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相見歡 圓一個緣
◎李委煌
剛考上中央警察大學的韓進忠,這天從新竹專程來到
花蓮;背包娷繭菑j學錄取通知書,他準備等下要展
現給「救命恩人」看。

韓進忠曾罹患血癌,幸運地熬過換髓過程的艱辛;今
年準備應考期間,他的思緒紛飛,因為知道將要和那
位捐髓給他的「救命恩人」見面,這個日子他等了快
兩年!他自我期許:「我一定要考取,表達他給我重
生機會的感激。」

當他健康站在捐受髓者相見歡典禮的台上,看見捐髓

給他的洪耀德出現時,他衝上前去,泣不成聲、哭糊了臉,把整顆頭埋進
洪耀德的胸膛堙C





從骨髓配對成功那天起,雙方就知道天涯海角有著「那麼一個人」──不
知他的性別、不知他的年齡、不知他如何聯絡,甚至不知他是生是死;直
到「相見歡」的那一刻……

慈濟捐受髓者相見歡活動,今年八月十四日在花蓮慈濟靜思堂舉行,九十
六位捐髓者、近二十位受髓者或家屬參與。正式見面前,心情只有忐忑─
─捐者擔心看不到病患,受者擔心捐者不克出席。

捐髓者站上台,除了想要知道對方是否健康,也為「捐髓無損己身」作見
證;受髓者在移植後感受到身心微妙的變化,好奇想見一見那個改變自己
人生的捐髓者模樣。
見到了洪耀德,韓進忠滿足了。「多活一
天,就當多賺一天。」這天剛好是他移植
後第八百天,歷經生死掙扎,他變得豁達
了,性情也較以往開朗;因為移植成功後
的每一天,對他的新生命來說都像是新的
一天!

五十歲的黃郭月雲,兩年多前接受骨髓移
植;今天包括母親、先生、姑姨、兒女、

外甥、朋友等「親友團」逾三十人,浩浩蕩蕩從台南包車來花蓮,準備當
面答謝捐髓的陌生人。

隨著主持人介紹,台下三十多雙眼睛緊緊盯著救命恩人──倪行健出現了
!他身高一八三公分、還是位學生,足足比黃郭月雲小了二十七歲。

「呷兩百歲啦!」黃郭月雲的老母親當倪行健如愛孫,當眾祝福他健康長
壽。

望著韓進忠、黃郭月雲等人健康上台,香香的家人不禁心酸。

香香在兩歲多時接受骨髓移植,但年幼的病軀擋不過病魔折騰,往生時才
三歲。今天,媽媽、爸爸專程來到花蓮,緊緊抱著捐髓者潘桂如,代替香
香跟她說一聲謝謝……

潘桂如和香香的媽媽緊抱,同樣的淚水,滋味卻特別苦。參與骨髓相見歡
,捐、受髓者雙方都需要勇氣。





兩位生命勇者相擁,緣於清水之愛,也是人間至美。

「換成是我,我願意捐髓給陌生人嗎?」「若我是病患,能有那樣的求生
意志嗎?」台下觀禮的志工、醫護人員、捐受髓者親友拭著淚,不少人內
心正進行一場自我對話。

「受髓者」可能和你我一樣,為人子女、
為人父母、為人夫、為人妻,是一個家庭
的希望。十歲的李鈞冠,是父母的寶貝獨
子;二十八歲的賴鴻儀,即將從博士班畢
業;十七歲的楊童雲,是數理資優生,手
藝好、文筆佳……

生病以來,楊童雲感受到社會許多溫暖:

「我要把身體養好,再將這分愛傳遞出去,回饋給這個社會。」這段少女
告白,是重生後的真情流露;而她領悟到的「讓愛傳出去」,也正是慈濟
推動骨髓捐贈的初衷。

骨髓移植前後,變數實在太多,即使順利找到捐髓者,也不確定術後恢復
能否良好。韓進忠歷經重重考驗,好不容易活了過來,如今每從媒體看到
「自殺」新聞,他總是感觸良多,「我們想活下去都不一定有機會……」

他想告訴那些徘徊在自殺邊緣的人們:請想一想等待受髓的病患吧。





慈濟骨髓庫成立十一年,招募到超過二十六萬位志願捐髓者,截至今年八
月二十日,已在全球二十個地區國家,完成七百三十三例的移植。

這樣的成績,正反映出台灣人的高密度愛心。

五十二歲的吳家興兩年前獲知與受髓者配對成功時,已算是位「高齡捐髓
者」;一生未曾做過手術,年逾半百時第一次躺下竟是為了陌生人。父母
已年近八旬,為免老人家操心,吳家興決定讓此救人美事,成為「甜蜜的
祕密」。

天下有一種愛,特別清淨而無染,證嚴上人稱之為「清水之愛」:當捐髓
者別無所求,單純只為了救人,此心念何等偉大。」上人讚歎:「若非菩
薩,誰能做到?」

《無量義經》云:「頭目髓腦悉施人。」佛陀兩千五百年前的慈悲教誨,
穿越時空,正在二十一世紀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