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心一刻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快樂志工「渡」與「度」
◎撰文/葉文鶯
年已七十,腳力不勝追逐公車,
高秀鑾經常以計程車代步,
出門做志工。
古人說「百年修得同船渡」,
她將每位在她面前把車停下、
短暫共處同一空間的計程車司機,
視為「有緣人」,
展開一段段
街頭「渡」與「度」的故事……




站在街頭,招手坐上計程車,除了講明目的地,你會與司機聊天嗎?

年已七十的慈濟委員高秀鑾,腳力不勝追逐公車,卻又常出門當志工,她
選擇以計程車代步,不過往返次數頻繁,車資還是讓她覺得有點小小的「
浪費」。

為了讓這筆車資產生附加價值,每當她坐上計程車,總在言談中積極關懷
、體貼司機的辛勞,慷慨分享證嚴上人靜思語、慈濟故事,希望盡己之力
讓更多人了解慈濟,淨化人心。

佛家常講緣分,俗云「百年修得同船渡」,站在穿梭來去的車陣中,高秀
鑾將每位在她面前把車子停下、短暫共處同一空間的司機視作「有緣人」
,多年來展開一段段街頭「渡」與「度」的故事。



創造一段幸福旅程


很多司機喜在車內吊掛香符、念珠、佛像或書寫佛菩薩名號的吊飾。「祈
求平安」是出外人共同的心願。

「司機先生,這些是那堥D來的?」「你也信佛?知道『南無阿彌陀佛』
的意思嗎?」高秀鑾打開話題。每天長時間工作、活動空間侷限在小小車
廂內的司機,彷彿找到傾吐心事和壓力的出口,抱怨景氣不佳、乘客少、
同業競爭厲害、交通混亂,甚至怨怪家人「需索無度」……

「開計程車其實很幸福呀!」高秀鑾說。

司機先是訝異,進而像聽進了一句風涼話,帶著反駁的意味:「這話怎麼
講?你說給我聽。」

「剛才你不是講:景氣不好、很多人失業?至少你還有工作呀!日子辛苦
卻還可以過,工作時數雖然拉長,也還能做嘛!」高秀鑾告訴司機:「施
比受更有福。換作是自己向家人要錢,心堣ㄛO更苦嗎?」這話彷彿安慰
了對方。

「將乘客從甲地送到乙地,就是一種『渡』人的工作。開車的人很重要,
方向盤掌握在你手中,用心、不出差錯,日子就平安。」下車前,高秀鑾
遞上一張小卡片,上面以橫式寫著「運轉平安」,倒著念也挺有意思,司
機多能會心。

高秀鑾性情率直且懷抱社會責任。一回,信手翻閱計程車椅背口袋堣Q幾
本雜誌,她直言:「這些雜誌我實在看不下去呢!」

「怎麼會?我擺的雜誌很受歡迎呢!」

「雜誌內容要不是葷黃、打殺和八卦,就是政治口水戰及清涼秀……並非
乘客愛看,而是別無選擇。我們打個商量,請你拿起道德勇氣,一起來提
升社會風氣,給乘客一個乾淨正向的乘車環境,好嗎?」高秀鑾說。

年近七十的駕駛朋友若有所思,恍然大悟說:「跟著錯誤的潮流走,真的
不對。」

「我們年紀大了,家堥S人敢講我們,也不可能再去接受教育,所以要自
我提升。」高秀鑾表達看法時,態度和悅且語出真誠,聽者多能接受,「
如果你願意,我可以拿慈濟刊物跟你結緣,放在車上淨化人心。」

曾有司機聽她分享慈濟故事聽得入神,車子已達目的地,卻建議將車子停
靠路邊,專心聽講。「那你可要照樣跳表喔!」高秀鑾開心以對。

對高秀鑾來說,捨得搭計程車出門當志工,並不是平白花費車資;而計程
車司機所感受到的,又豈止是使用者付費而已!



