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生命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與痛共舞——陳雪玲奔騰出精采人生
◎撰文╱李委煌、陳曼億
與「類風溼性關節炎」相伴十五年,
陳雪玲並不把自己看成是病人——
儘管靈巧的手腳已變形,
她依然向需要的人們靠近、伸出雙手擁抱;
疼痛如影隨形,
她盈盈的笑容仍舊溫暖了無數人的心。

年逾花甲,陳雪玲顛簸的腳步卻更快了,
她永遠認真、永遠堅毅、永遠全力以赴,
在這條她鍾愛的慈濟路上,持續奔騰……




一本泛黃的剪報冊,集滿了四十多年前的往事和回憶。其中的新聞和剪影
,都是她「獲得舞蹈大賽首獎」、「當選優秀青年」、「代表大專院校恭
讀向總統致敬書」、「代表國家參加世博商展」、「在泰皇面前表演 宣
揚中華文化」及「回國受中國語文獎章」等榮耀。

翻閱這些歷史紀錄,不自覺走回昔日時光與空間,真切感受到那段黃金人
生堛漲h采多姿與燦爛輝煌。冊子堛熒茪钁鬗w褪色,卻褪不去當年明豔
的神采。那張「昭君出塞」劇照,除了扮相俊美外,還依稀可見她扶在琵
琶上撥弄的纖纖十指。

眼前浮現出同一雙卻已變形的手——十隻手指扭曲地讓人心疼,卻是殘而
不廢,依然能夠振筆疾書;再仔細觀察,你會為她走路不俐落、卻擁有堅
強毅力而感動。

她那有名又貼心的口頭禪:「不要緊!不要緊!」伴隨著盈盈的笑容、朗
朗的笑聲、謙和的態度,是眾多志工心目中的大姊、慈母和善知識。

她,是慈濟美國舊金山支會負責人陳雪玲,用那一雙慈愛、包容的手,去
膚慰苦難眾生,安定挫折和煩惱的心靈;用她那雙溫柔的手,在灣區推動
著如搖籃又似牛車的慈濟志業,沉穩堅定地向前邁進。



幸福來了

一點點付出換來熱情擁抱,
她覺得自己何其幸運,擁有這麼多的幸福。



陳雪玲罹患「類風溼性關節炎」已經十五年,四肢小關節一天二十四小時
的疼痛,早已成為生命的一部分。扭曲的腳趾,使她無法踮腳或蹲下;腳
關節動過手術,走路跛腳,也因不耐疼痛而無法久站。

二○○四年六月,她開刀拿掉左手五根指頭的所有關節,雖舒緩了終年疼
痛,看起來也較「整齊」,但五根手指頭卻直直地僵著,無法再彎曲,「
唯一的遺憾是,我無法再彎指梳『慈濟頭』了。」

春天的舊金山,清晨濕冷。關節疼痛地教陳雪玲難以起身,但她仍舊克服
了,梳洗後快快出門。到了集合地點,她請旁人幫忙梳好髮髻、理好服裝
,啟程前往獵人角(hunter point)的喬治華盛頓小學(Dr. George
Washington School)贈送制服。

志工們從日落區沿著崎嶇起伏的山路駛向獵人角。這堶鴐鬲國海軍基地
,二次大戰期間吸引許多人來此工作;一九七四年除役關閉,大批本地雇
員因失業而外移,本區也就成了非裔居民群居的貧民區,治安欠佳,吸毒
、槍枝買賣氾濫、槍殺率極高,直到舊金山政府介入開發後才注入新的活
力。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陳雪玲偕同志工來此首度發放,之後持續關懷至今。
志工鄧琳裴談起有回來此辦事停車時,路邊的非裔小朋友說:「等你出來
時,輪胎就會是破的了。」這可嚇壞了她!

