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引航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剪不斷的愛
◎盧春安/口述 徐錫滿/撰文
父親、大陸媽媽、老師,都跟阿珠沒有血緣關係,
卻是阿珠最親愛的三個人,
即使,與父親天人永別,與大陸媽媽兩岸相隔,
與老師不再課堂相見;
但這分離捨的情誼,將永遠陪伴著阿珠……




升上三年級、換新班級的第一天,阿珠就沒有來上課。打電話去家堸搳A
阿珠的乾媽說:「她爸爸帶她去大陸了,想替她找個新媽媽……」

原來,阿珠的媽媽在一年多前就過世了。



「老師要來我家!」


學期第一次班親會,阿珠七十八歲的爸爸並沒有來參加。

「阿珠,下星期四放學後,妳等老師一下,我跟妳回去拜訪妳爸爸。」

星期一,阿珠便迫不及待地問:「老師,您星期四要來我家喔?」

星期二問,星期三也問,星期四放學時,天空飄起了毛毛細雨,本想取消
家庭訪問,但看到阿珠期待的眼神,便騎著腳踏車載她一起回家。

「阿珠,妳家到底怎麼走啊?」這一路彎彎拐拐地,我不禁問道。

「打直兒走,再拐個彎就到了!」阿珠學著外省腔調說著。

「我爸爸都是這麼講的,他有點老喔!講話很奇怪,也很好笑呢!但是我
不能笑他,因為老師寫的『靜思語』有說:『對年長者要恭敬,對年少的
人要禮讓。』」

我暗暗吃了一驚,從過去記錄中顯示,阿珠的學習成就向來不好,此刻竟
能將「靜思語」背誦如流。

才走近阿珠家,遠遠就看到阿珠的爸爸在庭前等候,原來爸爸每天都會在
門口等阿珠放學回來。

阿珠家雖是老舊低矮的房舍,但窗明几淨,「聽說老師要來,阿珠還去抹
地板哩!」從來沒有老師到過她家,阿珠顯得特別高興。言談中,我發現
阿珠的父親吃好多的藥,有白內障的、有腳痛的……健康狀況明顯不佳;
阿珠則始終坐在一旁傻笑。

「她什麼都不會,就光只會笑而已……」爸爸取笑地說。

「老師不是說:『皺眉是一種表情,微笑也是一種表情,微笑比皺眉好看
』嗎?」

聽阿珠這麼說,我又驚又喜,開學才短短幾個星期,黑板上的「靜思語」
,她不只能背,還能用出來。

「聽說您要替阿珠找位大陸媽媽……」我試探著問。

「我們已經登記好了呢……」阿珠爸爸高興地說著,隨即拿出結婚登記資
料。大陸媽媽已經四十多歲,還有兩個孩子,要到十月底才會來台。



「感謝」要常掛嘴邊


爸爸年紀大了,又沒有媽媽的照顧、教導,阿珠的個人衛生與衣著上常常
邋遢了些,因此在班上並不討同學喜愛。在大陸媽媽還沒來台前,我買了
一些新的內衣褲給她,並請班上的愛心媽媽教她自我梳理。

大陸媽媽來了以後,為了讓她們能有好的互動,我提醒阿珠要時時將感恩
掛在嘴上。

「謝謝媽媽替爸爸打掃家堙K…」阿珠的體貼話語,果然打動了大陸媽媽
的心,她開始關心阿珠,也替阿珠看功課,阿珠寫字明顯較以前進步多了


母親節時,阿珠在做給大陸媽媽的卡片媦g著:


「親愛的媽媽:

母親節快樂!謝謝您照顧我和爸爸。

這幾個月,是我最快樂的日子,您替爸爸分擔家事,我很感激您。有一次
我發高燒,您急忙送我去醫院,那時還下著雨,您卻騎著腳踏車頂著雨送
我到醫院。

媽媽謝謝您,也感恩您,媽媽我愛您!祝

身體健康 

女兒阿珠敬上」



半年後,大陸媽媽依規定得返回大陸,得知消息,我教阿珠要常打電話問
候媽媽。

「媽媽說電話費很貴,不要常常打。」阿珠說。

不久,我又問:「妳還有沒有打電話給媽媽?」

「我們沒有打過去,媽媽反而每天都會打回來呢!」

升上四年級時,阿珠在給大陸媽媽的卡片上寫著:


「親愛的媽媽:

謝謝您每天煮這麼豐富的菜。

您要工作,要替老家的孩子繳學費,又要照顧我和爸爸,真辛苦!

