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現場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相會在生命的交流道
◎撰文/盧蕙馨(慈濟大學宗教與文化研究所所長) 攝影/吳寶童
我們相會在蘇州,相會在愛的心靈國度;
雖萍水相逢,卻不陌生,
美好的因緣將彼此帶入「大我」的牽繫。
當視野延伸到天下蒼生苦難,
這些帶著不同口音的大學生,一個個踴躍上台表白──
「感謝上蒼賜我們幸福,但我們沒有察覺。」
「即便是塵埃,也應發揮自己的作用。」
「愛原來要及時說出來。」
彷彿來到了生命的交流道,我們領略了好風好景,
給予彼此無限光與熱……




慈濟志業文化交流團進入江蘇蘇州大學紮
營那天,校園寂靜空盪。烈日當空,團員
們並排行進,長長的隊伍穿過巷弄,走過
楊柳依依的拱橋河邊,行經古樹參天的濃
蔭下,不知即將迎接的八、九十位蘇大師
生是何等模樣。

四天後,我們一再相擁惜別,歌聲淚水交

織。東吳飯店外的庭院堙A蘇大的孩子們回頭望著我們逗留許久,夜色
有說不出的不忍,有如不遠處古橋下的小河淌水,悠悠流漾人間悲喜情懷


短短幾天產生如此奇妙的牽繫,說什麼道理也比不上每個人心中的「感動
」──感動於蘇大學生的質樸熱忱;感動於營隊工作人員合作無間,共同
織就綿密的暖暖人情;感動於在愛的心靈國度堣@同體驗,溶入不分你我
的深度締結。





交流團的工作人員,來自台灣、美國、北京、上海、蘇州、香港等地近八
十位慈濟教聯會老師、慈濟大專青年與志工;學員則是正在放暑假的蘇大
學子。

第一天「相見歡」的短暫熱絡後,我們沒
有多餘的客套,以排隊文化收攝陌生的羞
澀與假期的鬆懈。學員「客隨主便」依序
定位,在不同的場地間靜默前行,轉彎時
學著我們走直角,不管居民路人如何好奇
的觀看。

用餐時也是排隊進餐廳。先唱「感恩歌」

,輕拉座椅入座,每張圓桌有兩三位「爸爸」、「媽媽」張羅淨手液、添
飯、夾菜。先前「龍口含珠、鳳頭飲水」的禮儀教授,令學員持碗筷的方
式端正不少;但是他們吃得很快,以飯配菜,再添一兩碗,一下子就結束
了;請他們慢慢吃,都笑說平時就這麼樣,趕著吃完就了事,有人不好意
思地說「吃得太猛了」。

第一天晚餐後的小組聯誼,有位學員告訴我們,中午吃飯時規矩很多,不
大能適應,沒想到晚飯比午飯「更難吃」。我一驚問為什麼?原來是下午
最後一堂課,聽了「阿貴叔叔」──慈濟基金會宗教處主任謝景貴的國際
救難見聞後,「想到那些貧苦人家的小孩,就難過得吃不下飯。」

這位幾天前才跟老師從貴州鄉下考察回來的大男孩,有著真誠溫柔的眼神
,他說出「多反省自己、從幫助身邊的人做起」的自我期許。其他學員也
起共鳴,有的甚至急切地自問:「什麼時候才能做得像慈濟一樣好?」

原來不用擔心他們對規矩有意見,他們被人類生存該有的規矩震攝住了!
那是維護地球資源與人類互助。





為了等待突來的雷雨停歇後回餐廳進晚餐,全隊先分在法學院的兩間教室
談感想。

第一位學生走到台前,只講了一句話:「我感激我今天受洗了!」接著的
同學說:「我是醫學院學生,常深入社區,但是沒有慈濟做得這麼大、這
麼深、這麼廣,很感動!我說得肯定普通一點,但是的確很難用語言表達
出來。」另一位說:「物質的享受是表面的、短暫的,這個社會需要用愛
來止恨,種族的生存要相互協助。」

一九九一年華東水災,慈濟緣此展開多年
的大陸賑災因緣。一位學生見證:「大水
時我在蘇北鹽城,離慈濟援助過的興化很
近。我爸爸搞水廠,那一年他幾乎不在家
,我和我姊兩個人在家,看著外面的大雨
就像現在一樣。處在那種境地的人,對生
命還有基本渴求,都希望活下去。」

有人則說,知道世間有災難,只是沒像這次營隊看見、聽見這麼多照片故
事印象深刻。其他人說:「我想起一句話:有些人與生俱來的東西,往往
是許多人追求不到的。感謝上蒼賜我們幸福,但我們沒有察覺。」「我們
應盡做人的本分,是該盡點力量,為弱勢的人做點事。」「即便是塵埃,
也應發揮自己的作用。」……

這些大學生帶著不同口音,一個個踴躍上台,同樣的心聲有不同的生動表
白,甚至有力地表達情感,說自己「一直心情澎湃」、「心靈特別受到震
撼」、「阿貴叔叔是我崇拜的人」等等。

外面雷聲依然隆隆,天地昏暗。不知何時
,同團伙伴已悄悄將食物從餐廳運來。大
隊人馬就在寬闊的走廊天井間共進晚餐,
我們坐在各色的塑膠小凳上,小組圍成各
自的圓圈。這項意外的安排讓大陸學員頗
為驚喜,他們迭聲說從來沒這樣子吃飯過
──指的是這種戶外自助餐,大夥兒坐著
矮凳,一個挨著一個好不親近。

