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慈濟醫療二十年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門外漢與專家 合作成功
◎撰文/李委煌
建設篇


二十七年前籌建醫院,上人嘗言:
「我沒有醫療專業,沒錢、沒人事背景,十分不適合這份工作,
但為了救人,再艱難也要克服。」
民國六、七十年代,台灣在中美斷交、石油危機環境下,
戮力發展島內經濟;
幾乎七成為婦女的慈濟委員,已經準備挑起建院大梁,
然卻千頭萬緒,十足的外行。

就在拓荒的路途中,建築、醫學、佛教界等有心人士一一出現,
適時解決建築設計、工程進行、醫務規畫等專業事項。
從覓地到興工、從一期工程到二期工程,
專家們在前導引,志工樂於搬磚荷瓦。

二十多年後的今天,回想起當年的投入,
「知難不退」的他們咸說:「這是我們人生中最有意義的事。」
而無數的他們,名字已刻入砂石中,
將留下比這一生更長更久遠的紀錄。





民國七十三年四月,花蓮慈濟醫院動工前夕,志工宋篤志偕同工地主任蔡
坤城,正在預定地上放樣。

手拉好線,依設計圖量測方向,於基地上標示出定點。「過來一點」、「
再過去一些」……一旁的證嚴上人仔細端詳後,若覺方向不正,便會對著
他倆作勢揮揮手。

這塊醫院用地,可是踏破「僧」鞋、走盡千山萬水方取得;踩在整平的土
地上,彷彿還嗅得出多年來尋覓奔走,揮汗落入土壤的甘苦味。

累了,抬頭望去,蒼綠的中央山脈穩坐其後,宋篤志深深吸了口氣;動工
之後,另一個艱難的階段才要開始,就像山嶽起伏無垠,一片山谷後隨之
即是另一個難測的陡坡……





民國六十八年上人提出建院構想,委員們齊聲支持;然半年後、甚至一年
後,仍無頭緒與進展。

「籌建慈院,有兩大難題,一是巨額基金的籌措,二是理想建地的擇定…
…」民國七十年底的《慈濟》月刊,以「社論」呼籲各界協助,促使慈濟
綜合醫院早日興工。

為了找尋適合的土地,志工林瑛琚不記得有多少次了,總是一早開著車抵
達靜思精舍,待早課結束後,便載著上人多方踏勘。他們帶著水壺、飯糰
出發,鎮日奔波於吉安鄉、光復鄉等地;中午就隨意找處公園、樹蔭下用
餐。

從事產物保險工作的林瑛琚,母親是慈濟早期三十位委員之一——委員號
十號的靜得(林美玉)。在母親耳濡目染下,他很自然地參與慈濟;而身
為花蓮人,他也深刻體認到「後山」非常需要一所具規模的醫院。

妻子簡美月患有心臟瓣膜疾病,民國六十三年三月在花蓮基督教門諾醫院
醫師轉介下,兩夫妻搭上最早班機,遠赴台北台大醫院治療。機票一張兩
百二十四元,任職保險公司業務主任的林瑛琚,月薪不過六百五十元,還
不夠兩人往返一趟的機票錢。若欲省錢搭汽車,從蘇花公路到蘇澳,就要
四小時,再從蘇澳轉搭火車到台北,還要兩個半小時;單程總計將近七、
八小時……

手術後,每個月都要前往台北掛號拿藥,不但交通往返所費不貲,長時間
的就醫等待、路途顛簸,對身體不適的病患而言,實難以忍受。

為了支持上人建院,林瑛琚夫婦不計路程遠近、汽油消耗,載著上人四處
找尋建地。然而,即便上人走過墳場、跳過棺材板,看過一塊又一塊土地
,無奈或地形不佳、或面積不足、或變更不易、或地價太高,或提出申請
卻如石沉大海……



動工後,踩煞車

土生土長在花蓮的吳水雲縣長,深知後山醫療匱乏,當時花蓮三十多萬人
口,連一台最基礎的電腦斷層掃描都沒有;曾多次接獲腦傷患者家屬求助
聯絡直升機救援,搶時間送往台北大醫院急救。

吳水雲目睹慈濟志工為建院奔走,展現「由下往上」發展的庶民力量,尤
其非由上往下指揮的官僚體系;而法師並非花蓮人,卻引導民眾出錢出力
在本地建設,他心感自己實在責無旁貸。民國六十九年十月十六日,省政
府主席林洋港循東西橫貫公路抵花蓮;下午四點左右車經新城鄉時,吳水
雲縣長趨前請示:「時間尚未晚,可否順道拜訪一位師父?他的慈善濟貧
工作做得很好。」

