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小菩薩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媽媽!您不可以……
◎撰文/林慈懃(美國洛杉磯)
「我現在的生活很完美,
因此,我今年的心願不是為自己,
而是為了那些在街上的可憐人。」
這就是我家小菩薩!
令我欣慰又讓人動容;
當然,偶爾他也讓我尷尬與慚愧,
特別是當他說著:
「媽媽!您是慈濟人喔,不可以……」




「媽媽,」兒子用一種正氣凜然的眼神望著我:「您還要我對您說那些話
嗎?」

最怕聽到兒子說這句話了,就像是孫悟空聽到緊箍咒。我趕緊棄械投降:
「好啦、好啦,媽媽跟你說對不起。」

這種主客易位、母親威嚴改變的情況,到底是怎麼發生的呢?



尷尬與歡喜的那一刻


那是二○○一年的暑假,為了讓一對兒女能多認識慈濟,我為他們報名在
花蓮舉辦的「全美青少年人文精進營」,我也隨團擔任生活組志工。

原本以為兩週的營隊活動,收穫最多的是自己;沒想到,一顆小小的慈濟
種子,也悄悄地植入兒子的心堙C剛回美國那段時光,他陪著我看大愛電
視台「人間菩提」,聽我解釋證嚴上人開示的內容涵義;句句靜思語,讓
種子長出了綠色的嫩芽……

有一次,我隨口一句:「這個都不會,阿呆!」兒子馬上說:「媽媽!您
怎麼罵人呢?師公說:『口說好話,如口吐蓮花;口說壞話,如口吐毒蛇
。』」

他的回應,讓我這個當媽媽的慚愧不已,當場認錯道歉。這也才發現,靜
思語不但影響了我,對孩子的力量也是無遠弗屆,於是我決定在家堭苭L
們靜思語。

沒想到,兒子把所學到的靜思語全用來提醒我——

譬如教他們「願要大,志要堅,氣要柔」,之後我只要對兒子說話大聲一
點,他就對我說:「媽媽!氣要柔喔。」

上人說的一點都沒錯:「父母是孩子的模。」我想如果連自己都做不好,
怎麼教育孩子呢?

「哈利波特」第一集上映時,我們全家難得一起上戲院觀賞。看到一家電
影院同時上映這麼多片子,走出戲院時,我心血來潮開玩笑地說:「我們
可以買一張票,看好幾部電影耶!」兒子轉過頭來,義正詞嚴地說:「媽
媽您是慈濟人,要誠正信實!」我聽了既尷尬又歡喜,卻也不知該如何答
腔。

有時開車碰到一些不守規矩的駕駛人,常在驚嚇之餘,不禁開口罵道:「
可惡,有人這樣開車嗎?」兒子又開口了:「媽媽!您是慈濟人,要原諒
別人。」

兒子受委屈,我想替他討回公道,沒想到他竟然說:「媽媽您是慈濟人,
不可以那麼愛報復!」

每次一聽到兒子說我是慈濟人,我就沒輒。不過,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
之身,他犯錯時,我只要輕輕一句:「不要忘了自己是慈濟人!」他就會
低著頭說:「我知道了。」難怪先生會有感而發說:「在慈濟長大的小孩
,不會變壞!」



小菩薩?糾察隊?


兩年前,我準備回花蓮參加慈濟委員授證,心中高興卻又不免煩惱,因為
孩子們都還在上課、需要照顧,我怎麼能離開呢?先生知道後對我說:「
一切我都會照顧,你不用擔心。」

於是我懷著感恩心,順利回到心靈的故鄉,在上人的祝福聲中我發願——
佛心師志,我一定要把柔和忍辱衣穿在心堙A做上人的貼心弟子,生生世
世永不退轉!

「柔和忍辱」的願才剛發沒多久,考驗就來了。

兒子迷上搖滾樂,每次上車都要跟我搶收音機,而我又非常受不了那種音
樂。有一次,我和他商量:「去程讓你聽,回程請讓我安靜。」沒想到,
回家時他又蠢蠢欲動想開收音機,我開始要發火了;他看我臉色一沉,馬
上說:「不可以生氣喔,慈濟人!」我心念轉了兩三轉,實在忍不下了,
這次我要豁出去了!

看我好像沒有息怒的跡象,他接著又說:「現在是委員了哦!說話要輕聲
細語。」我忍不住笑了出來:「你是慈濟糾察隊呀?」「是啊,我是小菩
薩!」我好奇問他,怎麼會知道自己是小菩薩?「因為參加慈濟營隊,師
姑們就是如此稱呼我們的啊!」原來,慈濟給了我們家兩個小菩薩呢。

事後,和先生分享這個小故事,他調侃兒子說:「你愈來愈會治你媽媽了
哦。」兒子笑了笑說:「現在更簡單了,因為媽媽當慈濟委員了。」

這就是我的緊箍咒!而且咒語愈變愈長:「媽媽!您是慈濟人、是慈濟委
員、是上人的弟子、是曾隨師一天的人……」每次一聽,我還是一樣,棄
械投降!



為了受苦的小朋友,我願意!