二月十七日這天,喬治華盛頓小學校長艾蜜莉(Emily Wade-Thompson)
,以熱情和藹的笑容迎接志工。「請等一會兒,我去帶孩子們過來。」校
內九成學生來自低收入家庭,難以溫飽,其中更有五戶家庭的十二名孩子
無力購買制服,校長因此請慈濟協助,讓孩子們不會因為缺乏統一的服裝
而自慚形穢。

這所小學的制服,是天藍色的毛衣外套配上白色襯衫,男孩是深藍色長褲
,女生則是格子裙,確實漂亮好看,難怪當孩子們看到時,眼睛剎那間都
發亮了!諾瑪(Norma)兄弟迫不及待地打開袋子拿出毛衣外套在身上比
畫著,哥哥也拿出褲子比長短,然後對弟弟說:「這條褲子是你的,那件
大的毛衣是我的。」孩子們抱著制服愛不釋手,笑著一再道謝。他們與校
長送別志工到門口,依依不捨擁抱。

「我們何其幸運,擁有的幸福這麼多。」回程車上,陳雪玲內心不住回盪
著:「日後更要多付出心力。」



攀上高峰

年紀輕輕教舞蹈、教中文,成績斐然名利雙收,
一波又一波攀上人生高峰。



幸運和幸福,不只一次降臨在陳雪玲的人生中。她的故事,要從台灣說起


師專幼教科畢業後,她擔任幼稚園老師;為了帶孩子唱唱跳跳,就學期間
她就開始學習民族舞蹈。四十多年前的台灣,大環境普遍貧窮,她克難地
以床單為舞裙,常常隨著舞團夥伴上台表演。這股熱情促使著她又去學習
芭蕾,對編舞與教學有更深的認識。

三年後,她以優異服務成果與在學成績,申請保送師範大學社會教育系就
讀。大一,她拿下全省民族舞蹈成人組首獎,突然間成為全校風雲人物,
也因此當選了優秀青年。大二,她因為中文發音說唱俱佳,代表大專院校
恭讀向總統致敬書。

一九六四年師大畢業後,陳雪玲赴泰國教授中文與民族舞蹈。在泰國工作
四年,年輕的她嘗到「登峰造極」的甜蜜滋味。

她舞蹈教學活潑而認真,還馬不停蹄地帶著學生四處表演,甚至在泰皇御
前獻藝;這支由台灣女孩領軍的舞蹈團,也因此不斷地登上媒體版面。

她教導成人學習中文,一班就有百餘位學生慕名而來。走進曼谷的中國城
,許多人見了她都喊:「酷台灣!酷台灣!」原來泰語發音的「酷」代表
教師之意。

那段在泰國生活的日子,可說是「名利雙收」,陳雪玲連走路都輕飄飄地
,走到那堻ㄛO焦點、受人喜愛尊重。四年所攢積的錢不但改善了台灣的
家境,還讓她存下了三千元美金,得以赴美攻讀語言學學位。

只是人到了美國、正準備入學,在台灣的親人卻傳來生意失敗的消息,她
只得將學費全數支援、延緩入學,然後利用課餘到餐廳端盤子打工,努力
賺取學費。

剛開始不熟悉托盤技巧,她總是拚命地在廚房與客席間跑進跑出、一盤一
盤地上菜,一些客人見著她特別努力,會多給些小費。晚上回到家疲累不
堪,她想起在泰國的生活與此刻宛如天壤之別,總不禁挫折落淚……



跌進煉獄

原本足擅蹬舞、手能撥弦,
「類風溼性關節炎」讓她身體小關節陸續陣亡,瞬間跌進煉獄。



取得碩士學位後,陳雪玲受聘於馬里蘭大學教授中文;一九七五年自美返
台省親,經友人介紹,結識了在夏威夷工作的梁梓忠。

當年陳雪玲三十七歲,梁梓忠四十五歲,兩人分別於海外繞行多年,卻在
家鄉「一見鍾情」。翌年於夏威夷結婚,日後再搬往舊金山定居。

婚後,陳雪玲毅然放下事業,當起全職家庭主婦,將過去投注於舞台、教
學的熱情,全副轉往照顧先生和孩子。

等到獨生女上了幼稚園,陳雪玲試著做化妝品直銷,「很好玩,教人家如
何照顧肌膚,也像是當老師一樣。」幾年後,她的下線會員達數百人,在
公司的年度大會堙B在數千名員工面前,她上台受獎,榮獲極為難得的業
績皇后。