短短一天,距離是在處處的用心中拉近的──

午餐後驟臨的大雨,緊急調來大巴士載送大隊人馬到會場,幾位慈青同學
在車門外撐著傘,讓所有人不被打濕。到了目的地,上海慈濟志工早已準
備好純白小毛巾,親切地遞送給每一個人。這讓有位學員在圓緣時心得分
享說感恩:「那天我們一滴雨都沒淋到。」

雨天丟下來的變化球,群策群力接得好。然而,若不是課程內容歸於放眼
天下蒼生苦難的大格局,個人的暫時不便因此顯得微不足道,我們不會這
麼快有融為一體的共鳴。

今天的心情觸動能延續到明天嗎?我們提醒蘇大學生:明天還要來喲!





第二天一早,看他們一個個都出現了,忽然有種貼心的感覺:是的!我們
應該相信昨日的感動已牽起我們的不解之緣。

「父母恩重難報經」音樂手語劇錄影帶的觀賞,勾起千迴百轉不盡如縷的
親情,許多人不時擦拭眼角,小組分享時一片傷感默然。

我問親子關係是不是有些難說,知道要孝順卻常常做不到?這些大孩子提
到華人含蓄的民族性,他們大多未曾向父母親表白過愛;雖然多數是父母
珍愛、希望寄託所在的獨生子女,他們朝向自主的大學生涯,和父母的生
活已愈來愈遠,放暑假也難得回家待上幾天。

有三位學生說及父母恩情時皆落淚。一位說前陣子回家,看到父母增添的
白髮,「好希望自己不要長大!」就哭了起來。有位學生則說他從不保留
對父母說出他的愛,報答父母最好的方式就是照顧好下一代,把愛傳遞下
去。當我們的隊輔爸爸也流淚說出未能陪伴孩子成長,導致其價值觀偏差
的遺憾時,兩旁的學生伸手搭他的肩撫慰。

分享的時刻短暫,我們來不及認識各自的生命故事,交流多屬心靈層次。
也許在這江南水鄉,人們的性情溫和,和互助愛人的慈濟精神頗能契合;
也許這些大陸學生物質誘惑少,較為單純善良,所以也很容易以真誠回報
真誠。

儘管第一天的相見歡,天氣燠熱,所有人無不是在汗流浹背中相互自我介
紹;校園幾番來去,大家的衣服濕乾已不知幾回。我們超越身體的舒適要
求,但以共同的笑淚與汗水相濡以沫。

我們曾在有百年歷史的歐式建築「紅樓」前秉燭夜談,天上星光點點,四
周古樹搧來習習涼風,我們圍成圈圈,溶入無邊的幸福感;大家輕聲細語
,蘇大同學說從沒享受過這般情景,說沒想到慈濟的體貼周到一直持續。

這讚語要歸於慈濟近四十年綿長的人間菩薩行路,我們何其有幸,在此一
時空中聚集,各以在慈濟獲得的滋養,在此驗收用心多少、試煉道心是否
依然分明。





交流團由慈青學生主導,行前八天的集訓,使這群歷練已相當豐富的慈濟
新生代,意志力與向心力均達頂峰。人人不畏辛勞分工合作,能動能靜,
演戲入戲,表演手語繞指柔,既帶來歡樂,又是全團紀律的指標。我每每
出神地欣賞他們洋溢的才華與謙和,深感我們這些「師姑師伯」有時未免
「倚老賣老」啦!

這群青年清新的典範,深深吸引了許多蘇
大學生,他們嚮往慈青的精神形象,也想
效法;尤其在敬老院、幼兒院的關懷之後
,他們開始有了實踐的方向感。

圓緣的心聲誠意殷切,有人說學到「愛要
及時說出來」,前晚已打電話給父母說愛
他們,說「原來天使就在每個人心中」;

有人體悟「勿以善小而不為」。

更有一位學生絮絮說出心中多年的祕密。小時他看到父親無緣無故被毆打
,一群人袖手旁觀,他一直認為這個世界就是冷漠無情,不需要他關心。
參加這次活動後,他改變觀念,掉了許久未掉過的淚,也學到把心堛爾
說出來。另一位學生則感恩這幾天「在家庭的氣氛中度過」。

這真是天下一大家庭!我們真心相見,不隱藏情感,相互安慰,可以放心
依賴;體會到滿滿的愛,圓緣後相互抱個滿懷。





最後一天,蘇大學生換作主人,帶我們參觀校園,遊蘇州清雅的拙政園。

一路人情迆邐,我們難忍離別。一位蘇大孩子給我的卡片上寫著:

一天是您的孩子,永遠都是您的孩子。也許有些字您會看不懂,但我的心
您一定會懂。相聚的時刻是美好的,傷感的離別是短暫的,但我相信,我
們在相同的道路上,懷著一顆相同的心,我們一定還會再相見!

另一個男孩子用紅絲線編了一條手鐲送我。這分細膩的真情表白惹來我不
少熱淚!我們雖萍水相逢,卻不陌生,是慈濟的美好因緣,將我們帶入「
大我」的牽繫。

我忽然明白「交流」的另一層深意,那就是在各自的工作生活中忙得昏天
黑地後,來到生命的交流道,會看到菩薩道上的好風好景,生命相互給予
的無限光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