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展開獨立新生命
◎黃秀花
分割手術比預期中更順利地完成了!
莉亞和瑞秋自出生至今,
第一次有了屬於各自的重量──




盛夏傍晚的花蓮,天色依然清亮,卻多染
上了幾抹美麗的雲彩,坐在花蓮慈院小兒
科病房的瑪莉塔,一手環抱著雙胞胎女兒
瑞秋 (Rachel),另一手拿著小湯匙慢慢
餵食,不時還把視線飄向躺在床上把玩布
偶的另一個女兒莉亞 (Lea) ,眼神中傳
送的盡是慈母的光輝。

透著天光,兩張小臉蛋閃耀著光彩,那明亮如銅鈴般的大眼睛,還有捲翹
的睫毛,十分惹人憐愛,瑪莉塔看得入神,不禁想起遠在菲律賓故鄉卡林
佳的丈夫安迪。此刻,她多麼想與他共享這一分喜悅!

距完成連體分割手術已半個多月,瑞秋和莉亞的身體恢復情況不錯,瑪莉
塔感到既欣慰又滿足。從四月十六日帶著她們來台,六月二十八日順利完
成分割手術,隨後又進行復健、練習坐立、行走……這三個多月來,不論
對她或對雙胞胎女兒而言,都是一趟重大的人生轉折之旅。



絕望中的巧遇


今年初的一個夜晚,才六個月大的連體女嬰瑞秋和莉亞嚴重發燒,隔日安
迪和瑪莉塔立刻帶著她們,搭了十多個小時的車,從卡林佳一路顛顛簸簸
來到馬尼拉兒童醫院。大筆的醫藥費已經讓夫妻倆備感壓力,更無奈的是
連醫師都勸他們放棄,讓瑪莉塔幾近崩潰,這是她自擁有這對異於常人的
孩子以來,最傷心絕望的一次。

所幸,孩子們在接受治療後,漸漸恢復了
健康;但醫師也提醒他們,若不儘早分割
,孩子就得一輩子共生共存。面對菲幣一
百多萬(約台幣八十萬元)的分割費用,
靠耕種維生的安迪和瑪莉塔,不敢想未來
,只能過一天算一天。

馬尼拉兒童醫院為此進行募款,但進度緩
慢;這時,瑪莉塔一家人在醫院巧遇了陪

同水腦症貧童去看病的慈濟志工李偉嵩。李偉嵩了解了這對夫妻的困境之
後,與院方討論,決定慈濟將參與協助這個個案。

李偉嵩將此個案呈報慈濟本會。為掌握分割的黃金時間,二月,花蓮慈院
即派遣小兒外科主任彭海祁和影像診療部主任李超群前往菲國,為連體女
嬰進行檢查。在菲律賓慈濟人醫會總幹事、也是馬尼拉崇仁醫院副院長呂
秀泉的支持下,他們使用該院的高解析度超音波進行檢查,初步評估這對
連體嬰肝臟相連,心臟未相連,分割的成功機率很大。

連體嬰是同卵雙胞胎在受孕十三天後,因胚胎分離不
全所致,發生機率是五萬至十萬分之一。彭海祁指稱
,台灣因產前檢查進步,已有好幾年未出現過連體嬰
;然而,醫療資源分布不均的菲律賓,產婦未能全面
施行產檢,相對地產下連體嬰的比例也較高。

「一般而言,腹部相連的連體嬰,分割成功機率可達
六至八成。」曾在美國費城一家醫學中心受過連體嬰
分割手術訓練的彭海祁說,連體嬰相連的部位,大致
可分為頭部、胸腹、坐骨、臀部等,莉亞和瑞秋的相
連處是在腹部的肝臟,是屬分割成功機率最高的一種



彭海祁還強調,連體嬰分割的黃金期,是三至十二個月大,若年紀再長一
點才進行分割,不僅脊椎的畸形會愈來愈嚴重,且更易影響到心理層面。
而莉亞和瑞秋尚未滿一歲,正是分割的最佳時機。

李超群則說,連體嬰是共生共存的關係,一旦其中一人往生,另一半隨即
會跟著往生。因此,莉亞和瑞秋實有不得不分割的理由。



醫療團隊詳盡評估


為了進行這場分割手術,花蓮慈院結合一般外科、小兒內外科、麻醉科、
整形外科、影像診療部、護理部、人文關懷組等醫療團隊,在術前即先做
詳盡評估,並訂製了模型娃娃,反覆進行多次模擬手術演練,還斥資添購
多項適用於嬰幼兒的精密儀器。

