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藏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證嚴上人對「一攤血」民事一審判決
放棄上訴聲明
針對「一攤血」官司民事訴訟,
花蓮地方法院一審判決證嚴上人必須賠償一百零一萬元一事,
上人於九月十七日發表公開聲明,決定不提出上訴,
並期盼悲痛的歷史,不要再重演。




證嚴於民國五十五年在某診所探訪病人,見到診所地上有一攤血,經人告
知係一原住民難產婦女因無力繳納八千元保證金抬離診所時,所留下之血
跡。證嚴當時對此一人間悲劇深感悲痛,遂萌成立慈善組織,為貧苦世人
服務之志。

兩年前(民國九十年),目睹前述悲劇並告知證嚴之李滿妹女士,被某媒
體詢問而無意中說出老醫師的姓氏。老醫師子女予以反駁,指稱該一攤血
故事是屬虛構,故對證嚴及李滿妹女士提出告訴。

日前花蓮地方法院作出判決,認定一攤血是事實,這一攤血是原住民婦女
陳秋吟被送至老醫師的診所而留下來,是個事實;李滿妹女士所述病患須
繳八千元一事,也是事實;而陳秋吟因為八千元繳不起而被抬回去也是事
實。唯法院認為該八千元是否為保證金,因性質不明,判決被告應付原告
一百零一萬元。以示對原告有所補償。



七點聲明


證嚴對此事發表以下幾點看法:

第一、老醫師子女,為維護父親而提出告訴,證嚴深能諒解。

第二、李滿妹女士對媒體敘述此一事件,係針對人間悲劇而善盡對社會告
知之責任,亦應嘉許。

第三、三十七年來,證嚴無論在著作或演講中,轉述一攤血故事時,從未
提及那一家診所,也未提及老醫師之姓氏,自無妨害他人名譽之實,更無
中傷他人之意;且在一攤血故事之後,老醫師獲頒「醫療奉獻獎」,足證
該故事純係對事不對人,無損老醫師名譽之事實,或有對老醫師產生不名
譽之聯想。

第四、李滿妹女士在獲知判決後,曾於八月二十四日召開記者會,堅稱她
在向證嚴轉述此事時,就說是因八千元「保證金」而離去。對證嚴而言,
該款項究竟是什麼名目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原住民婦女陳秋吟確因無法
繳納一筆款項而抬離診所並導致死亡,這才是此一事件的核心問題,也是
證嚴聽聞這一悲劇後立志從事慈善工作,幫助世人的主要原因之一。

第五、在老醫師子女提出告訴之前與之後,證嚴曾多次誠懇尋求和解之道
,期能避免老醫師及李滿妹女士受到傷害,但老醫師子女堅稱該一攤血故
事為子虛烏有,係證嚴虛構捏造,要求證嚴否定事實,改寫歷史,並登報
道歉。證嚴認為:歷史可以被諒解,但不能被曲解;事實可以受委屈,但
不能被扭曲。四十年前原住民生活與醫療的困頓與無助,血淚斑斑,這是
時代的悲劇,也是整個社會的悲哀,其責任雖不能由任何一個人或一群人
承擔,但歷史是一面鏡子,史實仍然清晰可鑑,只要不再讓歷史重演,只
要原住民與弱勢族群的無助與無奈,能受應有的重視與照顧,證嚴夫復何
求?

第六、雖然涵蓋社會各階層的許多人士,均力勸證嚴提起上訴,但基於以
上考慮,再加上證嚴平日一向呼籲世人要「慈悲喜捨」,教育弟子要「柔
和忍辱」,要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工作,同時證嚴認為個人的小是小
非事小,浪費社會的資源事大,何況社會需要祥和,人心需要平靜,因此
,證嚴決定不再上訴,以免對老醫師子女造成壓力,對善盡言責之李滿妹
女士增加困擾。證嚴同時希望社會大眾了解本案的實質意義,以免將此事
降為醫院收費名目之爭,而模糊整個事實的真相與慈濟人對關懷照顧貧窮
病患之一貫心志。

第七、對於海內外無數關懷一攤血案情的人,證嚴在此特別表示謝意,由
於諸位的關心,喚起我們的社會對三、四十年前原住民與弱勢族群無助與
無奈的醫療血淚史,有較多的正視與反省;對挺身而出,力勸證嚴應該提
起上訴的各界人士,證嚴也要特別表示歉意!諸位大德的隆情仗義,證嚴
銘感於心。雖然證嚴不提上訴之決定,有負大家的厚意,但事實勝於雄辯
,真相已然大白,祈請大家能夠體諒證嚴的區區用心。

證嚴復願利用此一機會,再度向社會大眾表達萬分的感謝!由於您的支持
,慈濟功德會才能建立起慈善、醫療、教育、文化四項志業,為社會做出
更多的服務與貢獻。三十七年來,坎坷難行的慈濟道路,一路走來,飽嘗
辛酸,多少的困頓與挫折、多少的污蔑與攻訐,都在許多人的鼓勵加油聲
中,煎熬忍辱度過。儘管證嚴對此次判決有諸多的不解,但將尊重法官的
判決。

面臨一百零一萬的賠償金,不由要向靜思精舍常住弟子們,致上無限的歉
意!三十七年前目睹一攤血,常住眾雖僅有六人,但人人願意與證嚴一起
多做一雙嬰兒鞋,每日賺取二十四元,希望一年籌湊八千餘元救助類似貧
病者,之後三十七年如一日,一起呵護慈濟志業,竟日勞勞碌碌,從年輕
以竟兩鬢已霜腰已折,無怨無悔無所求,如今又為一攤血,需每日多勞半
小時,或做蠟燭,或以其他營生微薄之資,籌湊繳納賠償金一百零一萬元
,除了慚愧、道歉與感恩常住弟子們的發心,證嚴又有何言面對常住眾?
又有何能對常住眾做任何回饋?

不管未來的道路有多麼艱辛難走,也不論將來還有多少的風風雨雨等在前
頭,證嚴仍然會一本初衷,與全球慈濟人,在濟貧教富的菩薩道上僕僕前
進,全力以赴,永不退轉。


中華民國九十二年九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