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愛無礙
 •和他手牽手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小天使的啦啦隊
◎黃秀花
綁著兩條辮子的可愛小依凡,
只能發出「伊伊啊啊」的聲音,
話說得不清楚,除了媽媽,沒人懂她的意思。

團體力量帶給依凡鼓勵和進步!
共同營造出安全又溫暖的環境,
讓她勇敢探索學習極限、安心成長。
「依凡能發出聲音了!」
「依凡學會打菜了!」
「依凡對人微笑喔!」
依凡身旁有個龐大「啦啦隊」,
隨時為她的成長拍拍手!




「叮咚!……」下課鐘聲響起,教室堳b時充滿孩子們喧鬧嬉戲的聲響;
依凡(化名)還是安靜地在座位上寫字,外在環境的變化對她似乎沒什麼
影響。

偶爾,當大家玩得興高采烈時,她也會抬起頭來,眨著好奇的眼睛,聽聽
同學們在說些什麼。

依凡有自閉症,加上先天腦部功能受損,在語言理解及表達方面出現發展
障礙。進小學時,她只會發出「伊伊啊啊」的聲音,也缺乏模仿學習的能
力,不容易與人互動。

因此,當依凡剛入慈濟小學這一班時,級任老師吳秀英引導同學們理解她
的情況,一起照顧她、幫助她學習。



伊凡不是不理人


「剛開始,她很安靜、不太理人,我們都對她很好奇。後來老師要大家自
我介紹,我才發現她原來不會說話。」經常幫忙依凡的同學心慈說。

長相甜美的依凡,每天梳著兩條小辮子、打扮得很整齊到校;笑起來會露
出兩顆兔寶寶牙,十分討人喜愛。

依凡在班上屬高個頭,座位被安排在最後一排,鄰座的幾位小女生常會主
動挽著她的手,帶她一起活動。

「依凡,要上體育課了,趕快換鞋子喔!」

「依凡,走!我們去逛逛校園!」

「依凡,吃午餐囉!趕緊去排隊裝飯。」

……

同學們像照顧「小公主」般,對她呵護有加。

剛入學那幾天,媽媽每天送依凡到學校上課後,就留下來擔任班上的愛心
媽媽,幫忙打掃、拖地……「我全程陪讀,希望幫忙女兒盡早適應學校生
活,跟同學打成一片。而且,我愈了解學校的環境、愈了解小朋友們的個
性,就不會在家擔心。」

班上同學看到依凡的媽媽這麼用心付出,也願意照顧依凡。「依凡是班上
的一分子,大家都很愛護她。」班長若妤說:「依凡很善良、脾氣很好,
我們都很喜歡她,到那堻ㄦ|牽著她一起去。」

每週一、三、五,同學都帶著依凡繞校園跑一圈;剛開始依凡怕生,跑得
很慢,後來漸漸跟大家熟了,跑起來就很帶勁。「有時依凡還會超過我們
呢!」心慈說。

不僅女生會幫忙依凡,男同學也很照顧她。卿和說:「我教過依凡畫直線
喔!」他一手按住直尺,一手握住依凡的手,沿著尺緣由上而下使力,真
的就教會依凡了。

依凡很信賴這群同學,心媟Q做什麼,就去拉拉他們的小手作暗示。例如
,想上廁所時,她牽同學的手,比畫著廁所的方向;肚子痛時,她會摸摸
肚子,表示需要人帶她去保健室……雖然無法言語,卻會用手勢和動作表
達想法。



伊凡好棒學會了


級任老師吳秀英善於運用情境教學,增加依凡和同學之間的互動,並藉此
訓練依凡學會生活技能。

以打菜為例,吳秀英先找一位同學示範。從夾水果開始,同學夾一顆,依
凡也照做;當她學會了夾乾的食物後,同學再示範夾濕的蔬菜……從簡單
到複雜、一次又一次訓練。

吳秀英也安排同學帶著依凡學習清潔打掃,從掃地、擦白板、搓洗抹布等
,一樣一樣地教。依凡向來怕髒又怕濕,不會擰抹布,吳秀英就近身指導
:「看!一手向左、一手向右,兩手用力轉,水就流出來了!」透過反覆
訓練,依凡漸漸克服心理障礙,逐步建立起習慣。

吳秀英對依凡的教育有一套標準。她要求依凡在生活作息上比照其他同學
,不得草率;而課業上,國語課她能跟得上就要嚴格要求,至於數學等需
要理解的科目則不強求,並安排到資源班,由特教老師針對她發展較弱的
部分作個別輔導。

