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慈濟四十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奮進脫貧,方金香奉獻回饋
◎撰文╱葉子豪 攝影/顏霖沼
穿梭歲月,看見慈悲容顏



之一•勉力救濟的克難年代

那是民國五○年代,台灣仍普遍貧窮,
即便是遭人譏諷「救人的欠人救濟」,
慈濟仍以積沙成塔的愛心幫助貧民度過難關。

昔日受人濟助的小女孩,歷練為社會中流砥柱,
當她成為志工,無意間看到母親牽著弟弟的身影,
出現在三十多年前的慈濟濟貧檔案中,
她激動地落下淚來……




走進明亮寧靜的花蓮慈濟醫院心蓮病房,方金香親切地問候病人及家屬;
她在這媟礂茪u有六年了,以認真、誠懇的態度服務,也贏得醫護同仁好
評。對早年接受過慈濟幫助的她來說,做志工不只是單純的付出,更是感
恩的回饋。



父親倒下,一家人因病而貧


民國九十二年,正接受慈濟委員培訓的方金香,在花蓮靜思堂志業博覽會
擔任導覽志工時,無意間從一張民國五十九年、靜思精舍冬令發放的老照
片中,看到了熟悉的身影——頭戴斗笠、手提油瓶和包袱的中年婦人,竟
然是母親!而拉著母親的手、顯得有些怕生的小男孩,則是家中最小的弟
弟。

近四十年前的影像,教五十多歲的方金香,當下感動得熱淚盈眶。

方金香身為長女,下有五個弟妹,父親為人修補皮鞋,母親則是專心持家
顧小孩。在民國四、五十年代的「後山」花蓮,這種食指繁浩的家庭,原
本就不好過;就在一家人最需要支柱的時候,父親倒下了。

「父親五十九年往生,往生前臥病三年多。」回想起父親中風那時,母親
罹患甲狀腺腫大,身體狀況也不好,她十六歲、最小的弟弟才兩歲,因此
被列入「一級貧戶」。艱苦的家境,是「因病而貧」的典型例子;那張老
照片中,「媽媽四十幾歲,可是看起來卻像六、七十歲的樣子。」

「印象中,媽媽固定一段時間就會出去領東西回來,但那時我真的不知道
,是到慈濟這邊來領。」方金香記得小時候家婼a,經常得把番薯和番薯
葉煮在同一鍋,煮熟了,番薯葉餵豬,一家人吃番薯。如果能有一碗豬油
和醬油拌飯,就是甚難稀有的美味。每當媽媽從慈濟帶回米和油,方金香
和弟妹們總是期待著那一天能「加菜」。

「我聽一些資深的師姊講,慈濟大概照顧我們一家有五、六年的時間;可
能在功德會剛成立之初就開始了。」方金香曾努力地引導七十多歲的母親
「恢復記憶」;而母親只依稀記得:「那時家堳傰a,沒人救濟就沒辦法
過日子。我每個月都到佳民那邊去領,那堛漁v父很慈悲呀!」靜思精舍
位於新城鄉康樂村,鄰近佳民村;儘管老人家記憶模糊,倒也淡淡勾勒出
過往輪廓。



一生奮進,自立後投身社會服務


方金香初中畢業時,父親已經臥病,父母很堅定地告訴她,家堥S錢,不
要再讀了。她也很清楚自己的家庭責任,但如果不繼續求學,將來也不會
有成就。所以她半工半讀:白天在花蓮女中當工友,晚上到花蓮商職補校
上課,努力得到好成績,再申請獎學金。

第一個學期註冊時,方金香沒錢交學費,便向學校借款五百元,用分期付
款方式償還。「高三那年學校舉辦運動會,連一條三十塊錢的運動褲,我
都沒有錢買。」

不難想見,在方金香打工念書的那幾年,一家人過的是怎麼樣的苦日子。
在她以第一名成績畢業並考取公職後,一家人的困境自此稍露曙光。

「我們這樣的家境,沒有人事、沒有背景,只有靠自己!」擔任公職的三
十二年生涯中,方金香利用公餘進修,先後取得空中商專及空中大學的學
位;二○○二年,取得東華大學公共行政碩士學位。退休後,除了在花蓮
地區大專院校講課之外,就是持續以志工的角色服務人群。

「大約二十年前,我就很想為社會做一點事,所以加入『生命線』,今年
已是第二十一年。」在志願服務的領域,她將良能發揮得淋漓盡致,舉凡
生命線協談志工、輔導受刑人的觀護志工、更生輔導員,都有十年以上的
服務資歷;但談到現在投入最多的慈濟,卻有著「相見恨晚」的感嘆。

若不是六年前,到慈院接受心蓮病房志工培訓,方金香與慈濟再次結緣;
若不是看到那張老照片,她又怎麼知道,和慈濟接續的緣雖來得遲,卻成
熟得恰到好處。

民國五○年代,台灣經濟尚未起飛,一般百姓僅能勉強度日;自力更生的
證嚴上人與靜思精舍常住師父們,甚至被人譏諷「欠人救濟」,不難想像
當時慈濟募款之難,集結物資、進行發放之不易。但,這聚沙成塔的愛心
,幫助了方金香一家人度過最艱苦的關口。

回首當年,貧病交迫的方家,實在沒有強撐體面、拒絕救濟的餘地;但身
為長女的方金香,卻不因此自卑自棄,唯以「人窮志不窮」自勉,將他人
的幫助,轉化成激勵自我的動力。

在克難中勉力濟貧的慈濟功德會,如今已成為足跡踏遍全球的非營利組織
;而當年等著救濟品的小女孩,歷練成為社會的中流砥柱。最重要的是,
方金香用自己一生的奮進,彰顯慈濟「向上、向善」的美好價值,也讓人
看見了無私付出的大愛,幫助了陷在苦難中的人改變命運、迎向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