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面對傷口,沒有時間躊躇
◎整理/賴怡伶
醫療馳援•搶救分秒


五月的最後一天,日惹市天色向晚,天幕闇藍;
自台灣風塵僕僕而來的醫護人員,依序走下小飛機。
第一眼看到的,是受損的航空站;
第一個聽到的聲音,是停機坪上救災軍機引擎的嗡嗡作響。
直抵重災區班圖爾縣的聖諾巴地醫院,眼前情景又將人給震撼住了——
院區散置著碎瓦片和水泥塊,軍人來回地搬運傷患,
上百位病患躺在醫院走廊上、戶外帳棚中,
無力地看著來人,等待手術救治。
而這已是大地震過後的第五天……




前來日惹支援的外國醫療團隊很多,但普遍都面臨了當地外科手術設備不
足的窘境,甚或無功而返。由於慈濟從台灣及雅加達義診中心攜來外科器
械,又有人力即刻進行手術,因此院方立即空出一間開刀房給慈濟使用。

奔波到印尼的路途遙遠疲累,賑災醫療團員下了飛機隨即進入開刀房,在
最快的時間內拆箱、組裝好手術麻醉設備,為病患開刀。

「天氣很熱,醫院擁擠不堪,病患骨折傷處只用簡單的夾板及石膏固定,
幾天下來悶熱腫脹難忍、動彈不得……災區救援,時間是最殘酷的敵人,
病人若未能及時接受治療,傷勢加重、體力日下,可能一輩子肢體殘障。
」醫療團領隊、大林慈濟醫院副院長簡守信說:「多拖延一天,他們就要
多受苦一天,只有盡快動手術,才能解決他們的病苦!」

這是慈濟國際賑災史上的第一遭,醫護人員直接在災區為病患開刀;從晚
間九點多到翌日凌晨近三點,開刀房的燈火才逐漸熄滅——分分秒秒,搶
救生命,愛的醫療循環,從此刻開始運轉。






地震發生之初,亟需手術的傷患多達八千位,輕傷的發給綠色牌子、黃色
是中度受傷、紅色是重傷;在慈濟抵達時,還有五千人未能接受治療。慈
濟印尼分會副執行長郭再源感嘆,即使是重傷者也未必能及時接受治療,
其他患者更只能敷敷藥而已,還有些傷口未能換藥而發炎,情況令人擔憂


在聖諾巴地醫院,慈濟醫療團隊和其他國家輪班,被安排在小夜班服務,
從下午四點堅守到深夜十二點;另外在日惹中央醫院,二十四小時都可以
讓慈濟醫師進行手術。

七十多歲的老太太,左腿的大腿骨被磚瓦壓斷,僅以兩片木板及棉花捲纏
繞固定;稍加移動,骨折兩端會插入大腿附近的組織而造成巨痛,因此老
人家數天來只能動也不動地靜靜躺臥,連螞蟻都爬到木板及棉花捲媬v巢


「當我們打開兩片固定板,隨即看到多隻螞蟻四竄;翻身之後,發現臀部
也因久未移動而產生褥瘡。她的痛苦可想而知。」花蓮慈濟醫院神經外科
主任蘇泉發說。因此醫療團隊趕緊進行手術,將骨斷處用鋼板固定。

還有位四十多歲的婦女,大腿骨折極度疼痛,同樣不敢移動身軀,連大小
便也強忍著。「手術時,當我們用手碰觸她腹部,發現膀胱膨脹,立即安
置導尿管,沒想到一下排了一千多西西!」蘇泉發解釋,一般人膀胱膨脹
只要超過五百西西沒有排尿,就很可能引發感染甚至尿毒症等嚴重後果。



醫療環境克難,也不輕易截肢


日惹中央醫院離日惹市中心十五分鐘的車程,是一間中型的政府醫院,擁
有一百二十五張病床;地震後湧入的病患,高峰期達六百人,當天就有六
十三人傷重往生。

病房不敷使用,有些傷患住到長廊上,或被安置在軍方搭建的大帳棚堙F
一張張病床緊挨著,男女病患沒有區隔,治療或護理時也毫無隱私。陪伴
的親友就在床邊鋪上草席或躺或坐,把醫院當成臨時的家;院內空地晾著
五彩繽紛的衣服。

