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刊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簡單的生活,精進的修學
◎撰文╱李委煌
生活的教育


雖說導師嚴肅,卻沒有一丁點架子。
訪客們多為請法而來,除了導師身體不妥,會見時間稍有管制外,
對前來求見者,幾可說是「有求必應」。




福嚴精舍大殿旁,一間近二十坪的房間,是導師日常作息所在。

木板簡單區隔成兩個空間,一是白天閱讀、寫作、靜修的書房,另一邊是
臥室與浴廁。一切陳設就是「簡單」兩字,於修行無關的東西,幾乎一件
也沒。

「導師晚年生病後,才開始使用電動椅。」擔任導師侍者三十八年的明聖
法師說,導師可用遙控器自行調整椅背、腳墊的角度。電動椅旁是一張醫
療用床,方便打點滴、注射時躺臥。為了保存導師平日所需藥品,幾年前
添了個小冰箱。

自一九六七年起,明聖法師即照顧導師生活起居。導師多病,經歷多次生
死關頭,曾對明聖法師提起自己雙親、叔叔、叔公等人都不及五十歲便往
生,自己活到這把年紀已很滿足了。「我若往生了,你不要哭喔,大家都
不要哭。」

忙於導師圓寂之身後事,明聖法師是足夠堅強;然,每憶及導師的教誨與
尊容,仍不由得溼紅了眼眶……



嚴肅學僧,慈祥長者


明聖法師八歲失怙,少女時便隨伯父出家,常住在台北市延平北路上的龍
雲寺。一九六五年,導師於陽明山中國文化學院執教,午休時間,都會在
附近的法美寺休息。

一九六六年,導師皈依弟子黃陳宏德居士在外雙溪建「報恩小築」,禮請
導師常住。當年導師已經六十一歲,身體向來不健朗;經法美寺法師引介
,明聖法師從龍雲寺移住報恩小築,開始成為導師的侍者。

回憶當時,明聖法師和幾位出家人住在山腳下,導師住在山頭,上下相距
一百五十二級石階。侍者平日的工作就是送餐、送報、帶領訪客。

導師說著一口濃重的浙江口音,明聖法師起初也聽不太懂。例如「石頭」
,導師發音為「沙抽」,「涅槃」聽起來像「捏胚」,至於「解脫」則是
「卸頭」……猜想、推敲了許久,才漸漸熟悉。一直以來稱職地在導師和
訪客之間翻譯、解釋。

三年後,明聖法師隨導師離開報恩小築,返回嘉義「妙雲蘭若」;近些年
,則多常住於台中「華雨精舍」。

「導師給人印象嚴肅。」明聖法師猶記第一次到報恩小築拜見導師時,「
像是去應徵」,頂個禮、坐一下,便離開了,兩人幾乎沒有任何對話。後
來,他曾看過前來請法的學生,站在導師面前直發抖,「對導師是又敬又
畏。」

雖說導師嚴肅,卻沒有一丁點架子。訪客們多為請法而來,除了導師身體
不妥,會見時間稍有管制外,對前來求見者,幾可說是「有求必應」。

福嚴精舍學僧開仁法師是馬來西亞華裔,早年因閱讀導師著作《妙雲集》
,對導師心生欽佩。九年前,他大老遠跑來新竹福嚴精舍報考佛學院,巧
的是,已九十一高齡的導師那天也到福嚴,進出間不忘探視這批年輕考生


被佛教界譽為「玄奘以來第一人」的導師竟在眼前,開仁法師既驚又喜!
心想,自己大老遠來報考,也不知有沒有機會錄取,「若能跟導師頂個禮
,此行至少沒遺憾。」

導師慈悲接見,得知眼前僑青如此有心,實感相當難得,見開仁法師頂禮
,老人家還說:「不用、不用!」

明聖法師曾逗笑老人家:「您是愈老愈慈祥了。」

老人家竟俏皮答道:「不慈祥怎麼辦?我畢竟老了,需要人照顧啊。」

明聖法師說,導師性情靜逸、不喜活動,生活就是一逕規律——清晨四點
二十分起床,簡單梳洗後開始早課,六點早餐,七點半喝茶,隨後閱讀、
寫作、拜經,十一點半中餐,然後在椅子上稍事休息,午後一點半喝茶,
晚間五點半藥石,七點散步,八點半就寢……

「時間對他很寶貴的。」明聖法師說,若非規律作息,否則以導師的病體
,那來的體力與長壽?



