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電視台
 節目新賞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聆聽河流的聲音
——蛻變中的紅溪河
◎撰文/范毓雯(大愛電視節目企編)
大愛全紀錄


流過鄉村、進入都會,
沿途負載的家庭垃圾、工業廢水,讓紅溪河的面貌在改變。
然而在人們心中,那條清澈柔順的流水未曾逝去;
那是對安定與安全生活的渴望,是對人與大自然和諧共處的期待。
把夢想化成了行動,紅溪河的故事繼續訴說著……




「以前,紅溪河的河水很清,是可以喝的,兩岸也沒有像現在住滿了人…
…」在紅溪河邊居住了五十六年的船夫薩賓(Sarpin),見證了紅溪河的
改變。

「河水曾經可以用來洗澡、洗衣服,現在卻是黑的!」漁民馬斯甘(
Maskan)回憶道。

「的確,在我小時候,紅溪河沒有那麼多垃圾。」河畔居民達當(Dadang
)說。

「清理的那一天,當我看到河水從黑色變成黃色的時候,整個心情就開朗
起來。想著,至少這條河還有救。」見證了這樣轉變的慈濟志工劉素美說




我病了

我曾經是一條乾淨的河流,不過,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當愈來愈多人居
住在我身邊,任意丟棄廢物,一切就改變了……



在雅加達大街上,高樓大廈林立,都會男女穿梭在街道,車輛往來絡繹不
絕,象徵了繁華進步。

但轉入小巷,隨處也能見到殘破景象——數以萬計的貧民,違法居住在鐵
道旁、高架橋下或是河流兩岸。髒亂貧困的景象,和素有「華爾街」之稱
的丹姆林大道,形成強烈反差,教人一眼就看出過大的貧富差距。

繁榮都會區,是中上階級工作的場域,但是同樣的太陽下,有更多人只能
靠著出賣勞力,換取微薄的收入;貧民汗流浹背,在漆黑污染的河面上划
著小船,打撈起寶特瓶變賣。

馬蘇迪(Maksudi)的生活重心離不開紅溪河,收購別人打撈上岸的廢棄
物;不過遇上漲潮或是大雨之後,他也會親自划船搶拾河面上浮現的塑膠
罐。

一九六八年,馬蘇迪剛滿十二歲,全家從萬登(Banten)省搬到雅加達,
並且選擇在紅溪河畔的一間高腳屋落腳。離開家鄉的原因很簡單,「沒有
工作機會;靠農業的收入也不好。跟著父母來到這,成家之後全家也住在
這。」馬蘇迪說。

紅溪河發源於西爪哇茂物市的凌貢安•默恩丁村(Lingkungan Menteng
),流經雅加達北區而入爪哇海。一九四五年,印尼從殖民掌握中獨立,
雅加達建設加速發展,農村人口湧入首都找尋謀生機會;一九七○年,紅
溪河畔中下游出現許多工廠,蓬勃發展的工業吸引許多外來人口,也使兩
岸逐漸布滿簡陋的棲身之所。

林立的工廠與稠密的人口,所製造出的垃圾與工業廢水讓紅溪河污染得相
當嚴重,宛如毒液般毫無節制地注入這條城市的生命動脈;尤其是與慕格
發河(Mookervaart)、柏尚格拉汗河(Pesanggrahan)匯合後的下游地
區,人口密度最高,污染也最為嚴重。

「愈來愈多外省人來到都會棲身,河岸也變得愈來愈窄;他們將垃圾丟到
河堙A再也沒有辦法取用乾淨的河水。」印尼環保局長柯沙西(Kosasih
)說明。

這條河,病了。



我哭了

看著與我朝夕相處的居民,無助倉惶的面容、脆弱生命的嘶喊,大雨像是
我流不盡的眼淚……



二月,是印尼的雨季。海水漲潮倒灌雅加達,從南方河道向北侵入,再加
上垃圾淤塞,水災,似乎成了沿岸居民擺脫不了的惡夢。

就像是馬蘇迪一家人,幾十年來經歷過無數次、大大小小的淹水夢魘,「
有時水高及胸,又或淹到腳踝而已。」

二○○二年元月二十六日,連續幾天的傾盆大雨,讓四分之一的雅加達淹
沒在大水中,電訊、道路中斷;無情的洪浪,吞食的不只有民宅和商場,
就連總統府也無法倖免於難。

紅溪河畔地勢較低的卡布莫拉(Kapuk Muara)村、本加鄰安(
Penjaringan)村,積水甚至高達三公尺,河邊的居民像螻蟻般四處逃竄
,將近四十萬人被迫離家避難。

