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海嘯過後四個月
◎撰文╱Bambang Mulhadi、Dyatmika Wulanmarwati、Ari Trismana
 翻譯╱林九川
大愛進南亞•真情膚苦難——印尼亞齊


災難百日之後的第一週、四月十日,
印尼班達亞齊的拜都拉瑪大清真寺舉行祈禱會,
現場聚集成千上萬人。
他們為天災中遇難的親人和朋友禱告,
氣氛隆重而悲痛,許多人泣不成聲,面容與眼神顯得空洞。

災難發生後不到一個月,政府宣布放棄統計往生人數,
因為失蹤者實在難以計數。
而今,有人勇於面對家人往生的現實;
也有人想盡最大力量找回失蹤的親人;
更多人把心交給真主,篤信真主一定做了最好的安排……





鵬先生的尋人啟事

我做了四次同樣的夢,夢中太太對我說:「你要有耐心,我還在治療中。
」妻兒遺體沒找到,我覺得他們必然還活著;我不斷祈禱真主賜給奇蹟,
有朝一日讓我們一家人重逢。



亞齊一家報社的廣告部門人員阿沙郎(Arsalan)說,即使距離海嘯已經四
個月了,仍有居民期待透過尋人廣告來找尋失蹤親友。

「廣告到底有多少效果?很難說,因為人的命運掌握在真主手上。儘管如
此,我們仍提供這項服務。因為我們知道,這不只是尋人而已,是許多倖
存者與親人相聚的唯一希望所繫。」

鵬先生(Pak Pen)即是一例。他在《印尼庭院》日報上刊登照片廣告—
—盼望各界如有見到或護理我的家人,請與我聯繫。我在班達亞齊泗水交
叉路的母愛基金會診療所,電話是……

文末附上的妻兒相片,是他弟弟從日惹寄來的——他家中的一切已被海水
沖失了。

鵬先生的太太和長子、么兒在災難中失蹤,所幸次子及老三還在身邊。「
我在夢中遇見太太,她說:『夫君,你要有耐心,我還在治療中。』我做
了四次同樣的夢。我向真主祈禱,但願真主賜給奇蹟,有朝一日讓我與妻
兒重逢。」

妻兒的音訊杳然,讓鵬先生心情矛盾:「雖然我能夠接受上天的安排,不
過總是要親見遺體,才能確知我的命運。既然遺體還沒找到,我覺得他們
必然還活著!只要一有時間,我就回來故居看看;更想盡辦法到處去找他
們——我把太太及孩子的照片傳發四方,甚至發到棉蘭。找尋他們,已成
為我的日常活動。」

一日,有位朋友傳來消息說,他兩歲大的么兒可能在某處被人扶養了。他
立即到已被夷為平地的家園廢墟為妻兒祈禱,接著在幾位慈濟志工陪同下
,動身去找么兒。

一路上他容光煥發,經過一個多小時路程和四處探詢後,才抵達知道詳情
的人家,怎料對方外出;經一番轉折把他找回來,再依他指示,向六公里
外的另一個村莊出發。

沿途問路,終於抵達目的地。鵬先生跳下車、快步走進一間小屋,急欲向
久別重逢的寶貝傾吐情意……當主人喚出屋堛漱@個小男孩,鵬先生突然
臉色蒼白地說:「這不是我的孩子……」

然而,他仍走上前去,把男孩抱了起來、握握他的手……他多麼希望這就
是他日思夜夢的心肝寶貝!「盡力設法還是這樣……要是真主做如此安排
,也就算了吧。」他說。

儘管鵬先生這次失望了,但他仍不放棄找尋、還存著與親人相會的希望。

這也是一般亞齊人的心情——抱著渺茫卻不曾消失的願望,蹣跚前行。




七十歲這一年

七十歲這年,我失去了所有家人和家園。來日茫茫,而且我病了、受傷了
,生死對我來說已經無所謂了。但慈濟人帶我來帳棚區住,給我白米、請
醫師為我看病;我慢慢康復了……



高大的體格、一張無奈的面孔,老先生獨自坐在魯薩克(Reusak)慈濟村
C組十號帳棚前,熟練地編織漁網。

「您好!」當我走近向老先生打招呼,他抬頭匆匆看我一眼,便又低下頭
專注工作著;幾秒後再抬起頭來,發現我身上穿的是他所熟悉的慈濟制服
,才邀請我進帳棚塈之丑C

堶惆S有什麼多餘的物品,只有慈濟發放的一包白米及煤油爐。我看著手
中的住戶資料,寫著帳棚埵酗T位成員,於是問:「先生,您自己一個人
嗎?您的家人去那兒了?」他繼續手上的工作,面無表情地說:「我沒有
家人了!」

我很訝異、難過。老先生放下漁網、移動了位置,和我面對面交談。他自
我介紹名叫潘科(Panek)——這在亞齊文代表著「矮小」的意思,和他
的體格剛好相反。「父母說我小時候很矮小,在接受割禮後,才長這麼高
。」

他是老兵退役,做過農夫、割膠皮工人,「偶爾出海捕魚,如果有空餘時
間就編漁網拿去賣。」一張漁網長寬大概有十七公尺,錫和塑膠繩等材料
成本約三十萬印尼盾,可以賣到七十萬盾,聽起來利潤不錯,但工時需要
三個月之久。

問起家人、從前的生活,潘科沉默許久後才開口說:「我的孩子都各有家
庭,家堨u有我、太太和兩個孫子。小孫子Dewi十三歲,讀初中二年級
,大孫子Adi大他一歲;他倆好乖,從不惹麻煩……」

他的家在美拉坡Suak Panteu Breuh,離海岸只有一百公尺。海嘯發生時,
他在樹林堻彖戎痋A突然間,地面搖晃得厲害,他被甩著撞向橡膠樹,隨
即看到有人奔跑、大喊:「水!水!」

他跟著大家跑,只記得跑了好遠,還爬上清真寺的屋頂,看著海水淹過街
道、房屋……「從來沒有想到,海水會這麼厲害,連離海岸這麼遠也衝得
到。」

當他爬下清真寺,準備回家探看,又來一陣大浪,把他捲到三公里外的樹
林……水淹得好高,他被困在樹林堣T天,靠喝椰子水維持生命。

等大水退去,他走了一個多小時的路才回到家,「我依然抱著希望,希望
能找到我的家人。」然而,他看見家被夷為平地,稻田也被沙土淹沒,太
太、孫子、兒媳都不在了……

「我一個人沿著路、分不清方向,灰心地走著,然後住在收容所。不久被
慈濟志工帶到這堙C」潘科說,他故居的村堶鴠誚釣潀吨嶈糷誚呇鴝~民
,海嘯後只剩兩百六十人,分散至各收容所暫時安頓;他和兩位同樣失去
親人的災民,落戶在一個帳棚中。

潘科說,當時不知道何以維生、再加上病了,他決定聽天由命,覺得就算
是死了也無所謂。「慈濟給我白米,還有醫師治療我的傷,慢慢地我康復
了。非常感恩慈濟,如果沒有慈濟,不知我現在會如何……」

夕陽西下,潘科準備去拿祈禱用的淨水,我也向這位七十歲的長者告別,
祝福他身體早日康復、重建家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