依凡的國語成績一直表現得很不錯,吳秀英在課堂上點名請同學念課文,
有時也會點到依凡,只要她能發出聲音,吳秀英都給予鼓勵:「請同學們
拍拍手,依凡有聲音了!」

「有一次,依凡的國語考了八十幾分,很棒喔!」若妤說。

同學的掌聲,是依凡最大的鼓舞,讓她更有信心學習。

慈小每年舉辦音樂劇比賽,吳秀英派給依凡一個「小猴子」的角色;擅長
縫紉的阿嬤特地幫依凡車縫漂亮的頭套、外衣及腳套,讓她能風光上台。

正式演出時,依凡沒有台詞,靠肢體來凸顯角色功能,只見她跟著同學一
起做出「搔癢」的動作,表情逗趣,讓觀眾拍手叫好!最後,班上贏得全
校冠軍,依凡也和大家一樣感到開心呢!



請你跟我這樣說


在依凡學習、成長的背後,媽媽一直扮演著「推手」的角色。為了強化依
凡認字的能力,小學入學前,媽媽先借來一年級的課本,每天花兩、三個
小時陪依凡練習寫字。

起初依凡坐不住,媽媽總是很有耐心地陪在她的身旁,先教她由點狀練習
,慢慢地發展成畫虛線;後來,當依凡學會運筆之後,不但能將每個字完
整寫完,筆畫也很正確。練習寫了三十本作業簿後,依凡逐漸培養出寫字
的習慣,讓媽媽很欣慰。

為了加強依凡對語言的理解及發音,媽媽定期帶她到花蓮慈院「兒童發展
復健中心」接受語言治療師的訓練;從學齡前到目前小學三年級,每個星
期一次,不曾間斷。

「ㄆㄧˊ─ㄑㄧㄡˊ!」慈院兒復中心語言治療師張乃悅教依凡揣摩如何
正確發音,把依凡的手移往自己的脣上,讓她感受發「ㄆㄧˊ」的音,嘴
脣要微微顫動;她捏著依凡的鼻子,讓她感受發「ㄇㄚ」這個音,要有鼻
音出現;再如發「ㄓ」的音時,就要咬緊牙齒。

長期訓練依凡發音的張乃悅說:「依凡會用口腔咀嚼食物,卻不能順暢說
話;她的舌頭無法正常運用在發音上,這就是所謂的『言語失用症』。」

依凡在學校學到很多語彙,但不見得都能理解、應用。張乃悅解釋「記憶
」和「理解」是兩回事,如果依凡能「自發性地運用溝通符號」來表達意
念、與人互動,即使不會說話,也能以手寫或手勢來達到溝通目的。

這天,慈小資源班老師郭雅琦讓依凡看了好幾種動物圖案,並一一解說牠
們的特色,請依凡辨別。「兔子的耳朵在那堙H長頸鹿的脖子在那堙H那
種動物的耳朵最大?那種動物的脖子最長?」

依凡很快地用手指出正確答案。郭雅琦高興地說:「這證明她不是 Copy
式的記憶,而是真正的理解。」

郭雅琦也教依凡用簡單的口語表達:「我要吃……」「我要喝……」起初
,依凡還是用手指著餅乾和牛奶,老師假裝不理;依凡於是努力張著嘴,
一字字說出:「我─要─吃─餅─乾……」雖然說得很慢,發音也不標準
,但她已能學習、模仿老師的嘴型。

包括學校、兒復中心及媽媽三方面,不放棄為依凡的「發聲」努力;原本
發不出聲音的依凡,在一年級時學會「仿說」,升上二年級之後,理解能
力更愈來愈好了!



慢慢來大家會等你


自閉症的孩子,通常因為不明白別人的話語及表情,不懂得如何反應,也
難改變慣常行為去適應新環境,而呈現不理人、獨自玩耍的狀況。但依凡
很不同,團體生活帶給她鼓勵與安全感,誘發她願意參與、對學習產生興
趣。只要跟人熟稔了,她也會展現天真、調皮的一面。

資源班老師郭雅琦和高麗雪說:「依凡來上課,有時會故意躲起來跟我們
玩捉迷藏,看看老師的反應。」

依凡很認真地跟著老師練習發音,有時她能發得標準、有時一再練習卻仍
發不出準確的音節,她就開始耍賴,不是靠在媽媽的懷抱中磨蹭、就是用
眼神向老師撒嬌,十足淘氣模樣。

