是我唯一的條件。」
「你虔誠的心,超越這塊土地的價值。」
「最好的價值是『有用』,這塊地交給師父,可以發揮最高的價值。」
十一年前莊慎私居士捐出一千三百坪土地,
成就今日莊嚴的台南分會靜思堂以及大愛托兒所;
善種子從一而生,終將無量無數……




出生在貧苦戰亂的年代,邊讀書邊躲空襲
警報;憑著誠信白手起家,四十歲不到已
創業有成;台南莊慎私老居士日常儉用卻
廣施濟眾,特別是布施錢財、土地護持宗
教。

六月一日,莊老居士的告別式在自宅舉行
,這棟三層樓、頂樓加蓋的老樓房,是八

十七歲老人家僅剩的不動產。

「人死了什麼都帶不走,有個遮蔽的地方住就好。」望著莊老居士素簡的
家、回想他說過的話,再對照他生前布施慈濟團體的,竟是台南分會靜思
堂這麼開闊莊嚴的道場,無私的襟懷展現無遺!

莊老居士的家屬未廣發訃文,台南慈濟志工在莊家守喪期間,以身為「法
親」甚至是「家屬」的心情,分工協助後事處理。

「沒有莊老居士,那會有我們在台南慈濟的『家』!」證嚴上人感恩莊老
居士,他的布施寫入慈濟歷史,更是台南慈濟人飲水思源無以忘懷的「根
本」。


為了捐地,他失眠多日,
將權狀置放佛桌,
日日祈求菩薩保佑上人能接受……



莊老居士在五月二十五日晚間去世,消息傳來,證嚴上人感到十分不捨。
莊老居士當年不僅捐地一千三百坪,他的虔敬與謙卑更傳為佳話。

「莊居士為了獻地之事失眠了五、六天,只因聽說上人不隨便接受人家的
奉獻,所以將所有權狀影印本虔誠地放在觀音聖像前,早晚祈求菩薩庇佑
,希望上人歡喜接受。」民國八十一年十二月引薦莊老居士會見上人的台
南慈濟委員蔡柏洲,與莊老居士是多年舊識,他述及捐地經過。

「雖然未曾見過上人,但很了解慈濟所做的一切,決定把土地奉獻給師父
做更有意義的事情。」莊慎私、黃秋香夫婦親自向行腳至屏東分會的上人
表達心意。

「你有什麼條件嗎?」上人問。

「只要師父接受,這是我唯一的條件。」莊老居士真心流露。

「你虔誠的心,超越這塊土地的價值。」上人說。

「最好的價值是『有用』,這塊地交給師父,可以發揮最高的價值。」在
上人答應接受土地之後,莊老居士夫婦跪地頂禮,淚水奪眶而出。

這塊福地位於台南縣仁德鄉,地形方正、交通便利且屬於文教區。當時,
莊老居士與家人在此開設「慈佑幼稚園」,建地五百坪、經營了八年,學
生人數達五、六百人,深獲家長肯定。儘管如此,莊老居士並沒有保有這
塊土地的打算。

民國七十九、八十年間,莊老居士因心臟
病時常發作而自覺時日無多,故退出商界
,著手處理事業與財產。當時他聽聞一位
知名企業家往生,子孫因其尚有財產未分
配而起紛爭,於是遺體久置殯儀館,未能
擇期安葬。「若像這樣,前人的努力不但
沒有利益子孫,反而害了子孫!」莊老居
士心想。

「姊夫詢問我們的意見,我們也希望把地捐出,圓滿他的心願。」妻舅黃
士哲當時也在幼稚園內工作,他說姊夫徵得大家同意後,積極觀察台灣宗
教及慈善團體,最後選擇了慈濟。

「慈濟主動去找需要幫助的人、財務透明化,而且僧團自力更生;若將土
地捐給慈濟,將永久歸眾人使用而不會落入個人名下。」黃士哲說,姊夫
很會賺錢更懂得用錢,他護持道場,但並非海派作風,事前都經過了解與
評估。

