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適時填補災後醫療空缺
◎撰文/黃秀花
大愛進南亞.真情膚苦難


斯里蘭卡


海嘯過後,漢班托塔的藥局全被沖毀了,
唯一的醫院也因病患突然暴增,造成藥品短缺。
慈濟醫療站在災後第六天開張,
包括定點駐診與外出往診,
三星期來已服務超過一萬兩千人。




十二月二十八日下午,花蓮慈濟醫院接獲基金會賑災通知,緊急準備赴斯
里蘭卡海嘯災區的醫材和相關設備。

針對海嘯災難,要如何準備適當藥物?由於時間緊迫,院方參酌急診室一
個月的藥品用量,再補給一些皮膚和慢性病用藥,數小時內裝了一百五十
多箱、重達一千八百公斤的藥量。

慈濟第一梯次斯里蘭卡賑災醫療團二十九日下午啟程,歷經近三十個小時
的飛行、轉機以及車程,在三十日晚間趕抵漢班托塔。

十二月三十一日一大早,醫療站就開張了!總共開了四間門診和一間藥局
,從掛號、檢傷分類、看診、領藥到衛教等一應俱全,儼然是個小型的診
所。


為災後困頓的醫療注入活水


每天上午九點開始門診,時間還沒到,就有很多民眾排隊等候。災民的症
狀包括身體遭受擦傷、挫傷、裂傷等,需動小手術縫合;也有海嘯倖存者
,被海浪捲起又拋下,渾身都是傷痕,處理時得大費周章;更有全家多口
人罹難,而出現嚴重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夜堨0v、白天不自主流淚,
精神呈現恍惚狀態。

面對這些劫後餘生的生命,醫師看診時,除了用心治療外,還不時牽牽他
們的手、拍拍肩膀,甚至來個擁抱,讓災民得到適時的「膚慰」。

民眾的信任,使得慈濟醫療站很快在當地建立了口碑,在災民口耳相傳、
奔相走告下,看診民眾已不限於漢班托塔周邊的兩三公里之內,更有遠從
二、三十公里之遙搭車前來。門診量從第一天兩百五十四人,兩週後直線
上升到每天七、八百人。

第一梯次醫療團領隊——花蓮慈院副院長王立信分析,斯里蘭卡採公醫制
度,基本上民眾看診及拿藥皆不需付費,但若要做檢查或買較昂貴的藥,
就得自己付錢;海嘯過後,漢班托塔的藥局全被沖毀,唯一的醫院也因病
患突然暴增,造成藥品短缺,尚需一段時間才能補足;因此慈濟醫療站便
成了當地居民希望之所繫。

王立信表示,慈濟醫療團帶去很多高品質的藥,抗生素從一到三線,還有
高血壓和糖尿病的藥也很充足,適時填補了當地的醫療空缺;不僅能針對
此次海嘯引發的諸多病症,連民眾一些箇疾也獲得解決,也因此引來更多
的疑難雜症患者上門。

他以自己的專長感染科為例,只要發現病人的眼結膜紅腫,再詢問其病史
、職業,若為農漁民或常接觸污水者,罹患鉤端螺旋體的機率就大增;一
旦確定診斷,即刻施以青黴素或四環黴素治療,症狀馬上就能消除。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慈濟醫療站,不僅有效彌補當地很大的醫療空缺,
甚至提供了十五箱藥材給隔鄰的漢班托塔醫院(Base Hospital
Hambantotao)使用。

這所規模四百床的醫院,是漢班托塔最大的醫院,也是方圓兩百五十公里
內唯一的醫院;原本有五十位醫師,海嘯奪去兩位醫師、兩位護士的生命
,使原本不足的醫護人力更形吃緊。

據該院的醫護人員表示,在大海嘯發生後的三天之內,醫院一下子就湧進
九百多名病患,把整個空間都擠滿了;有些受傷嚴重的災民,限於現有的
醫療設施無法應付,只好轉送外地醫治。而留在當地治療的病患,由於人
數眾多,很多藥材都已消耗殆盡,要等待中央補足齊全,尚需一週的時間
。慈濟醫療團的出現,無疑為此地陷於停滯的醫療,注入一股活水。

從可倫坡調派過來支援該院看診的外科主任奈力海洛(L.P.Nellihelo),
在參觀過慈濟醫療站後,很為慈濟在這麼短時間內,就能攜帶那麼多先進
的醫藥用品到來,感到吃驚;他更驚喜於醫療站現場,看診民眾那麼多,
環境卻能維持得井然有序,而大表讚歎。


