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水思源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媽媽的幸福方程式
◎潘淑菁
媽媽辛苦一輩子,依然保持勤儉的美德,
身為子女的總希望她能淺嘗一點奢侈享受;
然而,在媽媽的幸福方程式堞w─知足就是快樂。




「幫……我……念阿彌陀佛。」媽媽在陷入昏迷前,吃力地喘著氣說。

我們五個女兒圍繞在她身邊輪流呼喊著:「媽媽,加油喔!我要陪您和爸
爸到新店慈濟醫院做志工……您還要教導我好多不懂的事……」

「媽媽,您不要怕,一切病痛都交給佛菩薩……」

「媽媽,我愛您,我好愛您……」

「媽媽,對不起,這些年來我一直忙於工作,陪您的時間總是那麼少……
媽,對不起……」
媽媽因糖尿病引起心臟衰竭,再一次住進
了醫院,我們全家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掙扎
。原以為三年前外婆病逝的傷痛可以忘掉
,往事卻又一幕幕浮現眼前……儘管再怎
麼不甘心、不放手,似乎也抵抗不了早已
安排好的命運。

媽媽在親人的呼喚下被搶救回來,雖然全

身插滿管子,但意識是清楚的。在加護病房堙A家屬每天只能短暫探訪,
於是我做了一串鈴鐺掛在媽媽床邊,告訴她:「如果您不舒服,就用力搖
一下鈴鐺,護士小姐會聽見的。」媽媽默默地點著頭。


半醒半睡間,時而感覺到媽媽溫柔的手輕輕撫摸我的臉,
我捨不得真睡,那一夜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時刻。



九天後,媽媽轉入普通病房,我們終於可以二十四小時輪流陪伴她,那兩
星期的相守好幸福、好甜蜜……

媽媽靜靜地聽著證嚴上人的「佛說父母恩重難報經」錄音帶,聽著聽著,
不時低頭擦拭著兩頰的淚水,手中的念珠也默默滾動著;對於前來看診的
醫護人員,她總是誠心地說「感恩」,醫師、護士也暱稱媽媽為「慈濟奶
奶」。

夜堙A媽媽心絞痛卻不忍喚醒我,而我就像定了時的鬧鐘,總會自動醒來
。媽媽抱歉地對爸爸和我說:「心頭悶悶,不舒服……歹勢,吵醒你們…
…」

好幾次,我的情緒開始牽著理智走,「愛生忌死」地不敢去面對一切。

開刀當天凌晨兩點,媽媽不安地喘著說:「我怕過不了開刀的關卡……我
想回家。」我安慰她:「媽,您要放心,觀世音菩薩會握著醫師的手來執
刀,一切都交給菩薩。」就這樣,媽媽坐在沙發,頭靠著我的肩膀,輕聲
念著阿彌陀佛,這一夜是我們母女倆第一次如此親密地相依相偎。

我半醒半睡,時而感覺到媽媽溫柔的手輕輕撫摸我的臉,我捨不得真睡,
因為那一夜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時刻。

張開眼睛,看著念佛計的數字──三千九百八十八,我笑笑地說:「媽媽
,您好棒喔,您念了將近四千句的佛號。」這時我才驚覺天已亮了,媽媽
一整夜沒睡,還幫我蓋上了被子。

六點左右,護士先進來打了一針,不久媽媽突然兩眼翻白,氣喘地喊著爸
爸的名字,我連爬帶跑地向護理站大喊:「醫師救命,醫師救命……」

十幾位醫護人員飛奔到病房急救,爸爸哭著哭著就昏了過去……我看著病
床旁孤零零的鈴鐺、從媽媽手中掉落的念佛計,淚水模糊了視線,手中的
佛珠愈撥愈快……

終於,媽媽再度被搶救了回來,但也從此陷入昏迷之中。


為了房屋加蓋所需的磚塊,媽媽率領全家去幫別人拆房子。
所以家中的每一塊磚,都是家人心心相印凝聚而成。



外婆十八歲即守活寡,獨立扶養相依為命的媽媽。媽媽非常孝順外婆,到
市場買東西總說:「這是我阿母喜歡吃的、這是我阿母喜歡穿的……」賣
菜的小販總笑說:「老闆娘,您好孝順啊!我聽見的媽媽總是說『這是我
兒子喜歡吃的,這是我女兒喜歡穿的……』」

記憶中的童年雖然窮,卻很甘甜──

媽媽上午到塑膠工廠幫人煮飯燒菜,下午再趕回來餵二十多頭豬吃飯;爸
爸白天在螢橋國小上班,下了班再到菜園種菜、施肥、翻土。我永遠不會
忘記,曾經在下雨天、颱風夜堙A爸爸踩著三輪車,我們五個女孩子在後
面推著,走遍大街小巷,挨家挨戶去撿餿水,任憑風吹雨打,只為了把豬
養大可以賣錢。

窮歸窮,媽媽常訓誡我們:「一枝草、一點露,凡事不貪心,做人要清白
,只要肯努力、認真做事,菩薩會照顧我們的。」她也說:「雖然妳們都
是女生,但絕不輸給男生,做什麼要像什麼。」我三個姊姊都是辛苦地賣
菜、做工,半工半讀才完成了學業。