「就像站在伸展台上,有人為你戴上后冠,有人獻上花束……」陳雪玲開
懷笑說,那時就像是當選中國小姐一樣。

無論做什麼事情,陳雪玲都全力以赴,就像當年在大學、在泰國的丰采一
樣,五十歲的她,再度爬上人生峰頂。

卻沒想到就在此時,突然來了一場病。先是手腕關節開始疼痛,全身大小
關節陸續跟進,甚至連頰顎關節都不聽使喚;即使是薄薄一片麵包,都無
法送進她張不開的口。

醫師診斷為「類風溼性關節炎」,無法有效醫治,病程將不只侵犯骨關節
系統,也可能會影響心、肺、血管及免疫系統;「就只能這樣了……」醫
師無奈地對她說。

發病不到兩年,陳雪玲四肢小關節一根根逐漸失去原形和功能,扭曲的腳
趾甚至塞不進鞋堙A全身關節腫脹疼痛而僵硬,「走路坐臥完全不像個人
……」

曾經,生命是那樣的活躍,足蹬優美舞姿如躍羚、纖纖十指靈巧撥弄琵琶
;如今飛躍羚羊卻無法再奔跑,這個落差實在太戲劇化。陳雪玲心理的懊
惱頹喪,更甚於身體病痛,她甚至心生絕望——只是,她不捨先生和女兒




一線曙光

雖然行動不便,但頭腦清楚,
她相信自己一定還可以做些什麼。



病榻中,友人送她一本《證嚴法師的慈濟世界》。

書中,靜思精舍出家師父「一日不做、一日不食」的信念,教陳雪玲感受
特別深。之後經志工楊咪咪介紹,她再讀慈濟刊物、聆聽志工心得分享的
錄音帶,尤其是初拿到《靜思語》時,她不捨入睡,徹夜展閱並靜思自省
,從中得到許多體悟與寬慰。

歷經病痛的煎熬與省思,陳雪玲認同證嚴上人所說要發揮生命的良能,「
我雖然行動不便,但腦袋清楚,一定還可以做些什麼。」於是她跪在菩薩
面前,誠心祈求和發願,期能脫離病魔,為人群付出。

誠摯的願力讓好因緣接踵而來。陳雪玲不但覓得一位良醫,成功地控制病
情、減輕痛苦,也逐漸恢復體力。在一九九四年底,慈濟舊金山聯絡處成
立之際,她走進了慈濟。

翌年二月,陳雪玲第一次造訪花蓮靜思精舍;當時上人即將啟程全台行腳
,她與數位海外慈濟志工得緣「隨師行」。

出發前的一點空檔,幾位志工圍著上人敘談。一位企業家說道:「師父出
門在外都沒輛好車,讓我送您一部車好嗎?」時值尼泊爾南部豪雨釀成四
十多萬人流離失所,上人說:「在那邊,為災民蓋一棟房子只要台幣七萬
元……」企業家遂將車款轉為認養三十戶慈濟在尼泊爾的建屋經費。

行程轉往慈濟台北分會,一位八十多歲高齡的老爺爺見著了上人,取出藏
在衣褲堛漸|千美元說要捐款,那是老人家多年來清晨即起,為人提熱開
水點滴攢下的錢……

「慈濟善款,點滴都是眾人血汗錢所挹注。因此做任何一件事、花每一分
錢,都要用在刀口上啊!」上人凡事不為己的慈悲叮嚀、以及弟子們的發
心,令一旁的陳雪玲感動地領受著。

知道陳雪玲行坐不便,上人在行腳忙碌期間仍不時體貼關心;每到一個地
方,常住師父們也總會為她預留座椅,「大家都坐在地上,我卻總有張椅
子可坐。」陳雪玲深感無處不被愛。



人生新舞台

她不把自己當「病人」,在志工服務中見聞世間疾苦,
更鼓舞著她旺盛的意志力。



「愈是投入志工服務,愈能淡忘身體病痛。」這是陳雪玲的心得。

她還記得所探視的第一位個案,是位脖子以下完全癱瘓、長期臥床的病患
。他對著定期來訪的志工說:「我人生唯一的願望,就是有朝一日能再站
起。」

那一天特別讓陳雪玲感悟深刻,她曾自以為是奉獻者,卻在付出的同時,
受到服務對象「當頭棒喝」——她還可以行動、可以付出,「相較起來,
我身體算健康了!關節的疼痛,不過是一點點不便罷了。」

