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串起離島環保情
◎撰文╱賴怡伶
澎湖本島最大城•馬公


四個離島做環保,資源集散到馬公,
船泊點不同,馬公志工必須跑三個碼頭接貨。
澎湖風大,回收物必須用網罩住,只見志工爬上環保車,
在堆疊好的資源上鋪蓋間隔兩公分見方的細網,
連車旁支撐回收物的鐵架也是網狀的,
像是載滿禮物的耶誕老公公……




熙來攘往的馬公環保站,下午四時,陰影正好斜斜地蓋過敞地,一輛環保
車倒退插入門口,環保志工陳興吉忙著在堆疊好的紙箱上,鋪蓋間隔兩公
分見方的細網,並用繩索緊緊在車旁捆牢,連車旁支撐回收物的鐵架也是
網狀的,使得車子好像是載滿禮物的耶誕老公公。

「我們這堶楔騆大,用網子罩住回收物,風才不會把東西吹走。」陳興
吉說。

一旁,媽媽模樣的環保志工,頭戴漁夫帽、掛著長至頸項的口罩,只露出
眉眼,蹲在地上手腳俐落地整理寶特瓶;幾位黝黑肌膚的銀髮志工在屋內
拆卸銅線、支解廢電器,紅潤的臉色,像是豔陽層層貼上的,一問,果然
個個都是漁家子弟。

陳秋吉說:「我以前是跑遠洋商船的,現在老了來這邊拆拆線,做做好事
也不錯!」現在他是最早來環保站開門、最晚離開的人。

如今生氣蓬勃的馬公資源回收景象,八年前是一片荒蕪,甚至連「環保」
這個觀念都還沒開始。






民國八十七年,慈濟已在台灣推動八年環保工作;環保幹事陳金海來到澎
湖,眼看著海島隨著觀光發達而垃圾量增多,便鼓勵在地慈濟志工做環保
。因此由許明山發動,在許罔市家門口前的「關帝廟」空地做起。

今日全職當志工的許金鳳悠悠回憶,那時先生剛往生,許罔市看她心情低
落,招呼她來做環保。她與翁秀珍一起騎著摩托車巡街,沿路看到鐵鋁罐
就撿,也去巡路邊的垃圾桶。「剛開始沒有人做,我也覺得不好意思,都
乘沒人的時候把手伸進垃圾桶媦敦睄揪滿F回收物整理好之後,再請師兄
來載。」

在吃飽飯的夜堥荌絡篞膠^收,本是輕鬆愜意的事情,可是夜間風大,那
地方又空曠,「有時候晚上沒有什麼光,聽著風聲咻咻狂叫,好可怕。」
許金鳳笑著說。

隨著回收點逐漸設置、回收物增多、志工人手出現,許金鳳出動自家做生
意的蚵車支援載運。「這輛車吃油罐的,油不夠了就回家拿油罐來換,而
不是到加油站加油。有的志工不知道,疑惑地問我:『菩薩車就是不一樣
喔,為什麼車子油都吃不完?』現在車子已經退役了,但想起來還是很有
趣。」許金鳳抿著嘴笑。

環保站去年啟用,每日都有車到醫院、商店等定點回收資源、載回分類。
合作無間的「螺絲與螺絲帽」的翁秀珍、許金鳳仍繼續做環保,也帶動家
族兄弟妯娌、鄉鄰婦女一起來做。



老兵上市場,豐收


馬公北辰市場,早上十點,人聲車聲叫賣聲,香味潮味腥羶味,從入口到
周邊道路,農人漁人罩著頭臉,熱騰騰的拉嗓賣著晒香花生、夏季絲瓜、
上岸魚柳,物資紛陳就是生活富足的表徵。精打細算的太太或騎車或走路
從彼此空隙穿過,駢肩雜遝,紅底白條塑膠袋手提肩掛,雙眼左右張望,
一派精神,交易正熱絡。

薛佩麒走進了這個場景來。穿著長襯衫休閒褲,口袋堭袨﹞p鐮刀,腳蹬
一雙運動鞋走步穩健,鴨舌帽下白髮蒼蒼,他手扶推車、帶著滿臉笑意駛
進市場──一個早上,他採來紙箱纍纍,只為循環物命。

環保志工薛佩麒,曾經也是這場子堿△董椇M的菜販一名,扯著嗓子擂手
爭位,氣勢不讓;更早之前則是統馭指揮的少校,遠從北方大陸來,生活
嚴守紀律。如今,他手戴麻布手套,拿起刀大氣劃開紙箱,將打平厚重的
紙板搬上推車,背後滲出層層汗漬暈染襯衫。抹個額頭,又對拿來空瓶罐
的菜販們細膩合十,操著正統北京口音說聲「感恩」。

