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藏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衷心感恩•精進不息
◎證嚴上人/主講 編輯部/整理
合心、和氣,社會才能寧靜和諧;
互諒、互愛,人人才能平安幸福。




有一句話說:「善門難開」;然而,慈濟發祥於台灣,三十七年來,一顆
顆善的種子卻以台灣為起點,逐漸散播到世界各地。海內外慈濟志工用心
付出、將清流注入人心,實在不簡單,也讓我非常感恩。



「藍天白雲」等同「台灣之愛」


今年八月二十五日,雅加達慈濟大愛村完工啟用,印尼總統梅嘉瓦蒂蒞臨
觀禮,看到自己的同胞能從骯髒惡臭、洪澇不斷的紅溪河畔,遷入整潔明
亮的新社區安居樂業,她對慈濟非常感恩和讚歎。

慈濟在印尼的種子於十年前開始發芽,最初由幾位台商夫人一起推動;她
們人數很少,卻很用心照顧印尼貧民,這分踏實付出的心逐漸感動了在地
華人參與,因此促成慈濟印尼分會成立。目前印尼慈濟委員不到五十人,
他們互敬互愛、合心推動四大志業,十年的耕耘成果深入人心,讓許多印
尼人對華人的印象改觀,有人看到志工一身「藍天白雲」,就會喊出「慈
濟、慈濟」。

距離台灣半個地球之遠的阿根廷也有慈濟志工,他們時常滿載豐富的物資
,歷經二、三十個小時車程,遠赴千里外的偏遠地區發放。他們長期付出
,點滴都是取之當地,卻不忘自己根在台灣;問那些受助的孩子們:「你
知道這些物資那堥荂H誰給的?」他們會說:「台灣!台灣!」

在遼闊的南非土地上,窮困人家很多,慈濟志工十年來深入當地部落關懷
,除提供生活物資,還設立職訓班教導貧民一技之長,改善他們的生活;
為了讓原住民的下一代能接受良好教育,慈濟志工除了協助建校,更從日
常生活中教導孩子們禮儀、衛生習慣。

上個月慈濟志工備妥了大批白米、毛毯,將發放給南非、史瓦濟蘭、賴索
托貧民。他們問我:「師父,是不是能派一些台灣的慈濟志工來幫忙?」
我告訴他們:「要就地取材。你們已經培養了那麼多祖魯族志工,要好好
帶領他們去做,讓他們也能感受到助人的快樂。」

這群祖魯族志工原本都是接受慈濟救助的人,環境稍微改善之後,在慈濟
志工的鼓勵下也加入了志工行列,一起關懷自己的同胞。這次他們不僅跟
著慈濟人發放白米、毛毯給貧窮同胞,還跨國到史瓦濟蘭和賴索托關心當
地的貧民,真正感受到助人的快樂!

南非原住民很可愛,他們雖然窮困,卻樂天知命;看他們拿到白米,頂在
頭上,手舞足蹈地唱歌,多麼知足啊!

海外慈濟人在僑居地推動各項志業,都是就地取材、自力更生;台灣本會
所給予的,只是愛的種子和無限的祝福,而他們卻是以「台灣慈濟」之名
展開慈善救助,讓國際知道台灣是個「愛心之島」。



「一攤血」是時代的悲劇


然而,身在台灣的人是否知道台灣是個愛心充沛、「以善為寶」的地方呢


薩爾瓦多和慈濟有很深的因緣。一九九八年十月,密契颶風重創中美洲以
及加勒比海多個國家,慈濟捐贈了六十個貨櫃的衣物援助受災國家,薩爾
瓦多就是其中之一。

薩爾瓦多總統佛洛瑞斯伉儷在二○○○年十二月八日來台灣與我見面,除
了表達對慈濟援助的謝意,也敬佩台灣人民的善良,願意發揮愛心協助災
民度過難關。

我記得他臨走時還說,將來薩國若有需要,希望慈濟還能多幫忙。怎知,
一個多月後,翌年元月十三日,薩爾瓦多發生了芮氏規模七點九強震,造
成慘重的傷亡!

薩國震後不到三天內,慈濟志工和中華搜救總隊成員就踏上了災區,展開
勘災、救援。薩爾瓦多賑災工作由美國慈濟志工承擔,他們在美國勸募,
跨國施醫施藥施糧——總共五次到災區義診、發放,提供兩萬多人一個月
糧食、為將近四千人義診,並且籌建近一千兩百戶大愛屋讓家園被毀的災
民安身。

二○○一年三月十七日,薩爾瓦多慈濟大愛屋奠基,薩國副總統、多個部
會首長都蒞臨,台灣、美國兩地慈濟志工也專程前去參與,為受災民眾祝
福。

記得就在那年四月上旬,我外出行腳的最後一站來到台北,要回花蓮的前
一天晚上,一位七十幾歲的老人家來到慈濟台北分會,說要見我。

老菩薩叫李滿妹,一見到我就很歡喜地說:「師父,您還認得我嗎?三十
幾年前,您在問地上怎麼會有一攤血,回答您的就是我啦!」

我已經不認得她。老實說,如果問我:三十多年前那天天氣如何?到底是
幾點幾分看到那攤血?告訴我的婦人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那天穿什麼衣服
?我都沒有印象;我唯一記得的是,我看到地上一攤血,那鮮紅的血至今
仍然深深印在我的腦海堙C

