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巴姆古城.震盪後的新生
◎撰文、攝影/顏霖沼
慈濟援建伊朗希望工程


或許在地震摧毀巴姆一切的那短短幾秒鐘之內,
具有兩千年歷史的巴姆,就永遠不再是原來的巴姆了。
兩年多來,在新的居民、新的建築、
新的生活不斷移入的過程中,
這個城市的內涵確已發生改變。
但無庸置疑的是,
在那可以預見、將會重建起來、更為強固的巴姆城,
定會有一種人類共通且足以珍視的價值與記憶內蘊其中。




當媒體憑藉著無遠弗屆的力量,將重大災難的消息傳送到世界各角落,觸
發人們悲憫之心並慨然捐輸的那一刻,確實短暫實現了「人類一家」的理
想。然而隨著時光流逝,新的事件爭相躍居媒體版面攫取世人注意力之時
,輪廓逐漸模糊的每場災難,也就為世人所淡忘。

一如不是很久之前,世人才剛以敬慎的心情,紀念甫屆滿一年的印度洋海
嘯,哀悼著晴空巨浪席捲一切的無常悲愴,也追懷著每一個不幸被吞噬的
生命。但更早一年的同一天——二○○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清晨,伊朗巴
姆(Bam)發生的一場芮氏規模六點六的地震,卻宛如已自世人記憶中刪
除般少有人提及,彷彿這場奪走超過兩萬五千條性命的浩劫從未發生過。

任何重建,從來都不會是靠著新聞熱潮引起的一股熱情便能立即成事。事
實上,當緊急救援時期結束,進入重建階段所會遭遇到的種種問題,諸如
價值認知、文化差異或政治力介入等各方面的衝突阻礙,才是真正現實考
驗的開始。

就在失去了媒體關注且外人無從體會的漫漫時日堙A災民與參與重建單位
往往就只能獨自奮力去面對;這時期最需要的,除了熱情之外,恐怕是更
多的耐性與毅力。

而倒塌的巴姆城,也就在這樣幾乎為世人所遺忘的狀況中,緩慢且艱難地
重新站立。


災難後兩年,整個城市看來像是個尚未裝配完成,卻已經開始忙碌運轉的
機器。



二○○六年初春,重回巴姆。地震過去兩年多,曾經傷痕累累的城鎮,處
處斷垣殘壁和滿街帳棚的景象已不復見;倒塌的房屋大多清理完畢,帳棚
也幾乎全數撤除。災後流離失所的災民,部分接受了外援而有了新家,有
的則仍住在組合屋中。

市區埵h是施工中的建築工地,街上常可見到不少打算蓋到二樓以上的房
屋,卻因資金緣故只完成一樓,二樓以上就只留幾支鋼骨朝天直直伸去,
彷彿需索著暫時沒有下文的居所。而路旁零星出現的破舊帳棚、幾棟殘留
下來尚未拆除的受損樓房、穿插其間的凌亂瓦礫堆,和幾根歪斜的電線桿
,則隱約透露著這兒曾經發生過一場重災的訊息。

市中心交通繁忙,大街常因川流不息的車潮而難以穿越,加油站亦是大排
長龍,傍晚尖峰時間甚至會有小小的塞車現象。主要道路交叉口蹲坐著等
待打工機會的外地人,原來災後巴姆由於外援和工作機會大增,吸引了大
量外地人口前來。市街商業交易熱絡,路邊攤販木架上擺著各色蔬果和民
生物資,不少人在臨時的貨櫃屋中開起了各式商店。整個城市看來像是個
尚未完全裝配完成,但卻已經開始忙碌運轉的機器。

一般咸認為巴姆整體重建進度緩慢。事實上,至今持續留在巴姆從事重建
工作的單位為數並不多。據卡曼省(Kerman)教育重建委員會主席康雅
(Kamyab)表示,伊朗政府希望在二○○六年底前完成巴姆市大部分的
重建工程,到目前為止,教育部門是其中進度較快的。

兩年多來,慈濟參與巴姆重建的腳步從未停歇。回溯地震發生之初,慈濟
基金會於七十二小時內抵達災區,提供災民緊急物資及醫療服務;二○○
四年三月伊斯蘭新年前夕,亦在巴姆市進行白米等物資發放。而在中長期
援助中,則承擔教育方面的重建工作,認養了五所學校,委託菲律賓籍建
築師帕拉佛克斯(Palafox)負責設計,並於二○○五年四月間動工。

如今十個月過去,這支由菲律賓籍及伊朗當地工程師所組成的建築團隊,
持續在當地進行重建工作。二月中旬,慈濟志工陪同建築師帕拉佛克斯前
來勘驗工程——在每一所毀壞的校地上,均可見到湧現地表的建築實體,
儘管尚未完工,但已足以令人期待;勾繪於建築設計圖上的想像空間,不
久之後將會在這堥蒛暽窶{。


