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證言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讓我更勇敢堅定的力量
◎撰文/劉雅隉@攝影╱顏霖沼
我從來沒想過,像我這樣一個「好人」,也會得到癌症。
曾經以為行善付出,能為自己累積福報,
但「無常」不會挑你是好人還是壞人,就這麼來了。

我慶幸這十幾年來擔任志工、關懷貧戶,
體悟到「三分病、七分心理」;
我勉勵自己一定要堅強,超越痛苦,
用更堅定的步伐,走向每個需要的角落。




個子嬌小、有著飛揚的神采,李燕雪笑著
說:「在一般人眼中,我應該算是一個好
人吧!」

十多年前、才二十多歲年紀,就投入慈濟
志工;自覺是「雞婆」個性,她在慈善訪
視工作中如魚得水。高雄幅員遼闊、當年
志工人數也不多,因此從山上失明的老婆

婆、到海港邊孤單的伯伯,都是她服務的範圍;有時出門一趟看個案,上
山下海花上一整天,她也樂在其中,不以為苦。

每個月探視照顧戶,李燕雪一定仔細傾聽、了解每個人的需要與感受;得
知那媯o生意外災難,她也會心急地了解狀況、希望能幫得上忙;甚至,
看到住家附近有徘徊的落魄老人,她也熱心邀請到家中,提供一餐溫飽和
實質的協助。

因為大小事全都攬的「來者不拒」個性,一度讓她差點把自家經營的早餐
店,變成街友們的「免費食堂」:「先生一直很支持我做慈濟,只是有時
受不了我太過『熱心』,他會在後面拉我一把。」

「多年來,我很用心去照顧和對待許多需要幫助的人,對於這些忙碌也不
曾有過一句怨言,我深信以行善累積福報,命才會好。可是我真的沒有料
到,無常就這樣來了……」

二○○○年三月,醫師診斷出李燕雪罹患癌症。



生病,考驗誰?


「從醫師『宣判』診斷結果的那一刻,我整個人震驚得幾乎無法思考。」
但李燕雪很慶幸:「我遇到了一位好醫師。醫師說生病考驗的是醫師的醫
療技術,而不是考驗病人。這讓我安下心來,把病交給醫師、把心交給菩
薩。」

那年五月,李燕雪住進花蓮慈濟醫院治療,手術順利完成。「我不想讓大
家擔心,僅有先生知道我的病情。就連母親和孩子,都以為我是為了忙慈
濟事而外出幾天。」

在她化療完畢回到家中靜養後,親友終究得知了,一一前來探視。「經過
一連串治療,整個人是很虛弱的。但面對來關心的親朋好友們,我真的不
忍心拒絕。我也一定要出來『給大家看』,才能讓大家放心。」

病中相見,常常都是探病的人紅著眼眶、
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反讓她這個「病人」
來安慰大家。李燕雪印象深刻,曾有位朋
友來看她,進門一句話都沒說、眼淚就滴
了下來。「我足足安慰她二十分鐘。當下
有種錯覺:到底是誰生病?」

一直陪伴在旁的先生,在李燕雪出院返家

後,拿她的「好客」沒辦法,只好交代她不要做家事、不要煮飯洗衣……
李燕雪說:「生病的過程雖然痛苦,但換個角度想,有他們這樣關心、在
乎我,可見我的人緣還真不錯呢!」

話雖輕鬆,李燕雪也坦承生病怎能沒有痛苦?只不過多年來訪視貧戶,看
盡人間的生、老、病、死,也從中體悟到,生病的人多半是「三分病、七
分心理」,擔心和恐懼會讓人變得沮喪,因而失去對抗病魔的勇氣。「所
以我告訴自己,唉聲嘆氣並不會讓病情好轉,唯有積極樂觀面對,才能讓
自己開心一點,也讓周圍的人輕鬆一點。」



「往前走」的勇氣


慈濟訪視志工所接觸的,多半是貧、病的苦相,李燕雪為何鍾愛這項工作
呢?