災後進入醫院協助的外科團隊有慈濟、伊斯蘭慈援組織(Islamic Mercy
Relief)、新加坡等。

醫師們手持病歷,到長廊、帳棚中找尋病患,進行術前的評估。

關山慈濟醫院院長潘永謙說:「開過刀的,笑容滿面;而還沒等到開刀的
患者,只能繼續忍受疼痛。看了真令人難過。」

六十歲的桑麗慕(Ny Samribut)被埋在坍塌的亂木堙A左腳背被屋梁壓
個正著,大骨四根、小骨三根、還有趾骨兩根折斷,可以說整個腳骨差不
多全碎了。災難之初傷患實在太多,醫院無法負荷,只能先將她的傷口縫
合,打上石膏固定;整整十天沒有換藥。

潘永謙發現她的傷口嚴重發炎,表皮和皮下組織壞死;立即為她進行清創
,切除壞死的組織,並將五根較大的骨頭打上釘子固定;高屏人醫會整形
外科醫師葉添浩隨即為她進行皮瓣手術,整個手術長達四個小時。由於欠
缺正式的植皮器材,翌日,葉添浩又以舊式剃刀為桑麗慕進行植皮手術。

在各項醫療條件不具足的情況下,進行植皮手術是非常難得的。「病人的
需要是首要考慮,我們提供和雅加達甚至台灣一樣的開刀水準。」領隊簡
守信說,醫療團隊不輕易讓患者截肢,總是試圖找尋希望。

「由於太晚進行手術,桑麗慕腳部周圍皮膚組織不是很健康,會影響皮瓣
的生長;嚴重時可能還是得截肢。」葉添浩說,雖然不確定接下來會如何
,但只要有一線生機,醫師就應該為病患爭取。



創傷後急性壓力,「誠意關懷」是處方


慈濟醫療團外科和骨科醫師在醫院開刀房媔i行手術的同時,內科系的醫
護人員則攜帶醫藥,深入災區關懷受驚受傷的災民。

重災區巴烏蘭約有九成房屋倒塌,七十多人往生。慈濟醫護志工商借了一
間有裂痕但還算安全的房舍,搬出屋內的沙發、桌椅,布置成臨時看診區


救女受傷的爸爸、四肢燙傷發炎的傷者、頭皮撕裂的老先生……都是地震
時被瓦礫砸傷或匆忙逃命受傷,傷口需要立即處理或換藥;也有些居民因
為露宿戶外受了風寒;還有驚魂未定者反覆述說著頭暈、失眠、無食欲、
心悸……

「這些症狀都是『急性壓力反應』。」花蓮慈院一般精神科主任林喬祥分
析,他們在地震的瞬間受驚,之後又遭逢家毀人亡,這些都是壓力的來源


五十五歲的絲麗(Sri Rohani)說,孩子一個多月前往生,先生中風癱瘓
在家四年多了,地震後房子全倒,她實在不能想像未來要如何活下去……
已經失眠幾天的她,得到林喬祥的細心安慰,一邊拭淚一邊說,感覺舒服
多了。

林喬祥透過翻譯交談,用心聆聽災民的故事;即便有時他因過度投入,中
文脫口而出,病人竟也頻頻點頭。「醫師關切的表情也是治心處方。」林
喬祥深刻體會到愛和關懷的傳遞,真的可以跨越語言、文化和種族。

醫護志工也步向村落深處,找尋那些病倒家中、無法出來就醫的災民。無
論是低矮悶熱的帳棚,還是蔭涼的大樹下,就地為傷患看診與敷藥;平日
極少就醫的居民,從一開始的觀望、到呼朋引伴接踵而來,醫師甚至得點
起蠟燭看到傍晚才結束。



牛棚問診,看見強韌生命力


房屋倒塌,壓傷了八十五歲的沙明(Samim),他與太太只好搬進牛棚。
兒子姆奇江(Mukijan)前來醫療站求助,於是張文富與林喬祥醫師跟他
一起回到牛棚的家。

人與牛同住一個屋簷下,只以木柵隔開,棚內混合著陣陣牛糞味和乾草味
。沙明老先生全身彷彿洩了氣,軟綿綿地躺在地上的床褥,他的手臂傷口
潰爛,有血水滲出,右耳傷口深可見骨,臉上肌肉痛苦抽搐著。

「他的耳朵幾乎被割斷了!」在連張椅子都沒有的狹小空間堙A張文富跪
著為沙明消毒傷口;林喬祥不忍老人劇痛難耐、痛苦呻吟,緊握著他的手
。一旁的牛也哞哞鳴叫起來,像是給大家打氣。