媽媽說,依凡雖然有發展障礙,但和其他孩子一樣會哭、會笑、會生氣,
只是欠缺語言表達能力而已;「依凡的腦部神經系統傳導出了問題,所以
反應較慢;但這就像電腦系統一樣,大家都已經進步到XP了,她卻還停
留在DOS階段,相較之下當然比較慢囉!」

「團體力量帶給依凡刺激和進步!除了老師的教導,班上同學都是她學習
模仿的對象。」雖然依凡在很多方面不如一般孩子靈活,但媽媽相信,她
的成長會一點一滴累積。

孩子的成長需要鼓勵,像依凡這樣內向又有語言障礙的孩子,更需要師親
生三方面配合,為她營造出安全、溫暖的環境,讓她安心置身其中學習,
並鼓勵、讚賞她勇敢展現自我,才能突破語言、溝通、人際關係等發展障
礙。

依凡是家中第一個孩子,媽媽和家人努力地想為她做更多,那怕成果不如
預期,也是樂觀以待。



伊凡寧靜小世界歡迎光臨


在媽媽的眼中,依凡就像小淑女,很安靜,不太吵人也不太在意外界的眼
光,心靈世界純潔無邪。

媽媽每次外出,都儘量將依凡帶在身邊,讓她多看看外面的世界;假日時
,也常帶她到郊外走動,增加與人互動的機會。媽媽很有成就感地說:「
以前依凡見人就躲,現在遇到相熟的人,還會主動微笑呢!」

「從前我不喜歡小孩,但她激起我的母愛,接受這個挑戰。」媽媽認為,
依凡是來度化她的菩薩,儘管依凡的弟弟妹妹表現優秀,但媽媽特別以依
凡為榮:「當初大家都不認為她有希望,如今卻能進步那麼多!」

依凡的弟弟、妹妹看到媽媽對大姊姊特別照顧,有時不免吃味。媽媽引導
他們以同理心設想:「你們要懂得體會姊姊的處境──你們可以學鋼琴、
美語和繪畫,但大姊姊沒辦法啊!」「想一想,如果你們在嘴巴上貼上膠
布,一兩個小時都不說話,會是什麼滋味呢?」

媽媽帶著依凡學跳繩、搖呼拉圈,一旁的弟弟、妹妹都學會了,依凡還是
學不會,老是用分解動作跳過繩子、用手轉呼拉圈。媽媽說:「學不會沒
關係,只要她的腦袋會轉彎,知道那些玩意如何使用,目的就達到了。」

看到妹妹的指尖在琴鍵上輕觸滑動,悅耳的樂音便由此流洩而出,依凡也
會羨慕。然而,她的手指不能操控自如,即使勇敢坐在鋼琴前,也只能彈
奏出「Do、Re、Me、Fa、So、La……」等幾個單音而已,不免會有挫折


幸好,「依凡遺傳到爸爸的好脾氣,凡事看得開,不會鑽牛角尖。」媽媽
說依凡的EQ很不錯,對於生活上的小挫折很快就淡忘了。

「最重要的是,我的心態要正確。」媽媽常提醒自己,要看孩子的優點,
少在意缺點:「上帝認為我們有能力,才會把這個小孩託付給我們照顧。
我不想給她太大的壓力,也不想要求她達到一百分,只要及格就好了!」

話雖如此,媽媽對依凡仍有期待:「我希望她能不斷有進步,具備基本的
生活知能,懂得與人互動和溝通,即便不會用說的,用手或筆來表達也無
妨!」因為在媽媽的信念堙A身心殘缺的孩子,仍然可以是「有氣質、有
教養」的!





「我家門前的街道白天安靜,一到晚上就燈火通明……」

夜幕低垂,弟弟在畫畫、妹妹在彈鋼琴,媽媽則溫柔地勾著依凡的肩,逐
字逐句教她朗讀課文,等待著爸爸下班,以及阿公、阿嬤回家吃晚餐。

每天放學回家,依凡作功課、朗讀課文;跑跑跳跳作運動的身影旁,都少
不了媽媽的陪伴。生長在這樣的家庭,依凡是幸福的。媽媽說:「不但阿
公、阿嬤、爸爸疼她,弟弟、妹妹也都愛護她,我更是處處以她為優先;
依凡可說是我們家的『千金大小姐』喔!」

聽著她們念著「夜晚的街道」課文內容,再看著眼前這幅和樂的景象;這
一家人,正是「天倫之樂」的最佳寫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