林洋港此行促成了包括總統、副總統、行政院長等中央首長對慈濟建院的
關切,也使慈濟建院土地露出曙光。

七十年五月,省政府撥出美崙溪畔、國福大橋附近一塊八公頃大的公有地
,作為慈濟醫院建地。然其中十分之一為私有地,公有地上亦有承租戶。

當時國有財產法規定,公家土地不得讓售或贈予;若要轉移,需省議會同
意等層層關卡。當慈濟克服困難、確認建地後,吳水雲於縣府內成立「慈
濟綜合醫院用地取得專案小組」,結合地政科、建設局都市計畫課、水利
課、農業局等單位,協助相關事項辦理。

經過一年多的協調溝通,終獲讓售。民國七十二年元月底,靜思精舍擠進
了逾千人,都是準備參加一週後醫院動土典禮的全台各地志工,辦公室、
大殿、廊道等,都有人打地鋪。

早自元月十五日整地起,便有一群默默耕耘的志工,開始為動工大典出錢
、出力、出主意。許多人每天抽空來到建地,不畏風吹、雨淋、日晒,伐
木、搬石頭、推土、搭棚架……隨分隨力自動自發,只希望能將典禮會場
打點得盡善盡美。

二月五日動土當天,雨溼泥濘,但是雨傘、斗笠構築著萬頭鑽動的喜悅之
情。

應邀觀禮的星雲法師,以《普門品》中無盡意菩薩獻寶珠瓔珞給觀世音菩
薩的故事,說明建院最重要的不是錢,而是大家的一張嘴、一顆心。「有
沒錢捐助不要緊,但若有一張口來講慈濟醫院的功德、有一顆心來祝福慈
濟醫院的發展,人人以歡喜心回向給上人建院的悲願,此布施將比金錢重
要!」

動工後旋即展開鑽探工作,確認地質極佳,正準備申請建築執照,卻突然
接獲軍方公文,以國防需要,要求此地暫緩建院。德慈師父陪著上人迅速
趕往工地,只見已被軍方插旗、立樁圍起……

翌日上人趕赴花蓮縣府,縣長吳水雲將地籍圖攤在地上,一頁頁翻找著那
堨i能還有土地……



建地重覓,屢遭波折

「我們懷抱滿腔熱誠,為花蓮未來醫療福利塑造粗胚。然,希望和幻滅卻
時常跟隨我們左右。」似乎在舉手附議上人呼籲建院的那刻起,林碧玉就
承擔起各種難以想像的難題。

林碧玉原本經營會計事務所,事業有成,假日習慣打高爾夫球,但朋友的
母親建議她:「靜思精舍有很多事情需要人手,有空的時候應該進去幫忙
啊。」

她總是一件西裝外套、一條長褲瀟灑地出現;一次、兩次,漸漸地精舍的
吸引力高過於自己的家,貧病者凝住了她的目光,她收起了球桿,最後還
放下事業,為艱難的建院志業,跑遍各級機關接洽。

「為購置公有土地辦理法人登記,屢遭波折;申請土地,卻被嗤之以基金
太少。」林碧玉說,從民國六十八年起,和上人四處看地,卻到處碰釘子
,所面對的懷疑和嘲笑眼光是銳利的,不免讓她心寒;然而,上人始終堅
持誠與正的信念。

當年誰都沒有蓋醫院的經驗,她摸索著如何書寫公文,記得申請某項文件
時,堆起來的資料差不多一個人高。「我只知道師父交代的事情,就盡量
去做好。」

幾度瀕臨絕望,卻有眾善匯聚出另一個希望。例如第一次動土的地被軍方
收回,後以「省立花蓮農校實習農場」之地交換;然農業區需先經都市計
畫變更才能蓋醫院,這是曠日費時之事,快則一年半載,慢則四、五年方
能核定。

為趕在省政府都市計畫委員會臨時動議中,讓慈濟土地變更案通過,林碧
玉火速奔波;在國防部、內政部、省政府等各單位人員支持下,破天荒在
五天內便過關完成,並同步辦理土地取得手續、繪製設計圖、辦理招標…