導師有無「過人之處」?


開仁法師進到福嚴佛學院就讀後,有更多機會親近導師,從導師的生活、
思想與回應得到啟發。

「要深入了解一個人的思想,單從他的著作,是無法完全了解的,也應看
看他的生活。」開仁法師觀察到,導師生活作息規律、少有異常。他和幾
位學僧曾請教導師:「您看那麼多書,寫那麼多著作,是不是常熬夜?」

「沒有呀,我生活都很固定。」

大家進一步問:「您經常生病,那來的體力繼續看書呢?」

導師依舊淡然答道:「生病就多休息些,待恢復後再好好讀書。」

未能發掘到導師精進不輟的特殊之處,開仁法師有點「失望」。

除了大量閱讀經藏、寫作之餘,導師也看歷史書籍、金庸武俠小說。明聖
法師說:「導師看完後,我們也會偷偷拿來看。尤其早期日報上的連載小
說,大家私下輪流看。」

這些書,一般人看過就算,導師的作學態度卻認真得令人咋舌;長達三十
四萬字的《中國古代民族神話與文化之研究》,就是在讀完《史記》後完
成的,那一年,導師已高齡七十。

一年多前,福嚴精舍五十周年慶時,導師回來小住一段時間,大家輪班當
導師侍者。開仁法師說,有同學擔心導師年紀那麼大了,容易「老人癡呆
」,所以一有機會便問導師數學問題,請導師動動腦加減一番。

導師通常稍作沉思後回答,但後面會加一句:「不要那麼幼稚了……」這
教同學們全都確信——導師雖近百歲,腦筋可清楚得很!



修行生活中的趣談


許多人拜訪導師時,若只是閒話家常地問:「師父好不好?」往往會停頓
靜默、諸多冷場,因為導師不擅應酬語;明聖法師便趕緊上前搭話,避免
尷尬。但只要一論起佛法,導師像變了個人似,滔滔不絕、講個不停。

曾經,明聖法師將訪客帶給導師後,便自行下樓做晚課去;待晚課畢,導
師問侍者們:「你們身上有沒兩百元?」原來這名訪客藉探訪導師之名,
卻行詐騙之實。侍者們嚇了一大跳,往後不敢再讓導師單獨一人會見訪客


導師曾在《平凡的一生》自云有一特點:「記憶片面性」——透過理性的
不易忘記,若是憑記憶的,實在記不得。「不認識路」就是其中一項。

有回,德賢法師陪伴導師北上慧日講堂,由於台北人車熙攘,加上隨身行
李又多,德賢法師顧好了行李,卻發現導師不見了!導師在人群中與德賢
法師走散,無奈之餘,想搭計程車自行前往慧日講堂。走往招呼站,卻見
長長人龍,這下自己也慌了,只好請警員幫忙……真是一場有驚無險的「
台北驚魂記」!

導師的「定力」,也教眾人望塵莫及。

住在報恩小築那段期間,某天明聖法師陪導師搭計程車去醫院做健康檢查
,途中,前面一輛載鋼筋的卡車突然倒車,將導師乘坐的計程車擋風玻璃
撞碎了!導師坐在駕駛座旁,只差一點點鋼筋就刺進胸膛,坐在後座的明
聖法師嚇得哇哇大叫,導師卻如如不動。

一九六四年間,導師住在天龍寺,某天夜埵a牛翻身,大家紛紛往外奔去
,導師卻依舊安臥在床。

後來回憶地震、車禍意外種種,導師緩緩答道:「既然碰到,躲也來不及
了,緊張有什麼意思。」明聖法師認為,這是定力,也是穩重。





荼毘後翌日,導師骨灰安奉於福嚴精舍塔院,就像明聖法師總結對導師印
象的一句話:「福德圓滿。」

明聖法師的出家生活,幾乎以照顧導師為修行,導師圓寂後,便有人關心
:「沒了導師可照顧,未來的生活重心為何?」

「我依舊會住在華雨精舍,以後就是好好安靜用功,就是這樣……」明聖
法師眼鏡後的淚珠,堅強地醞釀著,並未隨重力滑落。

人生一切無不是因緣流轉,莫不是變化難料,有誰能為未來拿定主意呢?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十日晚上八點左右,明聖法師接到一通電話,便嗚嗚咽
咽地哭了起來,導師問他什麼事。原來與導師有半世紀情誼的學友演培法
師,因心肌梗塞往生。翌年,導師在一篇「永懷學友」堸O錄下這段心情
慨嘆:

