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師行記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轉變心態就不苦
◎釋德
◆六月七日《農五月•初一》


靜思小語

何謂辛苦?不快樂就辛苦。何謂不快樂?不情願就不快樂。



「那個時間」的「那一念間」

「如河駛流,往而不返;人命如是,逝者不還。」《法句譬喻經》有言,
人命就如逝水,一去不復返,終當歸空無,何須為「合會有離,生者有死
」之生死無常自然現象,竟日長吁短嘆而茶飯不思,甚至悲痛逾恆而重傷
身體呢?

哀慟太過無理智,毫無所動是草木。菩薩本是覺有情,透徹因緣實相,哀
而不傷,更以大慈大悲心救拔眾生,乃至情至性也。

靜謐的晨朝,夏日朗朗,在人文志業中心大愛廳,眾人圍繞上人而坐;上
人娓娓道來的音聲與話語似乎渺遠難辨,追思的感傷與理想的堅持,交揉
出令人感動的氣氛。

「在人間要能『覺有情』——覺者明朗一切,理智而行;但因不離蒼生,
就一定要有情。我一直覺得自己很理智,明了人生不脫自然法則,但是這
一次…… 」

略整情緒,上人述及出家後在台北受戒不成,原本赴慧日講堂請購《太虛
大師全書》後就要回花蓮了,卻被大雨留在講堂,適巧師公自會客室緩步
走出,人、時、地的巧合,成就奇妙因緣。「剛好在『那個時間』下了場
雨,才產生『那一念間』——生起拜導師為師的一念,也就在時間和一念
間『把握當下、恆持剎那』。」

「當時拜師非常倉促,只是頂禮、接受師父給的法號,聽到了『為佛教,
為眾生』;就進戒場了……秉持著這六個字,我已經做了四十二年。」



花蓮,安詳示寂的所在

「師父是我的精神導師。他超越、看淡名利,修行到如此的境界,我很感
恩能跟隨他。」然而出於對師長的敬畏之心,上人過去甚少有機會親近師
公,總感覺師徒間「因深緣遠」;然而在師公圓寂前後幾天,師徒間種種
互動,讓上人深覺彼此間其實心靈相通。

六月二日,醫療團隊為師公安裝腦波監測器,發現腦波尚好,似乎有醒轉
的機會,「身為病人家屬,我聽了覺得很歡喜。」

六月三日傍晚於慈大開會時,上人忽然起心動念,提前離席前往醫院探望
。得知師公腦波變得比較平、無法排尿、心包膜的積水增加……「感到老
人家久病,實在很辛苦,因此我決定對師父說出心底話:『師父!緣若未
盡,希望您再努力,我們會盡力;若緣已盡,我們都在您身邊……』」

「六月四日早上接獲師父心跳下降的消息,我匆匆忙忙趕到醫院,才站定
,再一次告訴師父:『請您安心,我們都在您身邊……』看到師父的一個
表情,似乎在說再見,瞬間心臟就停止跳動了……」

也因為這最後一刻,上人領悟到因緣不可思議,原來與師父之間看似遙遠
的緣「忽焉在即」——如此地近、如此地貼切!

「師父等我到了才走,我真的很感恩……然而,那個當下,師父真的離開
了……我思我師,他是人間導師——不只是我一人的師父,而是人間的導
師!但願,師父很快再來人間!」

上人續言,今年到台中華雨精舍拜謁,當時請示老人家什麼時候再回靜思
精舍?「師父說:三月過後就會去了。我請師父這次要在花蓮停留久一點
。師父回應:『這次到了花蓮,我那堻ㄓㄔh了。』誠如斯言!師父安詳
於花蓮示寂……」

「再如何不捨,人生終有這一天。沒有人能主宰生命的長短,但是能掌握
生命的寬度和深度。雖然很希望能再為師父過生日,但瓜熟蒂落,無人可
阻攔。」

「師父其實不要任何後事儀式,種種儀禮是弟子們出於恭敬而做。所以莫
掛礙如何做才是對的,心念誠懇就對了。」

上人道,過去師公曾交代,在其往生時不念「阿彌陀佛」,他還要回到人
間,因為離開人間無法可修。「師父交代一切從簡,若要念誦經典,就念
《佛說無常經》,了解人生無常之理。」

師公在花蓮圓寂,許許多多慈濟人投入布置莊嚴的瞻仰空間;從慈院移靈
到慈大,沿途自動聚集浩蕩長的隊伍跪送、接迎;師公法體回到福嚴精舍
,志工協助處理信眾瞻仰事宜……

