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阿「冰」哥 
堅守志工線上二十年
◎撰文╱莊淑惠 攝影╱林炎煌
人生七十


「老」朋友,請聽我說

若沒有當志工,我的晚年會如何?我可能會得老人失智症。

在醫院當志工,看到有些在社會各領域當過主管的人,退休下來無事可做
,整天看電視、不運動,容易發脾氣,和家人關係不睦;很快地,疾病就
一個個出現了。

七十一歲的陳先生有憂鬱症,一直回想過去當工廠老闆的風光;他頭腦好
得很,誰欠他錢都清清楚楚,他的問題在「心理」。如何讓「心理」不生
病?出來做志工就對了!

起初找他出來做志工,他老是說:「不行啦!我有糖尿病,心臟無力、頭
昏、冒冷汗,全身都是病,沒辦法像你一樣……」

我鼓勵他:「不用擔心,你這些病吃藥控制就好了。我這雙手殘障,都可
以出來做,為什麼你不能?做是一種享受,你一定要走出來!不要在家
被電視看。」

通常對方看我每天過得這麼充實、快,多多少少受影響,慢慢也能走出來
了。

做志工,吃自己的飯、花自己的錢、做別人的事,賺到的是歡喜;因為身
體愈做愈健康、心靈滿足,就不會東想西想,煩惱一堆。

走!我開環保車,載你一起出來做環保!


................................................................................................................................


「有兩位車禍傷患──一位傷勢嚴重,另一位昏迷、大量出血。預計一分
鐘後到達……」

花蓮慈濟醫院急診接獲緊急訊息。曾益冰立即將隔離衣、口罩與手套穿戴
完成,與醫護人員站在急診門口等待。

救護車警鳴聲由小漸大,兩名滿身鮮血的傷患出現眼前。曾益冰與一位年
輕志工合力將傷患搬上擔架,推送到急救站;緊接著,動作熟練地把心電
圖儀器、醫材架移到醫護人員身旁備用。

頭顱與胸部重創、滿身是血的女性傷患,已呈現重度昏迷,曾益冰拿起剪
刀剪下沾滿血跡的外衣;另一位仍有意識的男性傷患,頭顱破了大洞,他
趕緊用剃刀剃除傷口附近的頭髮,好讓醫師盡速急救。

協助醫護人員急救不過十分鐘,他已換了三副手套;任務結束後脫下隔離
衣,恢復西裝、打領帶的慈誠隊隊員裝扮,套上志工背心,回到急診繼續
關懷各病床患者。

在急診,曾益冰看盡人生無常和眾生百態,血淋淋的場面更是司空見慣。
一次,他協助救治一名墜崖傷患,把全是血的臉皮拉緊,讓醫師一針一針
地縫回臉上。「剛當志工,看到滿身鮮血的傷患,會猶豫;但現在不會了
,能幫助一個人,就是幫助一個家庭,只要做得到,就盡量幫忙。」

漫長的志工生涯,沒有讓七十二歲的曾益冰成為老態龍鍾的老人;站在服
務的第一線,他依然步履穩健。


「幫病患洗完澡、聽到他說好舒服,我就覺得很高興。」


曾益冰出生南投埔里鎮,家堨@代務農。十個月大時,剛學爬行,某天爬
到廚房,兩隻手伸進滾燙的豬菜堙A嚴重燙傷、皮肉脫落。鄉下醫療匱乏
,草藥敷了兩年,傷口才癒合,但外觀已經變形。直到六、七歲,他才知
道自己的手跟別人不一樣,但還是跟著大人到田堣u作。