您的養育之恩,我一定會報答。祝

健康快樂 

女兒阿珠敬上」




守著破舊大門的老父


轉眼阿珠五年級了,爸爸摔了一跤住院十一天,這十一天對阿珠來說卻是
轉變的開始。

阿珠的媽媽幾乎都在醫院照顧爸爸,只在早上六點趕回家叫阿珠起床上學
;放了學家中空無一人,阿珠開始往外跑。等到父親病癒回家,才發現問
題嚴重。

「盧老師,我一直等妳來呢!」新學期做家庭訪問時,媽媽說:「阿珠有
時功課還沒有寫,就往外跑!」爸爸坐在輪椅上守著門不讓她出去,但只
要一不注意,阿珠一溜煙就跑走了。

阿珠過去都會在家守著年邁的爸爸,這一次卻丟下又老又病的父親在家,
「關心這個孩子兩年的時間,卻抵不過短短十一天的誘惑……」我在心
吶喊著,足見環境對成長中的孩子影響巨大。

山東籍的媽媽個頭雖大,卻有一顆溫柔的心,更視阿珠如己出。「如果爸
爸可以活久一點,再過十年,妳就二十歲了,那爸爸走了,我回去大陸也
沒關係,妳要跟我去大陸或留在台灣我都可以放心;但爸爸如果現在就這
樣走了,我也沒辦法留在台灣,那妳一個人要怎麼辦呢?」媽媽感慨地向
阿珠說。

「妳希望爸爸長命百歲嗎?」在學校,一有機會我就提醒阿珠。

「想……」阿珠怯怯地回答。

「不要讓爸爸操心煩心,爸爸才能長命百歲……」

深愛著父親的阿珠,在大家的勸慰下不再往外面跑了,而老父也不必再時
時刻刻守著那扇破舊的大門……

在學校堙A阿珠的成績並不好,為了發掘她的長處,三年級時我便鼓勵她
參加說故事比賽;雖然她都沒有得名,但還是請她在課堂講故事給同學聽
,增加她的信心。

每學期都參加說故事比賽的阿珠,終於在五年級上學期獲得第三名,下學
期更獲得第二名,寫起作文也變得頭頭是道。

從一個衛生習慣不好、學習成績差、沒有自信的內向孩子,到可以常常聽
到她爽朗的笑聲,阿珠的成長是看得見的。



發現身世祕密


「老師,妳可以下班後在學校等我嗎?我有話要跟妳說。」六年級學期剛
開始不久,大陸媽媽便來電表示,希望可以私下談談阿珠的近況。

「阿珠最近迷上網咖,也變得不誠實了……」原來媽媽請她買個青椒,一
斤四十五塊的青椒,她卻向媽媽說一個要四十五元,剩下的錢都花在網咖
上。

阿珠故態復萌,放學回家也不願再陪伴多病的父親,對父母的態度明顯疏
離;看到被放在桌上的戶籍謄本,大陸媽媽心埵酗F底,她猜想,孩子一
定知道了什麼。

原來大陸媽媽為了辦理兩岸往返的手續,將戶籍謄本放在抽屜,阿珠無意
中看見,才發現謄本記錄著自己的身世──原來自己深愛的爸爸,竟也不
是親生父親。這個意外的打擊讓阿珠心情紛亂,忍不住又開始往外面跑…


父親原本沒有刻意要隱瞞阿珠,只是覺得她還小,暫時沒向她提起;然而
阿珠看到後,故意把戶籍謄本往桌上一放,大剌剌地告訴父母:她已經知
道了一切。

在班上,阿珠爽朗的笑聲明顯少了,我旁敲側擊地問,她也不願意正面回
答。

「星期天妳不在家,去了那兒呢?」

「去網咖……」經過多次詢問,阿珠終於肯承認了,然而過去很聽老師話
的阿珠,如今一句也聽不進去,仍舊沈迷在網路的世界中。

阿珠的情況愈來愈嚴重,我不得不利用空閒時間,牽著她往校園散步談心


「妳是不是發現自己不是爸爸親生的,心媊控o不舒服?」阿珠不語卻點
了點頭。

「妳爸爸真的很偉大,妳不是他親生的,他卻願意這樣來照顧妳,把妳養
大……」我把一篇文章「情深如己出」(編按:《慈濟》月刊三百九十四
期)描寫養女與養父之間的感人故事和阿珠分享,聽完後她似乎陷入了沈
思。



