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工筆記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奔向最靠近病人的地方
◎撰文╱曾美姬
北區慈濟人醫會


不同的患者,有不同的背景、症狀、年齡;
但期盼紓解病苦的眼神是同樣的。
人醫以個人生命的精華,
作為他人生命的貴人;
結合一群群後勤志工,
到最靠近病人的地方服務……




貢寮鄉和平溪鄉均有設置衛生所,交通也堪稱方便,然對於行動不便的老
人家而言,就醫依然不易;於是慈濟人醫會隔月即入內舉辦義診、往診,
同時專車接送行動不便的長者。

記得一回,我們在貢寮澳底國小的義診結束後,護送幾位長輩回家。鄉間
小道車跡稀少,專車暢行無阻,十幾分鐘便能到達目的地。一位長輩說,
從市街搭計程車回家,要一百五十元。那麼,走路要多久呢?「年輕的時
候,大約走一小時多一點點。現在老了,走不太動了,大約需要兩小時吧
。」

車上的王伯伯住在鐵道另一端,下車攙扶他過馬路後,他堅持不必陪他再
過地下道回家。當志工回頭準備上車,卻見王伯伯走回馬路中央,原以為
他忘了東西在車上,趕緊回身扶持,結果他緊握著志工的手,只是要說:
「謝謝你們。」

握著那雙因痛風而骨節突出的手,感受到伯伯傳遞的誠意;當專車漸行漸
遠,仍看見他立於馬路一端不斷揮手道別。此刻身影雖然孤單,然而,志
工會形影相隨。



後勤志工——醫療服務的護航員


每次義診,多虧台北地區的志工自備車輛、自付油資,經年奔馳,護送醫
療團隊進入偏遠地區。

還有基隆地區的慈濟志工,更是人醫深入案家提供醫療服務的前哨;他們
平日關懷病患,也會發掘新個案,安排醫護人員到府看診。沈婆婆即是新
個案之一。

婆婆家門口,聚集了好幾隻雪白的貓家族,貓兒看到陌生人,即四竄躲藏
;婆婆聞聲而出,看到志工賴玉梅直呼:「我的救命恩人來了!」

小廳,也是廚房,入門處堆了好多雜物,步履蹣跚的的婆婆忙著在物堆
翻找,找得滿頭大汗,終於找到一袋飲料,她取出三瓶遞給賴玉梅,熱心
地招呼著:「天氣這麼熱,趕快喝!」

婆婆終於安心坐下來,喘著氣對我們說:「幸好遇到她這麼好心,否則我
就沒命了。」

七十八歲的沈婆婆獨居,有兩個養女住在外地。多年來,數次跌跤受傷,
沒有得到適當的治療;不久前再次跌倒,舊傷復發,新傷嚴重,賴玉梅聞
訊而來時,她已經舉步維艱;當月義診時,即安排醫護志工上山為她治療


不久,她燒金紙錢時不慎燙傷左腳盤,傷口紅腫潰爛;賴玉梅擔心她有糖
尿病,傷口不易復原,趕緊開車送她到澳底保健站,消炎處理、敷藥後逐
漸痊癒,然走路只能踱小步。

賴玉梅體恤婆婆雙膝無力,而家中的椅子靠背、椅身都很低,所以為她添
購一張高背、高椅身的藤椅,讓她起身、坐下時不用太費力。

婆婆舒服地坐在藤椅上,叨叨地念著賴玉梅對她的照顧……



醫護人員——專注且無後顧之憂


北區慈濟人醫會在平溪、貢寮義診約六年,去年動員逾兩百人次醫護人員
、五百人次志工,服務超過千餘人次。

往診隊伍回到澳底國小,志工們利用短暫的休息時間用餐、小憩,但沈士
雄醫師卻在充當診間的教室堮項妖e書——乘著記憶尚新,趕緊把稍早往
診的個案病歷整理好,期待下回再見時,他們的病情有進步……

沈士雄醫師十年前在同學邀約下加入慈濟人醫會,他同時修習中、西醫,
已有三十年行醫經驗。他認為在醫院看診,可利用醫療儀器協助診斷及治
療,而在外義診全憑經驗,需要不斷自我充實。他也指出慈濟人醫會最大
的優點,在於有志工作後盾,義診、關懷、衛教可以並進。

