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慈濟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寰宇慈濟
寰宇之大,您身旁或許就有付出的身影。
精選新聞,助您隨時掌握海內外慈濟事。

南非

居家關懷一村又一村
愛滋病患側耳傾聽歌聲



「我們好快樂、我們好自由,因為我們在做慈濟……」車輪滾過崎嶇不平
的黃土,大風揚起塵沙,車內傳出德本祖魯族慈濟志工歡樂的歌聲;她們
唱著自編的慈濟歌,走訪貧戶的腳步從這個社區到另一個部落,一趟下來
的里程數總是逾百。

這群志工以娘子軍為主,身穿「藍衣白裙」志工服,關懷社區內的照顧戶
。由於南非愛滋病嚴重蔓延,志工照顧的對象幾乎都是愛滋病患,雖然無
法治癒他們的病痛,卻能為他們帶來片刻的歡樂與安慰。

這天來到德本郊區Quary Height Townships鎮,一戶傾斜的門板半開,躺在
床上的婦人被熟悉的歌聲喚醒,臉上浮起微笑,靜候志工入門。婦人的先
生去年因愛滋病往生,寡居的她看到志工宛如看到親人,放鬆地接受按摩
與復健;志工也攙扶她到戶外歌唱、曬曬太陽與散步──這應是隔絕於暗
角的愛滋病患最渴望的享受吧。
另一位愛滋病末期病患,瘦得只剩一層皮
包骨,腹瀉不止卻無法下床,母親只好在
他的床鋪上墊了一塊塑膠布。志工趨前輕
聲軟語地安慰他放輕鬆,然後掀起毯子,
不畏髒臭、動作輕巧地幫他擦拭乾淨、換
上褲子、按摩復健。面對這樣的情境,一
般傳統保守的祖魯族婦女避之唯恐不及,
這群志工卻如此無畏。

剛來到南非的志工曾嚴毅說,最令他感動的是看到每一位病患雖然生活環
境不佳,家人卻把他們照顧得很好;而祖魯族志工的護理動作又是如此熟
練,「我相信這是當地的華裔慈濟志工,先以身作則幫忙患者,用時間和
行動帶動祖魯族志工為同胞服務。」

葛蕾蒂絲(Gladys)是南非第一位祖魯族慈濟志工,她的姪子在五月間遭
搶劫槍殺往生。她說,如果是以前,她一定滿懷仇恨想要報復,但現在她
心中有慈濟,「會發生這樣的悲劇,是因為這個世界的愛太少;現在我只
想散播更多的愛。」

行行復行行的路途中,多年來引領這群祖魯族志工的潘明水指著對面的山
丘說,希望未來能夠在那邊蓋一所愛滋孤兒托兒中心。但目前,踏入那塊
地區對黃皮膚的慈濟志工而言仍是危險的,除非在當區培養出祖魯族志工
,才能引領外人進入社區深耕。

遠眺一個山丘延續著一個山丘、一個又一個貧困村落,志工內心憂慮著:
還有多少愛滋病患和愛滋孤兒正渴望著關懷呢?

志工曾造訪一位染重病的照顧戶,他用石頭和木板把門窗完全封死,屋內
只有一盞微弱的燭光,和令人極不舒適的壓迫感。這樣的環境如何能讓人
感到快樂、使人健康呢?詢問之下才知這是他們的習俗,傳說中有精靈會
把重病者的靈魂抓走,所以他們把門窗封死、不讓光線進入。

偏遠村落的貧窮人們教育及智識落後,這些迷信只會更加傷害他們的健康
;志工們長期下鄉,希望帶來關懷和教育,但,這仍是一條漫長的路。

「上人教我們:做就對了,做就對了……」歌聲再度響起,以祖魯族志工
為嚮導,隨著他們宏亮的歌聲,一戶走訪過一戶,相信這個愛的隊伍一定
會愈來愈浩蕩長。

(撰文/朱彥芳、袁亞棋、曾嚴毅 攝影/朱彥芳)



最美的事就是分享
藍堤婦女「致富」之道



「愛能改變一切,讓貧窮的人心靈富有,讓沒有明天的人變成希望無窮,
讓苦難人生找到幸福快樂……」每每談及南非藍堤社區的祖魯族志工,我
便想起上人曾說過的這段話。這群志工從受助者成為助人者,樂在分享與
互愛,讓人很感動。

藍堤社區(Blue Bank)距離雷地史密斯(Ladysmith)約三十公里。去年
底,慈濟志工在當地首度進行白米發放,對當地婦女的勤勞韌性印象深刻
;今年初,慈濟志工帶來衣服、布料、廢紗,和兩台手搖縫紉機、手鉤針
等物資,供給當地婦女於每星期二、四,齊聚社區活動中心縫製衣服、鉤
圍巾、帽子和毛衣。

這批組員延續慈濟德本職訓班學員的作法
,將成品以優惠價格賣給和她們同樣貧窮
的居民,所得提撥百分之二十作為社區慈
善基金,餘額按照個別工作量多寡來分配
。這個「藍堤計畫」,將讓她們得以自立
,再去幫助更需要幫助的人。

期間,慈濟志工也曾遇到「難題」。獨自

撫養四男二女的Florence,非常精於剪裁,但她不願意教導其他人;後來
,她感動於志工的愛心和尊重,慢慢改變心態;許多人經由她的指導,學
得一技之長,而能獨當一面。更動人的是,在一次的市集販賣後,
Florence舉手發言:「我們決定將這筆收入保留到耶誕節,讓我們的孩子
和其他家庭一樣,也能擁有一個快樂的節日;而且,我們將平分這些收入
。」

