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台灣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義渡百年,善德流芳
——台灣歷史最久的慈善組織「東勢義渡會」
◎撰文/陳美羿 攝影/顏霖沼
慈善台灣.四百年大愛足跡】系列報導之六


古早台灣,陸路交通尚未暢通前,
行旅、貨運多仰賴舟楫;
然台灣河川多發源高峻山脈,流洩急湍;
加以夏秋颱風,山水爆流,
每每毀壞便道與橋梁。
先民面對怒濤滾滾,如何渡河?

官渡,收渡稅、弊端叢生;
民渡,勒索之舉使行旅深受其害。
義渡,遂在台灣四百年歷史中,
成為社會公益事業重要的一環。

古早時代,
台灣全島各河川渡口,多有義渡;
地方善士集資,僱用良民為船夫,
免費搭載過河行人。
直到橋梁陸續興建後,
義渡逐漸功成身退,淹沒在歷史中。

「東勢義渡會」
這個台灣第一個NPO
(Non Profit Organization 非營利組織),
卻屹立近兩百年,
不僅讓千千萬萬人民
平安度過寬廣的大甲溪,
「仗義恤鄰」的善行及精神也代代相傳,
足供冷漠疏離的現代人心效法。


................................................................................................................................


冷鋒壓境。

九二一大地震過去六年了,台中東勢已從廢墟中浴火重生。在繁華熱鬧的
市中心第三橫街,仍有一處尚未重建的空地,搭蓋了一間小小的鐵皮屋。
在寒風堙A更顯得瑟縮。

這棟不起眼的鐵皮屋,是台灣第一個慈善組織「東勢義渡會」的會所;屋
子的主人——年近八十的廖文欽,則是「財團法人台中縣東勢義渡社會福
利基金會」(以下簡稱「義渡會」)董事長。

「義渡會到現在已整整一百七十四年了,先人的遺志,我們不敢一刻或忘
。」廖文欽說。

義渡會總幹事劉高麟,是東勢鎮國中退休教師,也是當年義渡會創建者之
一——劉章職的嫡系子孫,他說:「大甲溪吊橋建好之後,義渡就功成身
退了。但是義渡會仍然運作,只是轉型為社會福利工作。」



怒濤滾滾大甲溪


大甲溪,台灣第三大河流,發源於中央山脈及南湖大山等群嶽之間。流經
梨山、佳陽、德基、谷關、白冷、馬鞍、東勢、石岡……到台中清水入海
,全長一百二十四點二公里。

自三千八百公尺的中央脊梁山脈奔流而下,大甲溪水流湍急,水力資源豐
沛,被譽為「中台灣的母親河」。

這位「母親」,孕育了兩岸鬱鬱蒼蒼的林木、世界知名的櫻花鉤吻鮭;也
在地表刻畫出絕美的景觀。但是在交通上,寬廣的河面,卻也阻絕了兩岸
居民的交通來往。尤其在颱風季節,大雨滂沱,積潦驟漲,令人望洋興嘆
,為之怯步。

《諸羅縣志》卷十一藝文志,阮蔡文有詩這樣形容大甲溪:

水方沒脛已難行,
水至攔腰命呼吸。
夏秋之間勢益狂,
瀰漫五里無舟楫。
往來溺此不知誰,
征魂夜夜溪旁泣。
山崩巖壑深復深,
此中定有蛟龍蟄。

《彰化縣志》卷十二藝文志,黃清泰在「大甲溪」一詩中也寫到:「翻石
沙俱下,危船鬼欲爭。」

其實台灣由南至北的河川莫不如此。因為發源於高峻的山脈,流瀉急湍,
加上夏秋多有颱風,面對怒濤滾滾,如何渡河?成為先民生活中,最大的
困擾。



官渡民渡,弊病叢生


一般河川在水量充沛時,利用渡船過河;若冬春季節,河水乾涸,人們則
在河床的沙洲開闢道路,有水之處架設簡易橋梁。只是每年到夏天,豪雨
夾帶土石,往往將河床上的道路和橋梁沖毀,因此年年必須重新闢路架橋


