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眷屬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鍾愛不只一生
──蔡宗賢、王緯華 相約來世「老地方」見
◎撰文/凃妙沂 相片/王緯華提供
開朗像陽光照耀,智慧如春風拂面,
這樣的蔡宗賢,讓王緯華好心動;
用心扮演慈濟委員角色,激發出很多潛能,
這樣的王緯華,讓蔡宗賢很珍惜。
「下輩子,希望我們再作夫妻、相會在慈濟世界堙I」




一九八四年夏天,王緯華剛從竹林中學幼
保科畢業,參加第一屆保育人員普考通過
,分發到陽明教養院服務。年輕的她有一
雙清澈的大眼睛,讓人一見難忘。

蔡宗賢回想十多年前,就是被那一雙明鏡
般的大眼睛所吸引。那時,蔡宗賢剛從陽
明醫學院牙醫系畢業,每週會有三天到陽
明教養院當特約醫師,為小朋友看牙齒。

那一天,天空很藍,風很輕柔,王緯華帶著一票小朋友來給蔡醫師看牙齒
。純樸的她穿著居家短褲、腳笈拖鞋,像個鄰家女孩,蔡宗賢看了忍不住
想笑,對她說:「這堳僊釵b家堙A妳穿著睡衣來上班。」

純真的王緯華有些不好意思,匆匆跑回寢室換了一套衣服。蔡宗賢一看,
心中有些不忍,覺得自己的幽默竟讓一個女孩這麼認真,也對她純真的特
質留下深刻的印象。

王緯華自己也覺得很奇怪,怎麼對一個剛認識的人這麼聽話?他說什麼,
她便做什麼,卻又那麼自然;更奇怪的是他傳遞給她的感覺,有一種說不
上來的熟悉感,「倒像在那堥ㄨL他?」她看看天上的雲,潔白的雲飛略
而過,靜默不語。

漸漸和蔡宗賢熟稔後,她為他陽光般的性情所感染,她覺得罹患小兒麻痹
的他,身體雖有一點點缺陷,但是個性卻那麼溫潤,有著年輕人所沒有的
成熟,和他在一起時如沐春風,她整個人變得開朗起來。依女性特有的直
覺,她感覺到她的生命將會因他的闖入而有一段豐富之旅。


溫室埵赤曭漱k孩 遇見陽光般的男孩


王緯華,台北市六張犁人,從小生長在一個管教嚴謹的家庭,父親是警察
,母親是賢慧的家庭主婦,哥哥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她的功課並不傑出
,小時候曾為了成績而作弊,但父親卻教導她:「功課不好沒關係,作人
一定要誠實。」這個教導影響她的一生。

父親管她很嚴,怕她交男朋友,國中特地
讓她念女校,她就在這樣的溫室中成長。
有時候她會好奇蔡宗賢成長的背景,是什
麼樣的有情家庭,能夠形成他陽光般的個
性?後來她慢慢了解他的祖母給了他滿滿
的愛,使他日後成為一位很有愛心的良醫
;每次看到他對教養院的孩子那麼幽默、
有耐心,她就會為他們的感情默默加分。

蔡宗賢,嘉義布袋人,在台北成長,父親原本是公務人員,退休後從商,
母親是家庭主婦。蔡宗賢排行第四,一歲多得了小兒麻痹,家人怕他自卑
封閉在家堙A每次出門一定不會拋下他;祖母對他特別疼愛,遇見欺負他
的頑皮小孩,更會像俠女一樣護著他,不讓他受一點點委屈,這一點也讓
蔡宗賢學習到自信。

不僅是祖母,小學老師也在他成長過程扮演守護者的角色;每次郊遊旅行
,她一定特別來家訪,叮嚀他要參加。讓小小年紀的蔡宗賢,能學習拄著
鐵拐迎向燦爛的人生。

假如人生像陽光照耀山嶺,難免有光有影,蔡宗賢學習到用陽光面來看人
生。


師長用心良苦警惕 醫德和醫術都重要


從小生病的經歷,使蔡宗賢更了解病人的痛苦;在他學醫的歷程堙A大一
的兩位導師對他影響深遠。

在一堂生物實驗課測驗中,好些同學背不起來一大堆血管、神經的拉丁文
,便在手腕上寫小抄,蔡宗賢也是其中之一。助教監考時發現了,當場並
未給學生難堪,也未向學校揭發,只是告知導師,並語重心長地說:「各
位同學,老師發現你們今天做了一件不好的事,希望你們要誠實,一週內
來向我懺悔。」