還有癌末病患跟陳雪玲吐露著:「有朝一日病好,也要做志工……」她更
見到失智病人,什麼事都無法自主。這些都不斷鼓舞著她旺盛的意志力,
積極去付出。

一位老友見她年逾花甲、手腳變形而行動不便,卻還投入慈善服務,且忙
得開心,也跟著加入志工行列。這教陳雪玲發覺,原來自己的病體也有影
響他人的「功能」,因此激勵了她更加精進。

一九九八年,陳雪玲承擔起慈濟舊金山聯絡處負責人的重擔。「負責人一
定要以身做則、以德服人。」上人這句話,她緊緊守在腦海;於是,掃街
她帶頭、表演節目她設計、活動紀錄她來撰寫;每週六,她經常是最後離
開會所的人,因為她要把環境清掃完畢才能安心回家,甚至以扭曲手指夾
起抹布、清洗廁所。

有一段時間,她雙手無力,無法掌握方向盤,進出常需志工夥伴接送,這
教她很過意不去;有時,她忍著痛,獨自勉強地開一、兩個小時車程來回
會所,即便是風雨寒冬也無法退卻她出門做慈濟的決心。

而參加團體活動,隨眾人同步行進坐臥間,對她更是考驗;但無論在花蓮
或在美國各地舉辦的慈濟活動,她很少缺席。加入慈濟十一年來,她曾來
台參加過五次以上的周年慶研習營,和眾人一同睡在硬梆梆的通鋪上;因
為壓碰關節會痛,她不能翻身,必須竟夜保持「面朝上」的姿勢,天亮時
再如蟲蠕般扭爬起身。

不願將自己當成「病人」,也不希望麻煩別人,陳雪玲為配合團體行程,
往往早些起床準備,才趕得上和其他志工作息同步。但活動一開始,她還
是常常落後,一生認真自持的她有時難免失意。

慈濟三十六周年慶期間,志工設想周到地為陳雪玲在走道上放置一片屏風
、一個長木箱充作臨時的「床」,方便她躺下。她很滿意這個木箱床,感
動地說:「我要更努力做慈濟,來回報上人與大家的疼惜之情。」

陳雪玲記得有一年回花蓮向上人報告會務時,她說:「我很慚愧,手無縛
雞之力,所以不能像其他的負責人一樣做得那麼多。」

上人聽完也幽默地說:「你抓不住小雞沒關係,抓住母雞就好了。」一語
道破又耐人尋味,給陳雪玲莫大的鼓勵。



美的化身

如慈母、如益友、如赤子,就像是一切美好的化身。


陳雪玲具有多種優點和風貌。她多才多藝,活潑又感性、智慧且柔和,而
且極富責任感與愛心;她充滿熱忱的笑容和親切的動作,經常讓大家感到
溫馨。當讚歎志工們的努力付出時,她手舞足蹈的模樣更像是個快樂的大
孩子,這分赤子之心和天真,教人窩心。

「從沒有看她發脾氣,只有聽到她爽朗的笑聲。她像慈祥的母親、和藹的
大姊、友善的朋友。慈濟路上有她相伴,感覺真好!每每想到她帶著病體
付出,實在令人敬佩她的勇氣。」慈濟志工蘇素惠說,雖然志工們心疼陳
雪玲的身體,但她始終與大家同進同退、同甘共苦。

蘇素惠說,她從沒聽過陳雪玲喊痛,「有一次,我看到她又縮在一旁彎腰
揉腿,一對眉頭緊鎖。我走近問她,她只是笑一笑說:『我沒事,不要緊
!』她就是這樣的一位『負責忍』(負責人)。」