「很感恩大家自動自發料理一切,讓我不說感恩真難……」



生命之美、生命之苦

師公圓寂後,上人思緒紛紛,有傷懷有緬懷,有不捨有難過,亦有沉澱與
思考。赴新店慈院與同仁敘談時,上人談到對於「生命」的看法。

「生命很奇妙,生死就在呼吸間。十多天前,師父的心跳曾掉到五十多,
但當晚又回到八十多;圓寂那天心跳三、四十,忽地就在我面前歸零了…
…那種與生死貼切的感受,使我非常震撼!生命就是如此無常。」

上人慨嘆,生命大限來時,任何人都無法自我掌控;但在無奈之中,也有
難忘之事。「醫療團隊長年用心照顧,盡力讓老人家開心、歡喜,醫病關
係猶如祖孫的情感,那分貼切之情無法形容,令我感動!」

師公住院及圓寂的因緣,讓上人有兩種真切的體會與省思——一是「生命
無常」,二是「醫病關係」。

「醫師們悉心照護的一個表情、動作或一句話,都能帶給家屬很大的感恩
與安心。」上人述及最近真實體會到身為病患家屬的心理,實隨著病況而
起伏。「我的心情很複雜。雖然很期待師父能醒轉,卻不能給醫護人員壓
力,因為他們已經非常用心了……」

「我相信師父一直都有準備,所以始終保持著輕安自在的心境;儘管他的
睡眠時間愈來愈長,但聽到醫護同仁的呼喚,就會露出微笑。」

「師父圓寂前的表情是那麼安詳,讓我見識到『生命之美』,但也著實體
會到『生命之苦』——苦在自己無法掌握,也苦在有情難瀟灑!故說,生
命是哲學也是科學;而佛法,是哲學、科學,也是生命學啊!」



不是迷情,是覺悟的有情

上人言,天下最美的就是病人的笑容,希望大家有志一同,打造守護生命
、守護愛的大空間,讓來到新店慈院的病人能感受到溫馨,時時綻放微笑


「一個月前、新店慈院啟業的前一天下著小雨,我看到志工菩薩們仍然認
真地投入景觀施作,人人展露微笑、頻說感恩。他們以真誠而慈悲的愛甘
願付出,我由衷感念;不知要幾生幾世,方能回報得了這一群『以佛心為
己心,以師志為己志』的貼心弟子們……」

「一個月後回到此地,踏進醫院又感受到平安祥瑞的氣氛,有種『進來就
健康了』的感覺。慈濟人穿著藍色的制服,而大醫王、白衣大士們身著白
色制服,這不就是藍天白雲的世界嗎?醫療團隊,志工作伴,的確是海闊
天空!」

上人闡釋,朵朵純真的白雲,也要有藍而青的天空配襯,這個海闊天空、
付出無所求、心靈不受污染的世界,就佛法而言,即是「覺有情」的世界


因身處人間,菩薩超越開闊的心也少不了「情」;但這分情不是迷情,是
「覺有情」。上人引師公強調的《增壹阿含經》經文「諸佛皆出人間,終
不在天上成佛也」,說明人間苦樂參半,最適合修行。

「在天堂,大家都健康、快樂,沒有苦難,就不需要救苦之人;在地獄者
不斷地受苦,自顧不暇,也沒有機會能夠救人。在人間,有智慧、愚癡、
健康、疾患、幸福、苦難等各種人生,正是修行的道場!」



堅持己「志」而非己「見」

新店慈院啟業第一天門診病患即達兩千人,上人表示很能理解同仁們這一
個月來的辛苦;但相信大家有志一同,了解這是無私付出的道場,非為營
利而設,也非為業績、服務量而要求大家努力。「相信在這樣無私的空間
堙A醫療團隊能發揮以救人為己任的初發心與使命感,忙得很歡喜。」

「何謂辛苦?不快樂就辛苦。何謂不快樂?不情願就不快樂。」上人指出
,有的人做得辛苦,卻很開心,如同慈濟人,總是做得汗流浹背,卻永遠
以微笑示人。

「慈濟人不辛苦嗎?會啊!辛酸苦辣都有,但是菩薩遊戲人間,心態轉變
就不苦。」上人舉例,一般人登山消遣會喘會累,而慈濟人在發放時搬物
資也是要出力。「同樣用時間、耗體力,慈濟人以菩薩遊戲人間的心態行
善,不在意身體的勞苦,也不在意所為是否得到稱讚,是謂忍辱。」

「再者就要精進,如同走路,若是一直停滯原地沒有前行,永遠沒有進境
。菩薩道就是要去行、去付出,不經一事不長一智,人世間的真理都需要
體驗才能有所得,也才能夠進一步得到禪定、智慧。」

上人期待醫護同仁們堅持己「志」,感到不如意、不理想時,可以用理性
、用愛溝通。「藍天白雲之美,是出於真誠之心。以感恩、尊重、愛,彼
此互動,營造無私的空間;合心才能真正發揮協力,在藍天白雲的世界創
造出立體琉璃同心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