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忘我」的滋味
◎撰文/莊淑惠 攝影/顏霖沼
《娘子軍角度》


常在新聞現場,見柯德桂背著沉甸甸的攝影器材,
不斷地轉換拍攝角度。
完全不懂電腦和英文的她,
靠死記螢幕和鍵盤位置、
對照剪接公式,學會剪輯……
每天凌晨送完報紙、掃完高速公路交流道,
略事休息後,時間幾乎全部投入志工服務。
柯德桂責任感重、凡事要求完美,
人家喚她「拚命三娘」……



「師姊,妳在我後面做什麼?我怕機器會打到妳喔……」彎下腰取鏡的大
愛台記者問。

「原來,這角度也可以拍啊。」蹲在記者身旁的柯德桂說:「我不會拍,
想學你怎麼取鏡頭。」

「喔,是這樣啊。來,師姊,這個角度也可以拍……」

常有人問個子嬌小的柯德桂:「妳怎麼這
麼大膽,敢拿著攝影機在街上跑?」她笑
著說:「沒辦法啊,能全職、全時投入影
像記錄的人不多,我只好硬著頭皮承擔囉
!」

柯德桂投入文化志工是從筆耕開始,而後
基於對影像的好奇心,自一九九九年開始

學拍攝;沒有攝影機的她,使用別人的器材練習。柯德桂說,初入門,完
全不知要拍什麼,也不知該如何訪問,「我常跟著大愛台記者出任務,模
仿他們的拍攝角度,把握機會請教。」

「那時因為專業理念不足,我們很容易涉入報導的情境中無所自拔。」柯
德桂說,二○○○年象神風災,她在災情慘重的基隆七堵採訪,聽著受災
戶淚流滿面地敘述悲慘遭遇,她悲從中來,跟著哭了起來;待回過神來看
負責攝影的志工是否有拍到畫面,才發現那位志工早已跑到屋外哭得不知
如何是好。

柯德桂能拍、能剪也能寫,帶領基隆區映象志工承擔記錄工作,勤快、耐
操、耐磨,累積出厚實的經驗。有人問她,慈濟活動很多,雷同性也高,
該如何拍出與眾不同的畫面?柯德桂說:「感動不是隨時有的,但如果深
入了解慈濟精神與理念,到那兒都可以看出動人點。」


兼顧媽媽與志工角色


個性常是「幫人幫到底」的柯德桂,也深入慈善訪視工作,「做訪視要深
入案家生活,同理他們處境,才能替他們尋找社會資源,來解決生活困境
。」

柯德桂常能獲得案家信賴,也因此記錄到
更多的細節與故事。前年,柯德桂製作了
一部紀錄片「殷伯伯小屋」,內容是基隆
慈濟志工為罹患胃癌的殷伯伯與兩位智障
兒子翻修危屋;去年年初,殷伯伯生病至
新竹就醫,慈濟人也跟著過去關懷。

當殷伯伯病重彌留時,柯德桂等人也在身

旁。「伯伯跟我們說:你們都是好人……。」殷伯伯往生後,柯德桂協助
處理後事,甚至撿骨、捧骨灰罈,並安葬南港國軍公墓。

這動人的故事,除了曾在大愛新聞播出,也在「人間
菩提」節目堨X現。今年初,基隆社區歲末祝福活動
中播放這段故事,柯德桂的母親才知道女兒做慈濟如
此投入。

五十歲的柯德桂是單親媽媽,為了承擔家計、照顧兒
子,與爭取更多時間做慈濟,她調整作息,改在夜間
工作──每天凌晨兩點起床送報,接著打掃高速公路
交流道,上午十點回家休息一下,之後便是「慈濟時
間」了,然後忙到晚上十一點才就寢。

朋友認為打掃高速公路很危險,而且又要兼顧工作、家庭和志工活動,過
著蠟燭兩頭燒的日子,難道不覺辛苦嗎?柯德桂說:「做慈濟後,了解人
生本來就無常。每天早起工作就當作做早課,而且我喜歡照顧別人,這讓
我有踏實感!」

柯德桂可以說是隨時都在做慈濟;在路上看到車禍傷患,旁邊站滿圍觀群
眾卻沒有人付出行動,她常是第一個伸出援手的人。柯德桂說:「隨時隨
地都可以做慈濟;看到人有難,可以忘我,但不可以忘記。」


................................................................................................................................


從這奡M得生命熱力

這是一對夫唱婦隨的全職志工。
二○○一年納莉風災,
張阿英撐傘站在先生林宜龍身旁,
免得雨水淋濕攝影機;
三年後,她獨當一面,
扛著攝影機穿梭在興建中的新店慈院工地,
記錄工程點滴與慈濟人文。
張阿英認為,
女性細心和耐心的特質可以掌握到細膩的畫面,
讓影像有骨有肉、有血有淚,更具生命力。


拿著攝影機的張阿英,充滿了慈濟人的生命熱力與自信;然而,聽她談起
過去種種,有如天壤之別。

張阿英常生病,人家感冒幾天就好,她卻
是一、兩個月不見起色,常跑醫院,成了
一個「藥罐子」;看到別人身強體健,就
感到自己的軟弱與無能,懷疑起生命價值
,「我常覺得自己是個很沒用的人,甚至
想過自殺……」

一九九八年,張阿英加入靜思讀書會,晦

暗的心靈從上人的著作中逐漸找到出口;「人生的價值,不是擁有多少,
而是付出多少。」這句話,讓她的生命轉向,將心力從自己的身上,放大
到眾人的身上,開始積極做慈濟。

九二一震災後,先生林宜龍為大愛屋及希
望工程記錄。那段時間,她看到林宜龍的
改變:「那種天真、無厘頭的個性,變得
易感、替別人著想,很容易落淚呢……」

孩子都已成年、生活靠房租收入也應付得
過去,張阿英和林宜龍決定成為全職慈濟
志工,固定到希望工程學校記錄重建過程

。張阿英幫忙拿攝影腳架,也幫忙採訪,跟了一段時間後,發現學校埵
很多動人故事,從中增廣不少見聞,讓本來很怕曬黑的她,竟也樂於投入
經常要在戶外曝曬與奔波的攝影工作。

由於擔心自身專業不足,無法將慈濟歷史
作最好的保存,張阿英和林宜龍參加大愛
台的錄影培訓課程,並且支援新聞拍攝。
後來新店慈濟醫院啟建,需要專職志工長
期記錄,夫妻倆便承擔此項任務;每當上
人巡視工地,他們將施工重點、最新進度
和工地故事呈現給上人和建築委員們參考

剛接慈院工地文化記錄任務,張阿英經常陷入瓶頸,尤其是剪輯影片時,
常找不到可諮詢的對象,讓她感覺無助與茫然。兩年來,隨著慈院工程進
展,她的拍攝能力也逐日進步,畫面愈來愈動人,「我的影音能力是從這
媬i鍊出來的。」她期待每一部影片,都能蘊含著慈濟人文精神。

過去常進出醫院求診的張阿英,為了記錄新店慈院建設歷程,再次在醫院
堿黿禲F她如何看待這樣的生命轉折呢?「曾懷疑過生命價值的我,在慈
濟找到了鼓舞與力量,希望這些影像作品,也能影響別人獲得力量、讓社
會多更多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