為了重建下一代的教育,國際建築團隊與學校師長們絞盡腦汁、全力以赴



建築技術,一直被視為是造成巴姆地震慘重傷亡的元凶。歷史上巴姆並沒
有發生過大地震,這或可由已具兩千年歷史的泥造建築「巴姆城(
Arg-e-Bam)」在強震前安然存在以為證明。但或許正因如此,居民忽略
了對建築安全度的考量。

地處阿拉伯板塊與歐亞板塊交接處的伊朗大陸,原即屬於地震發生的高危
險區。傳統泥磚建築雖有因應當地夏季高溫氣候的隔熱之效,然而一旦遭
遇強震,也只有不堪一擊走上潰然崩塌一途。故在援建校舍時,慈濟決定
採當地少見的鋼筋混凝土(RC)工法施作以增加建築強度。

此外,巴姆古時為絲路重鎮,也是歐亞文明交會之域,帕拉佛克斯擷取了
這些元素,將中東建築中具通風功能的風塔結構,賦予東亞建築斜屋頂的
外觀,以設計巧思豐富了建築的歷史內涵,也增厚了建築的敘事能量。

一整天針對工程進度與品質的勘驗之後,帕拉佛克斯感到滿意,他表示:
「雖然我們開工的時間較晚,但施工的進度很快,品質大致上亦合乎理想
。」當日與卡曼省教育重建委員會召開的會議中,協議在二○○六年九月
,也就是下一個學期展開前,將五所學校全數完工交屋,讓孩子們儘快回
復正常學習。

地震造成約一萬一千多名師生喪生、一百餘所學校倒塌。粗略估計,巴姆
市迄今仍有半數學校尚未完成校舍重建,許多學生依舊在簡陋的貨櫃教室
中上課;除了夏天的酷熱和狹小有限的戶外活動空間外,工程進行時所帶
來的噪音與塵沙,都是校舍重建期間師生們必須忍受的不便。而為了配合
工程進行,學校有時還得遷離原校址上課。

慈濟援建的Parvin Etesami女子中學,師生在動工後即遷往他處上課。工
地一旁,則是等候學校落成而遷移至此的Farhangiyan一號(No.1)女子
小學;志工在工地勘驗暫告一段落之際,造訪了正在貨櫃教室中上課的師
生,問道:「你們知道旁邊的學校工地是誰蓋的嗎?」「工——人!」整
齊畫一的天真童音以出乎意料但也算另類的方式,正確地回答了這個問題


校長阿克塔•拉札契(Akhtar Razazi)原本服務於Farhangiyan二號(No
.2)女子小學,校舍已在地震中倒塌,七個月前調派到一號學校任職,並
曾於二○○四年三月間接受過慈濟發放物資。她談到這段期間學校的狀況
:「學生的學習的確受到地震影響。另一方面,由於外地人口大量湧入巴
姆,學生人數也連帶增加;以本校為例,人數就從我剛到任時的兩百八十
八位增加到目前的三百五十人。外來學生或多或少影響了整體學習的水準
。」

不過拉札契校長也強調,學生的家長多從事教育工作,他們並沒有因為災
後環境艱困而疏忽了對下一代的教育;而學校老師們也會在下課時間主動
為學生輔導,所以孩子們的課業大多已經趕上。「老師們這麼做並不是想
多賺錢,純粹是為了學生的學習;其他學校就不一定有這樣的條件了。」
對此校長頗感欣慰。


災難改變了命運、改變了人的生活,卻也使人們對未來寄託了更多的希望



我的媽媽為我梳頭髮
幫我穿上漂亮的衣服
上面印著花朵和蝴蝶
送我上學去



貨櫃教室堙A低年級的孩子們正朗誦著兒歌般的課文,內容描述小女孩每
天早上上學前的情景。對一般人而言,這是再尋常不過的經驗,但對
Farhangiyan一號女子小學的查拉•卡夫干(Zahra Kavegan)老師來說,
卻是個痛苦且再也無法回復的記憶。

卡夫干老師在地震中失去了兩個女兒,為了思念的理由,她從執教的學校
自願請調到女兒們生前就讀的這所學校來。「每次看到女兒們的東西,我
還是忍不住會哭……但這都已經是事實了,不能改變,我只有接受。」卡
夫干老師談起往事,仍是難掩憂傷神色,但她打起精神,把心力投注在學
生身上。「我把她們都當作是自己的女兒來看待,希望好好教育她們。」

