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奧斯曼和諾麗莎的心願
◎撰文/羅秀娟 攝影/林俊偉
〈馬來西亞〉


一年前諾麗莎哭泣不已:
「醫師說我要洗腎,我沒有錢,不知道該怎麼辦?」
半年後諾麗莎笑著說:「我的健康狀況已經穩定,
我們希望有機會也能為別人付出。」
今年入春,先生奧斯曼的身影出現在慈濟會所,
今天,他是志工,實現了當初許下的諾言……




奧斯曼(Osman)手持抹布、拖把,穿梭
在慈濟馬六甲分會靜思堂。在一群「媽媽
」志工當中,身為男子漢又是馬來族裔,
奧斯曼顯得有點突兀,卻很受歡迎;他正
細心地擦拭佛堂,就像打掃自己的家一樣
,不放過每一寸縫隙,讓灰塵無所遁形。

分會的「福田志工」奧斯曼,現年五十五
歲,總是身穿T恤、長褲,戴著一頂帽子

,臉上笑容散發憨厚純樸的氣質。「我們都是上了年紀的婆婆媽媽,太粗
重的工作沒辦法做,有奧斯曼的幫忙,減輕了不少負擔啊!」

奧斯曼在一所學校擔任園丁,這一天,他向校方請幾個小時假到慈濟會所
當志工,忙完再趕回去。「至少這是我現在可以回饋的……」奧斯曼輕輕
移開拜墊、洗抹地板,將之視為耕耘一畝畝福田般甘之如飴。


貧且病 諾麗莎只能哭泣


奧斯曼和妻子諾麗莎(Noresah)一家九口,住在馬來村落堣@間小木屋
,奧斯曼當園丁一個月可賺六百元馬幣(約合台幣五千元),兩個兒子平
時也打點零工貼補家用。

二○○三年六月初,諾麗莎在家突然暈倒,送醫診斷發現罹患了腎臟病,
必須立即開始洗腎。奧斯曼一家人平常過著「找一餐吃一餐」的生活,無
力儲存「隔夜糧」,更遑論突然要應付的醫療費用。憂愁悄悄爬上這一家
人的臉上。

洗腎之前,必須先接受「動靜脈造廔手術
」,這在私人醫院要價八百至一千三百元
馬幣,幾乎是奧斯曼兩個月的薪水!貧病
患者雖可向公立的醫院申請免費醫療,但
大量的門診需求及專科醫師不足的困境,
使得中央醫院窮於應付,病患通常要等上
兩三個月後才能接受這項手術。

然而,諾麗莎的病情不容拖延,經由中央醫院轉介,奧斯曼六月十七日來
到馬六甲慈濟義診中心求助。

慈濟志工偕同社工人員,隔天便來到奧斯曼的家訪問。

「我們第一次去家訪時,看見諾麗莎一直哭。六神無主的她,不知該如何
面對這突如其來、必須長期洗腎的噩夢……」

「諾麗莎患有高血壓和糖尿病,之前已花了一筆錢看病;患上腎臟病後,
更沒錢治療了。」

「他們租的屋子相當簡陋,還因為沒錢繳電話費,電
話線被切斷了……」

社工與慈濟人醫會醫師會商後,決定由人醫會的專科
醫師,在慈濟義診中心免費為諾麗莎進行手術,而且
時間就安排在明天。

六月十九日晚上八點,奧斯曼向鄰居借車,載諾麗莎
來到義診中心。由於是第一次動手術,諾麗莎很緊張
,雙手扯著手帕,不時啜泣著。泌尿專科醫師許永泰
耐心地向諾麗莎解釋造廔手術過程,安撫她的憂慮心

情。

四十分鐘後,手術順利完成,許永泰微笑地對諾麗莎說:「妳看,已經好
了,傷口只有一點點,沒事的。」

諾麗莎問:「回去後傷口還會疼嗎?」

「只要吃止痛藥,睡一覺起來就好了。」

看著太太從手術房走出來,奧斯曼終於放下心頭大石,難掩喜悅地不停向
醫師、志工道謝。


解危機 奧斯曼也想奉獻


諾麗莎接受的手術,是馬六甲慈濟義診中心二○○二年啟用以來,首宗小
型手術。截至今年四月,共有二十三位貧困腎病患者經由中央醫院轉介,
在慈濟進行動靜脈造廔手術,而能及時洗腎。