四月,前往薩爾瓦多參與大愛屋奠基的慈濟志工回台,正逢慈濟三十五周
年慶將屆,於是慈濟籌辦一場「以善為寶」的記者會,希望將包括薩爾瓦
多在內,慈濟十年來在國際間從事的人道關懷成果完整呈現,讓台灣民眾
與全世界都知道:「台灣無以為寶,以善、以愛為寶」,並且鼓勵社會大
眾以「合心、和氣、互愛、協力」跳脫紛擾,用心建設平安祥和的台灣。

二○○一年四月十六日在台北分會舉行的慈濟三十五周年慶「以善為寶」
記者會上,剛從薩爾瓦多回來的志工報告地震災情以及慈濟援助的過程;
慈濟基金會王副總執行長也報告慈濟三十五年來,在世界三十多個國家建
立了一百三十多個聯絡點,慈善工作已經跨全球五大洲;慈濟史也是台灣
歷史的一部分,期待大家將感動化為行動,讓愛的互動變成善的循環,台
灣才會變成人間的淨土。

李滿妹老菩薩當時也在現場,記者訪問她「一攤血」的因緣時,亦問及她
平時都在那堿搵f?她無意間說出老醫師的姓。第二天媒體報導出來,老
醫師的兒女看到了,認為父親的名譽受損,因此控告李滿妹老菩薩和我。

當時怎麼會料到,這樣一位純樸善良、心臟又不好的老人家,只因為說出
這段回憶,就因此和我一起被告,兩年多來官司纏身、奔波法庭呢?

對我而言,「一攤血」是一個時代的悲劇、一個時代的陋習,不能僅由一
個人承擔,所以三十多年來在慈濟的文獻中,從不曾出現過老醫師的姓名
或診所名稱。

還記得早在民國八十四年三月,有天我到慈濟醫院去探望住院病患;經過
一間病房門口,志工顏惠美告訴我,堶惘釵麈f患余先生想看我。

我走進去,那位患者坐在床上,一見到我就說:「哇!法師,將近三十年
了,你都沒變!」

我說:「你認識我快三十年了?我們在那堥ㄜ悸滿H」

「記得嗎?你那時候在醫院看到一攤血,你在問人家,當時我正好在那
。」他說,那年他住院開刀,手術後幾天,醫師叫他下床走動,他在散步
時,正巧看到那位原住民婦女被人扛來,因為沒錢,又被扛走……

委員慈承聽到這件事,訪問了余先生。他說:「我也看到這攤血,也看到
那位原住民婦女,也看到法師。只是沒想到,當年的這一幕會讓法師創造
一個慈濟世界。」這篇「一攤血的見證」文章,刊登在民國八十四年五月
出版的《慈濟》月刊上。儘管知道醫院的名字,但為了保護當事人,文章
中完全沒有提到是那一家醫院、那一位醫師。



互愛互諒,合心和氣


後來這位老醫師中風,到慈濟醫院住院治療;要從東部遷回西部老家時,
還專程到精舍和我見面並且捐款。我也很感謝老醫師,因為他留學日本,
卻願意留在東部小鎮行醫,照顧鄉親健康,這分精神讓我很敬佩。這就是
我們兩位老人之間的情誼。

我能夠體諒老醫師子女提出告訴的初衷,是為了維護父親名譽。

兩年多來因為這場官司,整個事件的相關人事一直浮現,讓我很「不忍、
不捨」——對重病的老醫師、無心說出卻也被告的李滿妹老菩薩,以及當
初抬「理性」(漢名:陳秋吟)的鄰居陳文謙,當年的壯漢如今已垂垂老
矣,每次談到這段過去都還是忍不住流淚……

今年八月二十三日,陳水扁總統陪同薩爾瓦多總統前來花蓮,感謝慈濟對
於薩國震災後的援助。那天剛好是民事一審宣判的隔天,各大媒體都在報
導「一攤血」民事初審判決,新聞每隔一段時間就重複播出;反而是兩位
總統來花蓮之事幾乎都沒有報導,讓我很難過:台灣愛心輸出到薩爾瓦多
,薩國總統兩次專程來慈濟表達感謝,這是台灣的榮耀,應該是值得報導
的,讓更多人知道台灣「以善為寶」啊!

我認為,人心需要平靜,社會需要祥和,社會資源要用在造福大眾身上;
因此,我願意接受判決結果,放棄上訴。

社會的亂象就是因為不和氣,你爭我奪,每一個人都要爭個是非對錯;有
緣生在同一時空,應該珍惜這難得的因緣,互愛互諒。

我要向所有關心我的人致歉!這段時間大家都為我操心,我知道這項決定
可能違背大家的心意,但我期待我們的社會能相互諒解、和諧相處,人與
人之間發揮愛的關懷;如果世界上每一個國家、每一個社會、每一個家庭
,都能合心、和氣、互愛、協力,我想天災人禍就會減少,人生也沒有度
不過的難關。

我常說日日感恩、時時感恩,此刻還是一樣,我要對所有人說感恩!也要
感恩老醫師的子女,願意寬宏大量讓這件事落幕。

事情已經過去了,慈濟要做的事情還很多,期待人人共同一心,更加精進
,共同為普天下苦難的人拔苦予樂。


(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