醫護多角色、多功能


由於嗆水造成上呼吸道感染的病人相當多,醫療團帶去的感冒糖漿,三天
內就用完了,幸好具相同療效的替代藥片很充足,但面對為數眾多的小病
人,藥局必須先把藥片切半、研磨、再加水稀釋,調成適當的劑量,過程
中需要好多道手續,難免趕製不及。

眼見領藥的隊伍愈排愈長,為免民眾等候過久、心生煩躁,在藥局協助作
業的花蓮慈院副護理長涂炳旭靈機一動,在調藥時故意搖得很大力,就像
搖泡沫奶茶一樣;耍帥的動作逗得圍觀小朋友笑聲連連,紓緩了大家等候
的壓力。

而外科伍超群醫師在看診之暇,也會加入藥局服務行列。其主要任務是,
一旦看診醫師開立的處方出現短缺,必須改用替代藥物時,他馬上知會前
線醫師修改醫囑。如此一來,藥師不必常周旋於門診和藥局兩邊,配藥的
速度就會加快,而不至於塞車。

為了活絡現場氣氛,急診科郭健中醫師甚至下場帶團康兼做衛教。活像個
「孩子王」的他,活動量極大,一會兒和護理部督導王長禱一搭一唱比手
語、帶動現場氣氛;一會兒又拿出一顆充氣式的地球儀,教導小朋友認識
斯里蘭卡和台灣的地理位置,並解說慈濟的救災理念。

一整天忙碌下來,他的制服總是濕了又乾、乾了又濕,汗的結晶都變成白
白的印痕,卻依然風趣幽默,帶給災民很多的歡樂。

多角色、多功能是此行醫療團的特色,大家不會囿於身段和地位,而能隨
時視現場需要,調整角色、變換隊形。


定點駐診、外出往診並行


小病患蘇潘(Supun Tharanga)讓外科李維哲醫師留下深刻的印象。十一
歲的他被大浪捲進海堙A載浮載沉漂流了兩公里遠,石頭、木塊等海中雜
物不斷往他身上撞擊,被救上岸時已遍體鱗傷,左手臂還缺了一大塊肉,
令人怵目驚心。當他由父親陪同前來就診時,從頭頂到腳趾幾無一處完好
,尤其左手肘傷口又寬又深,幾乎見了骨,出現嚴重感染現象。

當李維哲和麻醉科李俊毅兩位醫師為他施打麻醉針、進行清創及縫合手術
時,必須三名大人合力抱著,才能按住他極度痛苦掙扎的身體;每打一針
,他淒厲的慘叫聲便從診間傳出,令人不捨。

沒想到如此怕痛的蘇潘,隔天依約來換藥,換到第三天,他已不再恐懼,
轉而綻放燦爛的笑容,還會逗弄醫師——他在小腿上包了一塊繃帶,讓醫
護人員緊張了一下;當醫師小心翼翼為他解開繃帶時,卻發現只是塊紋身
小貼紙。蘇潘這淘氣模樣,讓醫師們又好笑又欣慰!

「他會開醫師的玩笑,代表痛的感覺減輕了。待傷口癒合後,我們將幫他
轉到大醫院做補皮治療。」李維哲說,才短短幾天,蘇潘對慈濟醫療團的
印象,就從陌生轉為信任,「因他明白我們這些外來客,都是誠心誠意來
幫助他的人。」

除了定點駐診外,慈濟醫療團也常機動外出往診,藉以了解災民的生活狀
況及擴大醫療服務範圍。

醫護們背起簡單的醫藥箱,或頂著高溫烈日下,隨意搬來幾張桌子,就在
樹底下設站看診;或前往安置災民的收容所,一一探問是否有人需要醫療
服務。

常跑往診的整形外科張家寧醫師,有次就在日正當中,為一名傷患清理及
包紮傷口,結果毒辣的太陽曬到她頭皮發痛、汗水直流,斗大的汗珠不斷
從額頭滴下,差點就滴到了正在包紮的繃帶。

過程雖然辛苦,但張家寧說:「流汗總比流血好!」她認為,自己的小小
舉手之勞,能對病人有所幫助,累一點又何妨。

呼吸治療科楊治國醫師則在一處收容所,見到一名婦女面容憔悴、神情哀
悽,一看即知是遭受到巨大的創傷。聽其同事敘述,婦人已三天三夜沒吃
沒喝,原因是她三名孩子都被大水捲走了,以致整天以淚洗面;婦人時而
痛苦哀號、時而靜默不語,實在很令人擔心。