民國五十五年,續(明)師在印度去世;六十五年,(妙)欽師又在菲律
賓去世;而今八十五年,演(培)師又在新加坡去世了!大家都去了,卻
留下衰朽不堪的我。唉!「業緣未了死何難!」我只有慚愧,還有什麼可
說呢?不過,我與學友們的相見,不會太久了,我們相見的第一句話,應
該是:「大家回人間去,人間正需要純正的佛法呀!」

導師的弟子們虔信,畢生提倡「人間佛教」、強調「人菩薩行」的導師,
正如這段話語所詮,很快會再乘願重返人間,繼續在人間推動純正佛法。


................................................................................................................................


日常的身教

◎撰文╱葉文鶯

一般人身體有些小病痛就生起煩惱,
導師長年在病中,但他有堪忍力,每天自在看書,
且閱讀量龐大、速度也很快,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




自一九九九年起及至圓寂,導師前後四次駐錫福嚴精舍,學院挑選八到十
位侍者協助導師生活起居。長慈、海順、圓波三位法師懷想親炙導師之種
種,其日常身教的啟發,不亞於其著作等身的佛學思想。

侍者每天清晨扶導師起身,之後導師便自行刷牙、洗臉;凡事自己來,絕
不輕易麻煩別人。在起居室接待訪客時,總不厭其煩地為人解答佛法。

「這對導師體力造成很大的負荷。」長慈法師說,但這也讓弟子看到導師
面對任何人所提出的問題,總在思考後誠懇解答,這是很好的身教。「導
師不會因通達佛法就自以為了不起,也不誇示自己有什麼境界,我們在一
旁看著這身教、言教,也發願依著這樣的風範在出家道路上學習。」

導師自我要求很高。有一天,侍者照平常作息時間喚導師起床,導師沒有
聽見,侍者便讓他多休息一會兒。

「導師盥洗後,一看時間,問:『奇怪?今天時間怎麼晚了!』晚了十分
鐘,他就覺得太遲。侍者回說:『昨天導師太累的緣故』,導師還是覺得
納悶。」

「每天什麼時間該做什麼、就做什麼,他從不因生病或勞累而認為可以多
休息一會兒,大部分都自己提早醒來。」圓波法師說。

導師用完餐必須吃藥,他的配合度極高。圓波法師說,「對於吃藥,導師
既不覺得麻煩,也從不怨怪吃藥沒有起色;他該吃藥時就吃藥,該打針就
打針。這些外在因緣他都能接受而不抗拒。」

導師為人所敬重卻待人隨和,他對侍者從來不發脾氣。圓波法師分享一則
糗事——

有一回,他與另一位侍者扶著導師站立,心想:如果我多出點力,導師就
能輕鬆點,不用使力。不多久,導師看了他一下,沒說什麼。圓波法師也
不以為意。幾秒鐘後,導師又側臉看了他一眼。「這時我覺得奇怪了,是
不是那堣ㄨ鵅H」當他開始疑惑,導師第三次回頭,才說:「會疼!」

對於他人引起的不便,導師很有包容力與耐心,希望他人自己「覺醒」,
不得已才提醒一下。

海順法師也不好意思笑說,有一回基於「恭敬」,他跪捧一盆水讓導師洗
臉,卻沒留意導師的長衫袖子浸到水堙A洗完臉,袖子也溼了。怕導師著
涼,趕緊為他更衣,導師既不嫌煩也不生氣。

「導師對事情的觀察力和敏銳度,我們比不上。」海順法師記得,有一次
他們在找一樣東西,翻遍抽屜找不著,導師問起,指著其中一個抽屜說:
「在那堙C」果然如此。顯見導師善於從日常生活中觀察,心思細膩。

「有人認為導師平常可能不念佛,可是我們曾發現導師念佛時,手還邊打
拍子呢!」海順法師學著導師稱念「南——無——本——師——釋——迦
——牟——尼——佛——」,一手規律地打拍子,神情專注。

「一般人身體有些小病痛就生起煩惱,感到不自在。」海順法師說:「導
師長年病中,但他有堪忍力,每天自在看書,且閱讀量龐大、速度也快,
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