婆婆媽媽的叮嚀


高秀鑾是飛官妻子,早年在台大醫院圖書館服務,婚後幾年隨著先生任職
海鷗部隊而遷居嘉義。在嘉義住了十四年,後因先生由軍方輔導轉業民航
公司任職,全家又搬回台北。如今,她有時也到嘉義大林慈院擔任志工,
搭乘巴士往返南北兩地。

在一次回程路上,巴士司機連續播放兩齣暴力影集,劇中人激烈打鬥,非
常血腥,高秀鑾實在看不下去!車到台北,她挨近司機座旁,等待所有旅
客下車後才開口。

「司機先生,你的開車技術真好,服務又好,每站都報站名。我們坐得很
安心,感恩!」高秀鑾繼續說:「但我有個小小的建議,車上能不能播放
具有教育意義的影片?剛才有一位太太帶著孩子,她擔心孩子受到不良影
響,說如果沒有別的節目可看,能不能關掉呢?如果你們需要優質的影片
,我可以提供。希望我們一起來淨化人心。」

「是老闆交代播放的。」

「車上播放影片就是傳播管道,影響很多人。」高秀鑾拍拍司機肩膀,柔
聲說:「每個人都有社會責任,讓我拜託你,一起改善社會風氣,好嗎?


「謝謝你!」司機表示會將意見轉達給老闆。

高秀鑾有心關懷司機、主動與陌生人聊天,其實也需要機智、膽識和警覺
性。

有一天,才坐上計程車,司機座位旁突然竄出一名年輕男子,讓高秀鑾嚇
了一大跳。

「對不起,他是我弟弟,我正好順路要載他回家,所以先請他躲起來。」

「嗯,不過這也太嚇人了吧!」高秀鑾打量前座兩人,判斷對方不至於別
有居心,一路安坐無虞。

又有一次上車後,她聞出車內有異味,仔細一瞧,司機前額還流著血。

換作是別人,特別是女人家,可能早已逃之夭夭;高秀鑾仍沉穩而體貼地
說:「我正好要去台大醫院當志工,順便送你去急診處好不好?」

「不用了,只是小傷,我可以忍受。」

「你是怎麼受傷的呢?」

「跟別人打架。我的車跟人擦撞,對方跳出兩個人,手拿扁鑽打我一個,
真是不公平!」司機心有不甘地說:「以前每次打架我都贏,這是第一回
打輸!」

「你雖然長得人高馬大,但不一定每次出手都是贏家。出外討生活,大家
互不相識,證嚴法師告訴我們:『原諒別人就是善待自己』,要以善解的
方法息事寧人,不要跟別人結怨嘛!」

高秀鑾的慈心,接納了每位司機的個別處境,真心給予婆婆媽媽的叮嚀。

紅塵奔忙的身影,日復一日;司機擺「渡」,讓高秀鑾心之所向,無所不
至。她發願與所遇見的每位司機結好緣,以智慧接引,廣「度」有情。



靜思語「推銷員」


「我雖然個子較矮,可是人家都叫我『高』師姊!在慈濟團體,我就這樣
一路『高』下去;其實,我很希望能儘量縮小自己。」初次與高秀鑾見面
,對於她欣賞自己、娛樂別人的天分,印象深刻。

小她十幾歲的妹妹高秀卿是接引她進入慈濟的委員,住在同一棟大樓堙A
常送給她慈濟書刊、錄音帶;知道她喜歡園藝,愛整理各種小盆栽,慈濟
多次舉辦義賣,都邀請她捐贈盆栽。就這樣,高秀鑾與「慈濟」磨擦生熱
,民國八十八年與先生邱垂宇分別加入委員、慈誠隊員培訓,並順利受證


「六十多歲了才加入慈濟,體力有限,時間更有限,做慈濟要用『跑』的
!」高秀鑾期勉自己行善要及時。

今年春節,高秀鑾擠在精舍人潮中,以最虔誠的心向上人拜年,她領到一
份寫著「歡喜,願要大」的紅包。當下歡喜難以形容,隨即發下大願——
願生生世世追隨上人腳步做慈濟,沒完沒了!

