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印尼雅加達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我的家,被拆遷十二次
◎撰文/艾薇•荷馬娃緹(雅加達慈濟初中二年級學生)
 翻譯╱蔡慧真、魏瑞萍
孩子們的明天


我的家一次又一次被拆遷,
如針刺般令人心痛,我只能無奈地流下淚。
我還能繼續讀書嗎?我要靠撿垃圾過一生嗎?
悲慘的遭遇有風平浪靜的時候嗎?
在骯髒潮濕的紅溪河畔,我們一次又一次重新展開生活,
但,也一次又一次被驅趕……




二○○一年十一月的一個週末,我永遠不會忘記,因為那是我第一次騎著
心愛的腳踏車上學。

我住在雅加達Permai區,就讀第五Pluit Pagi小學,學校位在離家約十公里
的紅溪河口。雖然我已經很習慣走路上學,但有了腳踏車我可以提早到學
校,快樂、安心的感覺實在無法形容。

但,這種歡喜並沒有持續太久,因為一個星期後,我和家人遮風蔽雨的安
身處,被保安當局用推高機夷為平地──包括我的新腳踏車。

鄰居們悲慘的哭叫和保安局人員驕傲的喊聲,至今仍迴盪在我的耳邊;我
們的尊嚴被踐踏,彷彿不配居住在雅加達這個大城市。那一刻,我看得出
父母是多麼傷心和懼怕。

我們搬到高速公路橋下,搭起簡易茅屋居住。剛開始我感到不舒服,但和
同病相憐的人們相處之後,逐漸能適應以及安排未來的生活。我像往常一
樣走路上學,還好有同學作伴,即使路程更遙遠,我的精神卻比以前加倍


在「新居」住了一個月,重新建立了生活方式;沒想到某天放學後,我又
親眼看到自己的家再度被推高機夷平──鄰居們淒切的哭聲,是如此教人
心酸啊……



這就是現實人生嗎?


一次又一次被拆遷的命運,如針刺般令人心痛。我只能無奈地流下眼淚,
心塈o喊著:天啊!這就是現實的人生嗎?

烈火燒掉家的殘骸,那晚我們在橋下用蓆子和棉被打地鋪;橋上車輛急速
掠過的聲音,好似輾壓了我整個身心。深夜冷風襲來,弟弟打著寒顫,父
親坐著發呆,不知他腦海中想些什麼?我也不知自己的未來,我還能繼續
讀書嗎?……那晚,就在這樣的內心掙扎下入眠。

隔天一早,父母拿著一頂藍色帳棚和廢建材,就地再度搭起小屋。

在橋墩下生活,晴天烈陽酷曬,炎熱無比,下雨時雨水穿透而入;還曾有
一回落下傾盆暴雨,雷電劈打好似在發洩怒氣,把我們和鄰居的家打得七
零八落。那晚父親工作去了,我與母親摸黑起身整理帳棚,全身溼透。稍
稍睡一會兒就聽到雞啼,我趕緊爬起來準備上學。那時的我,還能繼續去
學校讀書。

然而幾週後,這個不斷遭遇災難的「家」,又被強迫拆遷。我大聲地哭、
大聲地問保安局人員:為什麼要這麼殘忍……

之後,進入齋戒月,我們依舊虔誠禮拜,宣禮、誦經聲響徹天空。然而,
對照起現實的遭遇,那祈禱聲聽來格外教人傷感。



我要一輩子撿垃圾嗎?


我外出找尋可以變賣的廢棄物,讓母親有錢買帳棚。

開齋節來臨,父母想辦法讓我們穿新衣、吃粽子,露出滿足的面容。我吻
著他們的手,不知不覺眼淚流個不停。

歡笑聲妝點著開齋節,我和朋友們盡情玩耍,好似這些年來的疲倦感頃刻
間都消失了……

一個週末,父親帶我到親戚家拜訪,心情很愉快;沒想到回到家中,我們
好驚訝──家園再度成為拆遷犧牲者!

現場吵雜,但我的父母已無言,也無力搶救被毀壞的家具。只能緊緊擁抱
著我們,離開傷心地。

一群大學生,邀我們去國會或人民協商會議示威。有些鄰居去了,但我決
定出去拾荒來幫助家計。

成為拾荒者,對我而言並不可恥。為何要感覺羞恥呢?這也是正當的工作
啊!儘管只能賺一點點錢,但至少可以減輕父母的負擔。

我很多天沒上學了,不只因為要去拾荒幫忙家計,也因為我的文具和課本
都沒了,沒有錢再買。

不久後,學校通知我母親到校說明。起初,師長們責怪我曠課;了解我們
的遭遇後,允許我上午上課、下午拾荒。真的很感激班主任,她關心我的
未來,也鼓舞我不要失去理想抱負。



何時才能風平浪靜?


二○○二年初,大雨襲擊雅加達。那天我家煤油用完了,無法生火煮飯,
母親要我出去買白飯。

當我回家時,看見我們所住的卡布村(Kapuk Muara),被紅溪河氾濫的
洪水淹沒!我擔心著母親與弟弟、妹妹,儘管水深及胸,仍鼓起勇氣涉水
往前走。大水沖走了我買來的白飯,接著我也掉進水堙K…

幸好有人救了我,把我送到收容所。我在那堜M家人重逢,我緊緊握住母
親的手,很怕再分開……

住在收容所期間,五歲的弟弟和多數小孩一樣生病發燒,一會兒熱、一會
兒冷。我們沒有能力帶他去看醫生,母親只能緊緊擁抱我們……那時的我
常想:我的悲慘遭遇還不夠嗎?何時才能風平浪靜?

