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難忘前方那堅毅的身影
◎撰文/黃婉玲 相片/阮滄波提供
〈南非德本〉


天未亮的週末清晨,
她獨自在車庫資源分類;
病房堙A她帶著微笑、耐心和病患談心;
病榻上,她安然從容、自在面對生死……
這些身影鐫刻在後輩眼中,
是典範,也是傳承。




三年前的五月,天氣開始炎熱,靜志師姊把在美國的住宅出售,落葉歸根
回台。我們雖然不捨,但也為她高興,因為她已經完成了對子女的責任,
不必再和老伴相隔兩地;最令人羨慕的是得以常回花蓮親近上人,更有許
多不同的慈濟事可以讓她大展所長。

往來美、台的交通方便,她回來探望兒女時不就可以與我們相聚了嗎?想
不到,這一別卻是畫下永別的句點……


車庫環保站,客廳也公用


十二年前,靜志在喜瑞都(Cerritos)推動環保志業,從到處尋找回收資
源、覓地儲藏整理、回收場的規則價錢等,萬事起頭難。也是從那時候開
始,她就把整個人、整個家奉獻出來。

首先,她將車庫改為工作間及貨倉,讓志工有個據點好做事;大家都很忙
,不同的人只能在不同時段來做分類,多位師姊就擁有她家的鑰匙,可以
隨時開工。

愈來愈多人因為靜志的投入和帶動,而來共襄盛舉。因為分類費時,人手
總是趕不上堆積如山的物品,因此每週五晚上,靜志常徹夜不眠地整理,
只為了在週六讓志工們開著大車將之載去回收場賣。慈哲師姊說,在一個
寒冷的週六清晨,她趕至靜志家,在洞開的車庫堙A看見靜志孤單的身影
坐在一大堆的回收物品中做分類,這畫面迄今仍讓她難以忘懷。

週一至週五間,若整理好的回收物太多,靜志也會開著她的小車載去賣;
在回收場堙A她一絲不茍地把裝過紙類、瓶罐的塑膠袋一一拾起,不留垃
圾惹人厭;即使頭頂太陽、汗流浹背,也未見她皺過眉頭、喊過累。

林進鄉師姊記得第一次陪靜志從回收場回家後,翌日手腳痠痛;自問年紀
比靜志輕,平日又常做運動,卻還是如此不適,就不得不打從心堥堛A靜
志。

每次搬著那些沉重的紙類,大家開玩笑替自己打氣說:「做慈濟事,女人
要當男人用,男人要當超人用。」有需要時,個兒嬌小的師姊也會跳上駕
駛座,開著大車,大街小巷,前進後退,運轉自如地載運資源回收物。

只要靜志師姊在家,大門就不會上鎖,因為時常有人進進出出;茶聚時總
能召集上百人,最熱鬧是週五晚上,客廳是兒童班,內廳是慈青、慈少班
,車庫堣j人做環保——大家都有在「家」的感覺。這是她的善解和包容
讓我們感到自在,無私的奉獻讓我們此生的回憶充滿溫馨。


時間資深,精神更資深


永遠帶著微笑的靜志,對待任何人都像自己的親人。

一位癌症患者每週需至醫院做化療,但家人沒空陪伴,靜志不但幫忙接送
還準備午餐,細心呵護、為他打氣。又曾因探望病患,適巧病房無親人及
護士,患者猛咳後,靜志幫他擦拭臉上的唾液,從而在口中拉出長長一串
黃痰,一張面紙拉不完,再換一張;靜志始終帶著微笑,輕聲細語,毫無
不耐或嫌惡。

每次探訪年長的個案,靜志師姊總是帶去親手烹調的熱騰騰可口素食、包
裝精美的新鮮水果,陪他們談談天,幫他們按摩、翻身。

有一年過年,一位台灣留學生在美意外往生,父母趕來料理後事,但新春
期間寺廟沒有做法事;靜志師姊為了安生者心、亡者靈,毫無忌諱地在大
年初一,把往生者靈位接來家中,陪伴傷心欲絕的父母為孩子做頭七。

去年,我們聽說靜志師姊身體欠安,若有人返台,都會特地探望;但每次
都是她反過來安慰:她好些了,不用掛心。

今年四月,她的病情不太樂觀,我們將想說的話錄下來,託人送往台灣,
卻還是沒機會交到她手堙C四月二十一日靜志往生,我們接獲消息都放下
手邊工作趕往喜瑞都聯絡處,三十多人在淚光中隔海助念。

有位女士常送舊報紙來回收而結識靜志,聽說她往生了,整天腦海中映出
的,即是靜志師姊在寬廣的大馬路上撿拾被撞死的狗屍,那瘦弱及孤獨的
背影,令她感動無名並整夜無眠。

為何靜志師姊如此受人愛戴?她是我們的大家長,凡事以身作則,許許多
多我們親眼看到、親身感受、口耳相傳聽來的事蹟,使我們敬佩她不但時
間資深,德行更資深;她以愛心、耐心、恆心、善解、包容、無私,化成
一股強大的凝聚力,牽引我們全力以赴、緊追在後,跟著她一起做好慈濟
事。





三年前靜志臨別前夕,幾位多年來相伴相隨的師姊與她相聚,約定台灣花
蓮見。靜志忽然一聲長嘆說:「還沒離開,就開始想念你們了!」平日相
處的點點滴滴、對環保分類以不同方法處理所產生的「笑」果,一一湧上
心頭,眾人在感傷中大笑起來,又哭又笑、擁作一團。

三年來,大家一直與靜志師姊有聯繫,知道她患病,也知道她從容自在地
堅強面對。很早以前,她已經說服先生、兒子答應她簽署大體捐贈同意書
;走到生命盡頭,她也要圓滿最後的奉獻。

五月七日的追思會堙A一張張照片把以靜志的家作為聯絡處的點點滴滴再
次呈現;一段十五分鐘的錄影帶,由她娓娓道來如何從車庫開始做環保的
因緣。音容依舊,而斯人卻已遠去!然我們會期許自己把這樣的精神延續
發揚光大。

如果有一天,有位小菩薩很親切投緣地喊我們一聲師伯、師姑,別遲疑,
快給他一個擁抱,說不定這就是靜志師姊換了身分,乘願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