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他們的人生,世紀的災難
◎撰文/徐錫滿 攝影、圖說/顏霖沼
大愛進南亞.真情膚苦難


印尼亞齊


引發這次大海嘯的強震,震央就在印尼亞齊省外海,
亞齊也因此成為受災的十二個國家中,災情最慘重的地區,
保守估計有十七萬人死亡,佔海嘯總死亡人數的四分之三以上。

從地震發生、海嘯捲上陸地到水退,只有一小時;
改變的卻是無數人的一生,親情和家園同被連根拔起。
「希望失去聯絡的親人,能夠再相聚;
即便死了,也能被人發現、安葬……」
這是災民最卑微的心願。

豐富的天然資源,不曾為亞齊帶來富裕與安定,
複雜的政治、宗教、軍事情勢,
讓戰火長期摧殘著這塊土地與人民。
海嘯後的亞齊,喘息著等待復原。




印尼亞齊,有著豐富的天然氣資源,也是印尼最早接觸伊斯蘭教及基本教
義最深厚的地方。它具備抗禦外敵入侵的光榮歷史地位,二十多年來激進
的民族獨立運動,更使其政治、宗教及軍事衝突不斷。

二○○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亞齊省外海發生芮氏規模九強震,並掀起海
嘯席捲西北沿岸,為這塊人禍連年的土地攜來更大的創傷,房屋被沖毀無
數,已知至少十七萬人罹難。

濱海三公里內的建物,幾乎被連根拔起,陸路橋梁多數毀壞,警消、醫護
人員及公共設備傷亡毀損慘重,也造成救援不及;數以萬計浮腫遺體堆積
街頭,加上烈日曝曬,空氣彌漫著腐敗與令人窒息的氣氛。

人口密集的亞齊省首府班達亞齊(Banda Aceh),更是滿目瘡痍。災難過
後十天了,市街依舊一片死寂,商店前滿是泥濘,以及被海水沖來的成堆
垃圾甚至船舶。主要幹道雖已清出供車輛人員通行,但一轉進巷弄,一陣
臭味襲來,又見被溺斃的居民遺體腫脹發黑,仍待處理。

從地震發生、海嘯捲上陸地到水退,只有一小時。大水奪走性命、財產,
更帶來了人們對大自然的恐懼與驚奇。


那個週日上午,人們群聚海濱消遣,
市內正舉辦著十公里馬拉松賽跑,吸引不少人潮。



原本擔任車夫的亞齊居民布加里(Buchari),餘悸猶存地回憶起災難發
生那一刻——

「地震發生後,見到海水先退了約兩百公尺,我覺得很奇怪。繼而看見沉
在海底已久的生鏽破船,小孩子也走上裸露的岸旁好奇地撿拾東西。這種
異狀讓我感覺一定會有事發生!果然,看見遠遠的三公里外,有一整條成
線的浪花捲過來,愈來愈高!我大叫:水來了、水來了!浪一下子沖了過
來,淹沒了房子……我不敢再看,便往市區跑去,心想再怎麼樣,大水也
不會向城市沖來吧。沒想到接著我們就這麼被水沖得滾來滾去,當時真的
六神無主!」

布加里一家六口緊抱在一起,竟然逃了出來。他們的房舍毀損,營生的車
子也沒了,決定到山上避難,雖然沒水沒電,但至少安全。

「只要有餘震,孩子們便會恐慌地哭叫。」布加里說,目前他們不敢再靠
近海邊,因為那種生死交關的經驗,造成他們難以磨滅的恐懼,「就算是
給我錢,我也不去!」

災後第二天抵達亞齊勘災的雅加達與棉蘭慈濟志工描述當時所見:「路旁
有高高的屍堆準備運走下葬,大約有五百具,而那只是其中一個集中處。
一個兩百床規模的醫院擠了五百位傷患,門口躺著的有傷患也有遺體。亞
齊最大的伊斯蘭教堂已面目全非,門口還有三、四具孩童的遺體……」

慈濟人醫會牙科醫師甘尼(Ganny)觀察到:「市民的精神深受打擊,對
現況噤若寒蟬;有的人家破人亡,有的四處找尋失蹤親人,而他們同樣都
有一張痛不欲生的失望表情。」


