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印度裔「華人之子」
◎邱淑絹
熊德龍,印度裔,從小被華人家庭收養,自認是華人後代。
擁有印尼及美國兩地《國際日報》,
一九九四年初接觸慈濟,
即免費提供報紙版面刊登美國慈濟訊息;
二○○二年捐款贊助雅加達大愛村建設,是深入慈濟的開始,
藉媒體傳播慈濟慈善事跡,帶動人們互助。




熊德龍,有著高大的體形、輪廓分明的五
官;圓凸的雙眼,透露著炯然的神氣;飛
斥於兩鬢的虯髯白鬚,說明他並非東方血
統,而是百分之百的印度裔。

五十七年前,出生在印尼的熊德龍還是個
一歲小嬰兒時,即被善心的華人熊如淡夫
婦收養,因此擁有了中國的姓氏,浸染在

中華文化的氛圍中。

「小時候家堥S電風扇,父母常一邊搖著扇子,一邊講古老的英雄故事,
除灌輸我儒家思想,還教我許多做人的道理。」熊德龍說。而掛於口中的
「我敬人一尺,人家敬我一丈」,也一直是他終身奉為圭臬的做人之道。

受華文教育的熊德龍,十六歲讀初中二年級時,見家
婺g濟不好,毅然放棄學業,瞞著父母到外面工作。

父母發現後,雖責怪他太衝動,卻能體諒年輕的他一
片扶助家境的孝心;他也因此更添對父母的感恩之情


「父親原本在中國從事教職,後來到印尼改以賣麵維
生。小時候家境雖然很不好,但父親寫得一手好文章
,經常為鄰居朋友們代筆;母親手藝好,也常免費幫
鄰居做唐裝,誰家有事需要人手,她就會去義務幫忙

。」

父母的熱心助人,在熊德龍十八歲那年,得到實質的回饋。「那時我剛出
來社會做事,開工廠需要資金,母親為我起了個會,她坐三輪車一家一家
去招,竟然沒有人說不願意的。」熊德龍表示:「當時我深刻體會到什麼
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



免費刊登慈濟訊息,
為華人善行作記錄



一九八四年,熊德龍隨著事業發展、兒女長大成人,而將生活重心轉移至
美國。在美國時,他深覺要為中華民族做點事,以回報父母養育之恩。於
是他到中國以父母名義辦了學校、建了醫院,修橋、鋪路,大大小小共做
了三百多項慈善工作。他的生活,也因此遊走於印尼、美國及中國三地。

有次機緣,對傳播有興趣的熊德龍從一位朋友的父母手中買下美國《國際
日報》,隨後並在美國、印尼兩地發行。

一九九四年,熊德龍曾和慈濟美國分會合作,每星期免費刊登活動訊息。
當時他對慈濟的了解,也僅限於報紙上的活動報導。直到二○○二年黃奕
聰和郭再源為籌募建造大愛村的款項,發起了募款活動,熊德龍數次參與
愛心晚宴,不僅捐錢,也以實際行動表達助人的心意。

熊德龍分享起當時的心情:「郭再源的一句話觸動了我的心,他說,我們
這一代如果不做,那麼華人代代都要活在暴動的陰影下。如果我們今天開
始回饋,那麼十年、二十年後,下一代的印尼人就不會再對我們丟石頭了
。我聽了很感動,也覺得很對。」

一九九八年五月的暴動,對華人而言是個深切的痛。沒有華人血統,但受
華人收養的熊德龍,面對這不堪的歷史,也有著深切的感受。他於是生起
了運用自身媒體為慈濟慈善工作留下足跡的念頭。

對於慈濟在印尼的相關活動,舉凡義診、大米發放及大愛村的進展,熊德
龍均予以相當關注和即時的報導。他充滿希望說:「國際日報在印尼四十
三個城市發行,每天發行三萬多份,相信可以引起很大的回響。」

此外,《國際日報》頭版處更刊登了證嚴上人的「靜思語」。熊德龍開心
地說:「剛開始刊登時,有些讀者會有意見,畢竟印尼人多數信仰伊斯蘭
教;但有一回報社有三天沒有刊登『靜思語』,竟接到讀者詢問的電話,
可見有些讀者已經養成閱讀習慣了。」



踏實付出,
享受助人之樂



對於各項活動的付出,熊德龍謙稱自己的力量有限,能做的僅是小部分,
他開玩笑道:「其他企業家投入大愛村的建造,算是畫了個好菕A而我只
能算是為它畫了眉、擦了口紅罷了。」

「做,就對了!」這分來自證嚴上人的理念,讓熊德龍對於大愛村堛漕
務,事必躬親。見學校缺少花木,他轉頭就出去買花木;見大愛村需要垃
圾筒,他隨即就去買垃圾筒。這些小事務,熊德龍見了就去做,因為他覺
得:「大愛村就像我自己的家一樣,我相信每個人對自己家堛獄搨n,都
會去留意和去做的。」

「有次在買垃圾筒的當兒,老闆看我穿藍天白雲,表
明不想賺慈濟的錢,而主動以成本價賣給我。」熊德
龍認為,這就是傳播的效益。「慈濟近幾年在印尼做
了許多好事,將它介紹出來,最起碼可讓當地居民覺
得華人是友好的。」

五十七歲的熊德龍,略有心臟方面的問題,十年前就
把事業慢慢交給下一代,他表示,早上起床若穿起藍
天白雲的衣服,精神就會特別好:「人生有三大樂趣
──知足常樂、天倫之樂、助人為樂;知足常樂和天
倫之樂我都已充足,唯有助人為樂還要繼續努力。」

有了方向目標之際,熊德龍無時無刻不將「感恩」掛在嘴上,他說:「當
初榮年邀我參加募款晚會,我原本工作很忙沒計畫要去,若不是他們耐心
地打了好幾通電話,我可能就錯失深入慈濟的因緣了。」

熊德龍談到加入慈濟的企業家們,許多以前就認識,但僅限於商場上的交
往,沒生意就很少聯繫;而今同在慈濟,熊德龍深感多了好朋友,「因為
大家都在做好事,一下子就變成了知己,這跟過去是很不同的。」

如今,熊德龍隨身準備了個包包,媕Y有西裝、領帶和藍天白雲,隨時因
應有任何活動馬上就可參與。他說:「人生過程中,有機會多做一些事,
我心媟P到非常踏實。」

血統也許會分畫出種族的不同,但只要摒除心中那道無形的鴻溝,那麼不
同種族不必然會成為人與人之間的界限。在熊德龍身上,充分地印證了這
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