Florence是所有組員中產量最多的,她理當得到最多,但她感受到互愛的
可貴,決定和其他手藝較差的組員分享收入。

慈濟在藍堤社區舉行的發放,已成為當地一大事,「藍堤計畫」二十六位
組員也前來幫忙。她們感受到付出的喜悅,也自信地向村民推銷自己製作
的衣物。當地的老酋長說:「我今年七十八歲,這一生沒看過這麼美的事
。」

藍堤組員也將愛的種子,撒向十公里外的St. Joseph天主教堂。今年六月
底,當地舉行冬令發放,藍堤組員全數到場,整理場地、幫忙發放,並且
上台分享心得。她們也跟隨慈濟人參與學校關懷──協助發放文具用品、
縫補學生制服以及關懷社區病患、協助貧困喪家處理相關事宜……

Mavis是組員之一。去年,她仍是慈濟照顧戶,今年,因為參與志工服務
,得知慈濟募款不易,決定放棄接受物資,將機會留給更貧困的人。許多
人看到她引領慈濟志工訪貧,走了好多山路、累了好多天卻沒有拿到救濟
品,以為她一定很傷心,紛紛前來安慰。但Mavis說:「我很快樂,因為
我是慈濟志工,不是照顧戶。」

Mavis告訴慈濟人,藍堤組員一致決定,明年將不再領取慈濟救濟物資,
有二十位組員也定期捐款成為慈濟會員。一位組員說:「如果我今天死了
,我知道慈濟人會幫忙照顧我的孩子。現在我生活還過得去,物資應該留
給那些更苦的人……」

被先生拋棄、獨自撫養五個孩子的Mavis,如今不再流淚、不再埋怨。她
的先生在散盡錢財後,帶了一身的病痛回到家鄉,驚訝於Mavis和以前不
同,變得快樂又有自信。

這群婦女因付出受到肯定而充滿自信,用歌聲和笑聲響徹整個村莊……

(撰文/趙淑慧 攝影/方龍生)



馬來西亞

往診一年 風雨無阻
莫哈末等待老朋友上門



「痛啊,很痛啊。」當醫護志工陳秋蘭以沾著消毒藥水的棉花,輕輕為癱
瘓在床的莫哈末清洗臀部褥瘡傷口時,他忍不住皺眉,咧嘴呼叫。看見他
痛苦的模樣,志工賴濟嶸趨前緊握著他的手。

「以前我根本不會感覺到痛,現在這種情形是好還是壞?」莫哈末擔心不
已。

「好事啊!」Siva醫師仔細檢視莫哈末的雙腳後解釋:「會痛表示有知覺
,證明你的雙腳開始有反應了!」並指導他做腿部的復健。

莫哈末平躺在床上,雙腳垂地。「一、二、三,試試看舉起你的腳跟。」
大家在旁提醒他如何用力、為他打氣。一次又一次,莫哈末的左腳掌終於
在眾人的歡呼聲媟L微動了,最後,竟然能夠翹起來了!

「能動了!你的腳能動了!」Siva高興地叫著,莫哈末則是激動得說不出
話來。

一年來,每週日常可見吉隆坡慈濟人醫會醫師Siva、陳秋蘭和賴濟嶸穿梭
在「而欖區」莫哈末的家堙F「如今看到他漸漸有起色,我們很開心!」

雪蘭莪州而欖區距離巴生二十七公里,以
馬來人為主,住戶莫哈末在二十年前的一
場車禍中傷及脊椎,因為沒有得到適當的
治療,雙腳逐漸失去功能,只能與床為伍
;六年前,臀部開始長褥瘡,嚴重擴散至
兩股間,傷口有兩隻手掌那麼大,深及見
肉。

去年八月十日,慈濟醫療團隊第一次來古

晉村義診,經過熱心居民通報,醫師及護理人員前往莫哈末家探視,卻被
大聲拒於門外。原來,之前曾有不少團體探望他並承諾請醫師來看診,最
後卻不了了之,使他滿懷的希望落空,不再相信任何人。

賴濟嶸回憶:「剛開始,莫哈末會向大家發脾氣,不然就是不睬我們。」
但志工持續到訪,還請了退休護理長陳秋蘭為他清洗傷口、送藥物,教導
他的妻女如何護理傷口。九個月後,褥瘡明顯縮小,而且開始結痂。

「莫哈末是一個鐵漢子,從前是說一就是一,很難和人相處。但如今他和
我們就像是一家人,如果我們來遲了,他還會嘮叨一番。」志工們欣慰地
說。

今年四月,Siva醫師請印裔復健科醫師Thilli指導莫哈末的女兒協助他做復
健體操,使萎縮了二十年的雙腳肌肉變得柔軟些,減輕家人抱動時的負擔
;此外,也送他一輛可供雙腿復健運動的迷你腳踏車。

Thilli 還幫莫哈末改善輪椅的坐墊,在中間留出空隙,讓他臀部的傷口不
致受到壓迫;當 Thilli 輔助莫哈末站起來時,他配合得滿身是汗,感動地
說:「我二十年來都沒有雙腳踏過地!」

三個月後,當陳秋蘭看到莫哈末的腳掌能動了,不禁打從心媗w笑出來。
堅守護士崗位三十多年的她已退休,自去年四月加入慈濟巴生義診中心的
行列後,常跟隨醫師為行動不便者往診,不管路途多遙遠崎嶇,絲毫不以
為苦,反而心存感恩:「退休後,還能應用自己的專業幫助需要的人,這
才是真正的享受人生、享受生活!」

(撰文/陳金香、羅秀蓮、陳慧婷 攝影/黃惠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