災後屍體遍野,倖存者失去了家園、飲水食糧無著,
又恐懼餘震及海嘯再來,於是出現了逃難潮。



驚惶的亞齊人,或遠離市區往內陸走,或逃往外地。國內外慈善救援組織
卻往亞齊集中。

在印尼有十年以上慈善工作經驗的慈濟印尼分會,將物資與人力調往亞齊
進行人道救援。「在亞齊機場,大批災民衣衫襤褸、打著赤腳,苦苦等候
機會搭上軍機,逃向最近的大城市棉蘭。我們看了不忍心,於是租用民航
機,往返亞齊與棉蘭間,優先送走傷患與老弱婦孺。」印尼慈濟志工郭再
源說。

棉蘭為印尼第三大城,華人聚集,為經濟重鎮;據當地華僑社團「印華總
會」估計,災後超過七千位亞齊人逃至棉蘭,其中以華人居多。

「在棉蘭機場,災民往來奔跑找尋親友,茫然而不知所措。」慈濟人醫會
醫師蘇北提(Subekti)說。慈濟因此在棉蘭機場、慈濟棉蘭聯絡點設立關
懷站,協助跋涉至此的災民投靠親友或前往災民收容所。

逃難的人多,死傷的人更多。棉蘭和亞齊的醫院人滿為患,幾無空床;而
門口更是貼滿了尋找失散親人的照片啟事,也有住院名單供災民查詢。

印尼佛教慈善團體Walubi與軍醫院合作,在亞齊機場附近設置災民醫療服
務據點,每天求診的外傷患者約五百位,也有重傷患轉介服務。軍醫達倫
(Dharam)說,有不少上呼吸道感染和腹瀉患者求助。他也表示:「地
震後心理創傷的患者非常多,不過我們沒有足夠的鎮定藥物給他們。目前
這樣的醫療救助型態,可能還要再維持三個月。」

慈濟人醫會在班達亞齊的華基納(Teungku Fakinah)醫院駐診,並以機動
方式深入班達亞齊市郊及偏遠地區義診與發放物資。另兩組志工也在亞齊
及棉蘭的醫院幫忙清理環境及護理、餵食工作,並提供病患與家屬衣物及
生活用品。

大量海嘯傷患已超出醫療體系的負荷,在資源及人力有限的危急時刻下,
為避免傷口感染造成生命危險,醫院做了許多的截肢處理。志工走訪關懷
,發現無論是四十八歲的婦女柴娜(Zaina)還是十歲的小女孩杜翠(
Dutri),都已接受了截肢手術;無助的眼神,看不出她們從災難中撿回一
命的任何喜悅。

活著的人,要承受的比死去的人更多,醫院就是另一個活生生的災難現場


馬妮娜(Marlina)在災難中失去了丈夫與兩個孩子,她獲救後又因病陷入
昏迷,渾身打顫地在病床上抽搐囈語,似乎在夢境中不斷與洪水搏鬥,不
斷看著親人喪生在洪流之中……


一陣巨大爆破聲,村民以為是政府軍與反抗軍在交火;
隨即看見遠方的車子、人群、樹木像玩具般翻滾而來……



亞齊機場運輸機頻繁起降,新加坡、美國、澳洲、馬來西亞、中國等救難
組織與軍隊人員、物資集結。

澳洲軍隊給水團,以大型淨水設備設立供水據點,提供亞齊市民潔淨飲水
。當地人邵普爾(Saipur)在這兒當志工,他說:「災後十天了還是斷水
,居民不敢飲用地下水,擔心遭受污染,多在此領取乾淨的水。每天至少
送出三、四千袋,每袋約五公升。」

離海邊約兩公里的 Hidaya Tullahwmg 伊斯蘭習經學校,收容有五百七十位
災民,都是附近村落中的少數倖存者。習經院附近十七個小村落,只有五
個村的部分居民倖存,其餘完全被海水淹沒。

村落座落在山谷下,兩邊都有出海口;地震過後,村民聽到有很大的爆破
聲,以為是政府軍與反抗軍在交火,仔細分辨又好像不是;但見大水自兩
處出海口奔騰聚激,在山谷下相撞衝盪,遠方的車子、人群、樹木像玩具
翻滾而來……所有的房子都毀了,只留下一座清真寺沒有受損。