民國七十三年四月二十四日(農曆三月二十四日),慈濟功德會成立十八
周年當天,醫院再度舉行動土典禮,為慈濟建院重新點燃希望。

省主席林洋港先生在典禮中致詞,回想起三年多前首次到精舍參訪的印象
:「精舍的生活費全靠勞力來維持,信男信女所捐助的款項,他們分文未
動,完全用來救濟貧苦同胞。看他們製作的檔案,受濟者家中的情形、需
要什麼樣的幫助、到何時生活改善了……連政府的救濟機關都沒法做得這
麼齊備,我非常欽佩。」

林洋港說,這是他生平首次主持動工典禮,是為表達對籌建醫院義舉的支
持。



專家齊聚,集思廣益

為加速建院,上人決定覓地與設計同時進行。於民國七十年九月成立「佛
教慈濟綜合醫院籌建委員會」,聘請佛教界、醫學界、建築界等專家擔任
委員與顧問,研審醫院設計圖等事宜。

印順導師任籌建委員會主任委員,上人為召集人,委員包括:國泰醫院副
院長王欲明、長庚醫院骨科主任施俊雄、台大醫院醫務副院長曾文賓、台
大醫院行政副院長杜詩綿、《菩提樹》雜誌社社長朱斐、菩提講堂住持修
觀法師,以及中華民國建築師公會理事長高而潘。

籌建委員中,上人首位認識的醫界專家為國泰醫院王欲明副院長,他在眾
多關鍵時刻提供專業意見;台大醫院杜詩綿、曾文賓兩位副院長,同為行
政院衛生署每年巡迴視察全省各地區醫院設備設施的成員之一,相當了解
東部地區各醫院現有設備及困難。杜詩綿發現,籌建中的慈濟醫院什麼都
沒有,有的僅是一顆顆熱忱奉獻的心;放眼台灣,基督教有台北馬偕醫院
、彰化基督教醫院或天主教的耕莘醫院,卻沒有一所佛教醫院照拂眾生,
他願意為此善舉獻心力。

民國六十八年台大醫院整建,曾文賓延請美國顧問公司將最新醫院建築觀
念引入台灣,注重環境設計對病人心理的影響,例如寬敞的大廳、高闊的
樓板、採光良好的病房等,以及如何讓就醫動線最短、流程最快。他遂在
慈院籌建委員會中提出這套最新建築觀念以供參考。

為求慈院建築之完美實用,籌建委員們常利用下班後審核圖面至凌晨一、
兩點。十多位競圖者中,許常吉建築師脫穎而出;當時全台的大型綜合醫
院,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他所設計。

在許常吉的想法中,若能在醫療貧瘠的後山設計一個醫院,將比在西部設
計十所醫院更有意義,因此主動降低設計費,虧本承接花蓮慈濟醫院建案
,希望慈院世世代代發揮治病救苦的功能。

設計經驗豐富的許常吉,以「絕對集中」取代老舊式醫院「平面分散」的
設計,讓病患的門診、檢驗、取藥等動線更短更方便,並因此節省人力成
本等。

民國七十五年花蓮慈院甫落成,便獲得年度建築師公會評審的台灣最佳建
築銀牌獎。



高品質,低造價

民國七十二年夏天,一次強烈颱風警報發布,花蓮慈院工地協調會召開在
即,上人和工程人員都在想:台北的建築委員宋篤志和高而潘大概不會來
了。

沒想到,風雨中,他倆從計程車鑽出抵達工地。原來飛機在空中盤旋許久
,終於平安降落花蓮……

從慈院設計圖的審核到完成建物,高而潘長達五年時間持續奉獻他的專業
。他特別注重醫院結構,因為花東多地震,若發生災變,醫院必須屹立不
搖才能發揮救護功能。也由於醫院建築的特殊性,高而潘建議由醫療氣體
、給水衛生、冷凍空調等專業人員組成「建築委員會」;其中獲得台大工
務室陳清地、陳福來、邱茂彥、郭銓炎四位顧問的協助,利用公餘時間前
來花蓮義務協助。

台大工務室主任陳清地說,杜詩綿和曾文賓曾多次到工務室,和同仁們提
起慈院濟世救人的宏願和建設時面臨的難題,上人更親自蒞臨,誠懇地邀
請他們協助。「這些邀請,無非都是為了東部人群著想,所以即使我們業
務繁忙、能力有限,也要義不容辭地努力以赴。」

專精冷凍空調的台大工務室陳福來也說,上人瘦瘦弱弱的,拖著病體奔走
呼籲建院,「而我身強體壯,身體不知道比師父好上多少倍,自當盡心盡
力貢獻所能。」

工程進行兩年多期間,建築委員參加每週五例行的工務會議和每月一次的
工地協調會議,討論工程的推動、審核、設計;由硬體設計到軟體配合,
日日夜夜都集思廣益,不吝提供專業,卻婉拒任何費用,只期慈院能「高
品質、低造價」。