過去醫學文獻資料顯示,胸腹部連體嬰分割前需進行X光、電腦斷層(C
T)、核磁共振(MRI)、核醫掃描、血管攝影、腸胃道等檢查。然而
,一旦進行多項檢查,對嬰幼兒來說輻射劑量會過高,這不啻是提高骨髓
、細胞突變的機率。

因此,影像診療部先列出手術前需完成的
檢查清單,再逐一安排先後順序,考量重
點以麻醉時間少、侵入性小、輻射劑量小
為主,若檢查資料充足、影像清晰,即可
省去一些項目。

影像診療部主任李超群說,磁振造影顯示
瑞秋和莉亞各自擁有獨立的膽道、膽囊;

打上顯影劑進行電腦斷層檢查時,則發現她們肝臟相連的血管只到某一介
面,中間形成一自然分界線。

根據國外文獻,在為連體嬰做檢查時,是進行一次電腦斷層,兩人同時打
對比劑。而慈濟醫院則是分兩次進行,使用醫院最新的八層次電腦斷層儀
器,先在一個女嬰身上打對比劑,看出血管分布,次日再於另一個女嬰身
上打對比劑,進行第二次掃描;因影像切面為兩公釐一格,每秒鐘掃三公
分,故麻醉時間短、影像夠清晰,輻射量還能維持很低(只有一般正常掃
描劑量的五分之一,即使照射兩次,輻射劑量也只有一般值的五分之二)
,卻可以找出兩個女嬰的自然分割線,也省去血管攝影檢查。

「光是大人做血管攝影檢查就很辛苦了,何況是小女嬰呢?」李超群說,
做血管攝影,麻醉時間長、侵入性大,且危險性是千分之一,若減少此項
檢查,就能免去一項危險因子。

連體嬰通常一大一小,莉亞和瑞秋也不例外,就外型上,瑞秋就比莉亞大
得多,但經影像檢查發現,莉亞的肝臟卻比瑞秋大,各佔百分之六十及四
十,實是一項有趣的對比。「因為莉亞有一條血管跑到瑞秋那邊去,所以
她雖然吃得很多,卻一直胖到瑞秋身上。」李超群打趣地說。

而考量做磁振造影檢查時,瑞秋和莉亞無法安靜受檢,必須打上麻醉劑。
為此,慈院特別添購了兩套價值不菲的防磁麻醉儀器,包括磁共振呼吸機
及整套監測系統,以防做檢查時被吸住。這些儀器日後還可繼續運用於嬰
幼兒的檢查上,造福更多的孩童。



反覆進行模擬演練


此外,影像診療部也精算出兩名女嬰的皮膚相連面積約兩百四十平方公分


擔任分割手術總協調的副院長張耀仁指出,在術前就要先幫她們養足覆蓋
的皮膚,以免分割後形成很大的空洞,甚至因縫合的皮膚過緊,引發傷口
裂開、心肺衰竭、腹壓過高等併發症。

四月二十五日,整形外科醫師李俊達和王健興先為連體嬰置入組織擴張器
,其後逐日灌入生理食鹽水,將相連距離拉開,預計花兩個月的時間,培
養分割後足夠覆蓋的皮膚。

負責手術評估的彭海祁表示,兩名女嬰的連接部位是肝臟,還有少部分的
心包膜,而經腸道攝影檢查發現,莉亞有部分小腸跑到瑞秋的體內,形成
臍疝氣,這都是手術時需留意之處。

關於心包膜相連部分,醫療團隊擔心的是
兩名女嬰切割後,分離的兩片心包膜能否
包住各自的心臟,若不能涵蓋全部,就得
請心臟外科醫師用人造心包膜做修補。

肝臟相連部分,雖然先前注射顯影劑的影
像檢查,可以清楚顯示肝臟的界線,但醫
療團隊還是做了最壞的準備,萬一手術時

找不到中線分割,就得對各別供應肝臟的血管做暫時結紮,以找出兩者的
界線。

小腸部分,臍疝氣很容易處理,只要把腸子歸位即可,要考量的是腸子沾
黏的問題,不過處理起來也不困難。

藉由形體相仿的模型娃娃,醫療團隊一再模擬演練了多項實際手術可能發
生的狀況後,六月二十八日上午七點四十五分,來台兩個半月做準備的瑞
秋和莉亞,終於被推進手術房。

麻醉團隊再次謹慎地清點麻醉藥劑,並確保麻醉機的正常運作。

由於麻醉團隊在模擬手術中,曾發現兩名女嬰戴的氧氣面罩會相互碰撞,
故特別訂製了可以三百六十度旋轉的小面罩。此外,他們也將兩個多月來
進行的各項檢查、使用的麻醉劑量及反應都詳細紀錄下來,以估算出最適
當的用量。