我無法再上學,夢想及希望也破滅了。我想著自己的未來,可能一輩子就
要在拾荒中度過。當我看到朋友穿著紅白顏色的制服去上學,只能難過和
羨慕,卻無可奈何。當下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拾荒賺錢。



真的,我們不用再搬家了


災後,儘管卡布村泥濘不堪,到處都是垃圾,我們仍舊必須在此重新展開
生活。

有天,突然來了一群穿藍衣白褲制服的人,還有保安人員陪同。我很害怕
,不知道他們是誰?來做什麼?又要拆遷我們的房子嗎?

他們經常來,和居民、鄰長、街長講話,也帶來很多食物給我們,讓我很
感動;但又聽到他們說,我們住的地方不適合人居住,如果不搬家,會破
壞環境並且持續鬧水災。

母親很難過,但我們又能如何?吶喊的聲音已經沙啞,只能聽天由命。

有一天,我們被通知要開會。會中告訴我們,要給我們一個新家,在金卡
蓮村。

聽到這個消息,我沒有絲毫興奮的心情,只想到家又要被拆了,說不定還
會被強迫信仰佛教。我不要!

但慈濟印尼分會的志工很有耐心地向我們解釋:這非關信仰,而是慈濟希
望能幫助我們改善生活的環境。

於是我們半信半疑地搬家。來到大愛一村,我很驚訝,幾乎不敢相信眼睛
看到的一切!這堣ㄔu是堅固的新家,還有學校、運動場、義診中心……
好豪華啊!母親說,住在這堥C個月只要繳交九萬印尼盾(約台幣兩百九
十元),真的很幸運!

而且住這在這堛漱p孩一定要讀書,學習健康與清潔的生活。大愛村堛
慈濟學校,比我以前念的學校更有品質,男老師全都打領帶,還教我們華
文。校園堥S有人亂丟垃圾,也沒有人亂塗桌椅,我們有校服穿,而且還
得到營養品,也幫我們做健康檢查,給我們好多好多的照顧。這樣豪華的
學校,每學期學費只要兩萬印尼盾(約台幣六十四元)。

是真主的恩惠和保佑,我們才擁有這個奇蹟!感恩慈濟印尼分會,希望他
們的善心能結出愛的種子。

我希望真主能引導我並且賜予我力量,讓我能追求我的理想!


(圖文資料提供╱Ari Trismana、李妮、Dyatmika Wulanmarwati、
Widodo、Agus Sapto、Nisa Famaya、Gembong Budiyono)


................................................................................................................................


艾薇的願望

◎撰文/Dyatmika Wulanmarwati



「非常高興能獲得這個獎,過去我沒有得過任何獎勵,感恩老師與父母的
教導,這是我終生難忘的一刻。」十四歲的艾薇•荷馬娃緹,以這篇「我
家被拆遷十二次」文章,獲得一家企業舉辦的全國寫作比賽第一名。

徵文比賽的主題是「孩子幫助孩子」,艾薇在一千七百五十四位參賽者中
脫穎而出,獲得五百萬印尼盾獎金。當她受邀前往雅加達一間酒店接受頒
獎時,她非常高興也很緊張,但不感到自卑;身著整潔的慈濟學校制服、
頭上紮著兩根髮辮,她看起來很有自信。

雖然艾薇在校成績不算出色,但她積極參與戲劇、手語等課外活動。印尼
文老師尤汪緹(Yuwanti)鼓勵每位學生寫日記;艾薇的父母雖然不識字
,但他們支持女兒,願意花錢為她購買生平第一本日記本,讓她記錄生活
經驗。艾薇因此開始寫作,也讓她有機會參加這次比賽。

在大愛一村,很多孩子和她一樣,有著不斷被驅趕遷徙的經歷。他們的父
母從鄉下來到大都會謀生,卻因為學歷低、工作機會有限,而不得不生活
在貧困的夾縫中、不潔的環境堙C但若是要他們重新選擇,還是寧願待在
都會區,因為這埵酗餺a鄉更多的生存機會。

「我以前有個夢想,能到豪華的學校讀書。」以往艾薇上學時,都會經過
一棟大樓,那是個設備良好的學校,學生都來自高級住宅區;艾薇把那視
為「豪華學校」,夢想著能在那媗狙捃茼釵h好。

透過慈濟給予溫暖的愛,艾薇已經實現了她的夢想,甚至超過了。人生的
考驗、學校的教育、父母的智慧教導,使艾薇成為一位獨立及勇敢的孩子
。以前同樣住在紅溪河的鄰居,現在已經認不出她了;艾薇也認為自己和
以前不一樣了。

她說,以往自己是個頑皮的孩子,但現在比較了解生活的意義。好比說她
住在紅溪河時會亂丟垃圾,但現在她已培養起愛護地球的習慣;她也學習
有秩序的生活,特別是看到穿著整齊乾淨制服的慈濟志工永遠面帶微笑,
讓她感動,也以此作為榜樣。

「我的志願是成為一位記者。」這是艾薇的願望。而不只她有夢想,大愛
村其他孩子也醞釀著新希望──他們知道這埵酗H陪伴、關心著他們,只
要努力追求,將會有實現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