整個寒假流連網咖


某日課堂上阿珠肚子痛,我打電話給她的爸爸,請家人來接阿珠回去,但
他表示,大陸媽媽去打工了,他自己無法行走。我才知道阿珠的爸爸中風
了。

阿珠的爸爸想在自己有生之年替阿珠做最好的安排,包括找一個可以照顧
她的媽媽;然而六年級上學期結束前,阿珠的爸爸二度中風,住進了醫院
。「妳回去家堻酊珠,我怕她一個人在家會怕……」阿珠的爸爸即使病
重,心堻怍韙艉ㄓU的還是阿珠,要太太回家照顧阿珠。

寒假來臨前,阿珠的媽媽在大陸的女兒車禍,她得返回大陸探望,希望阿
珠能到我這埵瞴C但在休業式當天早上,阿珠卻來電說:「爸爸今天可能
要開刀,我不能去上學了……」

我留了手機給阿珠,但那一天阿珠始終沒有回電。學校事情告一段落後,
我趕往醫院,只見阿珠的父親意識不清半昏迷在病床上,隔壁床的看護說
:「孩子與媽媽昨天有來,但今天都還沒有看到人……」我趕到阿珠家,
找不到人,連打了幾天電話還是聯絡不上,便請班上愛心媽媽代為協尋。

整個寒假過去了,開學前一天晚上終於聯絡上阿珠,「妳到底去那兒,一
直找不到妳呢!明天會來學校嗎?」

「會。」

「媽媽那時候回大陸的?」

「不知道哎……」

「那妳怎麼吃飯……」

「媽媽有留錢給我。」

與阿珠約好開學當天去安養中心看爸爸,但阿珠爽約了,隔天也沒來上課
。放學後趕去阿珠家,從鄰居口中得知安養中心的地址,去到那兒,只見
阿珠的爸爸癱瘓在床,插著鼻胃管,精神總算恢復了些,但始終沒有見到
阿珠出現。

返家途中,走進一家網咖碰運氣,發現阿珠竟在堶情C「來!回家吧!」
顧及孩子的自尊,我沒有任何責備,只是帶著她回家;回家後,我請她帶
著換洗衣服與書包去同學家中暫住。



看爸爸嚥下最後一口氣


「老師,我覺得很驚訝呢!為什麼您在網咖找到我都沒有打我,如果您打
我,我或許就會改過了……」

「如果我不打妳,妳就不改嗎?」

「不……我會改的……」阿珠急忙說道。

在網咖遊戲了一個寒假的阿珠,由於作息、飲食不正常,看來瘦弱許多,
在同學家住了一天,我便把阿珠接回家住,也打電話給大陸的媽媽與阿珠
爸爸的舊識張伯伯,讓他們放心。

每天放學,我教阿珠直接前往安養中心看父親,再返回學校與我一同回家
,假日有慈濟活動,我也帶阿珠一同參與,阿珠的生活作息漸趨穩定。

「原來老師這麼忙啊!」阿珠從安養中心回來後,常常還要等我處理完學
校的工作;週末志工活動結束,阿珠、我與先生便去看阿珠的爸爸。「盧
老師,妳對阿珠很好,希望阿珠以後長大也可以當老師……」那天,阿珠
的爸爸精神抖擻地說。

「天上的明月光啊,照在那……」阿珠的爸爸似乎很高興,在先生的胡琴
伴奏下還獻唱了幾首老歌呢!

阿珠在一旁幫爸爸按摩,自爸爸住院後,父女倆難得有這麼快樂的時光。

「老師,您叫我要多幫爸爸按摩,我才幫爸爸輕輕地按,爸爸就說好痛喔
!」

我教阿珠天天都要去陪爸爸,但爸爸的身體狀況仍是愈來愈差;「爸爸今
天聲音沙啞了」、「爸爸今天嘴巴歪掉了」……阿珠一天天發現父親身體
的變化,心情也一天比一天低沉。

從爸爸不會說話、嘴巴歪掉到昏迷,阿珠都陪在父親身旁,八天後,阿珠
的爸爸走了。

阿珠用筆寫下她的心願:

「神啊!請給我爸爸多一點快樂,好讓我能安心,如果爸爸在天上能快樂
,不要像以前一樣全身病痛,也讓我的心能平靜一些!