廖文欽在二○○二年出版的《東勢義渡社會福利基金會創立一七○周年紀
念特刊》「東勢義渡慈善會沿革」一文中寫道:「往昔台中縣樸仔口以東
,石岡、新社、東勢、和平四街庄,日常經濟農產交易、文化、就醫等,
均以寮腳(東勢角)為中心。惜因土牛與東勢間兩岸跨越大甲溪,唯一交
通要衝,並未架設橋梁,其往返兩處間行人,或遠赴豐原、台中等外地行
旅,往常均利用渡船交通。」

當時台灣渡船有官渡和民渡兩種。官營不僅有渡稅,而且弊端叢生;民渡
則有勒索之弊,行旅商民頗受其害。

大甲溪渡船應屬於民渡,廖文欽在文中提到:「當時土豪劣紳一班,在溪
岸設有舟仔(木造小渡舟)往來交通,以專利向過往行人酷索銀兩。」

道光年間,淡水同知婁雲周歷各地,留心查訪後,認為「全台之為民害者
,渡船其一也。刁悍不法之徒,藉渡載為由,任意勒索,稍不遂意,即兜
留包裹,以待備錢取贖。往來行人,每因人地生陳,告訴無門,忍心受屈
,危害行旅不可言狀。」

不肖船夫除了勒索錢財之外,甚至還會危及乘客生命。《鳳山縣采訪冊》
中盧德嘉的「義渡論」提到:

「溪邊舟子,編竹筏以待行人,載至中流,始需渡價。多方勒索,有勒至
數金者。貪得無厭,甚而擠人於水,有擠下孤客,任急流滾出外海而坐視
不救者。橫取衣物,大則殞命,小則傷財。狼子野心,實堪切齒,義渡之
設,安可少哉?」

這是說渡船夫的惡行——載客到河中央,才高價勒索,如果不幸只有你一
個「孤客」,不給錢,可能就會被推下水去,漂流到外海,渡船夫可是坐
視不救的。

大甲溪渡口船夫不但「酷索銀兩」,後來還真的釀成人命悲劇。



十八位婦女溺斃事件


「清道光十三年(一八三三年),『寮腳』慶祝中元節普渡,演戲酬神。
婦女十八人搭乘渡船,要到東勢看戲。船到大甲溪中央,因為船夫惡作劇
,調戲婦女,以致婦女驚慌,引起騷動,渡船翻覆,十八位婦女致盡溺死
。事幾竟在地方上造成械鬥。」「東勢義渡慈善會沿革」一文中寫道。

十八條人命、地方蘊釀械鬥,當時任樸仔籬堡總理(清代官名,管轄今東
勢、石岡、和平、新社)的石岡土牛庄貢生劉章職出面調停,除了嚴辦惹
禍船夫,並邀集地方士紳,發動募捐,擬成立「義渡會」,以絕後患。

當時劉章職與訓導羅桂芳、監生廖光祖、郭開陞等人,登高一呼,四鄉鎮
群起響應;彰化知縣李廷璧極其嘉許,也贊助一百銀元,連同善心捐助者
六十七名,共募得銀兩兩千五百零一圓,購買水田十甲餘充作「義田」。

「『東勢義渡會』成立,每年以『義田』的租榖收入當作財源,打造渡船
十二艘;慎選良民為船夫,免費搭載過河行人。這是東勢義渡的開始。」
廖文欽說。

劉高麟補充道:「因為東勢盛產木材,所以渡舟是木造小舟,跟一般竹筏
是不一樣的。東勢的木舟形狀似餵豬的木槽,所以又叫『豬槽舟』。」

「義渡」成立後,大大影響了當時土豪營利的渡船業,他們心懷憤恨,猶
蠻爭不已,使出種種惡劣手段抵抗。劉章職等不得已,只好上書請縣彈壓


第二年(一八三四年)正月,勒石立碑,除了「將捐設義渡各戶姓名、條
規勒石以昭後世」之外,還有:「出示嚴禁棍惡,不得滋事生端,務須遵
照。倘有不法棍徒,藉端私索,許即按名指稟赴縣,以憑筋差拏究」。