這場水災創下三十多年來災情最慘重的紀錄;卻也是紅溪河與她的子民們
命運轉變的契機。

相當認同慈濟濟貧教富理念的華裔企業家黃奕聰,三月六日偕同印尼慈濟
志工前往花蓮靜思精舍,向上人表達援助印尼同胞的心意。會議堙A上人
建議以抽水、清理、消毒、義診及建設大愛村「五管齊下」的方式進行賑
災。

經過評估,志工即決定以卡布莫拉和本加鄰安兩個村作為災後重建的重點
地區,「因為這邊受災最嚴重,也離我們的會所較近,可以常與居民互動
。」印尼分會執行長劉素美說。

接下來最棘手又必須要面對的,就是河面上那範圍廣闊、堆積如山的垃圾
。大家感到一片茫然,不知道如何著手。

「我們去了很多次,研究該怎麼辦。那邊有很多高腳屋,但那些『腳』已
經快腐爛掉,如果我們用竹竿把垃圾一個一個清出來,怕會弄壞人家的房
子。後來我們想,用水柱把淤積的垃圾沖出來。」劉素美說。

當志工清理時,原本袖手旁觀的居民,紛紛加入了行列,齊心合作,為自
己的環境而努力;就連一旁的軍警也跟著動手。

二○○二年起,印尼政府和慈濟共同整治紅溪河,拆除河床邊的高腳屋,
將住戶集體遷村,並在岸邊築起堤防。大雨成災的記憶,慢慢成為歷史;
雖然垃圾無法完全清除,但是整治後的河段河面景觀跟過去比起來,顯然
乾淨許多。



我相信

搬遷那刻,離情沒有依依,因為我相信大家日後將不再因淹水而驚慌,終
能找到安身立命的所在。



從紅溪河畔遷居到慈濟大愛一村已經三年的克利絲汀(Kristin),回到
「舊居」,已不見昔日林立的高腳屋;但她還記得,因為學歷低、工作機
會有限,在雅加達一次又一次違建被拆除、家人被驅離的經驗。

「第一次被拆遷後,我們搬到橋墩下,還用廢棄的木材做了小木床;臨時
的家沒有屋頂,只是四面牆而已。」克利絲汀說,拆遷時沒有動用到治安
人員,怪手就直接開到家門前動工。

不過現在的她已不再擔憂,一家人在大愛一村生活沒有恐懼,只有穩定跟
踏實。雖然說找工作沒有以往容易,但生活用水比紅溪河水乾淨,在家就
可以洗衣服、洗澡。而克利絲汀的父親達當住在對門,家人相鄰彼此照顧
,更多了一分安定。

克利絲汀的女兒法西斯卡(Fasiska)剛滿五歲,就讀於村內的慈濟中小
學附設幼稚園,「我期望我的兒女能有比較高的學歷,不要像我這樣;如
果我有能力,我會讓她繼續升學!」脫離過去的髒亂環境,克利絲汀開始
擁有夢想。

二○○三年,大愛一村完工;兩年後,位於紅溪河出海口旁、本加鄰安村
的大愛二村也跟上了腳步,住民多靠海維生。

在紅溪河口生存的漁民,大約有一萬人,多來自中、西爪哇邊界地區。在
大愛二村不遠處,看得見河流上還有高腳屋,空間狹小,甚至沒有遮蔽的
頂棚;當漁民出海討生活的時候,老弱婦孺留守家中,他們煮些小吃、做
起小生意,每到傍晚時分,河水總免不了隨著漲潮上升,逐漸滲入高腳屋
旁邊的通道……

