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印尼雅加達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紅溪河畔•生活圖像
◎撰文╱Ari Trismana、Dyatmika Wulanmarwati
 翻譯╱蔡慧真、魏瑞萍

夢魘尚未停止

印尼人口逾兩億,一九九七年金融風暴後,近半數人淪為貧民;為謀生計
,許多人自鄉間湧入雅加達。然多數以打工維生的他們,要在首都擁有安
全舒適的住房是一大難題,只能棲居在河邊或高架橋下。

以紅溪河畔為例,即有逾萬名貧民聚集。兩岸高腳屋擁擠林立,水面上垃
圾載浮載沉,河道因此縮減,每遇漲潮、大雨,便氾濫成災。

在紅溪河畔定居二十多年的五十二歲婦人卡法(Kafash)說:「三年前的
水患,教我畢生難忘。水淹得愈來愈高,我們逃出家門,但沒有車輛可以
帶我們離開……」二○○二年元月的水患,幾乎讓四分之一的雅加達泡在
水中,三十四人喪生。

水患一年後,卡法遷入慈濟大愛一村,但每個星期都會回到紅溪河旁,因
為她的女兒、孫子還住在那兒。「雖然我現在的小販生意做得不怎麼理想
,但起碼生活上不必再受水患威脅。只是,我在這埵Y得飽、睡得好,我
的女兒該怎麼辦呢?」誠如雅加達成千上萬居民的希望一樣,卡法期待不
再有人因為水災而遭殃。

(攝影╱Ari Trismana)



危險的遊戲

雅加達省長蘇提優梭表示,慈濟大愛一村、二村的啟用,代表著部分貧民
解決了居住問題;然而他不諱言,類似紅溪河畔的貧區,在雅加達還有二
十多個,仍有三萬到四萬戶的貧民生活在惡劣的環境中,亟待解決衛生、
就學、生計等問題。

河岸人口稠密,孩子們沒有足夠的活動場所,當他們在堤壩上奔跑或騎腳
踏車,經常不慎掉落河中而傷痕累累。一位男孩說:「我要走上堤壩時,
弟弟說:『哥,你要先求真主保佑……』話才說完,我就落入水中了。」

孩子們只好在狹窄的街頭玩球,小心避開駛過的車輛;或在黑漆的河水中
游泳,但水中什麼都有,包括尖銳的物品,非常危險。父母們對此狀況雖
然擔心,卻也無可奈何,只能叮嚀孩子們小心些。

不只孩童們的安全令人擔心,不潔的環境也威脅居民的健康,紅溪河畔的
卡布村保健中心醫師即說,當地居民容易感染急性呼吸系統疾病、腹瀉和
皮膚病。

(左圖攝影╱顏霖沼,下圖攝影╱Dyatmika Wulanmarwati)



河流的兩難

印尼由一萬七千五百個島嶼組成,約有四分之三國土為海域。

近來,紅溪河口的漁民發現,漁獲量愈來愈少,應該是水質受到污染。出
海口淤積的垃圾,使得這處已分不出是河渠或是道路。

但也有些人仰賴污濁的河水度日,也就是拾荒者。四十三歲的嘎托(
Gator)划著竹筏,撿拾水中的塑膠物品,再賣給回收商;他從清晨六點
撈到傍晚六點,十二歲的長子有時也來幫忙,收入不定,但最高曾達到四
萬印尼盾(約台幣一百三十元),省吃儉用還過得去;因此對他而言:「
愈多人丟垃圾愈好。」

(攝影╱林炎煌)



失學問題嚴重

不少孩子們因為家庭經濟困難而輟學打工;三十八歲的裘哈緹(Juharti
)女士,卻設法讓貧苦的孩子繼續念書。她在活動中心設立小教室,鼓勵
失學兒童來讀書,每週兩次教導宗教課程,「雖然孩子們很願意來學習,
但常常遲到,因為他們需要幫助家庭經濟。」

裘哈緹已經從收容所搬進慈濟大愛二村;她希望以實際行動幫忙輟學的孩
子學習,「我希望孩子們將來能有比他們父母更好的生活。」

(攝影╱Dyatmika Wulanmarwat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