楊治國見狀,立刻打開了醫療包,取出隨身攜帶的鎮定劑,為她在靜脈打
上一針。原本他還想,那只是一時之「劑」,難以解決她長期問題;就在
他思索下一步該如何幫忙時,陪同婦人前來的老闆表明,願意負擔她以後
的醫藥費用,請醫師把藥品及營養品清單開給他,以方便日後購買。

「婦人的那種苦,我們能夠體會;難得的是,在那麼悽苦的環境下,有人
願意伸出援手幫助她,那種患難中見真情的互助精神,很令人感動!」楊
治國表示,醫療的服務做得再好,畢竟都只是一時的幫忙;重要的是,災
民們要相互扶持,才能共同度過難關;而心理的創傷,則要靠時間慢慢去
修補及復原。


服務中累積「災難醫療」經驗


慈濟第一梯次賑災醫療團的義診,從災後第五天起,持續進行了七天,於
元月六日完成首階段任務。

王立信表示,此次的出團很成功,不但幫助到很多災民,也贏得不少友誼
;較可惜的是,若攜帶的手術器材能更完備、抵達的時間能更早一點,相
信發揮的功能會更大。

一年前曾參與伊朗地震災後救援行動的郭健中也談到,這次斯里蘭卡的義
診因有醫療站的設置,更符合災民的需要。

他分析,雖然在伊朗義診是採「隨招隨停」的往診方式,很能貼近居民的
生活和了解其所需;但有了定點義診,民眾更能掌握看診的時間和地點,
較不容易錯過;況且這次還有醫師下鄉往診,一些不方便到現場的災民,
仍能獲得醫療照顧,相較之下更為周全。

他並稱,如此形同「港口」般的義診方式,民眾較容易聚集,資源也較能
流通;未來當醫療的救援告一段落後,這個定點還可作為物資援助的集散
地,運作起來將會更順暢。

而對於後續的醫療行動,王立信認為,防疫很重要。本身為感染科專家的
他說明,大海嘯過後,災區的環境髒亂不堪,很容易造成病媒蚊的滋生,
就防疫觀點來看,不可不小心防範如瘧疾、登革熱等疾病的傳染。


訓練在地「醫療志工」


在第一梯次賑災醫療團結束看診返台前,慈濟新加坡、馬來西亞醫療團又
馬上接手繼續提供服務;接著第三梯從台灣出發的醫療團也於元月十一日
抵達,他們除駐站看診外,還帶了五百個家庭醫藥箱進行發送。

帶隊的花蓮慈院林欣榮院長評估,由於醫藥箱數量有限,且一般民眾看不
懂內附的中英文說明書,最好是發給教育程度較高、懂英文且理解力好的
民眾,教導他們正確的使用方法;以免濫用藥物發生危險。因此選定學校
教師為優先贈送對象。

位於慈濟醫療站隔壁的漢班托塔學校,包括小學和中學約兩千名學生,其
中一百五十位學生及三位教師在海嘯中罹難。學校還沒正式開課前,一些
同學上午在學校溫習功課,下午就到慈濟醫療站幫忙翻譯。

元月十七日上午,林欣榮院長偕同玉里慈院管理部主任黃馨嬌與志工呂芳
川到學校贈送醫藥箱。具有護理背景的黃馨嬌,首先教導擔任電腦老師的
迪魯西(K.S. Dilrukshi)如何使用藥箱中的八種藥物和體溫計等。接著將
教師們集合在一間教室,由林欣榮親自贈送每位老師一人一個藥箱,再透
過迪魯西的翻譯,當場對照說明書,逐項解說用法。

林欣榮一會兒張嘴、彎腰,解說頭痛、喉嚨痛、背痛、咳嗽等如何用藥,
口頭說明加上肢體動作、唱作俱佳,老師們學得很快。為了加深老師們的
印象,林欣榮在說明完後,還進行隨堂考,每一題老師們都能說出正確答
案。

「如果藥袋堛疑議ㄔ峓馱F,該怎麼辦?」當林欣榮提出這問題時,似乎
把老師們給考倒了!隨後他笑著宣布答案:「等藥局重新開張後,拿著附
有圖文搭配的藥袋到藥局,買回同樣的藥品再放進去補充,這樣就可以了
!」

他叮嚀要好好保存醫藥箱,不只在家堨峞A當鄰居或社區的人生病或受傷
,要拿出來幫助別人。「所以,從此你們就跟我們一樣,是本地的『醫療
志工』了!」





從去年底第一梯次賑災醫療團出團義診,至元月二十四日第五梯次醫療團
抵達斯里蘭卡,將近一個月期間,總計出動八十五位醫護人員,義診服務
一萬多人次。

在當地醫療運作尚未恢復常軌前,慈濟這項愛的醫援行動將持續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