同學們後來都去自首了,但在學期末的最後一次班會,兩位導師面色凝重
地說:「老師覺得很慚愧,我們沒有把你們教好,才會發生這種遺憾的事
。老師希望你們記住:成績不是一切,誠實才是最重要的。」說完聲淚俱
下,同學們都心中有愧。

新學期開學時,沒有同學被「當」,但這兩位頗受學生愛戴的年輕老師都
走了,一位離職,一位去當修女,他們以身教來教導醫學生,醫德和醫術
一樣重要。

從此以後,他們班的監考即使派一隻蚊子也可以,因為再也沒有人作弊,
而這屆牙醫生畢業後都有優秀成就。

「這件事對我一生影響很大。」行醫多年後,蔡宗賢始終感念當年用心良
苦的師長。


從溫暖的家走向遠山 把滿滿的愛回報人間


一九八六年,蔡宗賢與王緯華結褵,婚後育有一子;每逢假日,一家三口
去郊外踏青、其樂融融。直到一九九九年,「九二一」地震震醒了沉浸在
美滿家庭中的小夫妻。

「老實說,九二一以前我曾想移民去新加坡,因為對台灣社會頗感失望。
九二一時,看到慈濟人用心在做安撫災民的工作,而且在第一時間就做了
,我才開始轉變。」

「其實,在九二一之前的春天、一個慈濟照顧戶的發
放日,我帶兒子去了一趟花蓮,也在慈濟醫學院看到
了大體老師的捨身,我很震憾也很慚愧。」

那一天,改寫了蔡宗賢對生命的看法。以前求學時,
解剖課程媄鬗萿漸u是骨頭、血管、肌肉、神經,不
會關心「教材」從何來;在慈濟,他見證了師生與大
體老師對生命的尊重。從慈濟,他看見生命的另一扇
窗,一扇深層體悟的靈性之窗。

「原來對生命也可以如此尊重,上人是在幫我們重新

塑身。」他說。

「九二一」之後,他成為北區慈濟人醫會的一員。一走入慈濟,蔡宗賢衝
得很快,志工形容他像是「搭直升機」一樣奮進,每次義診幾乎都有他的
身影。

每個月會有一個假日,他不再是帶著妻兒去踏青,他的腳步從家堬齒V偏
遠的無醫村,他的生命從小愛擴及大愛,正像一個陽光下的散熱體,把從
小到大、所有親人給予他的滿滿的愛,灑向人間。

他偏向大愛的方向,自然淡了小愛的甜膩,妻子王緯華漸漸發現他的轉變
,也心疼他的辛勞,開始有了反彈。

王緯華卻也發現,向來就很體貼的丈夫更有包容力,脾氣變得很平和,她
如果吼他,他只是很紳士的笑;有時她還在睡覺,他已去把紗窗洗好了,
他是「再忙,也要幫老婆做家事」的新好男人。這個原本就疼愛她的丈夫
,對她更好了,好得讓她不知如何是好。心腸柔軟的她,漸漸被溶化了。

蔡宗賢先實現了妻子想要擁有自家住屋的心願,然後賣掉股票,以妻子名
義捐款給慈濟,並選在和愛妻泡茶聊天的溫馨時刻說出這件事。

他先分享一個白天診所媯o生的事:「今天有一個老婆婆來看牙,我不知
怎麼會把她尖尖的牙樁給磨平,結果妳知道怎麼了嗎?過不久,老婆婆竟
然不小心把它給吞到肚子堨h!還好我把它給磨平,不然就很危險囉。」
王緯華聽完也替丈夫捏一把冷汗,真是菩薩保佑!

「是呀!」蔡宗賢很鄭重地說:「也真是奇怪,怎麼會事先把它磨平?大
概是我最近做了一件好事,好心有好報喔!」接著,蔡宗賢把「重點」畫
龍點睛的點出來──他幫妻子捐款。

「他就是這樣善用智慧。」王緯華道出內心對夫婿的服氣。


小夫妻生活相依 同志願心靈相契


但是王緯華會積極跟上夫婿的菩薩道,卻有一段故事。

有一天早晨,小夫妻像往常一樣,有著聊不完的話題,蔡宗賢衷心對妻子
說:「妳是一個好太太,也是個好媽媽,我覺得和妳作夫妻真的很好,希
望我們下輩子再來作夫妻。」

善良的王緯華一聽,感動不已。蔡宗賢接著說:「不過啊,我現在在做慈
濟,妳卻沒在做,下輩子我不知道要去那塈銎p耶?妳可不可以也出來做
?」說完很認真地看著妻子。王緯華看著丈夫一臉的真摯,柔軟的心充滿
感動。

