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師行記
 •攝影筆記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大愛世界,世界大愛
◎撰文/袁瑤瑤 攝影/阮義忠

描繪污泥地上的蓮池

二○○二年三月九日,我第一次隨師到大愛電視台時,台址還在南港。記
得上人一進門就被那排翠綠的竹子吸引了,深情地輕撫張著小口的竹節。

四十年前慈濟剛起步時,三十位家庭主婦每人每天在竹筒埵s五毛錢。今
天,在沒有日落的慈濟世界中,志工們依舊點點滴滴地凝聚著愛心,在世
界各個角落拔苦予樂、利益眾生。這些感人的事蹟透過大愛電視台,每天
二十四小時不斷地傳送到全球。

一九九八年元月一日大愛電視台開播時,上人將不畏艱難籌辦電視台的苦
心娓娓道來。現代資訊科技發達,影響人心直接又迅速。然而,大多數媒
體或是渲染小事,或是無中生有、顛倒是非,且焦點往往集中在黑暗面,
卻不披露光明善良的一面。

「這對未來的人類必定是個很大的傷害,因為沒有好的榜樣值得後人學習
,沒有好的人文教育可令後人承先啟後。」

上人指出,慈濟人在現代社會的惡濁污泥中,用心耕種一池蓮花,而文化
工作者的使命,就是要認真描繪這片污泥地上的蓮池淨土。

「如果不將慈濟人在這時代所做的愛心事蹟留下,那麼二十一世紀的人回
顧二十世紀時,就不知道原來在污泥媮晹酗@片淨土。那麼二十世紀只是
徒然讓後人感到不堪罷了!」

那天,大愛電視台總監姚仁祿以模型介紹他所設計的慈濟人文志業中心,
告訴大家,兩年多後,在關渡平原上空俯瞰,就會看到整棟建築呈現慈濟
的標誌──一朵綻放的蓮花。



愛,就是把事情做出來

二○○三年元月八日,上人的歲末祝福之旅已進入第八天,由於體力透支
,感冒又上了身,不時輕輕地咳嗽,但是看到大愛台同仁個個多才多藝、
齊心又協力,疲累彷彿一掃而空。忙著盯場的姚師兄也顯得特別開心,不
小心透露了赤子之情。

因緣不可思議。當初因為隨手轉開電視、聽見上人的聲音堙u彷彿有一種
答案」的姚師兄,竟然在跟隨上人走菩薩道後,也以電視媒體施行「師志
己志」。大愛台開播不久,他放下自己的設計事業全心投入,隔年即突破
萬難,帶領同仁在九二一大地震現場轉播災情。二○○一年納莉颱風來襲
,姚師兄不眠不休地帶領同仁搶救淹水的大愛台,頭髮凌亂、雙眼充滿血
絲,卻依舊藍天白雲不離身的身影,不知感動了多少人。

當時的大愛台一片狼藉,兩萬多支錄影帶泡在泥巴水堙C然而,成千上萬
的菩薩自四方雲集,帶著抽水機、水桶、泥鏟、掃把、抹布,讓大愛台儘
快恢復了正常運作。這段刻骨銘心的經歷讓姚師兄感受到「當很多人奉獻
心力來共同完成一件事情時,從某種角度來講,足以抵抗無常,其間所蘊
藏的力量正是愛的展現。」風災過後,他搬進兩坪大的機房,從此以大愛
台為家,用整個生命帶領團隊散播大愛精神。

「一天改變一個人,一年就能改變三百六十五個人。大愛電視分分秒秒都
在播放,不知道在世界的那個角落、什麼時間,又會改變了那個人的生命
,就像當年上人改變了我一樣。」

記得那天上人欣慰地頻頻點頭,還關心地問大家,是不是都拿到福慧紅包
了?臨走時,大家齊聲高喊──上人我愛你!上人笑盈盈地回頭:「愛,
就是把事情做出來!」



未來的「因」,過去的「果」

二○○四年夏天,優雅美觀、功能完備的慈濟人文志業中心在關渡平原拔
地而起。七月七日,上人在人文志業執行長王端正、大愛台董事長杜俊元
以及姚師兄陪同下逐層巡視,對何建明師兄的數位實驗室特別好奇。

新的大愛台啟用後,這套沒有錄放影機、也看不到傳統錄影帶的系統便要
上陣。為此,何建明與工作小組背負了極大的壓力。皇天不負苦心人,十
六個月後,這個將過去電視製作流程全面數位化的整合式低造價「電視影
音圖文採編播存系統」,獲得了金鐘獎研究發展大獎。

二○○五年十月十九日,上人對人文志業同仁開示,說有沒有得獎並不重
要,「可是,『大愛』得獎令我好感恩啊,因為過程是這樣的艱辛。感恩
姚居士和同仁們,建台無日月,若沒有修行者的心態,無法承擔這樣的工
作。生命和慧命都需要清流,只要起步正確、前進方向沒有錯,清流就會
不斷湧現。我們的精神清流得獎,是全球慈濟人的光榮。」

那天,上人也跟大家分享了自己的來時路,字字句句牽動人心。上人說他
的「研究室」是在風雨中、烈日下、深山僻壤堙A因為,唯有走在路上才
能看見心靈的風光。起步做慈善,他一家一家地探訪照顧戶後,才知道「
貧」、「病」不分家,必須蓋醫院。然後,就是教育和人文。一步又一步
,跨了一大步不夠,又要跨一大步,步步都是踏在荊棘中,卻由不得自己
,直到今天依然辛苦。然而,若不是三十九年前的那一念心,並且採取了
行動,就沒有今天。

「今天就是未來的歷史和過去的結果。今天種未來的『因』、是過去的『
果』,每一步都要跨得絲毫不能偏差啊!」



大愛世界,世界大愛

上人強調,他的宗教觀就是「人生的宗旨,生活的教育」。人不能沒有宗
教,而任何宗教都不能沒有宗旨和志願;文化也是如此,複雜而精細。

「以現在的世俗媒體來看宗教,不是我所要的。我要的是超越的、清淨的
精神。人文比文化更真切,有精神傳承、有人的品格和品質。」

但是,人文好做嗎?上人說,在他的心中也有一股清流,不斷往內循環、
用「感動」自我洗滌。講到這堙A上人泫然欲泣:「大愛電視的畫面堙A
每個人都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都是我心目中的寶。任何人出門賑災,我
的心就跟著他們走。我不適合這麼大的承擔,卻偏偏擔起了這麼大的責任
……」

上人說,每天醒來,睜開眼睛,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感恩每個人,第二個就
是要照顧所有的人,立願讓人人走入慈濟都永不後悔。每天謹慎行事、如
履薄冰,真的是很辛苦。然而,在開始做慈濟的時候,他就立願,既然不
能獨善其身,就要兼善天下。要救世唯有先救心,大愛電視要做的就是淨
化人心,立志將清流在整個世界流轉,希望慈濟人文廣布全球,你、我願
力廣被全世界。「我們雖是地球上的一個小不點,但颱風也是由小小的氣
流轉出來的。」

十月二十日,上人又特地多留了一個上午,再度感恩大愛台同仁,並聽取
「登峰計畫」簡報,勉勵同仁們在為歷史留足跡時,也要將過去遺漏的撿
回來,讓過去描寫現在。

上人從人文志業中心走到關渡園區時,姚師兄一路跟隨。上人不是告訴我
們了嗎,大家開闢了這股清流,但只是起步。整個地球等著我們,「大愛
世界,世界大愛」──大愛的世界,要讓世界有大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