偶遇人辦事有差錯,陳雪玲也是一連串的「不要緊、不要緊」,柔聲安慰
讓內疚的人們感到溫暖貼心,進而要求自己下次要多加用心。

在家庭中,陳雪玲也成功扮演賢妻與良母。她與梁梓忠鶼鰈情深,一九九
九年梁梓忠因病住院,她夜以繼日地隨侍病榻、悉心照料,加上志工川流
不息地探訪問候,讓他在痊癒後感動發願,餘生將與慈濟同行。

這位大家口中暱稱的「梁兄哥」,不但全心護持妻子,而且逢緣便介紹慈
濟,更以身為慈濟人為榮。陳雪玲說起先生也滿懷感激:「感恩他給我舒
適無憂的生活,更感恩他讓我全心全意做慈濟。」

陳雪玲的美德和才幹,也在女兒美琳身上表露無遺,她已取得法律博士學
位與律師資格,忙碌之餘仍參與老人院探訪等各種慈濟活動,開朗誠摯的
笑容與母親如出一轍,讓人如沐春風。





今年,慈濟舊金山支會邁入第十一個年頭。志工長年熱心參與社區服務,
二○○二年二月十四日獲得加州戴維斯州長及舊金山布朗市長表揚,並宣
布當天為「慈濟日」;同年九月市政府舉辦九一一周年紀念活動,慈濟是
唯一受邀參與的民間團體;二○○四年正式加入市府的急難救助中心,融
入在地的慈善救援系統,得以參與訓練課程與會議。

志工們參加舊金山市府規畫的掃街活動,整齊的隊伍、用心的工作態度和
數年不輟的支援,讓政府單位與商家讚譽有加,也使得以觀光聞名的舊金
山更美。

陳雪玲的志工行跡,和慈濟在舊金山的歷史密不可分,她的身影總穿梭在
這些活動中,期待讓美國主流社會,接納並且參與慈濟志業。

另一方面看來,慈濟幾乎成為她的生命動力。她說:「因為做慈濟,所以
每天早晨身體再痛,我都會咬緊牙關爬起床。因為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去做
,我不能被病痛打倒。」

長年「與痛共舞」,磨鍊出陳雪玲過人的韌性與善解,原是急性子大嗓門
,現在則是「聲色柔和」;當年因疾病怨懟,現在則感恩菩薩還留給她一
隻「不太痛的右手」,讓她尚能開車到處做慈濟,並能執筆寫下付出的感
受。

距離發病已歷十五寒暑,多年來藉中藥調養,陳雪玲穩定控制病情,但她
也清楚人生無常,無法預知何時會再復發,「現在我更把握光陰,以『倒
數』的心態做慈濟。」


(資料提供/蘇素惠)


................................................................................................................................


「予慈予樂」的大愛長情

◎撰文/灑灑


去年情人節,慈濟舊金山支會正舉辦著志工精進半日活動。大廳外,年逾
七十的梁梓忠一如往常默默守候,以笑容迎接每位志工;他像是雪玲師姊
的守護神,也是舊金山支會大家庭的守護神。

大廳內,雪玲師姊正諄諄善誘地為所有志工做主題演說,從內修的「誠、
正、信、實」引入,又談及「慈、悲、喜、捨」為外行。

「人正時正,心不正則易起煩惱心。我以前也喜歡算命、看日子;但參加
慈濟後,心好則日吉,一善破千災。」

「在慈濟大家庭中,我們是法親,法親是累世累積的。人與人之間以愛做
存款,互動自然會很好。上人說:『看人不順眼,是自己的修養不夠。』


「對家人也需有慈、悲、喜、捨。慈即是予樂,給他們快樂、幸福,無怨
無悔;歡喜心最好的表現是真誠的微笑。」

「今天是情人節。往年梁兄哥都會送我一束花,給我驚喜;不過,今年他
忘了……但我送他一張情人節卡片,給他一個大驚喜。」雪玲師姊做出先
生驚喜的神情,惹得大家笑哈哈。

她繼續叮嚀:「我們要做心靈的園丁,把心中的雜草拔掉,以這畝心田來
散播愛的種子……」

情人節是一個充滿愛意的日子,雪玲師姊不但對梁兄哥「予慈予樂」,也
把這分慈與樂,給了舊金山支會大家庭的每位志工,讓所有人在這天上了
有愛心而又精進的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