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師行記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以誠以正,就能立信
◎釋德
◆四月九日《農三月•初一》


靜思小語

明辨是非,對的事,做就對了;以誠以正,「信」自然建立。



人生好苦,病因出在「缺愛」

現今社會彌漫「八卦」之風,議人短長、攻訐謾罵之聲,破壞了人與人之
間的信任基礎;而媒體正是助長不信任的「無形殺手」,使清正之音相形
微弱。

繼三月十八日於關渡園區一敘,《天下》雜誌發行人殷允芃、編輯委員蕭
錦綿女士對上人所提之「他、你、我」和「心室效應」印象深刻,今日再
訪,就如何建立社會互信之法、媒體人的作為等問題,請問上人。

上人道:「芸芸眾生,人人皆有苦。若問苦在何處?林林總總,不勝枚舉
。但深入探討苦因,都只是一個心念罷了。假如人心單純、生活簡化,則
事事皆能明朗。」

「放眼天下,除了有形的天災人禍之苦,還有無形的心靈之苦。」上人指
出,由於人的心念複雜,遂造作出擾亂人生的種種事端。

多年前,作家無名氏先生請教上人,現在社會很亂,原因為何?上人回答
,是「缺愛症」使然。「為什麼亂?就是缺愛。缺了愛,所以人與人之間
無法互信,你不相信我、我不相信你。」

「如何建立『信』?要回歸『誠』與『正』。有誠有正,才能腳踏實地,
讓人生出信心。」上人說,慈濟人內修「誠正信實」、外行「慈悲喜捨」
,調伏自心不紊亂,所以能獲得「你」與「他」的信任。

「期待天下無災、社會祥和,首重自我修身。如果『他』、『你』、『我
』的一念心都能誠正信實,人與人之間自然能和睦,整個大環境就能祥和
;大社會不失序,天下就不會有那麼多災難。」

上人強調,世間是人的共業所形成,眾人虔誠的善念或偏執的惡念共振,
操作業力導向福與禍。「大自然的『溫室效應』,其實與人的『心室效應
』環環相扣;天災實起於人心。」

蕭錦綿請問上人:「對於國與國之間對立所產生的種種問題,看法為何?


上人闡言:「『國家』是人為的區隔。儘管國別不同,但彼此的天空是相
連的、腳下的土地也是相連的;一如大地上有高山、平地和大海,只是高
低起伏不同,並未阻斷相連。同樣生活在地球上、呼吸一樣的空氣,人與
人之間實是生命共同體。」

然而,人心複雜、貪念熾盛,所以有你佔我霸、戰爭殺戮之災難。若能開
闊心胸,以全人類的福祉為先,與人互信互敬,就能和睦相處。

「『該與不該』、『是與非』要分清楚,而非彼此防備、不信任。」上人
期待社會大眾要能是非分明,對的事,做就對了,不做不該做的事;在是
非分明的前提下,才能建立「信」。



從明辨是非、重振倫理做起

蕭錦綿請問上人:「除了誠正信實外,您覺得要使紊亂的社會移風易俗,
有可能嗎?應該怎麼做?」

上人肯定回答:「當然有可能!雖然今日清流涓細,難抵濁浪波濤,但只
要他、你、我共同一心,放下無力感、提起使命感,以清流淨化,相信終
能使社會步回正軌。」

蕭錦綿再問上人:「媒體具有教育的力量,而教育人心的第一課,應該從
何開始?」

上人指出:「教育的根在家庭,應當從家庭做起,父母要教會孩子辨別是
非;而媒體也要引導人們明辨是非、重振人倫綱紀。」

因為現在家庭孩子生得少,有些父母容易寵溺孩子,遂養成孩子狂妄自大
的習性;加上受部分媒體不當內容的影響,許多年輕人連做人的道理、規
矩和生活禮節都不懂。社會上偏差的言論甚囂塵上,模糊了教育的本衷,
使得老師們雖是有心卻也無力教導。「此惡性循環,實令人憂心!」