漁民馬斯甘的祖先好幾代即以捕魚維生,在家鄉,他沒有錢買大漁船,在
無法與人競爭的情況下,只好來到雅加達謀生;也曾經住在紅溪河高腳屋
的他,去年全家搬到了大愛二村,不必再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我真的
很高興,慈濟給了我房子,每個月也會發白米給我們。」

馬斯甘跟朋友都在下午四點出海,夜晚才歸航。船隻緩緩飄著,靠近出海
口的地方似乎有座小島,那是長年堆積出的垃圾山。

馬斯甘每出海一趟,都會仔細考量成本,如果當天的漁獲量不足以貼補油
錢,他就會繼續在海上待上好幾天,等到漁獲量足夠之後才返港。

「能平安回來就算幸運。如果把它當成是出去玩不是工作,說我是有福的
話也對。」馬斯甘說。

與海搏鬥的漁民必須要習慣無常,而一個安穩的家,就是他們最終歸航的
方向。



我照見

褪去身上沉重的負擔,我可以自在的呼吸,也終於重新看見藍天和白雲。


印尼憲法明定必須保護水、土地與大自然;二○○四年,官方頒布「雅加
達北岸水污染控制法」、二○○五年頒布「工廠、家庭污水管理法」。在
政府推動下,從環保局水質污染報告中看出,紅溪河整體的污染程度正在
下降,不過污染問題還是沒辦法根絕。

「最大的困難是居民的生活教育。如果他們還是持續往河堨嵷U圾,那永
遠清不完。另外,整治工程還需要政府的配合,好比說在河岸建設公共廁
所、澡房給居民使用。我們也捐了很多垃圾桶,鼓勵民眾使用,當然政府
也要派垃圾車來收。」劉素美說,透過各個面向配合,才有可能維持河流
清澈的面貌。

從上游漂流下來的垃圾,也使得整治工程更為困難,「雅加達大部分河流
的上游都在外省,這些城市慢慢發展成都市,容易造成污染。不過我們期
待和當地政府合作,推動工廠或家庭處理汙水,淨化後才能排出。」環保
局長柯沙西說。

「紅溪河」之名的由來,可從三百多年前的慘劇說起。殖民印尼的荷蘭統
治者與印尼人、華人勞工之間的恩恩怨怨,造成華人遭受殺害;流出的鮮
血,染紅了溪水。物換星移,印尼脫離殖民而獨立,當然紅溪河的樣貌也
改變了;只不過印華之間的貧富差距、族群衝突,依然是隱藏的傷痛。

紅溪河整治後,印尼政府史無前例,於二○○二年十一月四日首次在河上
舉行划龍舟活動。

「我們走到第一線去看、去做、去付出,無形之中也獲得政府的認同和信
賴。」慈濟印尼分會副執行長郭再源說。同時他也期待能帶動華僑、甚至
帶動政府,作為慈善團體的典範。





印尼政府與慈濟合作,從環保、安居、生計各個面向協助紅溪河居民;其
中,看得到佛教徒與穆斯林相互尊重,也看得到印尼人與華人攜手互愛。
這或許正是一種遠離衝突,與和平共存的區域典範。

當族群的仇恨與對立被擴大,我們無法想像那是否會像蝴蝶效應,產生巨
大的負面影響。但是同樣的,當族群之間彼此尊重的關係被重新建立時,
所激盪出的火花,也必然會是一種向上提升的純潔力量!

如果上天有雙眼睛,祂一定看得到穆斯林們每天虔誠的跪禱;如果上天有
雙眼睛,祂也一定會見證,原本絕望的黑水溝,在共同生活於這塊土地上
的人們關愛下,所展現出來的改變與希望。

紅溪河,從鄉野流過城市,千百年來,她一直訴說著各種故事。如果我們
靜心聆聽河流的聲音,或許會聽見她,正哼唱出輕快悅耳的歌聲……



大愛全紀錄

☉蛻變中的紅溪河
十月八日晚間九點半首播;十月十四日下午兩點半重播

☉青春的試煉
十月十五日晚間九點半首播;十月二十一日下午兩點半重播