最後土豪劣紳的渡船業也廢止了。大甲溪兩岸從此免費義渡,方便鄉民行
旅。

「現在那塊石碑,保存於東勢鎮的巧聖仙師廟中。」廖文欽說:「冬天枯
水期,不能行舟,年年在河床開路架橋,義渡會也會出資。」

彰化知縣李廷璧為嘉勉劉章職的奉獻精神,特頒「仗義卹鄰」題額,如今
仍矗立在石岡鄉梅子村豐勢路旁的劉章職墓園中。

為祈求大甲溪過渡平安,以及紀念當年罹難的十八位婦女,每年農曆七月
十五中元節,在石岡土牛溪邊,舉行平安祭典,迄今一百七十多年,從不
間斷。義渡會善士的後裔都從小參與到大。

「一九三三年大甲溪建吊橋後,義渡就廢止了。但是祭典仍然存在。」廖
文欽回憶道:「小時候跟著父親走吊橋到對岸的土牛去,大家在溪邊用五
牲祭拜,第二天開義渡會代表大會,就以祭品辦桌聚餐。」

劉高麟說:「當年六十七名捐款人的芳名,刻成一塊牌位,祭拜的時候請
出來,接受後代子孫的供養和追思。」

雖然這些善士不同姓氏,但因為共同成就善舉,對義渡會的後人而言,不
啻為最值得驕傲的「共同祖先」。



善舉從河岸走進鄉里


「東勢義渡會」走過六十二年,光緒二十一年(一八九五年)日本治台,
實施土地調查,義渡會所有田產大租、番租、水田,有四甲地被充為國有
(部分充為現今成功國小校地),以致僅存六甲餘地。

二次大戰末期,日本政府限於財政困難,為興建通往中嵙段石角河的橋梁
,指令義渡會變賣所有田產,充作興建經費。幸有當時義渡會常務董事廖
阿霖(時任台中州參議員)一再奔走請託呼籲,反對處分財產,設法請求
解決;最後將義渡會田產抵押貸款,興建橋梁,並取名為「義渡橋」。

廖文欽說:「義渡會分期償還貸款,後來因幣值改變,還起來還算輕鬆;
也因此確保產權,延續迄今。」

日治大正十四年(一九二五年),東勢義渡會呈請台灣總督府登記立案,
改名為「財團法人東勢義渡會」。第一任理事長劉雨生、常務理事廖阿霖
訂定章程,設評議員制。

昭和八年(一九三三年)日本政府出資架設大甲溪鐵線吊橋,東勢義渡會
長達百年的免費船渡因此走入歷史。

義渡會轉型後,開始辦理社會福利事業,尤其因應當時社會需要,成立各
項措施——例如農忙時設托兒所,免費照顧幼兒;農閒時設裁縫班,免費
教導農村婦女縫紉技術;還有施醫、救濟、急難救助、建設道路橋梁……
現在還設有電腦班、清寒獎學金等。

廖文欽說:「東勢大橋建設以前,大甲溪鐵線吊橋經常在颱風過後,或流
失、或損毀,一再修建,何止數十次,義渡會也都配合捐款協助。」

台灣戰後,一九五三年,義渡會向台中縣政府申請更名為「台中縣私立東
勢義渡慈善會」,改組為董事制;一九八六年,改名為「財團法人台中縣
私立東勢義渡社會福利基金會」。

義渡會每年召開兩次董事會,必要時得召開臨時大會。義渡會章程、財產
目錄、佃農名冊、預算決算、收支統計、福利救助……均一絲不茍,透明
詳盡。



祖德流芳,代代相傳


「義渡會歷年來的董事,幾乎都是當年捐款創建義渡的善士的後代子孫。
」劉高麟說:「當然我們歡迎其他有心人來參加,但這都是無酬勞的義工
,我們一代代都是秉持著祖先的精神、懷著使命感,如履薄冰來做的。」