卡夫干藉著工作來忘卻傷痛,巴姆前教育局長阿曼諾拉(Amanollah
Askari)則一心掛念著窮困孩子們的教育。地震前,阿曼諾拉曾興辦兩所
小型學校,地震後全毀,加上失去至愛的學生,令他傷心欲絕。如今重返
學校舊址,廢棄的課桌椅被凌亂堆置在院子一角,原本的學校也已改裝成
貨櫃屋出租。

一切似乎不復舊觀。然而阿曼諾拉並沒有忘卻他一生的志業,他已在巴姆
覓得一地準備重建學校。他深刻地體認教育的重要:「在人類通往成功的
路上,知識是不可或缺的,有了知識,人們才能夠過更好的生活。」此外
,「要是有正確知識的話,或許這次地震就不會有這麼慘重的損失了……
」準備驅車離開學校的阿曼諾拉這麼說著。

回到市區,城市堻B處展現著緩慢卻又實存的復原步調,但災難確已改變
了這城市的命運,也改變了所有人的生活與願望。為了子女的就學方便,
阿曼諾拉已舉家遷往距巴姆約兩百公里外的卡曼市租屋居住;他在開車經
過各個街道時,回頭對我們說:「這城市已經不是我所認識的城市了。我
的朋友、我所認識的很多人都不在了,很多熟悉的地方已經倒塌,每次回
到這堙A我都很難過,這種難過是累積的。現在我對這個城市來說,好像
是個陌生人一樣……」

為了完成重建學校的心願,阿曼諾拉每週來回奔波在卡曼市與巴姆之間,
「我其實可以在卡曼過著還算不錯的生活,但我不想只是這樣,」這位終
身的教育家說:「我在世上的日子已經不多,我希望能多做些有意義的事
,這樣我死後在阿拉的面前,才不會羞愧。」

對這曾經面目全非且充滿悲傷回憶的城市,拉札契校長也說出了她的願望
:「希望以後沒有災難,所有人不要受苦;希望學校趕快建好,學生能夠
安心上課;還有一點,希望我們的古城能夠重建。」


屹立兩千年的古城,而今頹然卻未消失,見證這一樁巨大的自然災難及人
類的不屈意志。



古城是巴姆的象徵,也是長存於巴姆人心中不曾遺落的歷史驕傲。可以說
,沒有了古城,巴姆也就不成為巴姆了。

我們決意造訪古城。在乍然見到位於巴姆市西北,幾成廢墟、被黃色維修
欄杆圈圍起來的頹敗古城時,猶如觀看一件由相隔兩千年的人類與大自然
所共同完成的地景藝術作品,巍然矗立天地間,見證著一樁巨大的自然災
難,及人類的不屈意志。

沐浴在黃昏的餘暉中,坍塌的古城依舊隱隱泛著光彩,默默注視著不斷前
來瞻仰憑弔的人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機構已決定修復這珍貴的歷史遺
產,即使困難度極高,但仍希望依其原有面貌重建,再現古城風華。

因為地震,巴姆這個遙遠的小城一躍成了國際化的名詞;在新的居民,新
的建築,新的生活不斷移入的過程中,這城市的內涵確已發生改變;或許
在地震摧毀巴姆一切的那短短幾秒鐘之內,巴姆就永遠不會再是原來的巴
姆了。但無庸置疑的是,在那可以預見,將會重建起來,更為強固、新的
巴姆城中,肯定會有一種人類共同且足以珍視的價值與記憶內蘊其中。



................................................................................................................................


慈濟伊朗賑災紀要


☉二○○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凌晨五點二十七分,伊朗南部卡曼省發生芮
氏規模六點六的強烈地震,震央巴姆逾七成房屋毀損,十萬住民中半數受
傷,超過兩萬五千人罹難。號稱為世界最大的泥磚結構物、具有高度文化
價值的巴姆古城,亦嚴重受損。

☉四十多個國家搜救、醫護隊伍馳援伊朗。慈濟第一梯次緊急勘災賑災小
組包括醫師、護士、志工等十一人,十二月二十九日凌晨抵達伊朗,以巴
姆東南方的巴拉瓦特(Baravat)為重點關懷區展開義診,並發放家庭醫
藥箱、生活包、毛毯等物資。

☉二○○四年元月二十二日慈濟第二梯次賑災小組抵達伊朗,籌辦白米發
放工作,加速評估學校重建事宜;三月中下旬,慈濟志工再度前來發放白
米給災戶。

☉二○○五年四月二十八日,慈濟援建的四所女子中學及一所男子小學—
—Parvin Etesami Girls High School、Adab Boys Elementary School
、Fatamieh Girls High School、Najmieh Girls High School、
Motahari Girls High School,舉行聯合動工典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