身為建築委員之一的宋篤志,在台北經營的工程公司屬甲級營造廠,每週
自費搭機來回花蓮義務監工;如果工人不夠,他還從台北調去人力。他說
:「我只是數萬會員中的一個,能奉獻的也僅是這數萬分之一而已。」

清楚建院經費涓滴累積不易,宋篤志做起來比自己事業還拚;即便是醫院
造景植栽,也要親赴台北陽明山,探看那枝幹蒼勁的黑松,又或是趕赴桃
園石門水庫,尋覓那質地芬芳的肖楠……為了祈求工程順利,被稱為「慈
濟鐵漢」的他還兩度赴花蓮跪拜朝山。

當年慈濟醫院招標工程,採用連政府都還沒有實行的「資格審查制度」,
由建築委員們訂定合情合理的底價,並公開招標,目的是掌握醫院造價和
工程品質,以能對捐款的善士有所交代。期間,也引來若干猜測和攻擊,
然還是把持了「誠正」原則,順利完成各項招標。

建築委員們也有共識——從事營建業的宋篤志不參與工程競標,本身為知
名建築師的高而潘,亦不參與競圖。

林碧玉提及,醫院中各科各診的設立,乃至一個門、窗、管道的設立,都
經過委員們的嚴格審查而通過。因此發包價格遠低於建築師預算的工程費
用,「能夠節省費用,全賴委員們兩年多來不下兩百餘次討論的結晶。」



非專業,力量大

慈院第一次動工時,八公頃土地上樹林遍布,雜草叢生;動工前半個月,
一群不像工人的「工人」,全湧到這片土地上了,攜來柴刀、山刀、鋸子
,砍樹、削枝、鋸木、捆材……

從事挖土機、推土機工程的羅金桔,主動擔起整地和動土典禮搭架的工作
。他出錢出力,不但視現場需要隨時調來重機械和人力,每天早上六點半
即背著一捲捲鐵絲來報到。

第二次動土,各界支持的行動更踴躍了。四維高中支援樂隊、師生人力投
入會場布置;經常載遊客來精舍拜訪的計程車司機張永生,為了設計和搭
建禮台,停業一個多月;信用合作社撥借大批椅子、花店借用花樹盆景、
糧食局提供帆布棚、各級學校貢獻大量國旗……

羅金桔也再次出現,特別是建地上有個大魚池,他調度兩部挖土機和三部
推土機來整平;志工們赤腳踩入即將抽乾水的魚池,搶救殘喘翻躍的池魚


羅金桔每日必來現場親自操作器械、提供經驗,而圍牆工程也是他義務協
助,若要計價將超過五十萬元以上。他說,他不是為了上人或任何人而工
作,是為了東部地區此一宏大悲願的工程而作。

動工前,鐵路局馮滌材、葉思照和糧食局劉思誠自公職退休,經常出入工
地忙碌著;動工後,他們依舊沒有離去,天天騎車來工地煮熱水,藉服務
工人來成就建院美事……



再回首,不辛酸

在新竹創業的彭偉民,於慈院動工前放棄當老闆的夢想,攜著妻小回到家
鄉花蓮,受聘為慈濟「工務組」第一位職工。站在一片荒蕪的預定地上,
難以想像未來這兒將矗立著醫院,但他知道上人說到做到,只是路途必然
艱辛。

時間往前推十年,彭偉民還在花蓮富里老家,一日父親突發腦溢血,當時
衛生所已無人值班,家人趕往診所苦求醫師,獲得醫囑用冰塊敷著腦袋,
回家靜養幾天不要挪動。

三天後當感覺情況不對,趕送鄰鄉的玉里榮民醫院時,父親終於因左腦受
損而半身不遂,再也無法言語。瘦小的母親辛苦照護父親與一家大小;六
年後,父親辭世……

彭偉民以為,花東地形狹長,醫療資源缺乏,當年父親無緣擁有適當的治
療;他慶幸自己在慈院建設中出了分力,保障了花蓮鄉親的健康。

花蓮慈院地下一層、地上五層的建築,地下室逾一千五百坪,工程面積是
東台灣最大。彭偉民採取最笨的方式,以「按圖施工」來督責施工細節—
—他將厚重的設計圖面,一張張畫入隨身筆記本,每一根鋼筋的長度、模
版的大小,要求完全符合設計案;若遇下雨,則用油紙將筆記包起來,毫
不影響他的監工要求。