在高中教書的黃德山,也是義渡會董事之一,他說:「一百七十多年前,
先祖黃楊鳳公在義渡會成立募款置田時,有過捐款的義舉。他老人家絕對
想不到,因他的善行,而福蔭到後代的子子孫孫。」

黃德山的祖父黃富,三歲失怙,母親改嫁,與兄長相依為命。土牛庄劉章
職後人憐憫黃富孤弱,請他牧牛放羊,得以維生。黃富長大後,受雇於義
渡會為船夫,每天在大甲溪擺渡過往旅客。一直到建造橋梁、渡船停擺,
黃富才進入林場工作,但仍以義渡會為己任。

黃富的兒子黃萬伙,十九歲就參加義渡會工作,一直到六十九歲心肌梗塞
去世為止,五十年從無間斷。

黃德山說:「從小就知道家中每年七月中元節普渡祭拜,父親都要先去參
加土牛橋頭義渡會,祭拜當年死難人士。祭典結束、父親回家後,家堣~
開始拜拜。甚至母親去世時,父親還在參加義渡董事會議。」

黃德山說:「母親生前即交代我們:『將來你父親若不在了,你什麼都可
以不要;但義渡會的慈善工作,若有人要你接任,絕對不可以拒絕。』」

因此從一九八七年第十二屆董事會受命以來,黃德山與諸董事戰戰兢兢,
莫敢懈怠,不因義務工作而廢弛。



震不垮的中流砥柱


時空演變,義渡會目前雖還有六甲多田產,但是因政府早年推動三七五減
租,租穀收入大幅減少,現在每年只有二十多萬元的收入,能做的慈善工
作確實有限。廖文欽笑道:「我們所做的範圍,大多只在東勢、石岡、和
平、新社四個鄉鎮。」

一九九三年,廖文欽在董事會中提案,擬將三十一筆土地中的六筆都市計
畫土地約一甲多,以「變產置產」方式與建商合建,將分配到的房屋租賃
所得,用來擴大推展慈善事業。

他在提案書中如此陳述:「如依現況僅靠農耕而每年徵收微薄租穀收入,
變成利不及費致影響本會慈善事業之推展。如將土地以變產置產方式合建
,所分配房屋出租所得財源,勝過租穀收入數十倍,如運用得當可使本會
歲入增加,發揮社會慈善事業推展作用,及改善社會救助為目的的功能。


這是個很有創意的構想,但在董事會中被否決了。

「有人認為這是祖先留下來的土地,不可以把它『變』掉。」廖文欽笑著
說:「守成固然很好,但是沒有開源,就沒有辦法做更多的事。到現在,
我們都還沒有自己的固定會所。」

劉高麟補充道:「誰擔任董事長,他的家就是義渡會的會所,並負責供奉
當年捐款人的『牌位』。」

一九九九年四月,廖文欽接任董事長,他的三合院老家就成了義渡會的會
所。同年九月二十一日集集大地震,東勢鎮傷亡慘重,廖文欽的三合院倒
塌,自己也被壓成重傷。

廖文欽被直升機送到沙鹿就醫;太太忙著到石岡料理罹難女兒一家三口的
後事。在當時一團混亂中,家屬也不知道他究竟被送到那家醫院。

「我一到醫院,就有慈濟志工來關懷,送我一串佛珠;晚上又送來壽司;
第二天又送五千元的急難救助金。一連串貼心的關懷,讓我一直銘記在心
。」廖文欽說。

大難不死,廖文欽癒後更積極參與志工工作。受日文教育的他,曾積極自
修中文,有著極高的造詣和寫作功力,為保留史實,三年前,他編印了一
本《中流砥柱義渡史跡》,紀念義渡會創立一百七十周年。

