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蓮萬蕊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一鼎溫情水煎包
◎撰文/陳柏州 攝影/顏霖沼
油鍋滋滋作響,
熱燙香Q的水煎包,滿足了來往顧客的胃,
二十七年來,
陳金波與王敏環少睡多做,終於改善家計。
此刻簡單生活最是可貴,積存盈餘用以布施,
咬下一口水煎包,
滋味苦盡甘來,芬芳四溢……




過溝仔市場距離彰化後火車站不遠,攤商
散落在彰美路兩旁。

晨間,趕上學、上班的人群川流在汽、機
車之間,交織出一幅熱鬧吵雜且飄著油甜
香味的畫面。隨著天色漸亮、氣溫漸暖,
閒散踱步的人、騎車穿梭市場的婦人、辦
事洽公的人……點綴著眼前的街景。

「三粒水煎包!」

「要不要辣?」

右手遞過熱騰騰的煎包,左手接回一枚黃銅色錢幣,王敏環立於煎鍋後側
,數了三個十元硬幣交給客人。她的先生陳金波則側對著街道站立,低頭
專注地將長條白Q的麵糰切成一段段,再撐開麵皮餵入餡料。

租來的店面一眼即可見底,兩人相對還得側身閃避,冷凍櫃、奶茶機、搓
揉麵糰的橫木架分佔空間;牆上掛著花蓮靜思精舍照片,貼著「地獄不空
,誓不成佛」、「眾生悟道,方證菩提」的地藏王菩薩誓願,另一面牆則
釘了一面木櫃,擺設靜思文物、五穀粉與靜思叢書。

陳金波抬頭看了保麗龍箱內已起鍋的水煎包一眼,快手快腳地入餡掐皮,
很快地便又完成了一鍋。王敏環舀起一塑膠杓的水,撒上幾撮雪白麵粉,
和著倒入煎鍋中;兩個女兒陳琬棋、陳琬婷手堣]都忙著,還有陳金波弟
妹共五人,小小店面顯得忙碌又熱鬧。

「煎包趁熱最好吃。」王敏環掀開鍋蓋,將一粒粒滾圓,帶著熱氣與金黃
的煎包鏟起。

「早上我也吃煎包,每天吃,已經吃了二十幾年。」陳金波說。

時間,在水煎包下鍋與起鍋間匆匆溜逝,也隨買煎包的人潮游移而過;陳
金波一家用青春歲月煎煮著煎包,換得溫飽與成長。


從紡織師傅轉行賣煎包,
半年後草草收攤,
直到找出那「一點訣」。



陳金波國小畢業時,正值台灣發展輕工業,彰化和美地區紡織廠一家接著
一家,急需大量勞力。十三歲的他從紡織廠從最基層的小弟做起;直到民
國六十四年間退伍,再回到紡織廠時已是月領七千元的師傅。

一天,陳金波拜訪一位自紡織廠離職、改行作水煎包批發的同事;得知同
事一天可以賺八百元,而他一天的工資才兩百。兩相比較之下,陳金波問
清楚水煎包的作法,索性辭掉紡織廠工作,在現今彰美路的過溝仔市場邊
擺攤,賣起水煎包。

每天,陳金波從金馬路家堭壑漹嬤恭X門
,賣到中午收工,當時一粒水煎包賣兩塊
半,一天下來,才賣出六十多粒,生意最
好時也不過七十幾粒,一天一百多元的收
入,連本錢都打不平;苦撐半年後決定收
攤。

當初豪情萬丈辭退工作,一心只想做生意

賺大錢;改換跑道後卻碰壁,這玩笑未免也太大了。

閒晃度日快半年,紡織廠老闆託同事找他再回去上班,陳金波在心塈o喊
著:「我要做生意不吃頭路!」但母親勸他,又拗不過現實生活窘境,只
好打電話回工廠詢問何時恢復上班;但電話怎麼就是撥不通,陳金波打了
一整天,最後終於放棄,決定再做煎包一搏。

失業半年期間,他仍念念不忘水煎包如何配料才好吃,有空就到市場觀察
別人的調味佐料,回去後再試做。

「做生意就是那一點訣!」陳金波體會到,煎包最主要的是配料和麵皮,
如果不懂訣竅,做出來的煎包不但不好吃,有時菜料不到三小時就會餿掉
,而且,起鍋後半小時內若沒賣掉,口感會比較差。

也許是天氣轉涼,加上配料作法的改良,陳金波的水煎包讓客人漸漸吃出
滋味。

事後他才得知,彰化地區電話號碼當時從四碼改五碼,難怪紡織廠電話怎
麼撥就是不通,因此陰錯陽差,一路做水煎包至今。


全年無休,全家人投入,生活日夜作息顛倒……
若不是下定決心,很難熬得住。



頭兩、三年,陳清波每天賣兩個時段:清晨五點到中午;下午兩點多到六
、七點。為了開拓水煎包銷路,他將做好的煎包批貨到其他早餐店;託賣
的店家要求得在清晨六點半前送達,他只好提早出攤。