因捐地與慈濟結緣,也正是莊老居士與廣大群眾結緣的開始。在莊老居士
達成心願的同時,上人也有一分心願──要讓莊老居士看到台南分會興建
落成。


「跟著上人,不是在做『好看的(表面功夫)』,
要腳踏實地去做,才有意義。」
對於慈濟晚輩,他總殷殷叮嚀。



有了屬於自己的地方,台南慈濟人非常興奮!慈濟委員利用假日在慈佑幼
稚園這個現成的場地辦活動、聯誼,接引更多會眾。

「那時台南沒有聯絡點,慈濟委員分成四組,開會大多在組長家堙F早年
歲末祝福,我們都回花蓮本會參加,後來有五、六年改在屏東分會。有了
這塊地,民國八十三年元月二十日,我們就在慈佑幼稚園辦第一場嘉南區
委員、慈誠和榮董的受證典禮。」當年擔任活動組組長的黃勝璧提起往事
,仍掩不住欣喜。

「那時在戶外搭了三層樓高的棚架,容納六百多人呢!莊老居士還告訴我
們,多人多福氣,我們要煮點心和午餐給大家吃!」黃勝璧說,莊老居士
不僅是成功的企業家,更具有菩薩度眾的心腸,歡喜與人結緣。

民國八十三年十一月,台南聯絡處正式成立,每月舉辦委會員聯誼會,慈
濟人在慈佑幼稚園內舉辦活動的所有水電、餐點等開銷,均是莊老居士自
掏腰包。太太黃秋香擅長烹飪,更找來許多人一起做香積,妻舅和姨子們
平日都在幼稚園工作,假日也來幫忙。

莊老居士夫婦雖被尊稱為捐地的「大菩薩」,但黃秋香還是躲在廚房當香
積,她說:「東西給人使用就好,不必讓人家知道這東西是誰的。」

「我老了不中用,只要看你們年輕人在做,我就歡喜!」莊老居士即使在
慈濟活動中獲邀致辭,也總是簡短而誠懇地勉勵大家跟著上人的腳步走。

慈佑幼稚園即將拆除啟建靜思堂時,黃勝璧帶著相機捕捉歷史,「算算那
時,這塊土地被慈濟運用了七年,回想第一次在這媮|辦歲末祝福,第一
次的端午節慶祝活動,我們比賽陸地划龍舟,相當有趣……」黃勝璧說,
慈佑幼稚園雖然走入歷史,卻滿布台南慈濟成長的足跡。

民國八十八年靜思堂啟建,工地卻連個廚
房也沒有,莊老居士又主動將他在靜思堂
用地對面一小塊私人土地供作廚房使用,
他說:「隨便你們用,用到你們不要用了
為止。」

莊老居士的慷慨無私,還有一件令台南慈
濟委員津津樂道的事。邱春月說,有一回
上人送莊老居士一盒水果,老居士不藏私

,將水果分送四組委員組長,組長於組內會議時再切分給每一位委員吃。

「一個組分到兩個梨子,我們細心地切成一小片、一小片,大家都有吃到
。」王貴美說話時猶存在一絲甜滋味。她說,莊老居士把委員當作子女,
尤其關切大家是否有心修持菩薩道。

「慈濟這條路很好,你們要好好做。跟著上人,不是在做『好看的(表面
功夫)』,要腳踏實地去做,才有意義。」莊老居士對於慈濟晚輩,心存
期盼。

慈誠隊張文郎說,兩三年前他常參加慈濟國際賑災,往往曬出一臉黑斑,
人也瘦了一圈,每當莊老居士看見他,總是慈祥地將他從頭到腳打量一番
,接著說:「能做事儘量做,但也不要只顧做慈濟,身體、家庭和事業都
要照顧好喔!」


「莊老爺爺捐地,才有大愛幼兒園;
他是一棵大蘋果樹,我們都是樹上的小蘋果。」
大愛托兒所小朋友用象徵榮譽獎勵的「蘋果」來形容。



民國九十一年台南靜思堂落成,慈濟在此開辦大愛托兒所並推廣成人教育
,也算是延續莊老居士著重教育的用心。

大愛托兒所所長李慧莉說,五月份課程正好安排介紹「教育」主題,因此
連小班小朋友都知道有這麼一位捐贈靜思堂土地的「莊老爺爺」。

聽聞莊老爺爺往生,托兒所師生一同為莊老爺爺祈禱,並在五月二十九日
舉辦一場追思會,教導小朋友飲水思源。

「感謝莊老爺爺捐地,才有大愛幼兒園。我們也要學習莊老爺爺做一個幫
助別人的人。」小朋友說。

「莊老爺爺今年不能來參加我們的畢業典禮了!」大班學生見過莊老居士
,心情較感傷。

「莊老居士說過,人生最大的價值是『有用』,對我的影響很大。我們這
次也引導小朋友去思考:『怎麼樣做才是一個有用的人?』」李慧莉說。

「莊老爺爺是一棵大蘋果樹,我們都是樹上的小蘋果。」托兒所小朋友在
送給莊老爺爺的卡片上寫著這樣的話。「蘋果」,是托兒所老師嘉獎小朋
友的榮譽象徵,小朋友以此推崇莊老爺爺是個大好人。