兒子以前常說要當比爾蓋茲第二,有一次我忍不住問他為什麼?「我要賺
很多錢啊!我要住很大的房子、吃很好吃的東西……」

「你現在住的房子還不夠大嗎?媽媽每次叫你都喊得喉嚨痛了。你每天吃
的東西還不夠好嗎?你想吃什麼,媽媽曾經讓你失望嗎?」

看他沒答腔,我又繼續說:「要當比爾蓋茲第二很好,賺很多錢也很好,
可是永遠要記住,生活夠用就好。師公曾說,吃喝玩樂不是生命的價值,
付出才是生命的價值。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自己一出生就那麼幸福?為
什麼有些人卻那麼不幸?媽媽認為,一定是你上輩子做了很多好事,所以
你要惜福,這輩子做更多好事,盡力幫助世界上需要被幫助的人,知不知
道?」

不管他聽懂不懂,我一定要他回答知道,才肯停止嘮叨。

二○○二年,黃思賢師兄帶著慈濟阿富汗賑災的錄影帶到洛杉磯分享,我
無比的感動和震撼,回家後和家人訴說了這分心情。那陣子,大愛台也播
出相關報導——風雪穿透破敗單薄的帳棚,光著腳、從眼神看不到希望的
小孩;還有在野地埵Y草的飢寒老人和稚童……這些也都看在兒子的眼


有一天,他突然對我說:「媽媽,從今天開始,我每天晚上幫你洗碗,請
給我一塊錢。」做點家事就要向我要錢,這個小孩太現實!因此我回答說
:「一個quarter(二十五分)都別想!」

沒想到,兒子繼續說:「請把這一塊錢捐給慈濟,我要幫助阿富汗的小朋
友。」我停下手邊的工作,緊緊地抱住他,感動得眼淚快要流下來,一旁
的女兒跟著附和:「我也要救阿富汗小朋友!」

就這樣,我成為快樂的家庭主婦——每天晚上兒子洗碗、週末女兒洗衣服
,我每個月幫他們各捐出美金三十元。有時,兒子也會懈怠,但只要輕輕
提醒他:「不要忘了阿富汗的小朋友。」他就又乖乖地去洗碗了。



媽媽,我想去做國際賑災


去年學期末,洛杉磯慈濟人文學校的許錦蓮老師認為兒子中文程度很好,
鼓勵他跳級;但當時七、八年級沒有名額,必須從五年級跳到九年級。許
老師相信兒子一定做得到,也願意到家婺q務教導,而班上其他三位學生
也表達想要跳級的意願,希望能一起學習。

原本老師不願意收費,但為了讓孩子珍惜學習的機會,她決定每位學生每
小時酌收學費美金十元,並交由我保管,在暑期結束後以四位學生的名義
捐給慈濟。孩子們很認真也很爭氣,新學期全都上了九年級。

開學不久,有一天兒子突然冒出一句:「媽媽,我想去做國際賑災!」驚
嚇之餘,我告訴他:「師公要我們每個人盡本分,做自己目前該做的事。
你現在是學生,就要好好念書,等長大有能力了,再讓你去。」

「可是,我現在就有能力呀!」我覺得好笑,於是問他:「你有什麼能力
?」

「我有力氣呀!我可以幫忙搬東西。」是啊,只要先生不在,家堬坉囿
工作都是兒子在做,望著已高過我半個頭的他,我愛憐地說:「媽媽知道
了,以後有機會再說!」

雖然他從此不再提國際賑災的事情,但又向我表達,明年要從九年級跳到
十二年級。我反對地說:「中文慢慢念就好了,一下子又跳那麼多級做什
麼?」

「媽媽!我念完十二年級就可以畢業了,之後我就能夠參加慈青,和他們
一起去國際賑災了。」我感動得默默無言,一心想著:該如何好好護持兒
子心中這分善念呢?





兒子的中文作業是一篇作文,他說他必須先用英文思考,再翻譯成中文。
交卷前一晚,他問我:「媽媽,義診中心的『義診』怎麼寫?」

聯想到他是在寫英翻中的作文,我便說:「你把作文拿來給我看,我再告
訴你。」在我的堅持下,他拿草稿給我,一看之下,我豆大的淚珠滾落在
他那篇題目為「我的心願」的文章上——

我現在的生活很完美,也有我全部想要的玩具,因此,我今年的心願不是
為自己,而是為了那些在街上的可憐人。我希望他們的生活可以進步,有
人幫助他們,他們才會有希望,成為社會的好男好女。

「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我沒有很多的錢,但是我有力氣可以幫助別人
。在電視上看到阿富汗的小孩子,在天寒地凍的地方沒有鞋子穿;家,只
是一頂帳棚,爸爸媽媽也不知道在那堙H

我還不夠老,不能去阿富汗,但是我可以在我的社區幫助這堛漱H。慈濟
的慈青哥哥姊姊們,也有送食物和生活用品給需要的人,我也曾經跟媽媽
一起參與救災工作,送上災民需要的東西,還告訴他們那埵雪O濟義診中
心。

明年,我想要再次去幫助人。我希望我幫助的人,以後都會有好工作、好
生活。只要全世界一起來幫助大家,我們的世界就會更美麗。

寫這篇文章的是我家的小菩薩。他叫黃柏翔,那年十二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