每次人醫義診,護理人員能夠動員順暢,幕後有位非常有力的推手——黃
素薰。九二一大地震時,擔任郵政醫院護理長的她,有感於災區急需救助
,因之加入慈濟人醫會。她目前轉任飯店醫務人員,有較多時間得以承擔
北區人醫會統籌、協調四百位護理師志工的任務,還要整理病歷表,如發
現較為特殊的患者,必須追蹤關懷。

與那麼多組人員溝通協調難免遭遇困難,她常提醒自己:一定要縮小自己
。「上人蓋醫院遭遇這麼多困難都能夠克服了,自己這點小挫折算什麼?
一定要走過來。」整理一下情緒,繼續做該做的事情。

曾經到離島義診,協調事務繁瑣,黃素薰耗費的心力相對增多,但活動中
仍有美中不足的缺失,使她好灰心。志工張文吉一語驚醒她:「上人要我
們做一座拱橋,讓每個人走過去。被人踩過去一定會痛,但怎麼樣也不能
垮下來,如果垮了,上面的人全都會掉下去。」

黃素薰熱愛自己的良能,此路雖艱辛,但修行之道,豈是平坦無坡呢?



新手上路——學習將心比心


掛號區,志工扯高嗓子向民眾說明健檢流程;候診區,正進行一對一的健
康篩檢,問卷上各種病名、醫學用語,縱使是用中文也難以對老人家解說
清楚,更何況是閩南語不輪轉的學生志工。「聽無啦!不知你講啥!」這
般逗趣對話不斷上演。

於是,解說聲、埋怨聲、孩童哭聲、擴音呼號聲、鄉親們的談笑聲,還有
駛過平溪活動中心外的隆隆火車聲,共譜人醫健檢交響曲。

二○○五年四月間,選修慈濟人文課程的政大學生來做志工。邱妙如負責
填問卷,她閩南語說得不錯,也喜歡與長輩相處,常找機會跟他們聊天,
傳達關懷的心意。「老人家或許很寂寞吧,我只是問一個小問題,他們總
是給一籮筐的回應。」

黃怡慈遇到一位老先生,說起以前當國文老師、書法比賽等豐功偉績,說
得神采飛揚,她也聽得高興。「還有一位阿嬤跟我說她身體那媯h,問我
要怎麼醫?似乎把我當成小醫師。」

聽著他們分享生活,有人的家境不好,有人的孩子夭折,有人老了還要做
工養活自己……使得黃怡慈的心情隨之起伏。「有些人不奉養父母,甚至
遺棄他們,老人們真的很可憐。好在社會上仍有好人,把他們當成父母、
長輩看待。」

詹明翰被分配到掛號處幫忙,「我陪伯伯去做X光檢查,牽著他的手下樓
梯時,心埵竟堳傰髀磢熒P覺。當他要回去,對著我微笑的時候,我才體
會到為什麼每個慈濟人臉上都掛著笑容,而不見疲累。原來助人可以這麼
快樂!」

「把自己的快樂建構在別人的快樂上,快樂就能昇華;當滿懷著感恩的心
,伸出手來幫助不幸的人們時,我們就知道有能力付出是多麼有福。」詹
明翰省思當志工的真義,不僅得到助人的快樂,進而將心比心,體會對方
的處境,培養悲天憫人的胸懷。「我覺得自己好渺小,志工這段路,還要
再摸索。」






歸程,豔陽高照,海光粼粼,瞬間,湛藍晴空匿跡,光影消失於烏雲堙A
水天連成一色灰沉,猶如一幅待琢的畫壁。雨點徐徐飄下,在車窗上匯集
成線滴落。

海岸線瞬息變化的萬象,令人讚歎,常聽醫護志工說:「來這婺q診可以
欣賞美麗的風景,與在醫院看診,是非常不同的心情。」

感動於人醫、志工的付出,立願將其足跡記錄為史。但是,要如何描述志
工與個案的互動,才能引人入勝?鄉居小舍低簷屋窄陰暗,甚至只有一步
可容身,如何不影響醫護看診,將傳神剎那入鏡?

縱無攝影師、文學家的才華,有深刻體會,即能得到思維的昇華,將人性
最真、最善的一面呈現。

收拾起放逸的心靈,在紅塵中保持寧靜的境界,一步步踏進人文真善美志
工的領域,從未預料,這竟是從事成衣業務近三十年後今日的我。

「無情不是人,無情不成文,情真則氣渾,感多則勢大。」且以拙文,為
人醫大愛足跡作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