傷口處理完畢,沙明痛苦的表情也舒緩,還坐起來向醫師道謝。「在這樣
惡劣的環境中,我看到村民強韌的生命力。」馬六甲人醫會張文富說。

醫師們經歷數趟往診,居民已不陌生,沿路都可見他們笑容可掬地向醫師
揮手打招呼。「雖然強震讓他們摔了一跤,可是他們很快又站起來,這更
讓我們感恩自己所擁有的。」林喬祥說。

一位骨折的孕婦,受傷加上營養不良而顯得瘦弱、病懨懨的,花蓮慈濟醫
院小兒科醫師朱紹盈看診後叮嚀她的家人:多給她喝優酪乳、每天吃一顆
蛋、喝一杯牛奶,就能快速恢復健康……「當他們為難地對我笑笑,我才
猛然想到,此地物資如此缺乏,在台灣很容易滿足的需求,在這埵釵h麼
困難!」

台灣高屏人醫會一般外科醫師洪宏典則說:「很少聽到他們喊痛。是否經
歷過巨大磨難,體認哀號無濟於事?或對疼痛承受度異於常人?我們看在
眼堙B痛在心堙C只能衷心祈禱樂觀認命的災民,身心能盡速痊癒。」

洪宏典此次帶來一個「往診外科工具箱」,拎著就可上路。這個巧思起於
人醫會經常往診,洪醫師感覺將工具放在瓦楞紙箱內抱著走,不甚方便;
偶然看到水電技師使用的外科工具箱,覺得應該也適合當作往診箱,於是
改良成隨身專用醫藥箱。

洪宏典親配的工具箱中,包含縫針、藥水、藥布、血壓計等;他還在塞滿
藥材的隨身背包中,攜帶一個可充電的電池和小頭燈,得以在燈光昏暗的
地方、或者夜間看診時使用。



地震後的微渺願望


五十歲的婦女薇薇克(Wiwik Sardiyati)被倒塌的牆壁壓住,所幸半小時
後獲救送醫;她左手骨折,等了六天,終於有機會開刀了——她是慈濟賑
災醫療團在日惹中央醫院的首位手術患者。

手術一週後她恢復良好,收拾行李準備回家了。慈濟志工將薇薇克扶上廂
型車,偕同她的丈夫穆斯曼(Musiman)和讀高三的女兒恩妲(Endar),
駛向位於傑提斯鎮的家。

車子在道路上奔馳,前座的穆斯曼一直轉頭,努力而熱切地用腔調很重的
英文向大家表達感謝。穆斯曼平日在日惹市拉三輪車,妻子住院十一天來
都陪伴在旁,只回過家一次——從廢墟中找出幾件家當,放進臨時搭起的
帳棚中。

回到村莊,滿目瘡痍,九成房屋全倒;志工扶著薇薇克踩過瓦礫堆進入帳
棚,堶掠ㄓF幾張沙發、一張床,什麼也沒有。一旁晒著女兒恩妲的課本
——地震至今,她還沒回學校上課。

鄰居高興地來探望,薇薇克的姪女妮騰(Niten)更是激動地抱著她哭了
。「媽媽在地震中往生了,今天能看到阿姨回來真好!」餘悸猶存的妮騰
說。

穆斯曼是虔誠的穆斯林,他帶領志工前往村堛甄妨羺鞳A那是他每週五固
定講經的地方。

禮拜堂只有輕微受損,潔白的經堂大殿透著天光,穆斯曼在堆高經書的講
經台前說:「地震後,我每天還是在醫院的禮拜堂進行五次禮拜,這是不
會中斷的。」

問他祈禱什麼?穆斯曼的表情一如往常謙和:「我求阿拉,不要再讓世界
有這樣的地震了……」

眼前穆斯曼最大的心願,是太太的傷可以快點好起來,「我才能回去拉三
輪車。」






在兩所醫院駐診八天後,慈濟醫療團結束階段性任務,醫師向患者話別,
也檢視術後復原情形;護士王思惠則溫柔地教導家屬如何幫久臥的病人按
摩。

「後續的療養跟手術一樣重要。」返台前一刻,潘永謙醫師還在填轉診單
,心心念念的是:「我們離開後,病患知道如何復健嗎?若病況惡化,能
夠轉診嗎?這是我們擔心的。」印尼分會志工承諾,將持續關注病患復原
狀況。

一聲聲「Terima Kasih」(謝謝),病患眼中泛著淚光,卻帶著笑容和志
工道別……


(資料提供/蘇泉發、于劍興、謝華美、陳銀台、周明山、林翠蓮、吳曉
紅、呂學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