媽媽常說:「好天要積雨來糧,即使生活苦一點,也要咬緊牙關撐過去。
」當年家中蓋樓房,媽媽一元當五元用,全家每天都吃蕃薯飯配蘿蔔乾。

為了籌錢買磚塊,聰明的媽媽居然還想到率領全家去幫別人拆房子。以前
的房子,多為日式矮房,媽媽與屋主交涉:「您們已敲打下來的整面牆,
可否交給我們來清除?我們不會收取任何費用,我們要的只是磚塊。」屋
主欣然答應了媽媽的提議。

就這樣,一家大小戴著斗笠、頂著烈日,蹲在瓦礫堆的一角,敲打著每一
塊磚頭。別人的家是用新磚堆砌而成,我們家每一塊磚都是心心相印的力
量凝聚而來。


為了讓賣菜的老人家早點回家過年,
媽媽買了一堆白菜頭,那年年夜飯,
全家享盡了「滿漢全席」的「菜頭餐」。



媽媽個性獨立又堅強,家中大小事全掌管,做事從不拖泥帶水,在面對「
泰山壓頂」般的逆境,總能不慌不亂地冷靜面對。「有理走遍天下」是媽
媽經常掛在嘴邊的話;「做人要有所為,有所不為」是媽媽的人生哲學。

記得有次假日陪媽媽到市場買菜,公車司機對上車的老婆婆大聲咆哮:「
阿婆,上車快一點啦,妳是無力嗎?慢吞吞……」然後「咻!」的一聲猛
踩油門,老婆婆嚇得撞上拉桿,這時,全車鴉雀無聲……

充滿正義感的媽媽,扶起了老婆婆坐定位後,走到駕駛座旁拉起了嗓門問
司機:「少年兄,你有老母嗎?你的老母會老嗎?」我嚇得連忙拉開媽媽
,媽媽卻執意不走,繼續向司機「溫柔說教」……看著司機從幾盡抓狂的
面容,到溫和接受的態度;過程中,我身上所有的細胞就像死了大半。

媽媽不僅愛主持正義,也很照顧貧苦的人。平時她最喜歡向賣菜的老人家
捧場,她常說:「老人家該是在家享清福,為了討生活,還出來拋頭露面
賺錢,實在辛苦。」

有一年除夕,媽媽去買年菜,一路上只向蹲在路旁的阿公、阿嬤採買。媽
媽說:「菜我全包了,您趕快回家休息,準備吃年夜飯吧。」老爸與我當
場傻眼、哭笑不得,因為三部大型菜藍車已堆滿了一堆白菜頭。

結果那年的年夜飯,我們全家享盡了「滿漢全席」的「菜頭餐」──有菜
頭糕、菜頭湯、滷菜頭、菜頭炒三絲、醃菜頭……

民國八十年底,媽媽得知慈濟為了援助大陸華東水
災,在台灣大學舉辦「用愛心擋嚴冬」義賣,於是
帶著全家一起去大採購。媽媽認為幫水患災民蓋房
子是好事,值得支持,滿心歡喜地將口袋的錢全部
掏出來。

不但如此,媽媽還說:「我們出了錢卻沒盡力,說
不過去;慈濟志工嗓子都喊啞了,來,我們大家來
幫忙義賣。」

就這樣,媽媽高舉著茶葉、爸爸手握著字畫、姊姊

們提著睡袋、我拿著衣服,全家人為義賣高分貝嘶喊著……

還有一年,慈濟舉辦「尊重生命全球齊步走」義賣活動,那天,媽媽、大
姊跑去購買大型鍋爐、快速爐、素食材料……一家人浩浩蕩蕩自動加入慈
濟義賣行列。大姊做了珍珠奶茶、五香滷豆干,媽媽熬煮了獨家「素食鹹
稀飯」,下午兩點不到,我們家的攤位已經一掃而空。

九二一地震後,電力還沒恢復,媽媽帶著全家人點著蠟燭,每天做便當給
奔波賑災的志工吃。

後來,為九二一希望工程募款的「人間至情化大愛」義賣,我們一樣全家
動員。那天,午后的陽光夾雜著陣陣的微風溫潤著全家,每個人的心都笑
開了。

媽媽勤勤儉儉,一輩子捨不得住好的房子、買好的車子、穿漂亮的衣服,
卻因為對慈濟的肯定,在五年之間,為奶奶、爸爸和自己圓滿了三個榮董


媽媽常說:「多一個零、少一個零,日子還是一樣過,將全數的『零』交
給師父,可以幫助好多的人,就像當初我們困苦時,曾經有人及時伸出援
手……」





為了一圓媽媽的心願──到新店慈濟醫院做志工,媽媽生日那天,我們送
給媽媽「一百朵心蓮(編按:捐一百萬元作為新店慈院建設基金)」。

拿著感謝狀到醫院給媽媽看,我們在她耳邊感恩她將我們五個女兒生得這
麼健康、讓我們受教育,我們說一定會好好孝順爸爸,請她放心……媽媽
的眼角流出了淚水。

「媽媽,我們捨不得讓您單飛……」十二月十四日清晨,住院兩個月的媽
媽倦了、累了,儘管我們的心被撕裂著、儘管我們萬般不捨與痛苦、儘管
我們拚命地往前追,媽媽卻愈走愈遠……

我們緊緊握著媽媽的手,看著她慈祥又莊嚴的笑容,喃喃說著:「媽媽,
記得我們有約喔!我們說好了要天上人間攜手做慈濟,您要快去快回喔。


天光漸漸亮了,媽媽卻一點一點沉沉睡了,帶著她對我們無盡的愛,永享
安眠地睡著了。這一夜好長,我們淚眼仰望菩薩:「暝那會按呢長……那
會按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