「因為志工不僅是『給予』,還有更多的『得』。」她說,這些年來關懷
他人的種種累積,反過來幫助她更有勇氣面對自己的病痛。

家住在高雄縣彌陀鄉的王阿公和阿婆,是
慈濟關懷兩年多的個案。八十多歲的王阿
公,年輕時以捕魚維生,養育五名兒女,
家中經濟在當時算是相當優渥。然而,因
為理財不善,加上幾個孩子相繼離家,阿
公和阿婆相依為命,只能靠政府救濟金度
日。

慈濟志工每月探望,也常為兩位老人家量血壓,關心他們的健康狀況。如
此經常性的陪伴,讓耳朵聽不到、行動又不便的阿婆,從原本的怕生、退
縮,到現在見到人會主動打招呼,臉上更有笑容了。這種轉變,也讓阿公
好安心。

其實,阿公心堮I藏了一段段傷心往事──大兒子在十二歲時外出討海,
不幸落海身亡;在外流浪多年的三兒子,去年好不容易回家,沒想到卻發
生意外喪生。老父白髮送黑髮,哀痛欲絕。

當時,李燕雪和志工們協助阿公辦理兒子後事,開導他要放下罣礙讓往生
者好走、念佛來祝福兒子……數個月的陪伴,阿公總算漸漸打開心結,也
明白父母和兒女之間的緣盡了,就該放手祝福。

現在,每每看見志工來訪,阿公總是輕輕一句:「好佳哉有恁!」讓志工
感動許久。

在李燕雪眼中,王阿公是位令人敬佩的長者,他的年紀雖大,依舊無微不
至的照顧阿嬤,「老人家經過了那麼多傷痛,卻還是勇敢向前行,無怨地
照顧著老伴,我從阿公身上學到了很多很多。」



從路邊撿回一個人


在李燕雪接觸過的個案中,有一個人曾因她的「不放棄」,重拾美滿家庭
──

身為一家之主,秋雄感到壓力沉重,加上生育了一位身心障礙兒,種種責
任令他無力承擔,只好藉酒發洩情緒;常常喝得醉茫茫,倒臥路旁。著急
的家人、朋友,只好三更半夜到處「撿」人。

雖然明白這樣的日子再過下去,毀掉的不
只是自己的人生,連家庭都可能會賠上,
但是幾度下定決心要戒酒,卻沒一次成功


就在大家都打算放棄他時,秋雄遇上了李
燕雪。她和幾位志工分工合作,不間斷地
接送秋雄到大林慈濟醫院接受治療。「出

關」之後,更規定他每天要打電話報告「今日狀況」。

「她是要『聽』我有沒有偷喝酒!」秋雄說,只要偷喝酒,李燕雪一聽聲
音就知道。

在大家的「督促」、「脅迫」下,秋雄終於戒酒成功,並且成為志工,也
不吝分享自身經驗。

看到秋雄靠著親友、同伴的幫助,走出渾噩的人生,李燕雪很為他高興。
她感同身受地表示,在孤單無助的時候,自身毅力的支撐雖是關鍵,但若
有人適時表達出關心與祝福,更為重要。

「社會上有很多人,需要的不是物質上的幫助,而是心靈的依靠。」李燕
雪說,十多年來訪視經驗最大的心得與發現,就是不論生活富裕與否,心
靈的充盈才是一個人快樂的依據。





以前,李燕雪行善是想要「好命」,她從沒想過有一天會生重病:「自認
不是完美無缺的人,卻從沒做過『傷天害理』之事,怎麼會得到人人聞之
色變的癌症?我相信很多人在面臨生老病死的剎那,會和我有一樣的念頭
。但這就是『無常』,它才不管你是好人、不挑你是壞人,就是這樣來了
。」

在獲知生病那一刻,她重新詮釋人生:「如果行善真有福報,現在不但沒
得『囤』,還得先拿來『抵』(閩南語,相抵消之意)。」因此,病中的
她依舊在體力許可下訪視貧戶,更深切體會付出當下的快樂與充實。

「化學治療苦不苦?真的好苦。針劑打下
去,全身就像火在燒……」李燕雪說,每
次化療過後都要經過四、五天,副作用才
會漸漸緩和;期間不但渾身無力,還會不
斷噁心嘔吐,這樣的痛苦反反覆覆,苦不
堪言。

「每當遭遇種種不舒服,我都會想起在訪

視關懷的過程中,見過更多無奈的人生。那些燒、燙傷的病人,那些生離
死別、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心痛……我知道『痛苦』是可以超越的。」體會
到人世間有更多、更大的苦難,李燕雪勉勵自己一定要堅強,往後才能去
鼓勵更多的人。

「若問我今後還想做什麼?我依然選擇繼續當個快樂的訪視志工。」李燕
雪說:「訪視,充盈了我的生命,教我更懂得珍惜擁有、體會付出的感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