去年,高秀鑾曾接受頸關節置換手術,術後全無排斥且健康良好。今年端
午,上人行腳來到台北中山聯絡處,慈勉她每天都要心存感恩,「一人做
兩人份」。

因此,除了隨機廣度人群外,高秀鑾經常參與慈濟北區書畫聯誼會的活動
,她跟在書法家衣雲身邊,每當衣雲書寫上人法語與人結緣,她便在一旁
協助晾乾字畫、蓋章或解說。

她將上人法語視作一門修學功課,除了自身受用,還要利益他人;儘管記
性普通,她勤做筆記、不斷向人請益,在累積「功力」之後,發願做上人
法語的「推銷員」。

「只要以靜思語勉勵一個人往好處走,社會就少了一個壞人。」高秀鑾自
我期許:「上人的法語像滿天金光閃閃的金條,要用的時候,隨便抓也要
有一、兩條!」

每當有書畫作品義賣,作品經過她的詮釋、介紹,更加獲得青睞。一回,
她在埔里義賣書畫聯誼會志工手繪的鏡框、扇子。「扇圓、善緣,大家買
扇子多結『善』緣。」高秀鑾賣扇,與其說能言善道,不如說她讓民眾對
字畫多一層欣賞的興味,藉以修身養性。

「扇子有『把』,用手去握就是把握當下;把柄打著彩線結,就是結善緣
;扇面畫有絲瓜,意思是種瓜得瓜。大家要把握當下,乘瓜果青翠時及時
採收,否則過一陣子就長滿纖維不能吃了!」

加入慈濟大學社區教育推廣班「樸實藝術」後,高秀鑾拿起紙筆學畫、學
寫,她因為喜歡,所以樂於學習,也樂在其中。

她常在義賣會中自備靜思語卡片任人挑選,最受歡迎的靜思小卡是「脾氣
發起的時候,福氣就消失了」。大家都說,這句話適合送給他們的媽媽、
先生或太太……但高秀鑾建議他們:在送給家人之前,先拿來自己運用。

「與家人相處時不發脾氣,就是淨化自己;家庭氣氛溫暖,社會也會祥和
。」高秀鑾的智慧加上柔和的聲調,往往皆大歡喜。

平常在手提袋、口袋堙A高秀鑾也會擺放一些靜思語小卡片、中國結飾,
她樂於分享靜思語的涵義,廣結有緣人。



關懷電話線的彼端


高秀鑾予人歡喜,也時常替人解憂。她在台北分會諮詢組擔任志工,也曾
在大愛電視台的現場直播節目接聽民眾叩應電話。

「喂——」有時才應聲,電話那端便哭了。「你的心情一定不好。能不能
讓我留下電話號碼,我再打給你呢?」高秀鑾如此的耐心,挽救了企圖尋
短的失意人。

一位太太婚後多年不孕,先生外遇,公公也站在先生那邊。高秀鑾傾聽她
的心事,先後寄去慈濟刊物、靜思語鼓勵她,太太深受感動。

有一天,這位太太在電話中興奮地告訴高秀鑾,說她以親身經歷安慰另一
位與她相同遭遇的女子;見所關懷對象比自己境遇更坎坷,於是轉換心境
:「師姊,你把我救出來了!原來,留下生命是這麼美好的感覺!」

憶起年輕時在台大醫院上班,那是個經常上演「生、老、病、死」的人生
舞台,高秀鑾至今難忘一位婦女在醫院痛失稚子,在走廊這端看見她空茫
地緊抓住孩子的揹巾,那分悲痛無助也擰痛了自己的心,可惜當年不知如
何膚慰他人的傷痛。

「經過這幾年在慈濟團體歷練,我知道該怎麼做了!」高秀鑾肯定自己的
成長,慶幸在慈濟學會向受苦的人表達愛與關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