「家庭倫理是做人的根本。一棵樹的『根』如果沒有照顧好,扎得不夠深
、不夠穩,怎抵擋得過大風的吹襲?」上人提及現今社會,許多人生下了
孩子卻不負起養育之責,「隔代教養」、「單親家庭」的現象頻繁;家庭
結構出問題,實是社會亂象的根源。

「芸芸眾生等待淨化,但偏偏媒體將之污染,這正是我最擔心、最無奈之
處。假如文化工作者能透過傳播,提升人性的道德觀、倫理觀、社會觀和
家庭觀,喚回禮義廉恥,幫助人人走上正軌,社會才有希望!」



唯有做,才有改變亂象的機會

殷允芃女士提問:「看到社會的亂象,身為媒體人也想盡力拉拔。究竟能
從何處下手?」

上人嘆道,部分媒體無孔不入、助長亂象,令人無奈;媒體若能隱惡揚善
,就比較有改變的機會。

上人舉醫療志業發展為例說明,二十年前在花蓮籌建第一所慈濟醫院開始
,歷經了許多辛酸事,還要面對外界不了解的質疑與批評聲浪;「雖然無
奈,還是要往前走啊!沒有人去做,現狀就不會有改變的時刻。」

而今玉里、關山、大林、新店慈院陸續設立,期待起「帶頭作用」——除
了提升醫療品質,亦帶動感恩、尊重、視病如親的大愛醫療使命。

「多一個人挺身而出,就多一股力量。期待大家有志一同與善和鳴。只要
社會上多一個好人,多做一件好事,就是眾人之福!」

上人強調,台灣無以為寶,以善以愛為寶;台灣愛心人、善心人多,應該
引以為榮、聚焦報導,以啟發更多人的愛心。上人舉殷女士創辦的《天下
》雜誌為例,報導內容很正面、很健康,令人敬佩,正是有心為社會做事


殷允芃言,身為媒體的一分子,應積極發揚人間善事,引起社會大眾的共
鳴,將社會往前推。

「其實台灣真正為社會做事的有志之士不少,憑這一點就覺得台灣很有希
望!所以說,若要改變當今社會亂象、移風易俗,做得到嗎?只要全民將
心態、觀念回正,共同成就善事;有道德勇氣、是非分明,一定做得到!
」上人肯定表示。



人人都是宗教家、慈善家與教育家

蕭錦綿提問:「您覺得您比較像是宗教家、慈善家或是教育家?」

上人笑道:「我什麼家都不像呢!」上人表示,身在滾滾紅塵,沒有入深
山中閉關修行,所以不像傳統宗教家;而慈濟志業是所有慈濟人為之,自
己借重大家的力量才能成事,也稱不上慈善家;自己亦不懂教育,所以更
不是教育家。

「我只是秉持最初那一念心,就像一滴水點點滴滴匯聚成一股清流——要
有他、有你的善念與愛匯聚,才能共成慈善事。所以,人人都是慈善家!


「『宗教』意即人生的宗旨、生活的教育;若能活到老、學到老,不斷地
受教、不斷地學習,則人人都是宗教家;而環保志工在回收資源的過程中
悟出道理,藉以教育大眾,所以人人也都是教育家。」

殷允芃言:「師父鼓勵大家『做就對了』,至少師父是帶動者。」

「我在前面拉車,後面也要有人幫忙推,否則實在拉不動。」上人表示,
慈濟近四十年來從點而線而面,是大家有志一同,在時間、空間、人與人
之間的「三間」中,善於把握、運用,累積而成。

「生在這樣的時代、面對如此人心,我實不忍心!無法安然於隱居修行。
而且有這一群可愛、有心做好事的人間菩薩,我不但不忍放下,還要勉勵
大家把握『時間』,何處有災難、苦難,那個『空間』有需要,不論是心
靈苦、身體苦還是環境苦,都需要有『你』、有『我』去幫『他』解除痛
苦;而這『你』、『我』、『他』就是人與人之間的『人間』,要好好掌
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