推車上物件滿滿,他的笑容漸開。市場堻抴I足的人,原來是他。

薛佩麒與太太張鳳玉,每天早上九點到中午,都會到北辰市場做環保,至
今四年了。薛佩麒個頭高挑,腰桿挺直,不佝不駝,說話中氣十足,精神
氣力看來如同中年人;但時光爬過皮膚的肌理,歲月雕琢花白髮色,年歲
已然七十有八,兩條法令紋拉開,又是一個燦爛的笑容。

從少校退役後,賣菜賣了三十餘年,薛佩麒撐起這個家,養大了孩子,年
歲也有了,收起生意打算過著養生自在的生活,卻經由太太引導而接觸了
環保。「以前,她就常回收破銅爛鐵,我在賣完菜之後也會將攤子整理好
、紙箱捆起來,所以當民國九十年,有人找我們一起做環保時,我就答應
啦。」

從那堸粥_?薛佩麒熟悉的市場地盤是最佳選擇。「因為我賣菜,知道何
時船會從台灣來、何時卸貨,就藉這個機會收些紙板。那些東西不收就丟
掉了,要好好把握。」但在市場混亂的環境中,薛佩麒要面對的是凌亂的
回收物:「做資源回收有時好像打仗啊,紙箱有髒的、攤成一團的、像糨
糊一樣的,數量又多,常要花很多時間整理。」

雖然如此,他堆啊捆啊綁啊不需要幫忙,環保一天連做三、四個小時,強
健的體力博得了「市場老兵」的稱號。



做環保兩大祕訣:忍、以身作則


隨薛佩麒穿梭市場堨~,一攤菜鋪旁,他辛苦切割紙箱,在旁邊擺攤賣太
陽眼鏡的小姐也來幫忙,說:「這位爺爺好辛苦,我在這邊做生意好幾個
月了,他每天都來!」

薛佩麒又深往市場巷弄,一邊串著空油罐、一邊蒐集捆箱的麻繩;路過的
奶奶跟他打招呼,賣東西的中年人舉著大拇指說著:「好厲害!讚啦!」
薛佩麒臉上堆滿不好意思的笑容,推著愈來愈重的推車一路點頭合十。幾
乎大家都認識他,讚揚不絕,而這成果有賴他獨特的「帶兵哲學」。

回溯青春當年、時局動亂,家住北京的十餘歲年輕小伙子,參加青年遠征
軍,大旗向南行,卻到了台灣,回不去了。八二三砲戰時,薛佩麒麾下部
隊負責扛砲彈,步兵們一回扛一個,速度很慢;身為連長的他見狀不對,
自個兒一次扛兩枚,雖沉重但速度增快了,下屬看到不敢怠慢,也學連長
模樣。「本來要四個小時才能做完的事情,三小時不到就解決了!以身作
則真的很重要。」

於是,薛佩麒將在部隊的經驗運用在市場環保中。「剛開始跟攤販要,他
們不給,因為還有點懷疑,都等著看我怎麼做。直到確認我真正在做,才
會拿給我,甚至主動幫我。」

態度主動又謙和,為薛佩麒博得好名聲。環保幹事翁秀珍曾經聽到市場攤
販對她說:「那個做回收的外省人是慈濟的喔!他人很好,很謙卑。」

薛佩麒則這麼說:「有句話說:『謙受益、滿招損』,年輕時賣菜,我為
了搶地盤,又是滿口粗話又是打架的,跟別的攤販打也跟警察打。現在的
我則是逢人說好好好,謝謝你給我做功德。不管對方態度如何,一個『忍
』字,就能圓滿事情。」



出力、出地、出時間


薛佩麒與張鳳玉兩人負擔了市場大部分的回收量,年紀雖大,但不把疲累
掛在嘴上。「做環保,說不累是騙人的!我也可以休息,去台灣陪兒孫享
天年啊。可是這件事情一定要持續,因為別人對你的信賴都建立起來了。
」重視這分互信,薛佩麒天天月月做,太過投入甚至受傷。

「這手因為捆太多紙箱了,又常搬上搬下的,過年過節休息時都動不了,
手指會痛,背也拉傷。做就不痛,不做就痛,該怎麼辦才好!」薛佩麒轉
而咧著嘴笑:「但自從有了環保站之後,身體狀況就改善很多了。」

薛佩麒剛做環保時,慈濟在澎湖推行環保已經三年,但沒有固定的環保站
,回收物就堆在空地上;澎湖風勢強勁,紙類需牢牢捆紮,不然一陣風來
,就會在空中飛揚了。

「淋了雨的紙,回收商不收;天晴了要晒,一不小心颳了大風,就像放風
箏、放鴿子一樣,滿天滿地地飛,老百姓也罵!」薛佩麒做了好陣子的環
保,深覺要有解決之道。「我跟組長師姊說啊,下這麼大雨,我身上出這
麼多汗、腳底踩這麼多水,大家都很辛苦,卻沒有地方可以歇息,希望能
夠成立環保站。」

成立環保站需要土地與資金,土地問題是最難解決的。薛佩麒與張鳳玉商
量後,決定捐出位在馬公市中心、靠近北辰市場的一塊地,加上澎湖慈濟
志工捐募基金,便玉成今日模樣。

