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家的燈火
◎撰文/李委煌 攝影/林炎煌
韌命的台灣媳婦.之一


以前出門採茶,歸途中想到陋屋,腳步就沉重。
現在,遠遠看見新家堛瑪O火,覺得好溫暖……

──紅簪(南投竹山,來自越南胡志明市)




從越南遠嫁南投竹山的紅簪說,她從沒想過自己有天會成為「台灣媳婦」

紅簪的家鄉在胡志明市,父親是建築商,
家境不錯。高中畢業後,她在越南鞋廠
有份穩定的領班工作,同事中有位認真的
台灣人,經由他居中介紹,紅簪嫁給了他
的弟弟;五年前離鄉來到台灣的她,芳齡
才二十。

自胡志明市搭機抵達桃園中正機場,車子
從高速公路駛進顛簸山區小路;窗外櫛比

鱗次的樓房,逐漸為山中古厝取代。她一路上只覺頭昏暈車、頻頻嘔吐,
根本無力欣賞這個新故鄉。

婚後,紅簪與先生、前妻留下的兩個女兒定居於台灣中部山區。家門前一
大片茶園,景致清幽;先生每週有三、四天在台中開計程車,其餘時間留
在家中看顧小孩,換紅簪上山採茶賺錢,生活還算過得去。

來到台灣半年,紅簪就遭遇了九二一大地震。當時懷孕四個月的她,未曾
經歷過地震,「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只驚見電燈、吊物全掉了下來…


那夜,在台中開車的先生掛念家中妻小,摸黑趕了回來;路上遇到斷橋,
改借機車繼續前行,再遇路斷,只好徒步走回家。

地震後,他們的房子垮了,沒有能力重建,只好沿著建物殘墟搭起塑膠棚
作為「家」。紅簪產後坐月子,就在棚內度過──一家五口睡在兩張床上
,帳棚下充作廚房與客廳,一個布簾隔開就是衛浴設備,想上廁所時,還
得騎車到附近學校解決……

帳棚生活破陋克難,他們竟這樣過了三、四年。紅簪說,越南的家人曾打
電話說想來看她,但她怕家人看了會傷心,「我告訴家人,我在台灣生活
得很好,請他們不必來。」


勤奮工作,養家也養病


經人提報,二○○三年元月,慈濟志工認識了紅簪這一家人。

紅簪的先生曾買回一批二手組合屋建材,但因無餘力雇工搭建,那批建材
便一直擱置在院前。竹山區慈濟志工趕在農曆春節前夕,五天內動員近百
人,幫這家人搭起三房、一廳、一衛的二十坪組合屋。

入厝當天,志工在大門兩側貼上春聯,並準備了全新床組、衣物、瓦斯爐
等,當然祝福紅包也少不了。

這個再度擁有的「家」,讓紅簪好珍惜。
「這是我來到台灣後,第一次有家的感覺
。每當遠遠看見家堛瑪O火,就覺得很溫
暖……」紅簪說,以前出門採茶,歸途中
想到陋屋就腳步沉重;現在房子不會漏水
也寬敞多,孩子有自己的房間,還有客廳
可以招呼朋友。

四月正是春茶時節,有時紅簪清晨四點半即搭車上山,兩個多小時後才行
抵高山茶園;她戴起斗笠、全身裹得密不透風,雙手姆指黏貼上小刀片,
開始一整天重複的採、收動作。

採茶工作論斤計酬,所以中午休息時,紅簪隨意扒兩三口飯就搶著上工;
一天下來,工資數百元到近千元,回到家往往已是華燈初上。

紅簪長期上山採茶,風吹、日曬、雨淋甚至寒凍都是平常,腰痠背痛、偏
頭痛也隨之而來;但由於還沒拿到健保卡,她無奈地說,採茶所賺的錢,
多半也花費在醫藥費用上。


少睡多做,不曾抱怨


紅簪感恩慈濟的照顧,卻自覺沒有能力回饋,但她會撿拾茶園內被棄置的
寶特瓶,交給志工回收作為慈濟基金。這分心意教志工頗為感動。

紅簪是村堬臚@位外籍新娘,幾年來臨近
村落也陸續出現許多越南同鄉;她們偶爾
串門子、聊聊天,成為彼此生活中少有的
消遣。

家住南投鹿谷鄉的慈濟志工林美君,回想
起初見紅簪的帳棚生活,覺得很心疼;她
對紅簪說:「我們都像是妳的姊姊、妳的

母親呀!有什麼心情, 儘管找我們傾訴!」

林美君的家媞堹糷]賣茶,每到茶葉收成期,家中請來的採茶婦中,就有
四分之一是大陸配偶或外籍新娘,「她們邊採茶邊聊天,用家鄉話抒發心
情。」林美君觀察說。

從大陸貴州嫁來竹山的石敏,也是慈濟關懷的對象之一。她要照顧接連中
風的大伯與先生、輕微殘障的姪兒以及自己的一個孩子。為了扛起家計,
她在草屯的茶葉工廠當包裝工,連接下午、晚班,一個人當兩個人用。

遠在家鄉的雙親了解她的狀況,鼓勵她要有所承擔,遵循中國人「三從四
德」的觀念。林美君說,鮮少聽石敏抱怨自己的遭遇,倒是聽她嚷著要「
少睡多做」。

來自印尼的妙林,先生車禍受傷後無法謀生,靠她採茶養活一家老小;同
樣也是印尼籍的黃花,在先生意外往生後,與獨子相依為命。林美君猶記
得初見黃花也是在九二一地震後,母子倆住在鐵皮屋堙A屋外爬滿藤蔓,
當時,黃花正在暗室內挑撿著茶枝……

紅簪、石敏、妙林、黃花,都是慈濟每月經濟補助或關懷的個案;志工每
月前往探訪,為她們加油打氣。

林美君說,這些人和她的年齡相仿,從她們身上,她看到了女性堅韌的生
命毅力;「同樣為人妻、為人母、為人媳,我要多跟她們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