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毛鏑 擁有心眼才看得見的快樂
◎撰文╱魏淑貞
中國殘疾人藝術團•演出人速寫】


兩歲全盲,唯一的視覺印象,
是和表姊在新疆老家土坡上賽跑的情景。
被譽為「竹笛天才」,笛子是毛鏑的好朋友,
他將之視為內心的一部分,
「這種融為一體的感覺蠻好的。」
工作能夠結合興趣,他感覺自己幸運;
對於全盲的現實,他已淡然:「小小的遺憾,換來音樂的快樂。」




「我剛聽到了一首非常好聽的歌曲,我吹一段給你們聽聽。」毛鏑拿起蕭
吹奏出樂章,是慈濟歌「一家人」,聽過一遍即能記住。他是「中國殘疾
人藝術團」吹奏樂器組組長,擅長笛子,他說:「聽到慈濟歌曲,心奡N
好純淨。」

「我巡迴表演多次,最難忘是台灣。以前讀到課本上說台灣有阿里山、日
月潭,也聽說過台中、高雄這些地方,台灣的國樂藝術很好、水果太好吃
了……」

最後一場演出在花蓮,二十五歲的毛鏑難掩喜悅,「能夠見上人一面,聽
上人教誨幾句,就是我們很大的榮幸。」小時候看電視,他常問爸媽,誰
是好人、誰是壞人?後來覺得只要是心存善念、不危害別人,為社會做出
貢獻的人就是好人。「當認識慈濟以後,有了新的想法:好人是不為自己
事,只為他人忙。」

「我要從自身做起,學習慈濟人的精神,心靈得到更大的純淨,也能做一
個好人、一個善人。」



笛子,音樂生涯的起點


毛鏑一九八一年出生於新疆,一歲剛學會走路,有天不小心摔倒,手上拿
著的小木棍直接插進了右眼。

就醫後只用紗布包裹傷口,以為沒事,當發現嚴重感染時,已經是一週後
的事了,轉去烏魯木齊就診時,視力剩不到百分之十。

為了避開新疆的高寒氣候,媽媽帶他暫住天津外婆家,沒想到就在那一趟
飛行,造成他雙眼交叉感染,兩歲時成了全盲。在他「眼睛」的印象中,
只記得和表姊在土坡上賽跑的情景。

稍長,毛鏑進入天津盲童學校就讀,某天聽學長吹笛子,覺得很好聽,他
忍不住問媽媽:「可不可以幫我買支笛子?」「買笛子做什麼?」「練習
練習。」媽媽答應他只要考試成績超過九十五分,就滿他的願。

認真用功的毛鏑,達到媽媽的標準,一支約莫台幣十元的小笛子,開啟了
他的音樂生涯,「這是我人生的轉折點,也是一個起始點。」

九歲時,接受長春大學陸金山教授的指導,每週五在媽媽的陪伴下,搭近
四十分鐘公車去上課,風雨無阻。而媽媽與名笛子演奏家陸金山,成了他
生命中最重要的貴人。



噪音,還是悅耳的樂音?


拿到笛子的第一個月,毛鏑吹不出任何聲音;之後的練習,也多是承蒙眾
人的「包容」。

練習笛子、嗩吶等吹奏樂器很吵人,為了不影響讀國中的姊姊溫書,毛鏑
經常得跑到公共廁所練習,而且要挑選「不擾民」的時間,但還是常被鄰
居抗議。

「記得有位老奶奶對我說:『喂,你不要再吹了,每天吵得我心臟病都快
犯了!』半年多後,她突然跟我說:『你吹出來的聲音已經不吵人了,挺
好聽的。』當時,心媊控o有莫大的榮幸啊,換句現在的話說,是『福報
』啊!」毛鏑開心地說著。

二○○○年,毛鏑成為中國音樂學院首位錄取的視障大學生;二○○四年
加入藝術團,巡迴演出時,他在行李堜騊衕I字書,他說年紀較小的團員
沒法上學,他還能兼兼「家教」為他們複習功課。

雖然眼盲,毛鏑說:「小小的遺憾,換來音樂的快樂。」若能看得見,最
想做的是去認認顏色、認認字、看看父母。「媽媽現在不用整天守在我身
邊,可以好好為他們老倆口多想一些。」


................................................................................................................................


心譜

◎撰文╱魏淑貞


「看不到樂譜」是毛鏑練習時最困難的事。

雖然有盲人專用的點字譜,但是吹奏時,雙手需拿著樂器,無法摸譜。於
是,心思敏銳的他,用錄音的方式,一段段重複地聽,直到將曲目學會。
若是新曲,沒有現成的音樂可以錄製,他就請音樂學院同學用唱的或是用
鋼琴彈奏,同樣錄音下來,他再一遍又一遍地背下來。

常常躲在被窩堶I譜的他說:「背譜對我來說,是司空見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