當時,弟弟是他的得力助手,兄弟齊心合
力,有時午夜十二點多即準備出門,就在
電線桿、路燈下一面做、一面送、一面賣
,甚至連颱風天也捨不得休息。

從推車、三輪車到現在租了固定店面,兩
個鍋鼎分別煎葷、素兩種水煎包,一天可
以賣到兩千粒,但要五、六個人力投入。

每天清晨三、四點,全家起床開始忙碌,收攤回家已是下午一點,休息到
晚間八、九點後再到店堻おヾB滷料,直到夜間十一、二點為止。

曾有人看他的煎包生意好,詢問是否願意傳授製作訣竅,陳金波反問:「
你真的需要做這行?」因為,唯有下定決心做這行,才能克服晚上無法熟
睡、生活作息顛倒的辛苦,玩票性質的人常會因熬不住而改行。

陳金波十九歲那年,父親因胃疾過世,身為長子的他毅然扛起重擔,養育
七位妹妹、兩位弟弟,那時最小的妹妹和他相差十七歲。

二十多年來,陳金波的水煎包攤幾乎全年無休,只有在端午、中秋、春節
休息;他一路拉拔年幼的弟弟、妹妹長大,而他們也爭氣,一出社會就馬
上找到工作幫忙家計。

王敏環記得她嫁入陳家時,年紀最小的小姑才八歲。小姑曾問她:「大哥
看起來這麼黑,我們家又沒錢,妳為什麼會嫁給他?」

「感動!」這是她給小姑的答案。

父親健康不佳,王敏環國小畢業就到紡織廠工作,當時陳金波是同廠的師
傅。工作一段時日,王敏環到台北姊姊開的麵包店當店員,陳金波打聽到
她在台北的地址,自此通信交往。

在台北接觸形形色色的人,王敏環看中陳金波老實、肯打拚的優點。婚後
,陳金波果然未讓她失望,日常生活間從未對她粗聲厲言過。有一陣子他
迷上釣魚,三、五天就出門海釣一次,甚至徹夜和釣友划拳、喝酒、吃魚
,清晨才回家;她生氣不講話,陳金波也會低聲婉言說:「一定會改過。


陳金波出門釣魚時,婆婆曾叫王敏環去追他,但當太太的她知道先生愛面
子,反而勸婆婆:「時間到了,他自然會回來。」


他捐積蓄幫忙建院,
她捨透天厝買小公寓,
省錢只為布施。



「我對佛教完全不懂,田庄囝仔只會拜土地公或媽祖婆,對道教也是一知
半解。」陳金波一心只想努力賺錢養家,倒是王敏環會固定捐款給孤兒院
、養老院或廟寺。

一次,妻舅拿一卷錄音帶來給王敏環,陳金波在無意間聽到,深受感動:
「這世間真有這麼令人感動的事嗎?」那卷錄音帶正是慈濟的「緣起與展
望」,陳金波告訴王敏環:「以後捐錢就捐到這堙I」

不僅如此,他還興沖沖地向慈濟請購了一百套錄音帶,準備送人結緣,「
十個人之中,只要有一人聽得進去,就可以護持慈濟。」他心堻o麼想。

才送出去幾套,陳金波就被人頻頻潑冷水
。朋友笑他「頭殼壞掉」,愛釣魚的人還
念「阿彌陀佛」!他一時心生挫折,不敢
再分送錄音帶,剛萌發的善根也被阻斷。

民國八十四年間,陳金波利用春節假期帶
著妻女到花蓮,他們聽上人宣講《地藏經
》,因果循環的道理深刻警惕著他,回來

後就將釣魚這項唯一的娛樂完全摒除。

陳金波說,當時動念想幫忙興建慈濟醫院;沒想到那個月互助會開標竟沒
人投標,會首打電話問他要不要標?遂順利標得會款捐出。而正好婆婆也
拿出一筆錢要讓他們買房子,王敏環心想,「屋寬不如心寬」,決定捨透
天厝買小間公寓,節省下的錢一併捐出。

幾年下來,王敏環陸續以水煎包攤的點滴收入、閒暇時間做手工藝等所得
,先後為先生陳金波、公公陳榮華,女兒陳琬棋、陳琬婷與自己捐出善款
,現在準備為婆婆陳洪萍再植福田。





忙於水煎包攤的陳金波、王敏環夫婦,三餐茹素,生活更是簡單且規律,
積存盈餘用以布施。

生意雖忙,王敏環每週六下午到慈濟彰化分會值班,農曆年假期則到大林
慈濟醫院當志工。去年,陳金波在店堜騆m靜思文物與五穀粉等,方便彰
化市區的慈濟志工、會眾購買;更免費供應熱騰騰的水煎包,補充環保志
工體力。

每天早上,煎鍋的油水聲滋滋作響,彰美路上的人行匆匆,咬下一口水煎
包,濃郁的溫情故事,芬芳四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