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師行腳
 ˙攝影筆記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最微妙的法
◎撰文/袁瑤瑤 攝影/阮義忠


因深緣也深

才慶百歲嵩壽的印順導師於六月四日圓寂,我隔天趕搭首班飛機前往花蓮
,只見面容憔悴的上人,正在慈濟大學追思堂前向諸山長老致意。莊嚴肅
穆的玻璃瞻仰台內,躺著莊嚴靜默的導師;一波又一波的慈濟人與民眾由
四面八方前來哀悼。

在靜思堂書軒休歇時,上人難掩哀傷地表示,老人家在世的最後幾秒鐘,
令他永生難忘。接到師父心跳降緩的消息後,上人從精舍趕往慈院,到了
病床邊仍氣息未定,他俯身輕語:「師父,請安心,一切事情我們都會繼
續努力。」

人才站直,生理監視器便隨之響起,顯示心跳歸零;前後過程不到一分鐘
,就好像師父在等他!

在此之前,上人總以為自己與師父因深緣遠。當年皈依後,領了「為佛教
,為眾生」六個字便返回花蓮,從此置身滾滾紅塵,創建慈濟志業廣度眾
生。

匆匆三十多年,直到一九九九年導師移駕花蓮調養身體,上人才有機會常
親近師父,不過真正談心的時刻有限。但在最後的時刻,上人有了體悟,
自己與師父不只「因」深,「緣」也那麼深、那麼近——他親眼看到了師
父生命的消逝。

「生命竟然就是這樣的簡單,有呼吸就是活著,沒呼吸就走了。在最後那
一刻,師父臉上閃過一個無法形容的表情,好像是在說再見;原來,那讓
我如此震撼、瞬間即逝的表情,就是他的最後一口氣。」

六月六日清晨六時舉行移靈大典,上人先一步回到精舍,率眾弟子在大殿
前跪迎導師回來做最後的巡禮。靈車在真華長老、印海長老與法藏法師護
引下到來;大家踏著佛號節奏,一圈又一圈地圍著導師繞,多位常住法師
悲不可抑,竟至淚流滿面而無心擦拭。



合心就是協力

導師的瞻仰台是精心設計、徹夜趕造的。上人將一切安排到盡善盡美,隨
車隊顛簸八個多小時,親自護送導師抵達位於新竹的福嚴精舍。

本想返回花蓮主持慈濟教育志業體畢業典禮,結果卻在台北慈濟關渡園區
與新竹慈濟香山聯絡處之間奔波數日,從頭守到尾,直到追思、荼毘、奉
安一一圓滿。

上人念及師父駐錫靜思精舍時,雖經常去請安,卻不敢以世俗事攪擾到老
人家的清淨。

「在那幾年之中,發生了多少讓我心疼、煎熬的事;每當我忍不住告訴師
父,他就會簡短地回答:『人間事啊!』我聽不太懂師父的口音,也不知
道他懂不懂我的話,可是一句簡單的『人間事』,就會讓我立刻釋懷。」

導師的追思會於六月十一日在慈濟香山聯絡處舉行,師兄師姊們早已不分
晝夜地展開工作。上人在現場督導了好幾天,時時與同門法師婉言磋商,
且與數百位僧眾一起排練典禮。在整個儀式中,上人隱身於法眷之中,認
認真真地配合著大家,一絲不苟地扮演著小小的螺絲釘。

何謂「不請之師」?什麼叫作「合心就是協力」?別人有需要的時候不辭
餘力,該配合的時候二話不說;上人以身說法,教導了所有的弟子。



瀟灑走一回

「師父總是微笑著;醒著也笑、睡著也笑,聽到有人喚他就笑。問他那
痛、那堣ㄤ峈A,總是說『沒有』。」

上人回憶,病中的師父是那樣的輕安自在,彷彿有著深入潛意識的喜悅,
在生死間毫無掙扎,慢慢地走入睡眠狀態。

導師是福嚴精舍與慧日講堂的開山住持,故追思大典由這兩座友寺主辦;
慈濟人從旁協助。由於遵循導師遺志不發訃聞,參加人數無法預估,禮品
、香積、招待及空間配置等都極難掌握。直到最後關頭,大家才自行判斷
、各就各位,仗著平日紮實的訓練,牢牢接住每個變化球。

追思會在慈濟香山聯絡處舉行,此地原本是一座老舊工廠,在地師兄師姊
們利用環保回收的資源將空間整治的潔淨素雅,平日不但在此共修,還能
作展覽、辦活動。此次在極短的時間內,如規如儀地布置出追思一代宗師
的場所,靠的全是慈濟人殷勤的付出。

六月十一日清晨不到四點半,上人便從台北關渡出發,到現場作最後視察
。人潮陸續湧入會場,許多住在山上的法師也都蒞臨,紛紛表示是看到大
愛電視台才知道消息的。

會場布置典雅莊嚴、接待人員親切有禮、上萬份的茶水、點心和便當源源
不絕地送出;大愛台不但向全球現場轉播,還插播全球各地慈濟人追思實
況;環環相扣的每項工作都順利而圓滿地達成。

恭迎導師靈柩入場時,燠熱的六月天塈j過一陣輕風,使上人的身形更顯
輕靈飄逸,好像意味著:儘管舉步維艱,也要全心全意、瀟灑地走一回啊




最微妙的法

「我師是人間導師,出生在紛紛擾擾的世紀,經過流離顛沛來到台灣,傳
布人間佛教的思想,引導大家走正確的道路。人能弘道,非道弘人;真理
是一條道路,路開了就要有人走。『人間佛教』的思想有了,就必須有人
實行,而且是大量的人;這才是佛陀來人間教化的目的。」

大隊人馬於傍晚抵達苗栗獅頭山勸化堂,隨即展開荼毘大典。上人後來追
述當時的心情,表示當車門打開、棺木推入火場時,眼前的景象讓他激動
得幾乎不能自已。

「大殮前,我又一次瞻仰了師父,老人家的面色紅潤,好像只是很安詳地
睡著了,睡得好沉好香……」

審視自己與師父的因緣,上人心中只有興起更多自我鞭策。

他說,自己從來就是自力更生,學習百丈禪師的「一日不做,一日不食」
的精神。「其實,我受的供養最多——那麼多志同道合的人跟著我,無所
求地用愛付出、再付出,合心地愛我所愛,做我所想做;這不就是最好的
供養嗎?」

接下來的每一天,上人不斷地向工作人員及全球慈濟人感恩。海外慈濟人
敬師如師在,包括台灣,全球有二十個國家、超過一百三十個據點同步追
思,莊重的行儀感動了社會大眾。而最讓上人欣慰的是,大家平日訓練有
素、勤為人間付出,在無法預估現場人數的情況下,能夠將所有事情圓滿


「這就是最微妙的法,是『佛法生活化』的展現。如師父所言:『成佛在
人間』。佛法存在人與人之間,若無人與人,佛法無法發揮。大家要篤定
自己是福慧雙修的人間菩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