雙手殘疾,使他年少時初嘗挫折——考上台中地區最好的初中,卻因校規
「殘障者無法入學」而被拒於門外。

「沒念初中,我去雜貨店當小伙計,每天早上五點開店門。以前店門是厚
重木門,我雙手雖不方便,還是照樣搬起來。吃苦耐勞長大,現在任何辛
苦工作,都覺得很輕鬆。」

他用這雙手,貼近慈院病患,尤其是幫助久病或乏人照料的病患洗澡、理
髮。「每次幫病患洗完澡,聽他們說:好舒服!我就覺得很高興。」曾益
冰說。

也因為肢體的殘缺,讓他更懂得病人的心理,常以自己走出殘疾的例子鼓
勵病友自助,積極面對考驗。

一位車禍受傷的老人家,兩年來一直拒絕復健,完全依賴兒子、媳婦,要
他們又扛又抱的;身體功能無法改善,脾氣愈來愈壞,讓家人很憂心。

曾益冰觀察一陣子後,決定對這位年紀和他差不多的老人採用「激將法」


「你看!我的手殘障了,但凡事都自己來;你也是男子漢,站起來給我看
!」坐在輪椅上的老人家瞪大了眼,卻是啞口無言。接著,曾益冰語氣緩
和下來說:「復健很辛苦,但要慢慢克服。等你好了,我講我以前的故事
給你聽……」

四個月後,老人家復健大有進展,不再需要輪椅;家人特意來向志工道謝


還有一位四十多歲的林先生,半身燒傷,兩手的手指緊黏在一起,正等待
植皮與拉筋矯正手術,半年來都未曾理容。有天,曾益冰為他洗頭,洗了
三次才把頭皮污垢洗乾淨。

「你很幸運,現在醫術發達,可以做矯正手術;而我年紀大了,經不起多
次手術療程。但我從小就告訴自己:有缺陷要更努力,不可以讓別人看輕
。現在,我這雙手什麼事情都可以做喔!」

洗完頭,順便理個髮。林先生對曾益冰說:「來這堥到大家的照顧,等
我恢復健康,也要跟你一樣,來醫院當志工。」

一位六十歲的癌末病患,因傷口潰爛,發出惡臭,讓人不敢靠近,他也因
此敏感得拒人千里之外。異味並未使經驗老到的曾益冰皺眉,一進到病房
,微笑打招呼,逕自唱起日本歌。受日本教育的原住民病患有了共鳴,跟
著哼唱;最後讓曾益冰剪掉長髮與鬍鬚,還洗了香噴噴的澡。

一位流浪漢因為多年沒洗澡,頭髮與鬍子都結成一團,尤其長鬍已達肚上
;不知多久沒有修剪的手腳指甲,也長到彎曲。「幫他洗了三小時的澡、
體垢用菜瓜布刷了七次;近十公分的指甲,泡水兩小時才能用剪皮革的刀
處理。」

「一般人看到這種特殊個案可能會害怕,但我把他們當成自己上輩子的親
人與兄弟,就比較容易克服。」曾益冰說。


「吃苦耐勞長大,現在任何辛苦工作,都覺得很輕鬆。」


曾益冰一生的奮鬥,如浪埵璁遄A大起大落。年輕時曾在台電工作六年,
因精通日文,轉而跟日本人做生意;民國六十年間,已是一間擁有三百名
員工的木雕工廠老闆。

「當時企圖心大,轉投資做農產品出口貿易。前三年賺了不少錢,之後被
人倒債千萬……」從小在農村長大,錢財都是靠雙手一點一滴累積起來;
一下子付諸流水,帶給他很大的打擊。改做電子零件生意,又屢屢失利,
數年後工廠還是頂給他人。

「我原本以為,只要努力,一定會有收穫。但,真實人生並非如此,常是
事與願違。」找不到人生命運的解答,他不禁疑惑:我上輩子到底做了什
麼……

民國七十二年,他在妻子潘蓮清影響下開始接觸慈濟。一次在台中分會聽
證嚴上人開示談到因果觀,他恍然大悟:「今生是前世所做。要知來生,
就看今生所做。這輩子被倒債,可能是我過去生欠人的。看開了,知道這
一切都是因果,所以要心甘情願接受啊!」