麻醉部主任石明煌說明,面罩式麻醉因屬吸入性的低流量麻醉,只要在兩
名女嬰吸入麻藥後,觀察其血壓、心跳等生理變化進行綜合判斷,藉以調
整麻醉劑量,讓兩人的平均血壓都維持在六十毫米上下。

動脈導管是監控生理變化最有效的工具,麻醉團隊要將導管置放在兩位寶
寶細小的動脈堙A才能將寶寶們每分每秒的血壓變化,傳回監視器。「我
們打算用十五分鐘進行導管置入,結果十分鐘之內就打完了,這是很重要
的開始。」石明煌說。

麻醉完成後,接著為兩名女嬰進行全身消毒。為了避免在麻醉狀態下,任
何翻身動作都可能造成兩人血液相通,而使血壓產生急遽變化,造成休克
現象,故由六位麻醉人員合力將連體嬰同時舉起,維持兩人直立姿勢,不
讓翻轉。

「兩名女嬰一共十一點三公斤,加上身上有多達三十條的管線,要舉起她
們停住做消毒,實不容易。」石明煌表示,在舉起的那六分鐘堙A每個人
的手幾乎都痠得在發抖,又不能放下,只能請外科團隊趕快把無菌單和手
術器具都鋪好。



比預期更順利的手術


十點十七分,小兒外科主任彭海祁畫下第一刀,依據先前多次模擬手術的
規畫進度,外科團隊一路切開腹腔,取出先前置放的組織擴張器,接著切
開兩人相連的心包膜,並加以縫補,以防液體滲出。

「心包膜切開後,若未立即做縫補,兩名女嬰中間的液體一流通,就會對
彼此的心臟造成影響。」彭海祁指稱,心包膜的作用是將心臟包圍,它能
增加心臟跳動的空間,避免心臟與其他器官摩擦而受傷;而充塞於兩者之
間的液體,則可以增加心臟的潤滑。

心包膜分開後,切肝的重頭戲接著展開,由一般外科醫師李明哲接手。

擁有肝臟移植經驗的他,要做肝臟的切割並不困難,但他還是很謹慎地畫
刀,小心地慢慢撥開肝臟組織布滿的密密麻麻血管,找到肝臟相連部位,
順著浮現的中線慢慢點下去。

「面對八x八公分大的相連小肝,必須全神貫注進行手術,才不會有任何
閃失。」李明哲說,由於麻醉科醫師曾叮嚀,要盡量減少出血量,所以他
這次特意開得很慢。

長達兩個鐘頭的切肝手術,李明哲幾乎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只為專注地一
刀接一刀點下去。終於在下午一點五十八分,將相連的肝臟成功分離。

最後,外科團隊包括張耀仁、李明哲、陳華宗及彭海祁等,分兩組人馬為
瑞秋和莉亞放置人工腹膜修補,並利用組織擴張器養成的皮膚,進行傷口
的覆蓋及縫合。

三點五十分,傷口較小、縫合較快的瑞秋,首先被推出手術房,守候在外
的眾人無不報以熱烈的掌聲,二十餘分鐘後,莉亞也被送出,歷時六小時
的手術宣告結束。

負責領軍的副院長張耀仁表示,能順利完成分割,要歸功於醫療團隊的合
作無間,且值得一提的是,手術過程出血量極少,甚至不用輸血,真是不
容易。

擔當切肝重任的李明哲則稱,出血量少,仰賴於影像診療部術前評估準確
,下刀時才能分毫不差;而麻醉科的麻藥用得恰當,讓他在手術時無後顧
之憂;加上使用先進的超音波碎肝機,能震碎肝細胞,卻不會震壞肝臟血
管和膽道,也是出血量能控制得宜的原因。

超音波碎肝機是繼傳統電燒、雷射之後,另一項新型的手術工具。其原理
是利用超音波震盪來使含水量高的細胞產生氣泡,進而脹破細胞,同時將
震破的細胞吸走,以達到切割組織的效果;與傳統的手術電刀相比,它所
造成的熱傷害較少,且出血量少。



