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藏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活出有價值的生命
◎主講/證嚴上人 整理/編輯部
合抱之樹,發於毫芒;一顆種子經歷用心的灌溉,會茁壯成大樹。一九九
五年起,泰國慈濟人定期關懷距離曼谷兩小時車程、紅統府的瓦保育幼院
,十餘年如一日;如今院內已經有十一位孩子上了大學,其中有八位投入
慈青培訓、回饋社會,令長期陪伴的志工很歡喜。

育幼院堣ㄓ@定都是孤兒,也有貧窮人家的孩子,年齡從五歲到十八歲,
有些人的家在遙遠的鄉下,雙親不一定有錢能來探望。志工第一次拜訪時
,看到孩子們生活在簡陋的環境中,不少人還罹患皮膚病,也有營養不良
的問題。

他們缺乏物資,慈濟人就提供日用品、營養品,維持起碼的生活;他們缺
乏父母的愛,慈濟人去彌補、陪伴、膚慰,讓他們感覺就像雙親在身邊。
慈濟人愛他們,卻不寵他們,一步步教他們如何保持身體清潔、如何整理
周遭的環境。

除了衛生教育,還有生活禮儀、生命教育,教導他們如何活出有價值的生
命,以靜思語教學,引導

他們「知恩報恩、惜福造福」。為了讓中學的孩子能專心讀書,還給予助
學金;第一批領取助學金的孩子,也將大學畢業了。

其中八位大學生勇於承擔慈青的工作,志工安排他們一同訪貧,讓他們知
道「不只我苦,還有人比我更苦;我沒有被社會遺棄,而且還能去陪伴孤
苦的老人家或貧戶」。

看到他們漸漸能自立,而且很貼心、有禮貌,那分形態很美。而慈濟人不
只是同情孩子而已,十一年來持續陪伴教養,確實成為孩子生命中的貴人
。這分人與人之間的溫馨與美好、人性的單純與善良,教人開心,更覺得
感恩。

慈濟四十年來,辛勤耕耘四大志業,背後力量的來源就是──慈、悲、喜
、捨。

慈,是慈善志業,期待人人得幸福。人間苦難偏多,藍天白雲湧現在國際
間,不僅撫平受災之苦,還要讓人們身心輕安,心靈得到安定。

悲,為醫療志業,人傷我痛、人苦我悲,將他人病之苦視如身受,貼切地
撫慰,為他拔除痛苦。

喜,是人文志業,為人群的幸福而傳播。以媒體力量引導社會人心,分寸
不差導向正道;安定惶恐憂懼的人心,讓人人歡喜自在。

每次看到營隊中,學員唱唱跳跳很開心,分享感動的體會,很令我羨慕。
雖然我無法投入去做,但我的心靈境界跟著大家同樂,看到大家和和氣氣
、歡歡喜喜,我的心就輕安自在。

人間多苦,但只要人人合心,整個團體自然能和氣;看到慈濟人傳承佛心
師志,「內修誠正信實、外行慈悲喜捨」,待人以誠、做事端正,就教我
很感恩,而且法喜充滿。

捨,就是教育、就是無所求的付出。不只是捨財物,還捨時間、捨身力。
台中有位年長的環保菩薩,每天都到大樓堸耋糮O,因為每一樓都有資源
可回收,她不搭電梯,從一樓到二十樓,一樓一樓地去搬運;大樓管理員
看了很感動,所以主動幫她收集。

老人家說,付出努力、付出體力,感覺到「我做到了」的歡喜。還有位老
菩薩跟我說,她不懂什麼是「輕安自在」,只知道若一天不做環保,骨頭
會很沉、身體會很痛;而做環保之後,就會很歡喜、很輕鬆。

他們如此真心、誠懇地投入,我的感恩實在難以用言語來形容啊!

慈、悲、喜、捨,無一不是教育。在人間道場中修行,我們要掌握時時刻
刻,在每個角落、在人與人之間付出。步步踏實去做,才能提升生命的價
值,把愛奉獻給全球人。

處在人群之間,能與人和睦、肯付出,生命就很有價值。如果人生只是為
了自己,貪圖自我享受而處處與人計較,則很難與人和睦。

不僅不肯捨,總想要擁有更多,不停求取,如此心中就會累積貪著的煩惱
,而「廣行不善」──不善,就是惡;若只想著享受、無法捨棄生活習氣
,遑論在菩薩道上精進,不肯精進,將懈怠墮落。

三月五日,慈濟大學為解剖和模擬手術課程的二十九位「大體老師」舉行
追思儀式。

醫學生一手規畫入殮、火化會場布置,並且在會中訴說跟老師們貼近的深
情。看到他們對大體老師這分感恩與尊重,我覺得這就是「人本醫學」─
─無語良師不僅以身體教導他們醫學知識,也引領出他們內心至誠的愛,
伴行在此生行醫的路上。

這次的大體老師中,有多位慈濟人。他們在世時與我有志一同,無論多麼
偏遠的地方,為照顧貧困受苦的人而不辭辛勞,奔走長街陋巷;當有災難
發生,更及時去做救人的工作;慈濟慈善、醫療、教育、文化,所有的一
切,都少不了他們。

精舍的德恩,也在大體老師的行列中。他跟了我四十年,長年照顧我的衣
、食;他住院那一天告訴我:「師父,我準備好了,我要去了。」從那時
到最後一口氣,我看到他都是笑笑的。當他往生、救護車送他到精舍繞一
圈,讓我見最後一面時,他都還是在微笑。

他四十年的修行生活中,心境非常平和、安於本分;生命最後還把身體奉
獻出來,成就未來的大醫王,我為他感到安慰!相信他這分愛,已經圓滿
地在此生畫了一個美麗的句點。

還有慈濟委員鄧春治,一九九一年、九二年,在大陸冰天雪地中,為災民
的建房而奔走努力;後來罹患癌症,仍然用心付出。有時候我對她說:「
妳身體不好,是不是稍微休息一下。」她說:「師父,您放心,我能做一
天,就多一天的壽命。」她把握時間,做到最後一刻;臨終時我叮嚀她,
去了要趕緊回來……她承諾我:「好,我會,我知道。」

實在很不捨!不過,我們常說「生命共同體」,他與你與我有共同的志願
,他們先走了,以身作則把大體奉獻出來,就是承先啟後。傳與承,真正
地圓了一個大跑道,引領醫者走入生命奧秘的殿堂,發揮良知與良能以守
護生命。

生時,充分發揮生命的價值;身後,奉獻大體發揮妙用。這樣的生命是永
恆的,多有價值!


(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