「用平常的眼光來看,可能是清真寺鏤空的建築設計,讓大水從前門進、
後門出;但對於親眼見到大自然威力的我們而言,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神
蹟。」村長蘇孟•穆瑪(Smun Muma)說。

「在你們來之前,我們兩天沒有食米飯了。」村長謝謝志工送來米糧,接
著說:「我住的地方沒有受災,但是看到災民逃了過來,我於心不忍。我
安頓他們吃住,想辦法帶傷患去醫院、找藥品,也把孩子們聚集起來復學
……」

村長利用未倒的清真寺作收容所,再向慈善單位要求帳棚支援,給這些失
去家園的人安身。只要有災民求助,他都來者不拒,付出甘之如飴。

「有一個傳聞:說我們穆斯林不吃華人給的東西,或說我們歧視華人、不
救助華人災民。這些都不是真的!只要看到災民,不分那個種族,我一定
會幫助他們。就像你們送來食物、衣服,我們都很高興!」村長義正詞嚴
地說。


市區陸續恢復供電,
軍警找來大象拖拉毀壞的汽車等廢棄物,
更利用食肉的火雞找尋廢墟堛澈芶憿C



四十三歲的沈來金,與家人遷往棉蘭避難,但他在災後第十一天獨自回到
班達亞齊。開設租車公司的他,想看看還有沒有辦法再做生意。

沈來金說:「等到這媕藿狶辿n了,我就會跟家人回來。我覺得亞齊還是
有希望,棉蘭的人太多,賺錢生活太難了!」

沈來金也到班達亞齊華人信仰中心的德興宮看看。廟宇一樓遭大水和污泥
肆虐,內外衛生極差,廟院前後仍有發黑腫脹的遺體,蚊蠅飛舞。幾天前
,慈濟志工從廟媕隻ㄘ鴷X了七具遺體。

五十七歲的阿明與二十五歲的智障兒子阿雄,負責管理廟前的停車秩序,
在大水來時逃上了二樓也逃過了一劫。阿明的太太逃難到棉蘭,而這對父
子依然守在門前不捨離去,靠著路人給食接濟。

阿明帶著又老又皺的濃濃地方腔味說:「鄰近的華人都逃到棉蘭了。我帶
著孩子不方便,還是留在這邊比較好。」志工們不免為這對伶仃的父子擔
心起來,因此留下食物與水給他們。

數天後,志工再度來訪,已不見父子倆身影,然廟宇後院的遺體還在,發
出陣陣臭味……

五十七歲的慈濟志工余清宏,在雅加達成家立業,利用賑災因緣回到故鄉
亞齊。「沒想到面目全非。」他的岳母住在Galabragan,住家距離海邊還
有數公里,但往海濱方向看去,建築被夷為平地,幾乎沒有倖存者。「以
前時常有地震,但從來沒有這麼嚴重過。我希望自己能幫家鄉做一點事情
。」余清宏說。

五十五歲從事五金生意的吳裕雄,兩年多前從亞齊搬到雅加達定居,也開
始參與慈濟慈善工作。「家人不放心我來亞齊賑災,我自己也很掙扎,那
幾個晚上很難眠。但後來我想,我比其他志工更應該來,因為這埵釦琲
親朋好友以及許多的回憶。」

只是,吳裕雄的一些親友也罹難了,倖存的親人就避難在他棉蘭的寓所。
吳裕雄的小姨子鍾麗梅說:「大水來時,四個人坐一輛機車一直逃,但媽
媽卻死了。我們搭乘軍機過來棉蘭,看到慈濟志工來機場接送一群群的災
民。昨天,先生回去亞齊工作的魚塭看,發現所有的東西都毀了……」

另一位也住在吳裕雄寓所的親戚阿忠,在大水來時,跟太太手牽手往前跑
,但是太太愈來愈站不住,最後被海水拉走……阿忠雖然生還,但精神打
擊太大,至今仍恍恍惚惚難以接受事實。

或許要等到亞齊展開重建,這些暫住的親戚才有可能從棉蘭離開返回,這
段期間少不了一年半載,但吳裕雄沒有一句怨言。月是故鄉圓,人是同鄉
親,即使家園已殘破,心依舊如月般溫暖、圓滿。


