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師行記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付出愛,得到更多的愛
◎釋德
◆三月十一日《農二月•初二》


靜思小語

欲為善,必先立「信」——信己而且信人。



飄洋過海的大愛

苗圃中,一棵棵蔥翠的幼苗甫破土而出,在天地之間沐浴光華雨露,迎風
茁壯。有朝一日,小樹苗飄洋過海,移植在異鄉的土地上,只要土沃水足
,假以時日,仍舊能茂盛於藍天之下,成為參天巨木,供人遮蔭乘涼。

「不論原生或移栽,樹木只要把根深深扎穩,向上茁壯、開枝展葉,就可
以保護大地,也能夠予人庇蔭。為人群奉獻者就如良木,同在地之上、天
之下,無區別無分際,何處需要,就去到當地發揮良能。」早會時,上人
說起早期台灣社會普遍貧窮,醫療設備亦十分匱乏,不少外國傳教士不遠
千里而來,將一生奉獻給台灣人民。

其中,義大利籍的呂道南神父,二十六歲那年跟隨天主教靈醫會來台,先
於澎湖擔任馬公天主教惠民醫院院長,六年後轉赴羅東聖母醫院服務。有
感當地醫療資源與人才不足,呂神父四十歲時毅然回到義大利攻讀小兒科
,於一九七六年學成重返羅東,致力照拂病童的健康。

上人稱揚呂神父與許多外籍神職人員,因為一分信仰和純真的愛來台奉獻
,他們深入貧困之地實際接觸人群,了解民眾所需而付出。「四、五十年
前的台灣,經濟尚在起步階段,尤其是離島、山區,窮鄉僻壤之處,醫療
水準十分落後。幸有這群外籍傳教士、修女照顧貧病鄉親,這分奉獻精神
令人感佩。」

他們的行誼堪為表率,步步履痕也寬闊了台灣醫療大道;於經歷那一段艱
苦歲月的台灣民眾心中,嵌入難以抹滅的感恩之情。「呂神父終身奉獻,
不知有多少病患曾受到他的照顧。許多上了年紀的民眾若有病痛,仍堅持
掛『小兒科』,指名找呂神父診治。」

今年已屆七十二歲的呂神父來台已達四十六載,近十年來身體走下坡,行
動需靠人攙扶;去年六月曾返義大利治療安養,卻因割捨不下台灣,復回
到宜蘭,並至花蓮慈院接受林欣榮院長治療。

「上星期慈院急重症大樓啟用當天,我在人群中發現了呂神父,臉上掛滿
笑容,坐在輪椅上隨眾人一同比手語,流露出輕安自在而樂觀的神情。」
上人說,神父那慈祥、充滿愛的眼神,令人尊崇、敬愛。

「他這一棵大樹深深愛著台灣,即使樹葉正片片凋零,仍要歸落於深深扎
根的這塊土地上。」

上人以此引申,小樹移栽後要讓根部深入土壤,方能吸收到水分和養分,
就地散發芬多精。「正如慈濟飄洋過海關懷印尼亞齊和斯里蘭卡海嘯災區
受災民眾,不只是救一時之急,而是長期陪伴、扶持,並且把愛的種子撒
下、用心耕耘,讓其生根茁壯。」

上人表示,地球上的人類,皆在同一片天的覆蓋之下,有切不斷的長情、
擴不盡的大愛;因此每一時刻,都要彼此感恩與祝福!



為善,當「信己、信人」

午後,旅居美國多年的宋泉盛牧師夫婦及玉山神學院陳南州牧師拜會上人


宋牧師提起,曾讀到上人著作中描述弟弟於軍中不幸遭人失手打死,當時
上人勸母親要站在對方媽媽的立場設想;令其深受感動。「這分寬恕而體
貼的心胸,從何而來?」

上人表示:「佛陀教人『慈悲喜捨』——『慈』就是期待人人幸福,『悲
』則不忍任何人受苦難。所謂『無緣大慈』,意即他人雖與我無緣無故,
仍希望他能幸福;當他受苦時,視他的苦難為我的苦難,進而伸手相援,
就是『同體大悲』。『慈悲』即如基督教『疼心』之說。」

上人進一步說,天下父母心無異,孩子往生固然令人心痛、不捨,但逝者
已矣;而對方的父母知道孩子失手殺人時,心堣ㄕ有罪惡感,更不知孩
子將接受何等的軍法懲治,生死未卜,亦是難熬。「很感恩媽媽能接受勸
說,後來出庭時為對方說話。」

宋牧師說:「『疼』是一個很好的字,基督教有時也會用『慈悲』,感覺
『慈悲』相較於『疼』,更能感動人心。或如佛教說『往生』,就是基督
教說的『永恆的生命』,也是很美的字。」

上人接言,佛教說人命有生死輪迴,但慧命永恆。「我也將慧命解釋為『
永』恆的『生』命,與基督教說的『永生』意同。」

針對宋牧師相詢,慈濟何以能在數十年間,從台灣到國外影響這麼多人在
許多地方做好事?上人回答,關鍵在於「信」——信己無私,亦信人人有
愛。

「佛教有言『信為道源功德母』,信是一切功德的根本,也是成就一切善
的基礎。我做慈濟即是本著『信己』與『信人』——自信做事不偏不倚、
無所求地付出,相信必能開啟人人本具的愛心善念;因緣所至,自然就有
愛心人紛然響應。」

上人強調,莫輕視一粒米,「集聚許多小小米粒,也能盛滿籮筐。點滴因
緣就像小雨滴,滴水終能成河。慈濟就是涓滴愛心匯聚所成。」

牧師感佩慈濟人在世界各地的慈善援助,上人則與牧師互勉不分宗教、不
分彼此,共同去做利益人群的志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