一位被醫師判定只剩下三個月生命的年輕人,不甘心過去這麼努力、事業
才剛起步,卻將隨著死亡化為烏有……於是,他暴躁地對待家人、醫護人
員,讓人難以接近。

「只要是人,身體都會有病痛,但心靈健康最重要。」曾益冰開導年輕人
說:「不要再埋怨自己的人生了。說不定,過去生,你很會賺錢,可是沒
有做對人類與社會有意義的事情;從現在開始,你要發願善用每一天,多
利益社會、眾生,把它補回來!」


「煮茶一點也不難,看大家喝得開心,成就感很大!」


「我曾在營造廠當監工,蓋房子、造橋、鋪路都做過。」九二一大地震後
,慈濟在中部重建區興建組合屋、希望工程。埔里鎮大愛一、二村組合屋
工程期間,曾益冰從頭參與到結束;也去十二所希望工程學校做過景觀志
工。這段期間,醫院志工與環保工作也沒有缺席。

「聽到鄉親的房子倒下,覺得不捨。」他回憶當時,災區各地都有組合屋
在興建,大家搶著要材料;埔里鎮比較遠,經常晚上十一點才送貨來,他
光是點貨就要忙到半夜三、四點,乾脆直接睡在工地帳棚。

「睡了兩個月,完全能體會災民生活──白天很熱,晚上很冷。有位警察
看我挨冷,送了件外套給我穿,現在這件外套還保存在衣櫃堙C」

後來,慈濟台中潭子志業園區啟建,亟需志工煮茶供工程人員飲用。他便
自願承擔這份看似輕鬆,卻很辛苦的工作。「青草茶是一種藥草,它不像
茶葉,沖開水即可;煮青草茶,一次要熬三個小時,小火慢慢熬,才能發
揮作用。」

他每天凌晨三點即動身前往潭子園區,一年四季,一個人默默地面對大火
爐燒柴煮茶;還到台中東勢、苗栗找草藥,花心思研究。「冬天與夏天的
青草,配方不一樣;有些藥草會相剋,跟吃中藥是一樣的,要特別注意。


「以前家堥C個人都要下田工作,我八歲時就會煮飯給全家人吃。煮茶一
點也不難,看大家喝得很開心,成就感很大!」





年過半百開始當志工,如今曾益冰依然洋溢著四、五十歲的活力與精力;
從大家對他的暱稱——老冰、冰爸、阿冰哥,不難看出他受人敬重的程度
,是人們眼中永遠的「志工老兵」。

在醫院服務多年,曾有醫師建議曾益冰,將燙傷較嚴重的左手進行矯正手
術。但他想到:手要拉直、拉筋,還要植皮、植肉,必須開刀將手縫在腹
部半年長肉,再開刀取出……

「整個療程至少要半年!那我怎麼做環保?」即使雙手外型不美,但什麼
事情都可以做;雖說歲數已大,上手臂鼓起的肌肉,搬回收物還是很有力
氣。於是,他婉拒了醫師的好意。

「做醫院志工,是種健康因;做環保,是與人結好緣。」二十二年志工生
涯,曾益冰走在路上,常有人招呼:「曾爸,阿彌陀佛!」

當年受證慈濟委員時,上人的期勉:「發心容易,恆心難。慈濟的路要走
好,心要照顧好。」他一直牢記著。「這一生跟上人有緣、作上人的弟子
,就要好好地走,一直做到目的地。」

人生七十,對生死大事總有些思考。「以前我怕死,只要經過喪家就會不
安。現在卻常跑到最前線關懷,還曾經幫獨居長者料理後事。沒人能預料
無常何時會到;若說有所求,我會期待生命最後那一刻很瀟灑,不要被病
魔折磨。」

這天,太陽如往常般熱烈,曾益冰駕駛環保車,穿梭在大街小巷,將大眾
回收的愛心資源,悉心搬到車上,揮汗如雨。滿車的愛心,一如他內心滿
滿的愛,帶領著他在慈濟菩薩道上,馬不停蹄,神采奕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