炎熱的夏天,工人汗流浹背地挖鑿地下室、埋鋼筋,彭偉民為了嚴格審核
施工品質,常匍匐在炙熱的地面,計算一支支鋼筋數量,唯恐稍有不慎,
便對不起社會大眾的愛心。他說:「我們的主管不是只有上人,而是支撐
整個慈濟志業的委員和會員,我們如果不盡心盡力去做,他們出錢、出力
就毫無意義了。」

醫院啟業後,保守開放的兩百五十床規模,很快不敷所需;彭偉民銜命負
責起醫院二期工程,規模超過先前一倍。醫院第一期工程是「外包」給營
造廠,慈濟算是業主,只要和營造廠溝通,並不直接管理承包工班;第二
期醫院增建則屬「自營」工程,慈濟本身是營造廠商,彭偉民負起所有工
班人員的管理責任,最重要的是得在施工中保持一期工程的開刀房運作,
挑戰可謂極大。

任何一筆請款,他手寫開立,緊緊盯著每個數字不能出錯;沒有無線電可
傳呼,在各層樓監工,他只能用雙腳勤走、大聲喊叫……

慈院啟業五周年,二期大樓陸續開放使用,他站在十樓往下望,一棟棟宏
偉的大樓矗立在院區,他憶起七十二年十二月一日第一次踏上這片空曠的
土地,實難想像有一天會發展成如此龐大的醫院;八年多未曾離開過這片
土地的他,感觸良深,儘管流過無數汗水,因為眾多人為著共同的目標前
進,他感覺快樂多於辛苦。

二期工程完成後,更多求診病患「離苦得樂」、「藥到病除」的神情,讓
彭偉民建設期間難以細數的辛酸委屈,全化為微不足道,他說:「留下了
這段歷史軌跡,會慶幸自己人生沒有白走一遭!」





民國六十九年二月,北迴鐵路全線通車,為這所建在「後山」的大型醫院
,帶來更多海內外的護持。民國七十五年八月十七日慈院啟業前,舉辦兩
週義診,全省各地參觀人潮也不斷,北迴鐵路加開班車,創下農曆春節後
一波運輸高峰;正式啟業的午後,花蓮車站上車的旅客高達一萬兩千人,
再度加開班次、加掛車廂……觀禮人潮歡喜踴躍之情,呼應了前台大醫學
院院長楊思標在啟用典禮中所說——因為這所醫院是以民間力量完成的。

花蓮慈濟醫院是全台第一所掛上「佛教」之名的財團法人醫院,也是台灣
自二次戰後以來,國有土地讓售予民間團體的首例。今年高齡七十六的前
花蓮縣長吳水雲,回想起二十多年前協助建院的經歷,坦言此生最有意義
之事並非當官,而是得緣參與了建院事宜,且能傾力協助。

曾經載著上人四處找地建院的林瑛琚,在慈院啟業初期,利用每天上班前
、下班後的空檔,開救護車接送醫院志工;在清潔公司尚未進駐前,常從
六樓掃地掃到地下室……退休後更在急診室當志工,推床、安撫家屬情緒
等。二十多年後的今天,他和妻子簡美月,還是天天到慈院當志工。

曾文賓在歷經醫院籌建、啟業後,任副院長、院長,將醫院帶上了醫學中
心規模,至今高齡八十三的身影,依舊穿梭在醫院門診間服務患者。

在慈院第一次動土、到第二塊土地底定的過程中,上人曾對委員說:「有
時候靜下來想,我一無所有,任何力量、任何醫療經營常識都沒有,卻要
做如此艱鉅重大的事業,壓力很大。但我所依靠的,就是諸位的力量……
人的生命有限,慈濟醫院卻可以讓我們的慧命、精神、愛心存於千秋萬世
。這是個關鍵時刻,我需要你們的力量,不僅是經濟上的支持,更需要精
神上的支持。」

花蓮慈院完成後,上人並未停下腳步;二十年來,花蓮玉里、台東關山、
嘉義大林、台北新店以及即將啟業的台中潭子醫院,「愛的醫療網」已然
成形,融聚了無數心血和期待。而宋篤志、卓明鈺、秦基雄等多位建築委
員,身影不曾消失在慈濟工地中……

當年,上人曾以「掘井人」為喻,欲以建院掘出永續志業的活水源頭。究
竟這「活水源頭」何在?上人答:「就在人心堙C」

慈濟醫療二十年,即是人心愛的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