從此以後,王緯華也積極投入慈濟,有時心得分享,她會大方地講出這段
故事,志工們忍不住取笑她:「別人都是因為愛上人來做慈濟,妳是因為
愛先生來做慈濟。」

的確,她覺得丈夫真是她的善知識,彷彿是為了度化她而來;而她真正在
那個甜美的清晨,感受到作為一個女人的幸福,有一位懂她也珍惜她的好
男人對她鍾愛一生,還要和她許來生。

她回想初相識時,被丈夫陽光般的個性特質所吸引,如今隨著年齡的增長
,他的吸引力更加料了,那就是「智慧」,他成了她成長的守護者。

人間夫妻,生活相依,心靈相契,夫復何求? 


珍惜好先生、好兒子 塵世間活出精彩人生


參加慈濟委員培訓後,王緯華的生活一下子掉入忙碌中,活動、共修、當
志工,一件忙完又來一件,原本行雲流水般的家居生活,像上緊的發條,
一向崇尚自由的她差點無法適應。

有一天,她去興建中的新店慈濟醫院當志工,掃廁所
、做香積,像個叢林修行的練習生。中午休息時間,
她和師姊們拿著毛巾給下工的工人擦手,還要像溫婉
的日本婦女般彎腰行禮,面帶親切的笑容,真誠地說
:「謝謝,您辛苦了,請擦手。」

當工人從她手中接過毛巾,她發現用心彎腰的動作是
那麼的微妙,就在那個當下,她體會到「眾生平等」
的佛陀教法,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讀書人,她和工人
是兄弟姊妹,沒有貧富貴賤的分別心,她是眾生之中
的一分子,她是一粒微塵。

到花蓮慈院當志工時,當她走進病房,聽見一位年輕的癌症患者大聲地在
講電話,原來正和保險公司談理賠。她忽然覺得感慨,在生命的盡頭還是
得執著於物質。她對生命有了更深層的體悟──及時去做。

父親十八歲離家後,與家園睽違了五十多年;多年來的心願就是回大陸探
親。她放下自己不願意去大陸旅行的堅持,準備陪父親返鄉過年。

她貼心的兒子尚謀,十六歲的年紀,已經有乃父的紳士風格。在她小產大
出血那次,兒子像個細心的女兒般照料她,每天幫她按摩腹部;每回出門
,他怕行動不太方便的父親滑倒,一定會走在爸爸前頭;知道父親肝不好
,在媽媽出遠門時,他會子代母職,按時「管」爸爸上床睡覺。

想到自己何其有幸,擁有好丈夫與好兒子,她覺得這一生過得真是精彩!





十多年一直在松山地區開業,蔡宗賢的小診所在舊街上不起眼的角落。公
布欄上寫著「代為收取慈濟善款」,以及「週五、週六赴花蓮玉里慈濟醫
院看診,門診時間有所調整」等字樣。

病人多和他相熟,小診所經常聽到親切的
話家常,蔡宗賢最喜歡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我常覺得自己很有福氣。」因為和病
人常常變成了朋友,他也成為他們牙科醫
療常識的諮詢者。

下午時分,蔡宗賢把他做環保的破舊車子
開進巷子,他說對街有一位七十多歲的阿

婆默默在做環保,最讓他佩服,他笑著說:「我們做的不算什麼呀。」

七年前發現有肝硬化現象,蔡宗賢對生命無常的體會更深,但他依然踩著
堅定的腳步,向菩薩道上邁進,而妻兒的相隨相伴,三人牽手寫下豐富的
旅程。


................................................................................................................................


老伯的舉手禮和小病人之吻

◎撰文/曹麗雲 攝影/顏霖沼


「從我小學入學第一天起,爸媽就殷殷叮嚀我:要比別人更用功,將來最
好能當醫師。因為我腳不好,這是一份可以坐著的工作,而且又能得到別
人的尊重。」蔡宗賢說:「所以我從小就立志要當醫師。」