「當醫師跟我說要洗腎,不然生命不保時,我很害怕……可是我沒有錢,
只能天天以淚洗面。現在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我好高興,實在不知該怎
麼表達我的謝意!」諾麗莎說著說著哭了:「慈濟醫師待我真好!我看病
那麼多年,從沒有遇過這麼好的醫師,我不會忘記慈濟的恩惠……」

諾麗莎說,獲得幫助以前,她不只害怕生
命無法維持,更擔心奧斯曼的未來。「如
果我健在,至少還有人為他準備三餐啊!
不然他怎麼出去賺錢養活一家人……」

考量他們家境貧困,慈濟每月補助一半的
洗腎費用;此外,諾麗莎原本身體就不好
,加上洗腎造成貧血,需要注射紅血球生

成素,每個月又得額外支付兩百多元馬幣。這筆費用慈濟也給予補助,叮
囑諾麗莎安心養病。

對於奧斯曼來說,「慈濟」這個陌生而且是由華人組成的佛教團體,不但
免費幫太太手術,還提供他們一家人長期醫療補助,簡直是個「神話」!

奧斯曼扶著結褵二十餘載的妻子諾麗莎,向志工吐露心聲:「我希望她能
長命一點──不為什麼,只希望她能像你們一樣,為社會多做一點事。我
們也想當志工,不論是搬桌椅、油漆、當司機,儘管告訴我們,這不是開
空頭支票,我們一定會做到的!」

去年十二月,慈濟馬六甲分會舉辦第一百零七次現場發放,同時陪伴長期
照顧戶慶祝伊斯蘭教開齋節;諾麗莎和奧斯曼首次參加,顯得格外興奮,
陶醉在精彩的節目和歡樂的氣氛中。

奧斯曼最喜歡的是慈濟歌曲和手語,他認為不只是旋律優美,歌詞也很棒
。問他是否明白歌曲含意?他說:「我有很多華人朋友,所以會一點華語
、福建話,意思大概知道一點;如果實在不明白,再問人囉!」


存感恩 看不見愁眉苦臉


今年四月初,一個炎熱的午後,志工們前往拜訪奧斯曼。

馬來村落媢D路狹窄難行,一行人只好下車徒步走過羊腸小徑。沒有依規
格建立的房舍凌亂散布其中,那間漆上淡粉紅色外牆的木板屋,就是奧斯
曼的家。

奧斯曼一看見慈濟志工,雙手合十問好。屋子有點老舊,陳設簡單,地板
上鋪了一塊藍色地毯;除了志工們,奧斯曼和諾麗莎夫妻倆、兩個兒子、
一個媳婦和四個孫子,坐滿了一整間屋子──原本狹窄的房子更顯擁擠,
卻教人深刻感受到家庭的溫馨氣氛,也許是源自這一家人樂觀、豁達開朗
的個性。

誠如諾麗莎所說:「我們很窮,但我們很
開心。」的確,與奧斯曼相處的幾個月來
,從來沒看過他愁眉苦臉的樣子,總是堆
滿笑容,讓人很輕易感染到他的喜悅。

「我很喜歡你們的素食,與馬來餐點不一
樣,很好吃!可惜我不會煮。」諾麗莎接
著說:「奧斯曼參加發放回來後都說餐點
好好吃,吃得好飽,連晚餐都省下了!」

一旁的媳婦聽了笑說:「別再說了,我都快流口水了。」

「你們這樣穿好美啊!」諾麗莎指著一位志工的藍天白雲制服說,真希望
奧斯曼也能和慈濟人一樣。

「來當志工,就可以佩戴志工證、穿和我們一樣的制服啊!」

「真的嗎?太好了!我很想到慈濟當志工,和一群人一起工作,好快樂!
」奧斯曼開心得直拍掌,手舞足蹈地說。

奧斯曼和諾麗莎識字不多,卻自有一套人生哲理。信仰伊斯蘭教的諾麗莎
說,她看到佛像也會合掌,「向祂說謝謝,謝謝祂的弟子幫助我們。」

奧斯曼補充說:「雖然我們不同種族、宗教,但你我身體埵P樣流著鮮紅
色的血液;我們的心沒有距離,我們是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