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髮之愛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吟唱生命和歌
◎莊淑惠
精美、小巧的《慈濟》日文月刊,
是一群阿公阿嬤級志工的傑作;
「老而不休」的生命態度,
讓他們在銀髮生涯中覓得生活寄託與心靈天堂。




每週二早上約莫八點半,無論晴雨,在慈
濟台北分會三樓會議室,總會見到一群髮
絲斑白、氣質脫俗的阿公阿嬤級志工,齊
聚一堂討論各自在家翻譯的文章;這是他
們每週一次的「共修」時間,對白間夾雜
著日語和閩南語,展現他們老而不休的生
命活力。

《慈濟》日文月刊,就是由這群年長志工用心翻譯的傑作。儘管歲月在他
們身上鏤刻了痕跡,但只要心靈不老、意志不老,晚年仍可為自我生命再
創一片天地。



杜媽媽 日文月刊發起人

人稱「杜媽媽」的杜張瑤珍,早年曾到日本接受教育
,她是花蓮慈濟醫院第一任院長杜詩綿的夫人。杜院
長過世後,過去一直是先生賢內助的她,形容自己的
心境:「恍如掉入大海,找不到上岸的地方;而慈濟
就像一艘大船,把我從茫茫大海中撈起……」

因著慈濟人的關懷和引領,杜媽媽從參與志工活動中
走出晚年喪偶的巨大失落感;她不僅擔任日本外賓參
訪慈濟時的口譯員,也積極將台灣慈濟志工訪視個案
的文章譯成日文,作為日籍慈濟志工的參考;並經常
往來台、日兩地,協助日本慈濟會務的推動。

六年多前,有感慈濟日本分會需要定期的日文刊物來拓展慈濟,杜媽媽與
幾位諳日文的婦女們,合力出版《慈濟》日文月刊。

為使刊物能持續出版,杜媽媽積極帶領與培訓不少退休有閒、受過日文教
育的阿公阿嬤級志工,投入翻譯行列。

「五十年前學的日文與現代日文大不相同,我們必須忘記自己的年齡,重
新適應新的日文語法。」杜媽媽說,編輯日文月刊,讓他們一方面重溫求
學時代的記憶,一方面精進日文能力。

七十六歲的杜媽媽,因投入志工服務,讓自己充滿了年輕的活力。這些年
來,她除了負責帶領《慈濟》日文月刊翻譯志工,每週也固定到台大醫院
安寧病房擔任志工。

在生命急轉彎時,杜媽媽選擇當一名全心奉獻的志工,讓生活的觸角從家
庭延伸到社會,日子也比過去更忙碌、更充實。



姚望林 用和歌寫日記

「人可以因年齡關係,從職場退休,但精神不可以退
休;退休後的生活,可以每天是星期天,但精神不可
以天天星期天。每天至少要做簡單的運動,最重要是
找到興趣,生活才會有目標……」

人稱「姚爸爸」的姚望林,台灣光復後,一直在銀行
界服務;六十一歲自銀行退休後,堅信「不能就此停
下腳步,不然有害身體健康」,於是轉進一家中日合
作的高科技公司,擔任主管人事的副社長,直到七十
一歲才正式卸下職務。

三年多前,姚望林因為兒子——大愛電視台總監姚仁祿的介紹,加入慈濟
環保志工;但每週一次的環保工作,生活還是太悠閒了,懂日文的他,於
是又加入《慈濟》日文月刊翻譯志工。

受過日本教育,加上跟日本人共事十一年,姚望林學習到日本人的做事態
度:「絕對沒有『馬馬虎虎』、『差不多』這種字眼。」翻譯文章自然格
外認真;重視「意譯」的他,為了尋找適切的日文用語,將慈濟精神無誤
地傳達,經常要參考各類字典,日文因而日益精進。

姚望林因擔任翻譯志工,有機會認識到創作和歌(日文詩)的朋友,從嘗
試進而投入創作每首三十一音的和歌世界。

將創作和歌視為寫生活日記的姚望林表示,創作和歌就像照相一樣,將眼
睛所看到的好風景或心中的感受記錄下來,可以作紀念,又可以讓人閱讀


「每天走兩公里路做運動,四、五首和歌就這樣創作出來了……」七十七
歲的姚望林除了欣賞路邊的小花小草尋找靈感外,也開始學打坐靜心。兩
耳重聽的他說:「現在我看世界的眼光不一樣了,生活變得寧靜、溫暖,
人生也變得更開闊……」

姚望林的和歌作品經常發表在《慈濟》日文月刊或其他日文雜誌;天天走
出戶外尋找創作靈感的他,期望五年內能創作一千首和歌,作為自己八十
歲的生日禮物。



廖連恂恂 不做「三等」公民

「每個星期因拿到翻譯文章而樂不可支,因為我再也
不是所謂『三等』公民——每天等吃、等睡、等死,
過著了無意義的人生。豐富的晚年正是藉由參與志工
而能被利用,度過精彩的每一天。」

