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轉化生命的缺陷,演出無憾的完美
◎撰文╱莊淑惠
中國殘疾人藝術團•弦外之音】


聽不見幸福的節奏,
說不出悲傷的緣由,
只因我已化身千手堙A
舞動人生不空過。
不曾為艱辛而停留,不曾為命運而低頭,
只因我已化身千手堙A為了奉獻而婆娑。
看那生命的缺陷,演出無憾的完美,
舞著柔軟的勇氣,展放大愛的力量。
一手一手百手千手,
化解生命的悲苦。
因為善讓生命美麗,
因為愛讓生命延續,
因為慈悲讓生命寬闊,
因為感恩讓生命歡喜。

——李子恆•千手世界


「只要你有一顆善良的心,
你伸出的力量就等於千百隻手;
只要你有一顆善良的心,
就會有千百隻手來幫助你……」
舞台上,
「中國殘疾人藝術團」以代表作「千手觀音」,
詮釋他們對生命的體悟。
聽不見音樂的聾啞人士和齊地群舞,
美妙的樂聲綻放自失明或殘弱的身軀,
肢殘的演員擺動出優美的體態韻律……
每個音符與動作,都像是無聲說法。
「音樂就是我認識大千世界的眼睛,
有了音樂,我真正感受另一種光明。」
「我只有一雙腿,卻可以活得開心。」
「有時,聽不見也是一種幸福,
感受到很多人幫助我、鼓勵我。」

化不可能為可能,是感官肢體也是意志的極致展現,
他們的藝術已不只是藝術,
讓人們看見不完美創造的完美,
更看見健康心靈,擁有的無限潛能……


................................................................................................................................


黃土黃

聾啞人聽不到旋律和節奏,僅靠著手語老師以手勢傳遞節拍而學會舞蹈;
腦海堜帠\是一片寧靜,卻以歡樂振奮的跳躍,展現出黃土高原上的生命
力,整齊畫一地撼動了舞台。

成立近二十年的「中國殘疾人藝術團」,所有演員都是殘疾人士;有人說
,無論在台上或台下,看到他們的笑容,你都會覺得,沒有理由去怨天尤
人。



雀之靈

七百個節拍,在邰麗華的心奡_活,將孔雀的喙啄、羽翼等靈動姿態全然
融入舞曲堙C然而只是這樣還不夠,「正因為我聽不到聲音,我更專注去
觀察老師的舞姿,再加上我對音樂的想像力,才能把動作做得完美。」



京劇三岔口

故事出自《楊家將演義》,兩位高手在黑暗中打鬥,宛如默劇般滑稽、有
趣;單皮鼓、大鑼、小鑼等樂器伴奏,更烘托渲染了武打的氣氛。

四位樂手看不見,但抑揚頓挫的鑼鼓聲,卻與兩位聾啞人的武打動作一致
。教觀眾直歎「神乎其技」。

「我們與聾啞演員的默契,都是靠平常的練習與生活中培養出來的。」擅
長京胡的王賓(右二站立者)說,因為看不見,更要用心去記得鼓聲起落
點;舞者也會用餘光盯著盲樂師的打擊手勢,提示下一個動作。



我的夢

「手語是一種音樂,也是我的生命。」二十二歲的姜馨田,幼年一場病使
她的世界從此寂靜無聲;孩提時,媽媽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喉嚨上感受發
音的振動,讓她對聲音產生渴望。她在殘疾人藝術團中被培訓為手語主持
人,兩年多前,當她第一次站在舞台上,艱難地說出「我是姜馨田」、字
幕隨即打出「聾人」的瞬間,全場響起熱烈的掌聲。她被譽為「用手和微
笑說話的美麗姑娘」。



看見天堂

「從小,我就沒見過光亮。但在歌聲堙A我能看到藍藍的天、綠綠的草,
和那美麗的姑娘,幸福的天堂。」二十四歲的聲樂演員楊海濤說,媽媽常
常鼓勵他,害怕時,就大聲地唱吧!「我想告訴媽媽,有您在的日子,我
從來不感到害怕。」



民族美聲

同為小兒麻痹的李海穎與祖木來提合唱「我的夢」,甜美的笑意始終伴隨
。曾有人問李海穎(右)為何總愛笑,「這麼多人關心我,我這麼幸運,
怎麼能不快樂?」



感恩與回饋

七月七日至二十二日,殘疾人藝術團在台北、台中、高雄、花蓮演出,其
中十一場次由企業家暨各界人士贊助經費,門票捐贈慈濟,以「感恩大愛
之友、回饋環保志工、鼓勵殘疾人士、提振社會風氣」。每一場次,掌聲
和淚水將台上台下緊緊相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