「從大學放榜的那一刻起,直到最近一兩年,父親同樣一再囑咐我要當『
良醫』,要幫助有困難的人。」蔡宗賢時時刻刻將這個叮嚀奉為行醫準則


一九九九年冬天,蔡宗賢參與慈濟人醫會的桃園縣復興鄉義診,這是首度
與慈濟人共事,他深受感動。

「大學剛畢業時曾參加醫療團服務,有一種高高在上『施捨』的心態,和
現在的感受很不相同。」蔡宗賢說:「慈濟志工對看診的人輕聲柔語說『
感恩』,為候診者安排衛教或帶動團康,把握因緣寓教於樂。對參與義診
的醫師更是照顧得無微不至,不只茶水不斷,正餐、點心樣樣齊全。這分
付出精神,以及對人無微不至的愛與尊重,大大震撼了我。」





「證嚴上人曾開示,一次義診能做的有限,最重要的是帶去愛和關懷。」
蔡宗賢說:「從此以後,我每看完一位病人,一定向他們說感恩和祝福。


一次在小金門義診,蔡宗賢如往常一樣祝福一位老伯伯,沒想到看完下一
位病人、抬起頭來,發現那位老伯伯還站在那兒行舉手禮。而且往後只要
慈濟義診團隊到小金門,老伯伯即使不看病,也像老朋友般特地來看大家
;老人家這分「受人點滴之恩,必當湧泉以報」的純樸情懷,深深感動著
蔡宗賢。

蔡宗賢不僅敬老,也會逗老人家開心。在某次義診,有一位牙疼了好幾天
的阿公,一躺到診療椅上便叮嚀:「我剩沒幾顆牙齒了,我不要再拔牙…
…」

「我不敢偷拔!」蔡宗賢笑瞇瞇地說:「那剩下的這幾顆牙齒,你可要好
好照顧喔!吃完東西就要刷牙。」

幽默的他,也是許多小病人的大朋友。

有一次在貢寮澳底國小義診,一位小女孩上了診療椅
,卻緊閉著嘴巴。蔡宗賢說:「妳好乖,等一下看完
牙,請耶誕婆婆送妳貼紙。」牙醫助理頓時成為蔡宗
賢口中的「耶誕婆婆」。

「啊……再張大一點,好棒喔!妳的嘴巴張得比河馬
還大。」蔡宗賢耐心地哄著小女孩:「啊,我看到有
一隻大蟲蟲在牙齒上。」

「現在喝一口杯子堛漱禲A咕嚕咕嚕漱漱口,然後吐
掉!」蔡宗賢說:「我現在幫妳把牙齒的『門關起來

』,不讓蟲蟲再跑進去……」

慈懷柔腸的他,哄小孩的功力,比起幼稚園老師毫不遜色。

二○○二年四月,蔡宗賢參與慈濟印尼義診,也留下深刻感動──當他對
診療完畢的孩子伸出手表達友誼和祝福時,那些天真無邪的孩子,不假思
索地牽起他的手,給他一個熱情的吻手禮。

象徵敬意的「小病人之吻」,讓蔡宗賢事隔許久談起來,眼眶還閃著淚光
。「參與海外義診,體會到大愛無國界。也發現苦難的人都是那麼樂天知
命、所求不多,只要得到一點點的愛與關懷,便心滿意足。」





蔡宗賢談到一次去大林慈院當志工,駐守在藥局,有位阿嬤看到他撐著助
行器,忍不住「慈母心」大發,對著他說:「咱腳這樣,不要失志,不要
和好手好腳的比。」接著又問:「你結婚沒?」然後語重心長地提示蔡宗
賢家庭和樂之道:「先生要當婆媳間的石磨心……」

蔡宗賢談起這一段溫馨關懷情說:「我是去服務的,阿嬤是去看病的,卻
在候診時給了我珍貴的人生寶典。」

「愛像一顆種子,要深植在人的心中,讓它萌芽成長。」因此,蔡宗賢在
診所看診的空檔,甚至在病人漱口的空隙,他會將目光投向落地窗外,只
要看到鄰居經過,他一定揮手打招呼;如果走過的是下課的學生,便比個
加油的手勢。

「一陣子後,有了愛的回應。」蔡宗賢笑容滿面說:「一位鄰居的小朋友
來看牙時問我:『我和你揮手,你怎麼沒看到?』」





蔡宗賢曾對委員組長黃鳳月說:「不要對我另眼相看,該做什麼就請為我
安排,什麼事都沒關係。」

黃鳳月讚歎,訪視時他們常全家出動。「不管是走山路、找門牌,蔡醫師
都配合大家。山路的階梯非常不好走,兒子尚謀會用腳踩著石階,頂住蔡
醫師的助行器,以防滑落。父慈妻賢子孝,真是人間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