曾任幼稚園園長的廖連恂恂,退休後加入慈濟,一九
九一年成為慈濟委員,積極參與板橋地區的社區服務
工作,尤其推廣骨髓捐贈活動,更是不餘遺力。

不想當「三等」公民的廖連恂恂,為了不讓退休生活
空過,五年前與先生加入《慈濟》日文月刊翻譯志工

。過去每週二早上的共修日,鰜鰈情深的夫妻倆,總是結伴從板橋坐公車
前來,與其他「老同學」討論著在家翻譯的文章。

「參與日文翻譯志工,曾救了我先生一命……」廖連恂恂很感恩因翻譯一
篇談論八十多歲老人心臟手術成功的報導文章,讓她對心臟疾病有所認識
。文章刊登不久,先生心臟病發被她察覺,所幸初期即緊急送醫診治,才
救回先生一命。

前年九月納莉風災期間,攜手共度五十年歲月的先生往生,驟然失去老伴
的她,身體免疫系統失調,幾近崩潰。板橋慈濟人在這段期間,日夜陪伴
著她,而她也不斷以上人法語自勉:「前腳走、後腳放。」調適頓失老伴
的巨痛。

廖連恂恂今年已八十歲了,看起來卻比實際歲數年輕。為了翻譯文章,她
積極學習電腦,以便將譯好的文章以電子郵件傳送。

「在布施中學習,在分享中增長智慧,正所謂『福慧雙修』的真諦。」廖
連恂恂深深體會上人這句話的真義。



羅美麗 老年終於圓了夢

優雅、清瘦的外型,羅美麗給人的第一印象像位老師
,事實上她一直是個家庭主婦;或許是喜歡閱讀的緣
故,身上流露出一股書香氣息,看起來也真像是老師


多年前,羅美麗的先生因中風退休在家,常藉著「買
書、看書」當復健工具,家堸ㄓ丑B英文書籍,更多
的是日文書;先生尤其喜愛看佛教書籍,她也跟著先
生一起閱讀。

先生往生後,羅美麗心中起了很多疑問,也開始思索

人生的終極價值,省思自己能為社會貢獻些什麼?後來婆婆也往生,生活
沒有了牽掛,又因緣際會認識杜媽媽,懂日文的她很自然地走進翻譯志工
行列,圓了她「為社會付出」的夢想。

羅美麗平日喜愛閱讀日文書籍、雜誌,增進不少新的日文語彙,加上兩個
女兒都是日文系畢業,且從事翻譯工作,讓她多了可諮詢的對象。也因此
,她在翻譯小組媥嵽蘛竁ⅢP修改其他志工文稿的角色。

一九九五年底授證慈濟委員的羅美麗,像海綿般不斷在慈濟大家庭吸收人
生智慧,並在翻譯工作上精進不懈。她常以上人的一句話鼓勵自己:「即
使上了年紀,邁向菩薩道亦不嫌遲;重要的是不要停頓,一心向前……」

「很高興老年還能找到適合自己的生活圈,不用成為孩子的負擔……」七
十歲的羅美麗與一名姪女住在一起,獨立自主的她,樂於和文字為伍,使
自己的晚年生活過得充實愉快。



王得和 總是第一個來報到

日文翻譯志工共修的日子,王得和總是第一個報到,
七十六歲的他經常早起運動,身子看來仍相當硬朗,
他說:「長壽是福,若不健康就不是福了。」

一九四三年,王得和畢業於日治時代的台北工業學校
(台北科技大學前身);公職退休後,又在一家中日
合作的工廠工作了十八年,由於嫻熟日文,經常擔任
口譯。

學理工的王得和,退休後幾乎都是利用閱讀來充實自
己的生活。

由於從小學到專科皆受日本教育,他閱讀的書籍大部分以日文為主,成長
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他,特別偏愛戰爭文學的作品。

王得和還參加保留古日文的社團「友愛會」,學習正統日語。友愛會學員
多數是受日本教育的年長者,每月活動除了朗讀、討論,並且不定期發行
刊物。

五年前,因「友愛會」會長介紹,王得和加入慈濟日文組志工行列。他表
示,過去受日本教育,將日語當作母語般努力學習,卻因時勢變遷,無法
適用;直至今日,擔任慈濟日文志工,讓他找到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學
習較新的日語,同時透過這項專長服務人群。

「擔任翻譯志工,讓我從中學到知足、善解的智慧,獲益很多。」王得和
說,他不但可以從志工身上吸收日語的新知,更可彼此交流待人處事以及
人生觀,這些全都是書本以外的無價之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