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守護碧海藍天
◎撰文/賴怡伶 攝影/顏霖沼
吉貝沙尾,狹長蜿蜒百公尺金黃沙灘;暖浪拂岸,晚霞掛在天際,小艇在
近海輕輕飄搖,這個夏日即將結束,寧靜與慵懶彌漫了整片岸峽。還有些
不捨離去的遊客輕輕踢著潮水,在浪媦滮籅掛x,載浮載沉的笑聲遠遠地
傳了過來。

如此美麗的沙岸上,有各色寶特瓶以奇怪的姿勢躺著。殘存的身軀有些扭
傷,罐埵釭爾佽蛪羹礄沙、有的塞入用過的衛生紙,有的與紅白塑膠袋
與燃盡的煙火筒為伍──它們不規則而沉默地散落,在半倒的沙堡旁、在
叢密的腳印邊。

眼光往岸上巡去,爆滿的垃圾桶像噴發火山,難得攀上的寶特瓶搖搖欲墜
,不勝支持的敗將們則狼狽地散了一地、在桶邊堆成一團小丘,還有成團
綁起的塑膠袋與竹籤,混雜成凌亂的樣態。

日又西下,年輕人擦乾身體,騎摩托車大批轟隆而去。日頭沉下海洋,潮
水漲起,寶特瓶被捲入浪堙A飄無定所,不知何時擱淺,不知流向那堙K







西嶼鄉的合界海岸,開滿馬鞍藤花的海岸正逢退潮,遠方的M字橋是鮮明
地標。

這埵]為礁石麻銳、岸岬狹小,沒有觀光客來到,是附近婦女採螺挽海菜
的工作海棚。灘上的礁岩、卵石、漂流木與一般海岸並無二致,但其中還
夾雜了大大小小的保麗龍、塑膠製品,七顏八色地環繞著海岸線;當然,
也有寶特瓶。

怎麼有這麼多垃圾呢?「這些都是隨著海流堆來的,不久前才清過一次,
現在又這麼多……」合界的兩名環保志工指著遠方海坪,說:「三天前,
我們在這邊撿寶特瓶,多達五十大袋。」

垃圾大多怎麼來的?「有的漁民習慣將東西往海堨寣A有些住在海邊的人
,也往海堶邥U圾,還有觀光客也會製造……反正漂著漂著就到我們這
來了。」以花布裹著頭臉的志工不多說什麼,往海坪走去,寶特瓶逐個撿
起,不論它們來自喧鬧的海濱,還是暗夜的船艇。

只是好不容易終於淨灘,但大自然的力量,依然將人們在別處丟棄的垃圾
往這個峽灣送來。






寶特瓶與鐵鋁罐,向來居澎湖各離島垃圾產量之冠。

隨手解渴的罐裝水,方便好用,喝完就丟,渴了再買,不用像水壺一樣須
隨身攜帶、還要找取水之處,於是成為炎炎夏季的主要消耗品。

每年四月到十月為澎湖旅遊旺季,小小的吉貝嶼,半個月內即可「產出」
四千餘隻寶特瓶,一個夏季過去即累積上萬隻。此外,為了供應龐大觀光
客所需,各式包裹貨運湧入小島,包裝用的紙箱紙板到了夏季也暴增。

「這些垃圾放在那堙H埋在吉貝的掩埋場。掩埋場能用多久?滿了怎麼辦
?觀光客把商機帶進吉貝,也把垃圾帶進來。如果我們不做回收,吉貝以
後會如何?當地人有環保意識嗎?」一位環保志工對吉貝生態憂心忡忡。

豐富的海洋資源、乾淨無污染的空氣以及漂亮的長灘,是澎湖天生的資產
。在從漁業島逐漸轉型成觀光島後,觀光收益改善了澎湖人的生活水準,
隨之而來的龐大垃圾量,卻是必須正視的問題。

「隨處製造垃圾」的觀光副作用並不是澎湖獨有,在台灣各風景區,也常
看到滿地污穢的情況。但對澎湖來說,島嶼腹地小、觀光客眾,提升這種
意識格外重要。

為了這片碧海藍天,土生土長的人民需要有環保的自覺,對於短暫停留的
觀光客,更可提醒他們一起來愛護這方淨土。






鳥嶼人相招做環保,慢慢解決島上掩埋場將滿的危機。也有遊覽公司在門
口設置大回收桶,請遊客將空飲料罐丟入,不與其他垃圾混雜丟棄。「建
設美麗的鳥嶼,要從垃圾減量做起。我們自己回收資源,也要教導觀光客
回收。」鳥嶼環保志工石龍耳說。

有商家提倡生態旅遊,除了帶領遊客深入體驗自然之美,也請他們自備環
保杯,並且免費提供各式冷飲、包括當地特產風茹草茶,一個貼心舉動便
能達成實質效益。

「帶大家去賞鳥、浮潛,並非就是生態旅遊,而要引導遊客一起疼惜環境
,減少垃圾量、減輕對旅遊地的干擾。」觀光業者說。

澎湖各鄉鎮也從二○○一年七月實施垃圾分類回收,數據顯示垃圾量逐年
漸少,處理垃圾的經費也變少。

澎湖群島有將近一百個小島,總面積加起來不到一個基隆市大;在這樣的
方寸之地,自然美景的永續,要靠大家的力量維護──讓貝灘只遺留著夏
日笑聲,日後無限回味;讓海浪拍打著你的耳郭,帶回滿滿的潮音;讓碧
海藍天,永遠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