爸爸從小就給我很多快樂,但我卻沒有給他太多的快樂,而且爸爸的養育
之恩我都還沒有報答,爸爸就去了遙遠的天國,他是我們家的精神支柱,
也是我們家的大樹,為我遮風蔽雨,但現在他卻離開了我……」



「我今後成了孤兒」


阿珠的爸爸往生後,由老友張伯伯處理了後事,一位慈濟志工也是班上孩
子的家長,適時伸出援手,幫阿珠繳交學費。由於大陸媽媽還沒有拿到永
久居留證,只能以奔喪名義停留三個月,之後就必須返回大陸,往後再也
無法來台灣和阿珠相聚。

返回前,媽媽還是得繼續忙著醫院的清潔工作,由於工作時間很長,回到
家已累得早早就寢,一天下來與阿珠相處的時間實在很短。我教阿珠要對
媽媽多多體諒,並把握最後的相處時光。

「昨天我回來,阿珠一下子就撲上來說:『媽媽,我好想您喔!』且幫著
我提東西。」

但阿珠一個人在家實在無聊,星期六日又跑到網咖流連,一時把持不住,
三兩天都不來上課。

「我跟她說了不知多少的好話,要是我大陸的女兒,我可以打她罵她,但
是……」媽媽苦口婆心,阿珠依然故我。

阿珠的媽媽得在離台前找人做阿珠的監護人,她在鄰居好友中找尋,始終
沒有著落,「不行呢!他們都說,阿珠不愛讀書就讓她去做事,有一個開
茶室的鄰居,還叫阿珠以後就去他們那堣W班呢!」媽媽著急地說:「我
跟她住快四年了,也是有感情的,我不能這樣就丟下她……」即使與阿珠
沒有血緣關係,即使阿珠翹課、說謊的行徑氣得媽媽一度想一走了之,但
媽媽始終捨不得阿珠一個人……

「她不讀書,以後要怎麼辦?」媽媽難過地流下了淚。

為了不讓阿珠翹課,媽媽請八十四歲的張伯伯或同學帶她到學校上課。

與同學言談中,阿珠淡淡地說:「今後,我就是孤兒了……」阿珠心中壓
抑的難過,似乎超出大家的想像。

在大陸媽媽、阿珠與社會局聯繫協調後,阿珠的未來將會在育幼院度過。



隔著窗,看見媽媽的淚


畢業典禮時,我坐在台上師長席,看到還沒找到適合安置地方的阿珠,眼
淚忍不住掉了下來。

典禮完畢,我對學生做最後的叮嚀,特別提醒大家以後遇到阿珠別忘了多
給予關懷。

送學生到校門口時,大家都哭成一團,阿珠也哭得像淚人兒。

大陸媽媽因為居留期限將屆,阿珠的監護人手續尚未辦妥,所以社會局於
媽媽回大陸的前一天,接阿珠至某一機構暫時安置,待阿珠的監護人手續
辦妥,才能送她至孤兒院。

社會局的人要接阿珠的當天下午,我與班上小朋友及學生家長一起到阿珠
家。大陸媽媽說:「阿珠昨晚一夜都沒睡,四點就把我叫醒,要我陪她到
處走走,我們兩人各騎一部腳踏車,邊騎邊講話,她說我是她一輩子的媽
媽,她最不放心的是我;中午我要帶她去吃她平常最愛的漢堡,她卻說吃
不下……」

說著說著,阿珠的媽媽眼淚滴滴落下來,我也忍不住陪著流下眼淚。但阿
珠卻在門口和同學玩「男生女生配」的猜拳遊戲,笑得很大聲,絲毫看不
出離情。

接阿珠的車子來了,我們想開一部車陪阿珠去,但社工人員說:「目前暫
時性安置機構較隱密,等確定送長期安置孤兒院所時,會讓你們聚聚的。
」我們只好幫忙將行李搬上車,讓阿珠獨自坐上專車。

上了車,媽媽淚如雨下地直在窗邊提醒著,我也叮嚀阿珠:「要懷著感恩
心去,長大後要抱著報恩心服務人群、報答社會。」看著車子走遠後,我
與阿珠的媽媽忍不住相擁而泣,久久不能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