病房日誌寫下祝福


瑞秋和莉亞完成分割手術,在兒科加護病房觀察了幾天後,由於進食和排
便狀況良好,不久即先後轉回小兒科病房。

在此之前,兒科病房的醫護人員早已用氣球布置了一間溫馨的家,並在兩
張小床上擺了鴛鴦枕頭和各種玩具,以迎接她們的歸來;精舍師父則選在
七月一日做了一個連心的大蛋糕,祝賀她們滿周歲生日;志工們也送來一
台雙胞胎用的手推車,好方便母親瑪莉塔推著兩人外出。

從加護病房到普通病房,醫護人員每天都會為兩個女嬰記下生活日誌,並
寫下對她們的祝福語──

「看著妳們熟睡的小臉,知道妳們已度過人生最艱難的一關,胸腹的傷口
好大一塊,一定很痛吧!忍耐一點,往後妳們就要各自展開新生活了!」

「 Rachel,術後第一天,妳的氣色看起來較好,今天阿姨要幫妳磅體重,
妳知道嗎?出生至今,妳和 Lea 頭一遭有了屬於各自的重量,記得呦!妳
和Lea要好好表現,快快恢復以往活潑健康的樣子,好讓媽媽安心。」

「 Lea,妳的撒嬌功力,無人能及!輕聲一哭,媽媽就會很心疼地哄妳、
陪妳、抱妳,還會哼著歌令你好入眠。妳知道嗎?妳和 Rachel的到來,牽
動了大家的心,這就是所謂生命的悸動吧!」……

兒科病房護理長呂基燕表示,為了照顧這
對雙胞胎女嬰,病房的護理人員都很認真
閱讀相關的照護資訊,並請懂菲語的陳瑞
霞醫師和行政人員蔡昇倫,幫忙做翻譯及
教導簡單的日常用語,以利雙方做溝通。

而在分割前,因莉亞和瑞秋長得太相像,
為了便於辨認,於是分別為兩人繫上藍色

及紅色的手腳圈,連衣服的顏色也刻意區分為兩種顏色,這樣的習慣一直
延續至今。

護理人員陳依琳則觀察到兩人之間的一些互動關係。她談及,莉亞較內向
,瑞秋很活潑,在分割前,瑞秋常喜歡爬到莉亞身上,好像包水餃一樣;
而當她在為她們打針時,往往打了其中一人,另一人就會哭,那種預期的
反應,讓她覺得很有趣。

分割後,兩名女嬰都變得很好動,常搶著要媽媽抱,一旦將她們擺在一起
,兩人便開始出手相互玩對方的臉,一點也不相讓。為了減輕媽媽的負擔
,志工張紀雪常前往協助照顧孩子。

一般嬰兒滿一歲就已經會走路,但莉亞和瑞秋卻因相連太久,以致肢體功
能發展較慢,因此慈院特別安排復健師協助,教她們「學坐」。

幾天訓練下來,瑞秋頗有進展,已經會坐學步車滑動,只是她經常會「倒
退嚕」;而原本體型較瘦小的莉亞,近來也養胖了許多,現在她正急起直
追中,也開始在學坐學步車了。

這天,當媽媽扶著瑞秋,要她坐給大家看時,只見她雙腳彎曲,雙手則撐
在床上,上半身微往前傾。當媽媽放手時,瑞秋起先還坐得穩穩的,認真
看著前方,隨後又轉頭看母親;但坐了十幾秒後,她就撐不住了,整個人
倒回床上,又滾了半圈,讓大夥驚叫一聲。

復健科主任梁忠詔教大家不要心急。他說,雖然兩女嬰手部的肌肉發展不
錯,很能揮力;但因長期相連側躺之故,以致腳的肌力不夠,需要用手撐
著慢慢練習。值得欣喜的是,一般小孩從學坐到扶著東西走路,需要三至
四個月的時間;但她們應該會快一點,兩至三個月後,就可以學走路了。






莉亞和瑞秋是花蓮慈院分割成功的第一對連體嬰,也是台灣的第九對連體
嬰分割案例,上天雖然出了一點小差錯,讓她們的肝臟連在一起,但慈院
醫療團隊卻用精湛的技術和滿滿的愛心,讓她們獲得自由的新生命。





瑪莉塔的笑和淚

◎吳惠晶


第一次去看瑞秋與莉亞,她們的媽媽瑪莉塔一臉無可奈何,因為莉亞哭得
正傷心,大顆大顆的淚珠不斷落下,怎麼哄都哄不住,瑞秋則笑得很開心
,還咿咿啞啞說著沒有人聽得懂的話。