災後半個月,市區漸漸脫離慌亂與緊張,
也遠離了瘟疫肆瘧以及治安不良的謠言。



沒有受到災害的市街上、Lambaro市場堙A不到早上十點已是車水馬龍,
漸漸重返地震前的繁榮光景,大家也放下了水污染以及海鮮不能食用的想
法,在市場邊的店家中大快朵頤了起來。除了市井叫賣之外,人們的話題
依舊圍繞在地震所帶來的喜怒哀樂。

果販布克里(Bukari)說,目前民生用品及食物還不致於短缺。特別是大
量的援助物資到來,甚至有成堆的衣服被放在市中心街道供人領取,卻乏
人問津,大雨一來都成了髒衣破服。

菜販洛斯李(Rosli)也說:「海嘯過後,菜價是不升反降。很多時候基
於同情心,我們賣東西給災民都是半買半送的!」

在市場攬客的三輪機車司機安納可梭里(Anaksuri)說:「災難過後,生
意的確差了很多,或許是因為很多人逃走,也或許是有更多的人罹難。也
有一些外國人士請我載他們進城,但還有很多重災區是行不通的……」

市場魚販班提亞(Bantea)不怕人聽見,邊賣魚邊大聲地說:「政府的救
援其實應該要更快些,其實有很多罹難者是可以被救活的。許多人被夾住
或壓住,或是在木頭上漂流而奄奄一息,後來卻死於沒有被即時救出。當
時我聽到救援人員無奈地說:『目前就只能做到這樣子了,也沒辦法了!
』我很失望!因為我看到有很多人是等到國際救援組織來而被救出或救活
的。」

災後第三天,有人在一家機車店門前的破船邊,發現被海水衝捲撞擊至此
的德興宮主持妙因法師,法師已奄奄一息,最後還是因急救不及而回天乏
術。

這樣的故事,在班達亞齊市民間口耳相傳,更深深刻畫出當時無助的心情
與傷痛。


「希望失去聯絡的親人,能夠再相聚;
即便死了,也能被人發現、安葬……」
是災民最卑微的心願。



少婦優里雅緹(Yuliati)在海嘯來臨時,幾度隨著浪濤捲向大海,口媞
是稀泥、胸腔疼痛難以呼吸,但她努力游到岸邊、蹣跚前行,一路舉目盡
是遺體,橫七豎八不知其數,「孩子失蹤不知在何處,但我相信他還活著
,我四處尋找、沒有著落……」

車夫布加里投靠設在學校內的難民收容所中,他說:「目前沒有工作,只
能靠救濟物資過活,先安全地過一日算一日。希望社會大眾能幫忙我們重
建家園,我很樂意回去。」

棉蘭的美達村災民收容所中,八、九人被分配在一個三坪大的房間堙A羅
美好說:「家堶鴞酗Q二人,現在只剩我與弟弟,爸爸、媽媽都被水沖走
了,找也找不到。剛開始天天都哭;現在心情很亂、很痛苦。弟弟已到親
戚家住,但是我不想去。這邊有跟我一樣的人,在一起講講話、做一些事
情,不再去想那傷心事,日子會比較好過些。」

她的鄰居周鳳嬌過去是個裁縫師,她說:「逃過一劫後,現在一有餘震,
都會抱頭鼠竄、嚇到腳軟……」在收容所過了幾天,她開始幫忙分送食物
飲水等簡單工作,用付出奉獻來幫助更苦的同胞,藉此慢慢地走出恐懼。

戰火與天災,摧殘著這塊土地與人民。此刻的亞齊,喘息著等待復原。放
眼未來,難民何時得以歸鄉?重建之路,依舊遙遠。


................................................................................................................................


