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為銀髮歲月繪出精彩
◎撰文╱徐錫滿 攝影╱林炎煌
人生七十


苦於經濟壓力,畫畫的夢想曾經遙不可及。
而今即使老眼昏花,
為了義賣勤握畫筆,
年輕時那股熱情就回來了……



《呂芳村小檔案》

今年七十歲,台北縣人。
是慈誠隊隊員、慈濟委員,也是榮董。
參與環保、義務布置告別式會場,
以及畫蓮,是生活重心。



值得堅持的事】................................................................................................


做志工啊,要用「為人父母」的心情,去照顧、去幫忙對方;如果用的是
「職業」的態度,一下子就會覺得厭煩。

像我太太義賣芝麻糖、椰奶糕、蘿蔔糕,常是夜娷I燈火拚命做,做得很
累,錢也從來不進自己口袋,但心堳o很甜。

以前孩子小,我拚命賺錢顧三餐,錢愈追,它愈跑,真是苦。現在自在多
了,吃就吃,睡就睡,做就做,什麼也不去煩惱;錢夠用就好,我真的很
滿足啊!多出來的就捐出去。

一次嚴重車禍,切了三分之一的胃,後來意外摔傷了肩膀,舊疾加新傷,
人很不舒服。醫師說:「再不休息,就要換韌帶!」但我捨不得放下志工
工作。年紀大了,還能做多久?我不知道。看到天亮了,慶幸今天還能做
,忍著痛也想趕快做。


................................................................................................................................


寒風颯颯,赤腳少年站在替人作畫的街頭畫家背後「觀摩」,一站就是數
小時,待畫家停筆收攤,他才不捨地移步離開。

幼時的呂芳村,父親被調往南洋作戰,母親以挑煤擔起家庭重任;他下了
課要去幫忙撿煤、帶領弟妹做家事。家貧,連雙鞋也買不起,國小沒念幾
年就輟學,拿筆畫畫的夢想,只藏心底,遙不可及。

成婚後,他做臨時工、當娃娃車司機,清貧走過數十載,撫育子女成年;
老夫老妻住在窄巷中的老舊屋舍,室內雖然狹小得僅容旋身,卻有滿屋的
天倫歡笑。

四十二年前,長年在佛寺義務打掃的母親往生,停靈在佛寺中,呂芳村第
一次接觸佛教喪禮,受莊嚴氣氛震攝,自此發願行有餘力,免費幫喪家布
置靈堂、告別式場。

別人家的喪事,一般人總是避之唯恐不及,但他卻當作修行道場。「家中
有人往生,家屬往往陷入傷心、慌亂之中。這時協助他們處理後事,給家
屬很大的心理支持。」然而,這樣單純的助人心念,在早年往往吃力不討
好。

民間喪葬習俗多是祭拜三牲、焚燒紙錢,請康樂隊來「熱鬧」場面;與他
推廣的佛教莊嚴儀軌、簡約布置,大不相同,因此並不廣被接受。另外,
基於環保,他把香爐、花瓶、地毯、布幔拆回家洗過重複使用,還曾被人
謾罵。

即使傳統觀念很難打破、過程困難重重,他仍堅持著;從二十八歲做到七
十歲、從年輕力壯奉獻到白髮幡然。可喜的是,現在多數人都已經能接受
這種莊嚴而環保的喪葬儀式了。

「他很有毅力,要做的事一定堅持到底,而且盡力做到最好。很多人受他
這分用心而感動,會插花的師姊、開洗衣店的師兄都來幫忙。」志工廖軍
宜說。

這天,將曬乾的布幔折好、推上貨車,把所有道具清點完畢,便從永和驅
車前往台南告別式會場。這台貨車沒有動力方向盤,壯年人開來都頗感費
力,但他布滿皺紋的雙手回轉、換檔、變速催油、即停煞車,手腳輕巧。
從台北到台南一路走來四小時,未見他打過一個哈欠,與他滿頭的花白給
人的滄桑極不相稱。

辛勤一輩子,奉獻時間、心力與金錢,沒有華衣與豪宅,但他仍樂於志工
生活豐滿,且在古來稀的年歲再度執起畫筆,社區大學老師建議他義賣畫
作。長年無所求付出種下的善因,開出一朵朵愛心蓮花,三、四十幅畫作
一賣而空;一部有超音波、掃瞄設備的醫療車,價值五、六百萬元,兩年
之內,夫妻倆一個義賣自製芝麻糖、一個開慈善畫展,竟也募得兩部。

志工吳德河說:「他知道自己的畫不算是名家佳作;但是曾經被他幫助、
或是被他感動的人,都珍惜他這分無私的心和寬廣的愛,紛紛義購他的畫
作。」

「構圖好了便開始下色,有時候靈感來了,幾小時也無法停筆,畫到半夜
也不覺得累!」戴上老花眼鏡,握筆的手微顫,畫中的蓮花,沒有老態龍
鍾與遲暮色澤,相反的是,輕巧俐落的線條和脫俗清新的顏色。放下畫筆
,不覺月色將落,呂芳村的蓮,益發精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