「董事長雖然年近八十、連任第三屆了,但是他老當益壯,還可以繼續領
導下去。」總幹事劉高麟讚歎道:「我們每一任的董事長都做到九十幾歲
。」

老房子毀了,因為族人眾多,重建問題複雜,廖文欽就只能簡單搭蓋個鐵
皮屋,勉強湊合著住。儘管居住條件簡陋,他還是慶幸地說:「老命差點
不保,但是義渡會的『牌位』毫髮無傷,總算對得起當年的捐款先人。」



從人貨運輸,到「渡」無形人心


從早期承擔人貨運輸的免費船渡,到今日以微薄資金,辦理小規模慈善事
業的小社團,一百七十多年來,東勢義渡讓千千萬萬台灣人民,平安度過
寬廣的大甲溪,那密集往來的舟船,就像是針線般,把大甲溪兩岸密密地
縫在一起。

時至今日,儘管橋梁已經全面取代了船渡,但是義渡的功能卻仍然持續發
揮著,只不過往昔渡的是有形的人、貨;而今,它仍在「渡」,渡的是無
形的人心。

義渡「方便行旅,仗義恤鄰」的作為,不僅是台灣古早時代必要的措施,
更足以為習慣冷漠疏離的現代人所效法。

這是個可愛的團體,也是個溫馨的小小故事,就像一根燒了一百七十多年
的蠟燭,儘管光亮不比昔日,卻仍堅持燃燒自己。也願這傳承久遠的愛心
事蹟,能夠再次為國人所共睹,永永遠遠「渡」下去。


(本文感謝戴文鋒老師審稿)



◎參考書目:

一、財團法人台中縣東勢義渡社會福利基金會創立一七○周年紀念特刊(
廖文欽,東勢義渡社會福利基金會,二○○二年)

二、大甲河客家老照片集(王正雄、施金柱,台中縣文化中心,一九九七
年)

三、社寮三百年開發史(林文龍,社寮文教基金會,一九九七年)

四、里港鄉誌(陳秋坤、吳庚元,屏東縣里港鄉,二○○五年)

五、清代台灣的社會救濟(戴文鋒,成功大學歷史語言研究所碩士論文,
一九九一年)


................................................................................................................................


屏東二重溪里港義渡

◎撰文/陳美羿


台灣義渡最早出現在文獻的,是南台灣的屏東「二渡河」義渡;相較於東
勢義渡會的成立,更早了一百多年。

現保存於里港雙慈宮的「義渡碑記」是乾隆二十四年刻立,碑記中明確記
載「雍正八年間倡議置簿,親送懷忠里各莊管事耆老紳衿人等募題,樂出
銀錢。隨於九年三月間,攀等『為人苦莫如馮河、施恩莫如給渡等事』,
赴前縣主熊具稟,蒙批『准給案據』……」

「攀」是當時地方士紳「賴攀雲」,大家在雍正八年倡議募款後,隔年特
地據稟鳳山縣知事,請准「登記有案」。

對文史工作極為關心的里港過江村村長陳榮挺表示:「二渡河今名二重溪
,是下淡水溪的一段。二重溪將里港鄉一分為二,佔了里港全鄉約三分之
一面積。」

水面寬廣的「二渡河」,在還沒有橋梁之前,先民往來交通均依賴「筏渡
」。因筏夫任意酷索,每每引起糾紛,因此商家富戶發起義渡募捐。

碑文記載:「業經祭江買船外,仍存銀五十八兩,始買卓佳、東勢、石崙
莊黃明煥、卜弘周田一甲六分,小租榖三十二石。每年除酌給渡河筏子穀
二十五石工食,不收來往人等銅錢;仍存榖七石,每年經眾放收。」

後面還有眾議:「每年善出榖四石正以為天后聖母香油之資。」

由此可見,所募善款除「祭江買船」之外,還買了一甲多的「義田」,租
榖給筏夫工食之餘,每年還捐四石給天后宮(今雙慈宮)作香油錢。

二渡河的義渡「始」於雍正年間,「終」於何時就不可考了。根據《鳳山
縣采訪冊》記載,光緒二十年,地方官和士紳曾在下淡水溪上游設立各種
渡口和橋梁,其中有「二重渡,渡錢二十文」等,顯然已經是收費,而非
義渡了。


................................................................................................................................