慈濟亞齊賑災記事


12.27

•從雅加達寄送首批物資到亞齊。


12.28

•凌晨四點,雅加達七位志工與三位醫師攜帶十二噸生活必需品、白米與
藥品飛往棉蘭,與當地五位志工會合前往亞齊,探勘合適提供醫療的地點
、評估發放區域,同時聯繫、籌備物資。


12.29

•位在雅加達的慈濟印尼分會成立賑災總協調中心,並於棉蘭聯絡點設立
協調處,作為救援物資集散地。

•在棉蘭機場與亞齊機場設立關懷服務站,提供災民熱食、飲水、生活用
品與基本醫療;並針對舉目無親的災民每位發送慰問金三十萬盾(約台幣
一千元)。

•民航停擺,慈濟承租專機,從棉蘭將醫療用品與救援物資運入亞齊,並
接出災民抵達棉蘭投靠親人,或協助送往收容所安頓。

•開始進入棉蘭Deli醫院關懷亞齊災民、發送藥品。


12.30

•雅加達二十餘位志工與醫護人員,攜帶醫藥用品抵達亞齊。


12.31

•人醫會開始在班達亞齊的華基納(Teungku Fakinah)醫院駐診與提供藥
品,也巡迴災民收容所看診。


1.1

•雅加達十五位志工攜帶醫藥用品與鍋具、食品,到亞齊支援。

•開始在亞齊災民收容所發送食品、帳棚、民生用品與礦泉水。

•慈濟專機完成階段性任務,四天來共載運一百七十四位災民離開亞齊。


1.5

•慈濟在雅加達與副總統簽訂三萬噸白米援助合約,供應亞齊災民所需。


1.7

•十多位志工搭乘直升機,前往亞齊省重災區美拉坡勘災,並發放五百公
斤白米與奶粉、麵條。決議將此地列為賑災重點區域。


1.9

•截至今日,總計運輸到亞齊的物資共三十車次,每車次約六噸重;物資
發放加上醫藥援助,共嘉惠七萬七千一百人次。


1.15

•二十一位志工與十一部卡車物資自棉蘭啟程,經甫修復的道路前往美拉
坡,勘察物資發放點;由於道路破碎,預估八小時的路走了四十小時。


................................................................................................................................


後勤支援前線 愛心動線通往南亞

◎撰文/賴怡伶


如何將大量物資正確而快速地送抵災區,是賑災工作中重要環節。從元月
四日到元月下旬,慈濟海空運四千頂帳棚、兩萬一千七百二十二件毛毯、
兩千噸白米等物資前往斯里蘭卡與印尼等重災國,慈濟國際人道救援會(
Tzu Chi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Association, 簡稱TIHA)扮演重要功能。

透過後勤支援與前線發放的密切配合,各界愛心匯集成長河,往南亞源源
遞送著。

「慈濟國際人道救援會」一年半前由企業家志工組成,致力於慈濟國際賑
災之物資籌備與運送事宜;分為食品、衣物、居住、行動四個小組,由相
關產業企業家認領規畫,研發適宜賑災之物資以備緊急救災之需。

此次運往斯里蘭卡的即食食品包,正是救援會研究成果之一。統籌志工王
令一表示,災區水電供應困難,泡麵常無用武之地,餅乾等乾糧又無法提
供充分營養;慈濟這次發放的「黃豆糙米飯」及「桂圓糯米糕」選用高熱
量、具飽足感的食材,不需炊煮,一開封即可食用,並加上真空包裝,較
耐保存。

王令一表示,上人指示:「自己喜歡吃,才能提供給災民享用,就是真正
用心。」因此他常隨身攜帶食品包請人試吃,從中檢討改進。而除了現有
「黃豆糙米飯」及「桂圓糯米糕」兩種口味,他將再研發玉米粥、罐頭等
即食食品,供災民選擇。

在衣物、居住、行動方面,救援會成員陳秀娟說明,要配合災區狀況準備
。例如南亞天氣炎熱潮濕、日夜溫差大,災後乾淨水源難求、疫情蠢蠢欲
動,因此淨水器、消毒物品、毛毯、包裝衛生的食糧必然需要;帳棚特別
設計防曬、防水,並且加大窗戶以利通風,總共送出四千頂。相關事項得
力於志工黃華德、李鼎銘等人的調度、協調。

陳秀娟表示,無論是船運或空運,運載空間均有限,所以要慎選項目,將
災民最急需的送往。此次許多善心人士主動向慈濟表明要捐贈物資,救援
會採取「先登錄、再評估」的做法,避免造成物資浪費或囤積,反而辜負
了捐贈者美意。

此次物資能安全且快速抵達災區,陳秀娟特別提及,志工曾兆廣在斯里蘭
卡與印尼兩國均有商務往來,提供倉儲、報關等方面的協助;更要感謝多
家航空、船運公司配合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