「我們環保站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一樓做環保,二樓是小共修處。這
樣最好了,我回收的東西也能直接推回環保站,下午有師兄姊來整理,我
的身體狀況也好多啦。」



長跑練出好體魄


終於巡完市場,回收物滿滿豐盈,一路上。薛佩麒汗涔溼衫,看到交通號
誌快變了,他推著一百多公斤的推車「小跑步」過街;到了環保站,還一
鼓作氣地將車上的東西給「推」出去,精神與力道都不像近八十歲的人。

像薛佩麒這麼高齡做環保的志工其實有許多,但是精神體力如此充裕者則
少,他將充沛的精氣神歸功於愛運動的習慣。

來到薛佩麒乾淨明亮的小屋客廳,他拿出用心蒐集的各種書面資料,其中
一大本註明「長跑」,相片與剪報記載著他參加縣內縣外大大小小的比賽
紀錄,「像這張,是我去跑半馬拉松二十一公里的紀念,我跑了兩小時十
四分……這張則是我去台北長跑賽參加長青組,跑十公里的紀錄……」每
張照片如數家珍,都是難忘經驗。

薛佩麒每天黃昏都去操場運動,也常赴台灣南北參加比賽、結交同好,並
掙得兩三面黃澄澄的獎牌。「這身體要練,才能好、才能跑,能跑是五臟
俱全;跟上人走菩薩道這幾年身體都很好,也才能夠持續做環保。」身體
好、做環保之外,薛佩麒還上長青學校、寫書法,常保對事物的熱情,用
健康的生命增長無限的智慧。

在薛佩麒健康、服務的生活背後,有一位默默扶持的伴侶張鳳玉。提到她
,薛佩麒說話轉為輕柔,對於這位好牽手諸多讚歎。「我跟阿玉結婚四十
五年了,她脾氣很好,老實又厚道,雖然沒有讀過書,但是記憶力好,人
又溫柔,是我賣菜的好幫手。我是火爆型的,說話比較大聲,做生意時,
會跟她為了菜太多賣不完而吵架。但吵架時她都不回嘴,修養比我好,孩
子也親她,大家都聽她的話。跟著她走進菩薩道,我也才慢慢改變。我這
一輩子都感激她。」

民國八十八年,薛佩麒陪著不識字的張鳳玉去高雄參加慈濟委員培訓,順
著這條路,薛佩麒也受證成為慈誠隊隊員。不僅夫妻齊心同行,漸漸地,
一家人也都跟著成為慈濟志工。






回想起剛做環保的一段插曲,薛佩麒不好意思中帶點歉疚。

賣菜時,他學到如何捆箱子,捆得很上手,加上自己氣力大,不知不覺便
將回收紙類愈捆愈大疊。對他方便,但對後續運載回收物到回收場的師兄
姊,造成很大的困擾。

曾經在回收點的牆上貼著一張紙條:「請捆小疊一點,感恩」,薛佩麒見
了不理睬,想著:「我做得好就成,誰管你?」依然故我。

「後來有天,我看到了師姊來載回收物,我兩隻手可以輕鬆提起的,她們
卻要兩三個人才能搬上車。我心媟Q,唉呀完了完了,東西太重了啊!」
就改變了態度。

「上人說不要發脾氣,凡事要身體力行,對我影響最大。記得小時候,媽
媽跟我說:『小黑子哎,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我要好好用功,多
做少說,才能有更多體會。」薛佩麒在慈濟媥Щ儔M,將硬朗的後半生奉
獻環保,智慧光輝在銀白髮媦瑩發亮。


................................................................................................................................


人少力大,勇於承擔

◎撰文╱賴怡伶



目前,慈濟澎湖地區的環保分為馬公本島與離島兩部分,各自有工作韻律
──馬公的環保車巡迴固定路線回收,環保站每天下午整理回收物;較遠
一點的白沙、西嶼地區,志工在週日的「大回收日」,到各定點載資源去
回收場。

隔條海域的離島鳥嶼、吉貝等地,由當地負責人視回收量多寡與漲退潮情
形,與馬公環保幹事聯絡時間與船隻後送返馬公,夏季約是每半個月就要
載運一次。每個離島的船泊點不同,四個離島做環保,馬公環保志工們就
要跑三個碼頭接貨。

頻繁的載運頻率,加上澎湖人力不如台灣充裕,任務頗為艱鉅。環保幹事
翁秀珍即感恩連連:「志工們犧牲假日,接運各離島的回收物,勇於承擔
,真的辛苦!正因為如此,澎湖環保才能持續下去。」

澎湖位居離島,回收物價格比本島約莫低一半,但環保風潮仍逐漸推廣,
迄今有不少團體投入;在夜堣j街上,也能看到民眾手拿紙箱、背拉輪車
在人行道上踽踽獨行。「只要是為了我們這片土地好,為善競爭最好!」
翁秀珍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