濁水溪永濟義渡

◎撰文/陳美羿


濁水溪是台灣第一大河川,發源於合歡山主峰與東峰的「佐久間鞍部」,
全長一百八十六點四公里,流經今南投、彰化、雲林縣等十餘個鄉鎮,在
雲林麥寮鄉注入台灣海峽。

濁水溪的義渡,今日資料保存最完整的,當屬「永濟義渡」。

一款兩式的「永濟義渡碑記」,目前分別存放於竹山社寮紫南宮以及對岸
的名間鄉福興宮;一九八八年被內政部核定為三級古蹟。

早在成立永濟義渡之前,即有民渡。根據現存古文書資料,可以發現嘉慶
年間即有「仝造過濁水溪渡船一隻」,還有買賣「渡船份(股權)」及航
權的記載。因為「一水橫流,萬人病涉」,而「茍不給值以償勞,誰肯刺
舟以待客」,可見當時渡船乃是獨占的營利事業,而過渡者對業主的予取
予求也是莫可奈何。

首先倡議義渡的是董文,因為他「家濁水之濱,深痛其事」,並率先捐出
「佛銀六百圓」,又有「吳君聯輝、陳君再裕等同心贊成」。

董文倡建義渡的年代不可考。同治元年(一八六二年)台灣發生戴潮春事
件,社會動盪不安,隔年「董君遽逝,事遂暫停」。

戴潮春抗清交戰四年後平息,這時董文之子董榮華繼承父志,再為建立義
渡奔走。經「協力勸捐,共得銀兩千八百員,買置美田十段,歲收子粒四
百石」。

董榮華先以自家「董長發號」名義陸續買進「渡船份」;等「渡船份」買
齊,更名「永濟號」、「永濟堂」。

光緒五年(一八七九年),歷經董氏兩代二十多年努力的「永濟義渡」終
於大功告成。由北投保舉人簡化成撰寫碑文,分別立在當年渡口兩岸。

碑文中將義渡創建過程詳述之外,當然還有捐款者芳明錄;另外還有購買
田產的詳細資料和六條「議定」。

一、議定:渡夫連一條小港渡筏夫,小水即鋪橋,全年給發租穀兩百六十
四石為工費、火食並七月普祭陰光諸費。不許取客財物;吉凶事過船,只
小許金灼、紅羽。舟子不循規矩,隨時改換他人。

雖是免費過渡,但是如遇婚喪等「吉凶事」,筏夫還是可以收一點點紅包
或禮物,相當有人情味。最後一句嚴格警告:筏夫若不守規矩,是會被「
炒魷魚」的。

二、議定:過客身體物件,當自謹慎,不可自墜水中,誣賴舟子。

三、議定:船夫撐船,卯時起,申時止;小水定五人,大水定十人。尾載
雖一,當撐他過去。

規定義渡時間從早上五點到下午五點;最後就算只有一個人要過渡,筏夫
也不能拒絕。

四、議定:急除礙船之石;船若礙破,舟子造賠。

言明筏夫要隨時清除溪堛漸衈Y,如果船被石頭撞壞了,是要筏夫賠償的
。這一點似乎不太合情理。

五、議定:不肖子弟,竊取船寮器具,偷放船、偷撐船並生事,一經查出
,立即重罰。

這一條是規定社會大眾的。

六、議定:大水自當顧船;船被漂流,舟子造賠。

日治時期,永濟義渡仍然存在。明治四十四年(一九一一年)經南投廳以
無償捐贈方式徵收,改為「財團法人永濟義團」,歸公辦理,由地方稅收
支付費用,對一般旅客仍是免費。

昭和六年,南投廳將永濟義團賣給台中州,所得款項用以貼補興建集集吊
橋;原來的義渡由鐵線流籠取代。歷時一百餘年的永濟義渡,於是走入歷
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