「我們可以算出一粒蘋果中有多少顆種子,但是我們
不知道一顆種子可以結出多少蘋果。」李慧莉說,大
愛托兒所的成立緣於莊老居士的喜捨,而未來在此將
教育出多少善的種子?無可限量。

過去托兒所有活動,李慧莉前去邀請莊老居士參加,
莊老居士常回說:「我很放心,相信你們會做得很好
。」婉辭之意足見莊老居士不喜出頭的真性情。

「莊老居士連生病都不讓人家知道呢!」慈濟委員郭
淑菁說,她就住莊家附近,莊老居士明明住院,黃秋

香卻告訴她,全家去台東玩,所以很多天不在家。當莊老居士往生,黃秋
香也叮嚀郭淑菁,不要在大半夜驚擾大家,等清晨再說吧!

郭淑菁說,不久前遇見莊老居士,她還不忘告訴他:「您捐地是對的!看
,跟多少人結緣啊?特別是海內外這麼多慈濟人!」莊老居士聽後開懷大
笑,也說:「對呀!捐給慈濟,讓上人把這塊地的功能發揮到最徹底了!



「人不是要會賺(錢),而是要會(節)儉。」
「慎行無私」四字,
正是莊老居士奉行一生的寫照。



莊老居士樂善好施卻自奉儉約、誠信待人,追憶他的德行,眾人崇敬有加


「年輕時住過姊夫家,第一天就挨了罵!」黃士哲說,凡是姊夫走過的地
方,電燈一定關掉,一般人也許會關掉大燈而保留玄關的小燈,姊夫卻連
小燈都關掉。「年紀大一點了,才體會姊夫常講的,人不是要會賺(錢)
,而是要會(節)儉。」

「姊夫公司有司機,如果司機不在,他也很少搭計程車,通常拿一支雨傘
就出門等公車,又或者騎摩托車出門。家堛瑰蟛尷o漆剝落,家具遭白蟻
侵蝕,家人建議好幾次,姊夫才答應重新裝修。」黃士哲說。

「莊居士凡事徵求眾人的意見,不因為他捐了土地,就要別人聽他的。曾
有志工推薦他擔任聯絡處負責人,莊居士婉拒,他說大家都比他資深。」
蔡柏洲還提起,莊老居士初創業時得貴人資助,待他事業有成,儘管對方
已經過世,莊老居士還是折算今昔貨幣價值,將錢歸還對方並不知情的子
女,由此可見莊老居士為人不忘本!

「妹婿從不穿名牌衣服,當年經營太子龍學生服,自己也穿工廠生產的衣
服,洗過水之後再燙平便整整齊齊了。」黃秋香的大姊黃秋花說,妹婿精
於數字,但並非汲汲營營於做生意賺錢,反而是將錢用來救濟貧苦、護持
寺院。十幾年前買了幾塊山坡地,其中本來有意為身後事預作打算,最後
也全數捐給修行人。

莊老居士的後事極為簡單,火化後骨灰供奉在寺院。「人到世間,最重要
的是活著時走什麼路、做了什麼事,既然了解宗教的意義,外在事相都不
重要,往生後也可以不必在意形式。」太太黃秋香說。

「人生要獲得安樂與幸福,就是運用色身做有意義的事,莊老居士一生勤
苦儉用,所賺得錢財完全奉獻社會,他的布施好比現代給孤獨長者。」在
莊老居士告別式中主法的大願法師表示。

六月一日,莊老居士的靈車在告別式結束後到台南靜思堂做最後巡禮。慈
濟人在靜思堂外側道路列隊合十念佛,與莊老居士告別。

一對穿著便服的夫婦正巧自靜思堂走出來,他們說:「我們雖然不認識莊
老居士,但也想來瞻仰他。」以有形化作無形,繼續與眾人結善緣,便是
這位菩薩心腸仁者度眾的方式。

「慎行喜捨阜成淨土,私懷慈悲夙就西方。」為紀念莊老居士的德行,蔡
柏洲寫成這幅對聯。莊老居士的為人誠如他的名字──慎行、無私,而他
的布施真正做到「三輪體空」,功不唐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