為了哄住莉亞,我們想盡辦法逗她,拿玩具、扮鬼臉
,還乾脆學狗汪汪叫,莉亞忽然就不哭了,怔怔看著
我們,看來這招有效,於是我們就努力學狗叫……瑪
莉塔在一旁笑得靦腆,笑到用手遮住嘴巴。

然而,這時一旁的瑞秋忽然伸直右腳,皺緊眉頭,臉
色很難看,一副呼吸困難的樣子,我們緊張地問瑪莉
塔:瑞秋是否那堣ㄤ峈A?她探頭一看,然後好笑地
說:「在便便啦!」啊!這真是當媽媽的人才會了解

六月倩如從加拿大回來當志工,立刻被委以陪伴連體嬰母女三人的大任,
將近一個月的相處,慢慢知道了瑪莉塔的故事。

瑪莉塔的家雖然貧困,卻是村堛滷瘙琚A父母都相當重視教育,再苦也要
栽培孩子讀書,可是家境實在不好,讀完中學,她就先到礦坑打工,另外
還幫忙家堛犒A作,有空也去別人家下田打工,從早上六點做到晚上六點
,一整日的勞累,只能賺到五十元菲幣。

隔了一年,瑪莉塔總算順利就讀大學,卻在大三那年認識了安迪,從此墮
入情網。決定嫁給安迪時,媽媽非常反對,因為安迪只有國小的學歷,而
且身材又瘦,看起來不是很健康,可是她就是很愛安迪。在瑪莉塔的堅持
下,家人還是同意了,她笑著說,那時候是愛情至上。

當第一胎的孩子出生,竟然是連體嬰時,瑪莉塔承受了很大的壓力。

「十八歲那年,有個男孩一直追求我,他母親甚至還捧著禮物到家堥荋
親,可是我還不想結婚,對他也沒感覺。和安迪結婚後,生下她們,那位
男孩的家人就有些幸災樂禍,還說我就是不嫁給他,才會生下這種孩子。


村堛漱H也認為生下連體嬰是不吉祥的,所以流言蜚語不斷,所幸娘家和
婆家都沒有人責怪,尤其婆婆本來就很疼愛小孩,知道連體嬰要送到遙遠
的台灣分割,很緊張也很不捨得。

村堣H不諒解的情況,持續到慈濟志工出現,願意無條件幫助他們後,態
度上才有了轉變;不只是瑪莉塔,大家都認為慈濟志工的出現是奇蹟。但
家人對於要將孩子送到台灣,而且又是陌生人的手堙A還是很猶豫,瑪莉
塔卻堅定地對家人說:「我相信慈濟。」

住在兒童病房兩個多月來,瑪莉塔天天看大愛電視台,雖然她聽不懂中文
,卻能從動作中看出要表達的意思,「我想大愛台主要是想傳遞愛的訊息
。」

不只瑪莉塔愛看大愛台,瑞秋和莉亞也一樣,看得目不轉睛。倩如說,如
果故意用手遮住她們的眼睛,她們就會伸出手撥開,然後繼續「看」電視
,特別是上人的「人間菩提」,真是專注的不得了。

每個星期,瑪莉塔都會打電話回菲律賓,通常到了約定的那一天,安迪會
千里迢迢到馬尼拉某個地方等電話,陪著她去打公共電話的倩如,看到瑪
莉塔在講電話時,總是很興奮、很激動地講個不停,雖然聽不懂菲律賓語
言,但倩如能感受到她好像想把來到台灣所看到的一切,通通告訴安迪。

倩如說,瑪莉塔是個很單純的人,也很好相處,雖然外表看來柔弱,內心
卻很堅強。瑞秋和莉亞要分割當天,她心中還滿平靜的,然而當許多人出
現在她身邊給予祝福時,瑪莉塔就忍不住哭了──她說在她的生命中,從
來沒有一刻像現在一樣,有這麼多人關心、照顧與呵護……

如今,這兩個來自菲律賓的小天使已經順利分割,瑞秋首先醒來,哭了一
陣,媽媽不捨地哄著。醒來突然發現身邊的姊妹不見了,不知道瑞秋心
怎麼想?她那烏亮的眼睛看著相機的鏡頭,眼角猶掛一顆淚珠,萬分惹人
憐惜;瑞秋是否知道?從那一天,她們的命運已經完全改變了。

回到菲律賓後,首要面對的還是生活問題,瑪莉塔說:「我們從小的生活
就很苦,所以父母總是努力讓孩子讀書,希望能擺脫貧窮;我覺得教育是
唯一出路,我一定會好好培育這兩個孩子,不只要讓她們讀書,也希望她
們長大後能去幫助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